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时期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战国时期(公元前475—前221,一说前453年或前403年~前221年),或称“战国时代”,简称“战国”,是中国历史东周的一段时期(秦统一中原前),这一时期各国混战不休,故被后世称之为“战国”。战国之前的时代为春秋,都是后世史家为研究这两段时期的历史,对东周这段历史时期的再次划分,历史上并不存在春秋、战国这样的朝代。“战国”一名取自于西汉刘向所编注的《战国策》。随着时间的发展,这两种观点都得到了其支持者的完善和补充。

  战国时期的中国从政治经济文化科技上迎来了一个变革的高峰。由于郡县制度的加强,以获取土地、财富、人口的国家不断开展兼并战争,促使这个从春秋时期开始便战争不断的土地逐渐走向新的时代。战国承春秋乱世,启帝秦发端,中续百家争鸣的文化潮流,中原经济技术的新发展与各国相继图强而展开的举国变法,名士的纵横捭阖,宿将的战场争锋,涌现出了大量为后世传诵的典故。塑造了帝制中国的雏形。

  >>> 中国历史纪年表

概述

战国七雄

战国时期全图(一)
战国时期全图(二)
  战国时期诸侯各自为政,相互混战,国际社会非常不稳定。战国初期东周境内尚有十几个国家,其中以齐、晋、楚、越四国的实力最强,有四分天下之势。后来晋国内乱,以智氏、范氏、中行氏和韩、赵、魏六家为主的“六卿”又互相兼并,范氏和中行氏倒下后,以智伯瑶为首的智氏,于前455年联合韩、魏两家合兵攻赵,把赵襄子围在晋阳,决汾水灌城。韩、魏突然和赵氏联合起来,于前453年消灭智氏,瓜分了智氏的全部土地。不久,三家又将晋公室的土地和人民,除曲沃(今山西闻喜)、绛州(今山西翼城东南)外,也都瓜分了。这时的晋国国君降到了三家之下,卑屈到要朝见三家大夫(三家分晋)。齐国卿族田氏到陈完的第五世孙田恒,联合鲍氏,灭了当时专权的栾、高二氏篡夺齐国政权(田氏代齐前386年)。后来燕国崛起,秦国中兴,及其它一些小国陆续的被吞并或沦为附庸。到了战国中期,剩下来的七个主要大国被称为战国七雄

   七国的疆土地理:

   秦:约占有今陕西关中、汉中和甘肃东南部、四川省大部。

   魏:约占有今山西南部,河南北部,中部和东部

   赵:约占有今山西北部,中部和河北中部,西南,内蒙古自治区的一部分

   韩:约占有今河南中部,西部,和山西东南部

   齐:约占有今山东北部,河北南部,西部,和山西东南部

   楚:约占有今湖北全省,河南,安徽,湖南,江苏,浙江的一部分

   燕:约占有今河北北部,辽宁,吉林的一部分

战国前期各国的变法

  战国时期,铁器开始出现与使用,取代了石器而与青铜器同时并进使用,商业的繁荣促进了货币的发展,而春秋时的井田制被取消。农业进一步发展,各国人口增多。手工业的冶铁、青铜器铸造、漆器、丝织业的生产水平都有了显著的提高,各国之间的商业贸易得到大力发展。人口与资源的矛盾加剧。诸侯国兼并土地战,争夺生存空间,代替了春秋时期政治上的霸权争夺。

  这些发展也使社会结构发生了变化。世袭的等级制度被瓦解,一些过去的贵族失去了地位,而另一些那个时候的平民通过经商或其他的机会致富,甚至成为政治集团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官僚制度发生了变化。

  为了应付这些变化,各国采取了不同的变法。最早开始改革的是魏国。魏文侯在前445年继位后,师从子夏、田子方、段干木等儒家人物,招揽了一大批人才。之后又启用魏成子、瞿璜、李悝、乐羊、吴起、西门豹等人,在政治、军事、经济等各领域进行了改革。

  法家代表人物之一的李悝被文侯任命为相邦,是文侯、武侯时期变法的关键人物。他吸取各国成文法的长处,编写了《法经》,分《盗法》、《贼法》、《囚法》、《捕法》、《杂法》、《具法》六篇。

  他提倡“尽地力之教”,要求农民勤劳耕作、提高生产积极性,以增加国家的收入。“平籴法”则是他的另一项重要经济政策,在丰年官府向农民征收一定数量的余粮,遇上荒年就可以把多余的粮食平价输出,以保证粮价稳定。这些措施可以避免农民破产、流徙,维持了社会的稳定,使魏国走上了富国强兵的道路。

