提香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提香作品:乌尔比诺的维纳斯
提香作品:花神

  提香·韦切利奥(Tiziano Vecellio;英语:Titian,1488~1576),意大利画家,被誉为西方油画之父,是意大利文艺复兴后期威尼斯画派的代表画家。1488年(一说1490 )生于皮耶韦-迪卡多雷,1576年8月27日卒于威尼斯。早年受业于画家G.贝利尼门下,曾和乔尔乔涅密切合作,并在其逝世后成为威尼斯画派的领袖。

  提香·韦切利奥青年时代在人文主义思想的主导下,继承和发展了威尼斯派的绘画艺术,把油画的色彩、造型和笔触的运用推进到新的阶段。他的肖像画能揭示人物内心世界。早期作品受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影响很深,以后他的作品比起文艺复兴鼎盛时期画家的作品,更重视色彩的运用,对后来的画家如鲁本斯和普桑都有很大的影响。

  1516年被威尼斯政府任命为官方画家,1530年受德国皇帝查理五世接见。此后,一直为哈布斯堡王朝作画,还被授予伯爵荣衔。1545~1546年游学罗马,与米开朗琪 罗等画家结识。1548年和1551年两次赴德国的奥格斯堡工作。一生主要活动在威尼斯,遗存作品遍及西欧各国,作品充分体现了威尼斯市民阶层的生活理想和文艺复兴的时代精神,其色彩绚丽辉煌和健美的画风,树立了文艺复兴新的艺术典型。1510~1520年是其创作早期阶段,作品《田野合奏》、《神圣与世俗之爱》、《酒神节》、《圣母升天》、《维纳斯的崇拜》等,人物形象粗朴健壮,以暖色为基调,表明他已熟练掌握了油画技巧;画中人物的强烈运动感、力量和雄伟的体魄,为威尼斯画派开拓了全新的领域。1520~1555年是其创作的中期阶段。画面益趋平稳庄重,增加了雍容华贵之感,许多描绘人物的作品,都有优美的山水风景陪衬,且情绪热烈,体态更加健美。作品《佩萨罗圣母》、《乌尔比诺的维纳斯》、《维纳斯与琵琶演奏者》等,着意刻画理想中完美的女性。他画的大量肖像画,在写真与传神方面都有独到之处。《查理五世骑马像》,人马均具英姿,充分表现了这位政治人物的狡诈、顽强、残忍、伪善的复杂性格。1556年以后是其创作的晚期阶段,用色之妙达于极致,终于摆脱了威尼斯画派着重线描的传统,使艺术造型从物象理解为主转变为靠光色构成的视觉印象为主,作品《欧罗巴的劫夺》、《基督戴荆冠》等,实际上标志着真正的西方近代油画的完成,对浪漫主义和印象主义绘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提香是最著名的画家之一,不仅在威尼斯如此,在整个世界绘画史上也一样。乔尔乔内早逝于1510年的流行瘟疫后,其观点通过提香得到了发展。此外,其它伟大的画家——如拉多和彼雅伯——离水城威尼斯较远,提香算是最出色的艺术家,在很多年里面,在画笔艺术方面没有任何同行能与之匹敌。 在提香时代,威尼斯达到了自己的辉煌顶峰,表现在文艺复兴的鼎盛时期,庄严的共和国那精细的丰富和奢华的炫耀中。提香漫长的生命使得他可以经历不同的阶段,如果说他的作品是从一种对大自然的令人愉快的视野开始的,充满生机而又理想化,带着古典主义色彩,那么他的后期作品则是有着引人入胜的热情,不管在诠释上还是技术上都是如此,这是巴洛克美学的前奏。提香在世时享有盛名,受到其同时代的人的极大仰慕,在威尼斯的一座宅第里过着奢侈的生活,身边围绕着文学工作者和音乐家,这些都得益于他靠美术创作获得的大量财富。提香得到了来自祖国和外国亲王的最大荣誉,但除了屈指可数的几次外,并没有抛弃自己的故乡。他为当时——卡洛斯五世——最高阶层的人物画像,是最受那些人尊敬的画家,他被授予帕拉蒂努伯爵称号,并完成了最具种类变化的图画,其中值得突出的有宗教、神话和隐喻题材。 提香曾在乔万尼·贝利尼的画室学习,在那儿乔尔乔内是他同学。因此,它们早期的画作都结合了两个人的风格,以乔尔乔内的比较突出,他精细的荫凉风景图、丰富的色差和消散技术对提香产生了很大影响。提香发展很快,创造了一连串宗教油画,有着让人难以忘怀的庄重,同时奢华而色彩鲜艳。在这一领域,提香发挥出一种不断增长的忧伤,在其晚年,这种忧伤在戏剧强度中得到了释放,通过极端大胆的、以几乎是印象派的溶解方式表现的描抹自由而得到了加强。笼罩其作品的惯用的金色光线氛围为其构图赋予了一种特殊的豪华,这在神话作品中是通过裸体人像的灿烂的性感——提香是这类人像第一等的诠释者——和热烈而富有生机的气氛来实现的,传达出一种生存的快乐的欢快感。在肖像画中,提香完成了若干有着惊人的宏伟壮丽的作品,在这些作品中,给予此类社会角色的重要性——从服装、徽章或财富中可以看出——没有掩盖对各个派别或及派别中人物的心理学深度的精确分析。 提香对他同时代的人有着极为明确的影响,但对于一个一直有着影响力的人来说,他对后代的作用更大,他的构图为后代提供了无尽的灵感。不仅是威尼斯人,也包括不计其数的来自欧洲其它地区的艺术家都敬仰提香,将其作为深刻研究的对象。意大利人,如科拉奇家及其流派,弗兰德斯画家如鲁本斯和凡·代克,法国人如普桑和布兰佳,或西班牙人,如委拉兹开斯,还有接下来很多年内几乎所有的马德里画派传人,都分析或临摹提香的作品,以在其中寻求光线和色彩,寻求理想的美和朝气蓬勃的作品中表现出来的力量。几个世纪过去了,提香作为一个伟大的画家和天才艺术家的典型,仍然停留在历史中,他灵巧的画笔可以解决美学上的任何问题,庄重、高贵而完美。

