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占庭美术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拜占庭美术代表作:《查士丁尼及其随从》,公元547年,264cm×365cm,马赛克镶嵌画,现藏于意大利拉文那圣威塔尔教堂
  • 名称:拜占庭美术
  • 时期:公元5世纪-15世纪
  • 地域:拜占庭
  • 代表作品:《圣索菲亚大教堂》、《查士丁尼及其随从镶嵌画》、《梅丽森达诗篇插画》

产生背景

  拜占庭美术首先是宗教美术。拜占庭建筑是基督教教会的建筑,绘画作品多取材于《圣经》,其形式和人物表情处理都须遵循具有神学意义的传统模式。拜占庭美术也是封建帝国的艺术。它炫耀帝国的强大和帝王的威严,把帝王表现为基督在尘世的代理人。拜占庭美术还被看作东西方融合的艺术。它注重色彩的灿烂,装饰的华丽,强调人物精神的表现。在拜占庭建筑中,大理石镶嵌画、壁画和其他艺术品的缤纷色彩互相辉映,造成一派壮丽华贵的景象。君士坦丁堡时期(330-395)的罗马帝国美术和东罗马帝国(395-1453)美术。拜占庭原为希腊的殖民城市,330年,罗马皇帝君士坦丁一世迁都于此,改名为君士坦丁堡。拜占庭美术源自罗马,确立于5-6世纪的君士坦丁堡,繁荣期延续到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人占领君士坦丁堡。

艺术分期

  拜占庭美术在1000多年的发展中经历了几次大的风格变化,330年-5世纪为早期,6-8世纪为第一盛期,9-12世纪为第二盛期,13世纪-1453年为第三盛期。

  早期:早期拜占庭美术仍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了西方古典传统。这一时期的教堂、会场、公共广场仍然竖立着圆雕装饰。一些雕刻和绘画作品中的人物形象有着完美的结构、自然的动态、准确的透视及和谐的色彩。

  第一盛期:6世纪,拜占庭美术发展进入了第一盛期,它的独特风格在建筑、绘画和其他造型艺术中建立起来。艺术观念和形式都发生了变化。艺术家不再考虑人物形象的物质存在及其在空间中的体积和运动处理,而是越来越多地强调表现他的内在精神体验,并赋予某种超自然的、神秘的象征意义。这一时期绘画中,程式化了的人物形象有着圣者的超然,宫廷的优雅。其衣饰细节处理反映了半东方式的奢华。

  第二盛期:8-9世纪的圣像破坏运动对艺术发展造成了严重的影响,镶嵌画、牙雕等黯然失色。在禁用圣像的时期,教堂采用了几何与花卉图案。 843年圣像争论平息下来后,拜占庭美术发展进入了第二盛期,即所谓马其顿文艺复兴时期(867-1057)。这一时期的美术创作被纳入一套固定的图像模式,创作主题和表现手法都向程式化发展。艺术形象原有的美有所丧失,开始表现出一定的人间感情。人们对世俗艺术和古典晚期艺术发生了新的兴趣。

  第三盛期:13世纪后半叶至15世纪中叶,被称为拜占庭文艺复兴时期,即帕里奥洛加斯时期,也被看作拜占庭美术的第三盛期。在这个政治混乱、经济极度衰落的时期,拜占庭美术却再度获得繁荣,影响到意大利及南欧、巴尔干半岛,并对俄国产生很大影响。艺术风格又一次发生变化,题材处理更加自由,人物形象有了更多的性格特质。

艺术类型

  建筑:拜占庭建筑的中心结构是主穹窿,它控制整个建筑,并以不同形式与辅助拱结合,创造出丰富的内部空间组合。第一盛期的建筑仍沿用早期基督教时期的巴西利卡设计,这种采用木梁平顶结构的教堂在4—6世纪大量修建。拉韦纳圣阿波利纳雷教堂(533—549)就是这种类型的建筑。从6世纪开始,以砖石拱顶和穹窿为特征的建筑发展起来。拉韦纳圣维塔莱教堂(526—547)是典型的建筑,它采用八角形集中式设计。在它的内部,彩色大理石、镶嵌画、柱头雕刻等造成特殊的装饰效果。6世纪,发展了用穹隅支撑穹窿的圆屋顶巴西利卡式建筑,这种类型的建筑杰作是君士坦丁堡圣索菲亚大教堂(532-537)。晚期拜占庭建筑的典型设计是希腊十字式。

  装饰:早期拜占庭雕刻和壁画在风格上仍是古典的,人物造型有着古典式的自然与优雅。然而,新风格很快就在这种艺术中发展起来,5世纪的一些雕刻在非写实的构图与造型及其强调精神性的表现上,已经是拜占庭的了。石棺雕刻是拜占庭雕刻的重要组成部分,许多这类作品保留了下来。在教堂内部装饰中,雕刻几乎仅限于柱头、上楣和石制祭坛屏饰,其形式多为浅浮雕和透雕。镶嵌画和壁画取代雕刻,成为占主导地位的教堂装饰艺术。拜占庭镶嵌画继罗马时代之后又一次获得繁荣发展,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后期拜占庭镶嵌画和壁画强调严格的秩序,以及画像几何关系的完美与和谐。教堂装饰统一化,作品的主题处理及其在教堂里的布局都须遵循一定的模式。在绘画形式上,风格化的线条描绘成为造型的主要手段,空间观念更加抽象,色彩更加单纯,人物形象失去了肉体的存在,成为精神的象征。作于10世纪末的圣索菲亚教堂镶嵌画是这种风格的作品。

  插图:拜占庭插图以东方式的装饰色彩、风格化的形象处理和灿烂的金色背景为特征。现存第一盛期插图代表作有《维也纳创世纪》、《罗森诺福音书》和《西诺普福音书》中的作品。《维也纳创世纪》的每页手稿下方都绘有生动而富有表现力的画面,其中很多画面表现了连续的情节。《西诺普福音书》中的插图画有着更多的东方色彩,画中的透视,空间和背景处理较之圣维塔莱教堂的镶嵌画更为出色。

  工艺:象牙雕刻、宝石镶嵌、金属雕刻和织锦等工艺美术在豪华的拜占庭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象牙雕刻,如饰板、执政官折合板、首饰盒和圣物盒等曾被大量制作。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