  约前409年,赵烈侯用相邦公仲连进行改革,在政治、财政用法家,教导用儒家。前382年,楚悼王用吴起实行吴起变法,“损其有余而继其不足”,第二年楚悼王逝世,吴起也被楚国贵族乱箭射死。前360年前后,齐国起用邹忌“谨修法律而督奸吏”实行改革,国力大增,与魏国冲突。齐国以孙膑为军师,发动桂陵之战(前354年)、马陵之战(前342年),战胜魏国。韩国初期曾进行改革,但不彻底,造成一些混乱。前351年,韩昭侯起用申不害,以“术”变法。

  前356年和前350年,秦孝公任用商鞅,两次进行变法,史称商鞅变法,使秦国后来成为最为强大的国家。

  前344年魏惠王召集逢泽之会,率诸侯朝见周天子,首先称王。

  中原边境的外族与中原的发展也息息相关。匈奴、东胡、林胡、楼烦等游牧民族的威胁导致了战国长城的修建,秦、燕、楚、魏等国都修筑“限戎马之足”的万里长城。

合纵连横和战争的变化

  战国初期,魏国先霸于战国。自从魏文侯任用李悝实行变法,就开始强盛起来。文侯、武侯两世,屡败齐人。西面侵入秦之河西,派李悝、吴起守西河、上郡,一再挫败秦国的进攻。到武侯子惠王时,实行改革,更加强盛。前361年,惠王从安邑(今山西夏县)迁都大梁(今河南开封市),从此更加紧了对宋、卫、韩、赵等国的进攻。

  在魏国进一步强大的同时,齐国由于齐威王的改革,秦国由于商鞅变法而都强大起来。前354年,由于赵国夺去了魏国的附庸卫国,魏国就起兵伐赵,率宋、卫联军围攻赵都邯郸,次年破之。于是,赵国向齐求救,齐威王派田忌为将,孙膑为师,前往救援。孙膑认为魏国的精锐部队在赵,内部空虚,乃引兵疾走大梁,魏军回救本国,齐军乘其疲备,一举解赵之围而收弊于魏(《史记·孙子吴起列传》),在桂陵(今河南长垣西南)取得大胜,生擒其主帅庞涓(《孙膑兵法·擒庞涓》)。但在前352年,魏惠王调用了韩国军队联合打败了齐、宋、卫的联军,齐国不得已向魏求和。次年,魏国便迫使赵在漳水之上结盟,并把邯郸归还赵国,魏在东线取得了胜利。

  此时的秦国,于前354年打败魏军于元里,攻取了河西的少梁;前352年又攻入魏的河东,一度攻取了安邑;次年又包围固阳,迫使归降。后来,魏国和齐、赵先后结盟讲和。到公元前350年,魏又回头向秦反攻,曾围攻上郡的定阳(今陕西延安市东),结果秦孝公在彤(今陕西华县西南)与魏惠王相会修好,因而魏在西线也取得了胜利。

  魏惠王二十六年(前344年),魏惠王与十二国诸侯在逢泽之地会面,率诸侯朝见周天子。但后来在前341年马陵之战,惨败给齐军,太子申被杀。前340年的吴城之战,魏国被秦商鞅击败,主帅被俘,不久被迫将河西割于秦国,数战皆败的魏国一直也再没有复兴起来。

  前314年,燕国内乱,齐国占领燕国,后退兵。

  楚国于前313至前311年间三次大战秦国都失败。但却在前306年趁越国内乱,攻占了吴国旧地,但之后数次被越国收复。在与越国的长期战争中,国力亦有削弱。

  前307年,赵武灵王实行胡服骑射,使赵国的军事实力大增,中山为赵所亡,中山王被放逐至肤施。前287年,赵、魏、韩、燕、楚五国军队联合攻秦,秦被迫割地给赵、魏以求和。

  前286年,齐国攻灭被诸国垂涎的宋国,引致燕、秦、韩、赵、魏五国联兵于前284年围攻,齐军于济西迎击却被联军重创,齐兵退守临淄,临淄被燕军攻陷,齐湣王出逃,辗转到齐的莒,楚军出兵佯称救齐,齐湣王被楚将淖齿杀害,城内军民奋起杀死淖齿,齐失七十余城,只余下莒(今山东日照市莒县)和即墨两座城池。前278年,燕昭王死,太子燕惠王即位。齐国即墨守将田单施反间计,使燕惠王撤掉大将军乐毅。田单以火牛阵大败燕军,齐国趁势复国,但国力大衰,开始走向没落。