  《乌尔比诺的维纳斯》这幅作品是受乌尔比诺公爵Guidobaldo II della Rovere的委托而画,可能是为了庆祝他在1534年时的婚礼。这幅作品表现出提香细腻描绘的功力与创新构图。画面前方横躺着一位身体匀称的裸体美女,画中的主角曾被认为是在威尼斯一位名叫Angela del Moro的有着很高收入的交际花,并且是提香众所周知的陪伴进餐情妇。她身后的一大面黑色布幕遮住了左半边画面,右半边则表现出室内的情景与空间。提香将背景从中切开做差异性极大的处理,一方面在引起观赏者想知道黑幕后面是什么地方?另一方面也让大家满足内心偷窥的欲望。提香处理这种题材及构图的方法,在绘画史上都是一种挑战与突破,19 世纪法国写实主义与印象主义时期的画家马奈受了这幅画的影响创作了《奥林比亚》(Olympia)。画家将维纳斯置于一间贵族的居室中,似乎成了居室的主人,画中维纳斯直视着观众,对自己的裸体漠不关心。她的右手持有一束玫瑰花,而她的左手遮盖了她的外阴,挑逗地放置在中央。她的卧榻旁边有一只小犬相伴,而小狗常作为“忠贞”的象征。内室有一位侍女为浴后休憩的女主人备衣。提香将维纳斯置身于具有浓厚家庭情趣的环境中,有助于加强亲近温存之感,同时迎合了上层社会的口味。维纳斯的形象的塑造上,画家充分发挥了健美风格特色,着意于刻画理想的、健康完美的女性。维纳斯丰满、自然、柔和、充满了女性的青春美。这幅维纳斯成为提香类似题材中的佼佼者,也成为裸体女像中难以企及的典型。

  在古罗马神话里,花神是智慧、美,也是爱情。每年4月28日至5月3日式意大利传统的花神节。在这六天里人们进行着各种欢乐的活动,用玫瑰装饰自己的一切,甚至是自己心爱的动物。花神在人们的心目中,是美满幸福的象征。提香的《花神》针对中世纪虚伪的禁欲主义,赞美女性人体的美,并一再的在作品里重复这个永恒的主题。按照文艺复兴的美学观点,提香赋予了花神处女的神态。她像初绽的蓓蕾,眼睛里闪着矜持的光辉;但身体却如少妇般地成熟,以适应当时人们的欣赏习惯。提香的作品没有达·芬奇构图上的严谨和气氛的静穆,没有拉斐尔人物性格的含蓄和温顺,更没有米开朗基罗的痛苦和悲愤。他善于在腓色的底子上勾出人物的轮廓,用手揉出半明半暗层次柔和的调子,让人物性格伴随色彩漂浮而出,就像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在此之前谁也不敢如此大胆地描绘充满旺盛生命力的、完全世俗化得女性。如果说米开朗基罗用裸体的巨人,悲愤地向教会反击,那么提香则是用成熟的裸露的人体,从享乐主义一面表达新兴资产阶级的信心。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