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逵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戴逵汉语拼音:Dɑi Kui;约326~396),中国东晋雕塑家,画家,哲学家。字安道,谯郡铚县(今安徽宿州市)人,后徙居会稽剡县(今浙江嵊县)。少博学,善属文,工书画,能鼓琴,尤精雕塑。绝意仕进,常以琴书自娱。太宰、武陵王司马晞闻其善鼓琴,使人召之,逵将琴摔破,说:“戴安道不作王门伶人!”孝武帝时以散骑常侍、国子博士征,后又征为国子祭,加散骑常侍,均辞不至。

  逵首创干漆夹雕塑法,以“夹苎”漆艺用于雕塑佛像。曾为山阴灵宝寺塑丈六无量寿佛像,逵坐帷幕中潜听观众评论,细心研究修改,积三年之功方成。逵又以10年精力为瓦棺寺制作5躯佛像,与顾恺之壁画《维摩诘像》、狮子国(即今斯里兰卡)所献玉佛,被并称为“三绝”。画多佳作,有《竹林七贤图》、《吴中溪山邑居图》、《孙绰高士像》、《胡人弄猿图》等。反对佛教因果报应之说,著《释疑论》。又不满于当时名士放荡纵欲,撰《放达为非道论》。所著有《五经大义》及文集10卷,已佚。《全晋文》辑有佚文20余条,《初学记》中存有《流火赋》,《艺文类聚》中收有《闲游赞》等文。

  居剡后,优游山水,淡泊自甘。王子猷雪夜泛舟访之,“乘兴而来,兴尽而返”,成为典故。《晋书》有传。

  戴逵终生不仕,初就学于名儒范宣,博学多才,善鼓琴,著《戴逵集》9卷,已散佚。他擅长佛教雕塑,善于听取观众意见,将西域传来的佛教造像式样,结合本土艺术的特点,将漆器中的夹纻技术应用于佛像制作,创造出民众易于接受的中国式佛教雕塑样式。

  戴逵的绘画长于人物、佛像、山水,所画人物注重意趣的表现,作品被谢赫誉为“情韵连绵,风趣巧拔。善图圣贤,百工所范”。具有很大影响。其子戴勃、戴颙亦善绘画和雕塑,承其家学,有所创造。

  戴逵一生佛雕艺术作品颇多,多散存于寺庙内。其中比较有名的是建康瓦宫寺内的佛像五躯。史书中并未有过戴逵在此庙所造佛雕形貌或技艺的记载。但《梁书》将此庙佛雕与顾恺之所绘维摩诘像壁画以及义熙年间来自狮子国的玉制佛像一起称为“三绝”,也是瓦宫寺里的镇寺之宝,可见该佛雕塑造技艺之高、手法之妙。除此之外,这五尊佛雕的材质用的是夹纻泥胎,也就是将经麻布粘贴在泥胎上,等晾干后再打磨,最后于表面涂漆。先秦两汉时期早就采用了这样的工艺方法。而戴逵把它应用到了佛像塑造上。与一般的泥塑佛像相比,夹纻泥胎塑造出来的佛像质地坚硬、方便长期保存、不易被损害。

  戴逵的另外一组比较有名的佛雕是在山阴灵宝寺所放的六尊无量寿菩萨像和木像。唐代张彦远在他的《历代名画记》中记载,戴逵善于佛像雕刻和铸造,他曾经造的无量寿高六丈,经过三年才刻像完成,被迎接放置在山阴灵宝寺内。这一组佛雕费尽了戴逵的多年心血。他工艺精细、构思巧妙并蜚声于世,就连东晋时期闻名全国的居士都超也慕名前往山阴灵宝寺参观礼拜。尽管这组佛像历经数次战争与改朝换代,至唐代时依然保存完好。中国佛教的律宗创始人、得道高僧道宣亲眼观赏这组佛像之后,高度赞誉了戴逵的佛雕艺术才华:东晋时有一位名戴逵、字安道的人,他巧凝造化、机思通赡。经过他的妙手所造的无量寿和菩萨像样貌精准小差分毫,对光影色彩的把握恰到好处,其镂法、刻形、点彩、和墨样样都是出类拔萃,即便是今天也难有第二人能出其右。

  戴逵佛雕所透露出来的秀骨清像风格,集中反映在他的代表作中,即上文所提无量寿木像上。在思考该尊佛雕如何塑造之时,戴逵充分考虑到原有印度佛像与东晋艺术审美需求之间的巨大差异,他经常坐在帷帐中,听取众人的意见和评论,然后在借鉴外来艺术精华基础上勇于求变、求新,根据社会、群众审美时尚,以秀骨清像为艺术造型标准,将佛雕塑造成面型瘦削、身材修长的造型,由此开创了佛雕造像的新风格。戴逵的佛雕艺术创作是传统中国艺术和外来艺术融合的典范,与印度佛像样式相比更有亲和力,让观者易生信仰、备感亲切。戴逵的佛雕艺术才华与成就正像任继愈的《中国佛教史》中所言:魏晋传统文化熏陶下的南方地区,神仙思想与佛教思想相结合,汉民族文化与异族文化相融合,都是始于戴逵秀骨清像风格的佛雕造像,这是社会审美标准于佛教艺术中的突出表现。

  东晋戴逵的佛雕艺术才华体现在他的两组代表性佛雕创作上,也反映在他秀骨清像的佛雕艺术风格上。他的佛雕艺术才华并非天生,而是在佛教广泛传播的社会文化背景下,在作出了隐逸的安身立命之选后,以琴艺、画艺等艺术造诣为根基综合形成的。他的佛雕艺术才华也助推了佛雕艺术乃至佛教文化在中国的发展传承。

  戴逵在哲学上受儒家影响,发展了儒家形神一元论的观点,对后来范缜的无神论有一定影响。

  子颙(381~441),字仲若,一生居剡,继承父业。精于雕塑佛像,首创“藻绘”艺术,擅书画,工人物、山水,并精通音乐。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