  前280年楚国逆长江上游攻秦,欲收回巴国旧地,结果遭秦反攻。前279年楚国被秦军于鄢之战(今湖北宜城东南)大破,几十万军民被白起放水淹死,前278年连首都郢也被秦将白起所攻陷,被逼迁都到陈,楚国诗人屈原痛感国家沦亡,投汨罗江自尽。前241年,楚国又迁都到寿春,躲避秦军,再也没有能力对抗秦国。

秦统一中国

  前271年,客卿张禄(即范雎)向秦昭王献“远交近攻”之策。秦昭王接纳,于前262年出兵伐韩,切断上党郡与韩都城新郑的联系。韩国欲将上党郡割给秦国,但是上党军民不从,向赵国求救。赵派老将廉颇率军驻守长平,声援上党。前260年,秦大将王龁夺取上党,与廉颇军在长平对峙,双方僵持达四月之久。秦施以反间计,使赵国以只会纸上谈兵的年轻将领赵括代替廉颇。秦国同时秘密调来大将白起。长平之战以赵军惨败,四十万降卒被坑杀为结局,从此东方六国再也无力抵抗秦国的进攻。

  前258年魏信陵君、赵平原君、楚春申君大破秦军于邯郸城下,信陵君也于后来率军于函谷关外大胜秦军,但这些已不足令秦国衰落。

  前256年周赧王病逝,秦国攻入雒邑,西周公投降,周朝灭亡。前249年,秦相邦吕不韦又带兵灭掉了位于巩邑(今河南巩县)的东周公。

  前230年,韩国首先被秦国灭亡。前228年赵国被灭,前225年,魏国被灭。前223年,灭楚。前222年,灭燕、灭越。前221年,灭齐,统一中原。

政治制度

  战国时期,是我国封建社会的开始时期。在战国初年,各国新兴地主阶级在国内都进行了改革,建立起适应新社会的各种政治制度。这些制度,对封建社会的巩固和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中央集权制度

  中国封建社会的一大特点是专制主义的中央集权制。国家的权力集中于国君(秦统一后又称为“皇帝”)的手中。战国时期各国最高统治者的名号都改称为“王”,秦、齐两国后来连“王”也觉得不够气派,要联合称“帝”。虽然在各国诸侯的反对下,很快就取消了“帝”号,由此也反映出当时的大国国君,想凌驾一切人之上的心态。

  对于王的权力,战国末年范睢在游说秦昭王时,对“王”字下了一个恰当的定义,他说:“擅国之谓王,能利害之谓王,制生杀之威之谓王。”所谓“擅国”就是个人专断国政。后来的秦始皇“天下事,无大小皆决于上”,“丞相诸大臣皆受成事,倚办于上”的极端个人专断国政,就是这种制度所发展的必然结果。

职官制度

  战国时期,伴随着各国新兴地主阶级政权的建立,一套不同于春秋及以前的职官体制也产生了。战国职官是一种封建的官僚体制,这套官僚体制机构分为中央和地方两级,并辅之以封君制作为地主政权的补充物。

  战国时期的政治体制是专制的中央集权制。所以与它相适应的职官制度是一种官僚政治体制。“官僚政治是专制政治的副产物和补充物”。

  战国时期的国王们,把军政大权集中在自己手中,国王之下的百官只是执行国王的命令,即“丞相诸大臣皆受成事,倚办于上”。在这种情势下,大小官吏就不是对国家或人民负责,而只是对国王负责。国王的语言,变为他们的法律;国王的好恶,决定了他们的命运。他们只要把对国王的关系搞好了,或者就下级官吏来讲,只要把他们对上级官吏的关系搞好了,就可以为所欲为地不顾国家、人民的利益,而一味地图谋私利了②。他们只对国王个人负责,只对上司负责,讨好上司。像燕国的乐毅,可谓功盖燕国,但因与国王燕惠王有矛盾,兵权被解,逼得逃离燕国。这是他没有同国君搞好关系而丢了乌纱帽。秦国的白起,也是与秦昭王的关系没有弄好,被逼掉了脑袋。而赵国的郭开、齐国的后胜,因得到国王的宠信,不顾国家的危亡,而充当了秦国的奸细,致使亡国。这就是这种只图个人私利的官僚政治所产生的恶果。

