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而上学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形而上学汉语拼音:xing'ershangxue;英语:metaphysics),通常有两种含义:①研究超感觉的、经验以外对象的哲学。②与辩证法相对立的、用孤立的静止的片面的观点观察世界的思维方式。马克思主义哲学通常在后一种意义上使用它。

  “形而上学”一词源自日本汉语“形而上学”,译自英文“metaphysics”或拉丁语“metaphysica”一词,源自希腊语:μετά(metá),意思是之后或之上,而 φυσικά(physiká)在希腊语原意是“自然,自然的产物”,两个字根组合起来metaphysica的意思就是“在自然之后”。metaphysica的出现其实由于亚里士多德在他的作品集中,把他对逻辑、含义和原因等抽象知识的讨论编排在他讨论物理学的书册《自然学》(Physiká)之后,并给这些讨论一个标签:“在自然学之后”(τὰ μετὰ τὰ φυσικὰ βιβλία,拉丁语ta meta ta physika biblia,意即在《自然学》之后的书册)。而这个用语被拉丁语注解家错误地理解为“超越于自然学的科学”。而亚里士多德在书中讨论的问题成为了形而上学的很多基本问题。

  中文译名“形而上学”取自《易经》中“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一语,为日本人井上哲次郎(明治时代)由metaphysic翻译而来。形而上学是一个传统的哲学分支,旨在解释存在(being)和世界的基本性质。但是,如何准确地定义这个术语并不容易。传统上,形而上学试图用尽可能宽泛的措辞回答两个基本的问题:

  1. 根本上有什么存在?(What is ultimately there?)
  2. 它是什么样的?(What is it like?)

  形而上学家试图阐明人们用以理解世界的基本概念范畴),例如存在客体(objects)及其性质空间时间、因果和可能性。形而上学的主要分支之一是本体论,即对基本范畴及其相互关连的研究。另一个形而上学的主要分支是宇宙论(cosmology),即对本原(如果有的话)、基本结构、本性(nature)、宇宙动力学的研究。

  在现代科学发轫之前,科学问题被当做形而上学的一部份来研究,被称为自然哲学。术语“science”(科学,拉丁语为scientia)原本只有“knowledge”(知识)的意思。然而,随着科学方法的广泛运用,自然哲学逐渐转变为了一种源于实验的经验科学,与哲学的其他领域分道扬镳。到了十八世纪末,它开始被称为“科学”以示其与哲学的区别。从那时以后,“形而上学”被用来指代对存在本质的非经验性哲学研究。一些科学哲学家,例如新实证主义者,声称自然科学排斥形而上学的研究,而其他科学哲学家对此强烈反对。

概述

  “形而上学”一词原是吕克昂学园第11代继承人安德罗尼科给亚里士多德的一部著作起的名称,意思是“物理学之后”。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很多,他逝世300年后,安德罗尼科编纂这些著作时,把论述超感觉的即经验以外对象的著作,安排在关于有形物体的学说即物理学的著作之后,并以此定名。这本书传到中国后,曾译作《玄学》,后由于《周易·系辞上》中有“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的说法,严复把“物理学之后”译为《形而上学》。

  亚里士多德认为,哲学包括被后人称为形而上学的学科以及物理学等各门科学在内。物理学是研究各种可感知的实体的科学,是“第二哲学”;而形而上学则是“专门研究‘有’本身,以及‘有’借自己的本性而具有的那些属性”的科学,由于这门科学所研究的主要对象是最基本的东西,所以属于“第一哲学”。亚里士多德在“第一哲学”中既研究超感性的东西如质料、形式、潜能、运动等,也研究超自然的东西如神、第一推动者,等等。在欧洲中世纪神学占统治地位,神学认为在感性的东西背后是支配一切的超自然的神。所以这时形而上学主要是指研究神和由神派生出的灵魂、自由意志等的学问。在16~18世纪欧洲的哲学中,“形而上学”一词仍然指研究经验以外的哲学。但由于自然科学的发展和资产阶级革命的兴起,一些唯物主义哲学家,例如培根认为,形而上学的主要对象应是物体的永恒不变的形式,即规律。在德国古典哲学中,黑格尔除了用“形而上学”一词指研究经验以外对象的哲学外,还根据西方近代哲学具有与辩证法对立的思维方法的特点,又用“形而上学”一词转指非辩证的思维方法。在哲学史上第一次赋予“形而上学”一词以新的含义。

  形而上学思维方法把事物看成彼此孤立、绝对静止、凝固不变的,它只看到一个一个的事物,忘记了它们互相间的联系;看到某一事物的存在,忘记了它的产生和消灭;看到了事物的静止,忘记了它们的运动。它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这种方法虽然古已有之,但作为比较完整的思想体系和思维方式则是近代工业和自然科学的产物。这种孤立地、静止地考察问题的方法被培根和洛克等人带入哲学领域,形成了形而上学的思维方法。在当时历史条件下,形而上学的思维方法是不可避免的,同那个时代的生产和自然科学发展水平基本适应,也是人类思维发展过程中的必经阶段。它在人类认识史上起过进步作用,在相当广泛的、各依对象的性质而大小不同的领域中是正当的,甚至是必要的。但是,当科学的发展已经越过搜集材料和研究既成事实的阶段,进入整理材料和研究事物发展过程的广大领域时,形而上学成了自然科学发展的严重障碍。用形而上学的观点和方法看待社会历史现象,就必然否认社会矛盾,否认发展和否定社会革命的作用,成为社会发展的严重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