司法制度

  战国时期司法制度上的一个显著特点是成文法的善遍制定和公布。在战国初年,各诸侯为了在战争中取胜,都在谋求富国强兵的道路,于是一批主张改革的法家人物,先后在各国执政,以推行改革。在改革中,他们首要的是用法律的手段来打击旧贵族。因此,在各国都制定了适合于封建地主阶级政权的法律。其中最著名的是战国初年魏国李悝的《法经》,共有6篇。商鞅到秦国就是带着这部《法经》去的,并在秦国推行。1975年在湖北云梦睡虎地出土的有关法律内容的竹简,基本上就是李悝、商鞅所制定施行的法律体系。

战国时期战争年表

  晋阳之战        周定王十四年至十六年(公元前455—前453年)

  魏攻秦河西之战     周威烈王七年至十八年(公元前419—前408年)

  魏灭中山之战      周威烈王十八年至二十年(公元前408—前406年)

  赵攻中山之战      周赧王八年至十九年(公元前397—前296年)

  阴晋之战        周安王十三年(公元前389年)

  浊泽之战        周烈王七年(公元前369年)

  秦收复河西之战     周显王三年至四十七年(公元前366年—前322年)

  桂陵之战        周显王十五年至十六年(公元前354—前353年)

  马陵之战        周显王二十八年(公元前341年)

  合纵攻秦之战      周慎靓王三年至秦王政六年(公元前318—前241年)

  函谷关之战       周慎靓王三年(公元前318年)

  秦灭巴蜀之战      周慎靓王五年(公元前316年)

  秦楚丹阳、兰田之战   周赧王三年(公元前312年)

  宜阳之战        周赧王七年(公元前308年)

  垂沙之战        周赧王十四年(公元前301年)

  伊阙之战        周赧王二十二年(公元前293年)

  华阳之战        周赧王四十二年(公元前273年)

  长平之战        周赧王五十五年(公元前260年)

  邯郸之战        周赧王五十六年至五十八年(公元前259—前257年)

  鄗代之战        赵孝成王十五年(公元前251年)

  燕攻齐之战       周赧王三十一年(公元前284年)

  济西之战        周赧王三十年(公元前284年)

  即墨之战        周赧王三十一年至三十六年(公元前284—前279年)

  黔中之战        周赧王三十五年(公元前280年)

  鄢郢之战        周赧王三十六年至三十七年(公元前279—前278年)

  阏与之战        周赧王四十六年(公元前269年)

  陉城之战        周赧王五十一年(公元前264年)

  河外之战        魏安厘王三十年(公元前247年)

  赵破匈奴之战      赵悼襄王元年(公元前244年)

  蕞之战         秦王政六年(公元前241年)

  秦灭六国战争      秦王政十一年至二十六年(公元前236—前221年)

  肥之战         秦王政十四年(公元前233年)

  番吾之战        秦王政十五年(公元前232年)

  秦灭韩之战       秦王政十六年至十七年(公元前231—前230年)

  秦灭赵之战       秦王政十八年至二十五年(公元前229—前222年)

  秦灭燕之战       秦王政二十年至二十五年(公元前227—前222年)

  秦灭楚之战       秦王政二十一年至二十四年(公元前226—223年)

  秦灭魏之战       秦王政二十二年(公元前225年)

  秦灭齐之战       秦王政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

起始年份争议

  有关战国的起始年份,史学家一直存在各种争议。

  前481年(周敬王三十九年) 吕祖谦《大事记》记载始于周敬王三十九年,接续《春秋》之后。

  前476年(《史记》作周安王元年,实际当年为周敬王四十四年) 司马迁因战国各国史籍被秦国付之一炬,遂采纳秦史书《秦记》所载,定战国始于前476年。

  前475年(周元王元年) 主要是周敬王的年数有异说。《左传•哀公十九年》所记“冬,叔青如京师,敬王崩故也。”以周敬王在位有四十四年,故明年为周元王元年,为战国的开始。

  前468年(周贞定王元年) 林春溥《战国编年》、黄式三《周纪编略》及杨宽《战国史料编年辑证》记载始于周贞定王元年(前468年),接续《左传》之后。

  前453年(周贞定王十六年) 也有学者认为,前453年三家灭晋,七国争雄局面已经形成,应该以此作为战国的开始。

  前441年(周哀王元年) 朔雪寒《孙子兵法论正》:“前453年由三家瓜分晋国的局面便已形成,但直到前403年,韩、赵、魏三家才敢封侯,因此考量到以周王元年为断代点此一条件,自然以周哀王元年,也即前441年为战国时代的起点为最适当的选择了。”

  前403年(周威烈王二十三年) 北宋成书的编年史《资治通鉴》则以“三家分晋”一事代表周礼崩坏,群雄竞逐,而定战国始于前40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