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撮泰吉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撮泰吉,是仅存于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板底乡裸嘎寨的一种古老的戏剧形态。“撮泰吉”系贵州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板底乡彝语的音译,现在见到的文字音译名称有“撮衬姐”、“撮寸几”、“撮屯姐”、“撮特基”、“撮泰吉”等十余种。其中,“撮屯姐”比较接近彝语的译音,现在用“撮泰吉”的名称,是借吉利的谐音汉字做译名。

  在彝语中,“撮”意为人或鬼,“泰”意为变化,“吉”意为玩耍游戏,一般译为“人类刚刚变成的时代”或"“人类变化的游戏”,简称“变人戏”。但也有学者认为,“撮泰吉”反映的是变成鬼神的祖先当初迁徙、垦荒的艰难场面,并借助祖先的威灵来保佑后裔和驱逐邪魔瘟疫。因此,“撮泰吉”的含义理解为“请变成鬼神的老祖宗来保佑后裔的游戏”或“人变鬼神的游戏”更恰当一些。

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料

历史溯源

  关于"撮泰吉"产生的年代,因史料缺乏,现已难以稽考。从戏的内容分析,可能孕育于汉时期,以后经过不断修改、补充,到清代中叶才基本定型。

  "撮泰吉"如今只流传在贵州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板底乡裸戛村。该村地处海拔2800多米的芦虹山区,这里山高箐密,气候寒冷,霜冻期长,主要农作物有玉米、洋芋、荞麦等,单产很低,当地人民生活十分清苦。全村61户,住的都是低矮的草房,没有一间瓦房。由于医药卫生和科学文化落后,加之地处偏远,交通不便,当地村民遇上天灾人祸时习惯用祭山神、打粉火、滚鸡蛋、念鬼等手段驱灾除疫,祈求平安。裸戛村彝、苗、汉杂居,13个姓氏61户人家中,文、周二姓为大姓,各有12户。"撮泰吉"的戏主为文道华,彝族,从父亲上溯五代都是毕摩,都主持并参加"撮泰吉"的演出。

  千百年来,"撮泰吉"默默无闻地在贵州西部的深山野林中自生自长,它很少受到汉文化的影响,而保留了浓厚的原始艺术的本色。如此古老的戏剧在我国已经极其罕见,因此一经发掘出来,其巨大的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就引起了人们的广泛注意,每年都有大批国内外学者前往考察和研究。

艺术特色

  "撮泰吉"一般在每年农历正月初三到十五演出,旨在驱邪崇、迎吉祥、祈丰收。演出多在夜晚进行,地点选择在村旁山间的一块平地上。若遇天灾人祸,年成不好,则隔几年才举行一次。

  "撮泰吉"面具用杜鹃、漆树等高山硬杂木制作,工艺非常简单,先用斧头将一尺左右长的圆木砍成毛胚,然后粗略地刻出五官即成。面相不分男、女、老、少,惟以有须无须来区别性别和年龄。色彩单一,不用油彩精心描绘,只用墨汁或锅烟随便涂咸黑色,演出前用石灰或粉笔在脸上、额上画出道道白线。其造型的主要特点是,脑门格外隆凸、鼻子粗直修长,高鼻梁;眼睛外角上扬,呈逆八字型,无唇齿、无耳朵,给人一种雅朴、原始、怪诞、无鬼气、无邪气,无秀气,无脂粉气,野气浓重、雄浑大气的感觉。演员戴圆锥状、高尺余的头饰。其总体风格可用八个字来概括:懑憨、稚拙、怪诞、夸张。

  通常由10人至17人演出,主要分工是三人演狮子,两人扮牛,两人打锣鼓,四人举灯笼、火把,六人扮角色,角色名称如下:

  惹戛阿布,意为山林老人或山神,2000岁,是自然神与智慧的化身,不戴面具,用正常人语调说话。青布包头,用玉米棒插于头上表示金角,意为古老,戴细绳或麦草制作假须,象征长寿,面戴两个鸡蛋壳做成的眼镜,象征透视混沌与朦胧,看清事物的变化与发展。扮演者多为世袭,一般不能改变。

  阿布摩,意为老爷爷,1700岁,戴白须面具,其面具最宽大厚重。画横波浪白纹饰,以黑巾包头呈圆锥状,象征苍老,其为阿达姆的配偶。

  阿达姆,意为老婆婆,老奶奶,1500岁,戴无须面具,面具大至呈圆盘脸状,上端画螺旋形的白线纹,脸庞部位画下斜波浪白纹饰,初上场时背婴儿阿安(用道具代替)。

  麻洪摩,意为苗族老人,男性,1200岁,戴黑须面具、画直式波浪白纹饰。

  阿安,意为小娃娃,是阿布摩阿达姆之子,戴无须小面具,下半场方才入场。

  以上演员,均以白布带缠腿,以白布带搭肩交叉于腰间,穿青色或黑色的衣服,其义象征人类初期人是裸体。据说原来戏中并无阿安出场,演出时只是用一个布包代替他,后来演出"撮泰吉"才加入了阿安这一角色,因为"戏演了这么多年,他也该长大了"。

  演出都是在夜间山野朦胧、神秘幽深、惊险恐怖的气氛下进行,火把、灯笼闪亮发光,交相辉映,戴着面具的演员个个威武雄壮,模拟前人劳动生活的形状。目睹此景,让人感到置身于老祖先生活的境地,精神亢奋,内心激动,好像祖先就在身旁,什么鬼邪,灾害都会躲得远远的,不敢再来,来年将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撮泰吉表演主要分为祭祀、耕作、喜庆、扫寨四个部分,其中耕作是全戏的核心,主要反映彝族迁徙、农耕、繁衍的历史。其中第四部分在正月十五那天才演:

  第一部分:祭祀。阿布摩带领阿达姆、麻洪摩、嘿布,拄着木棍从森林中艰难地走出。他们用包头布把头缠成尖锥形,全身穿黑衣黑裤,用白布条将胸、背、腰、腿缠紧,以象征裸体;迈着罗圈腿踉跄行走,以表示远古人类还不能直立;一面;中击声带,发出猿猴般的叫声。来到旷地上,"撮泰"老人放下手中木棍,面对西方(传说彝族是从西方迁入威宁的),向天地、祖先和四方神灵祈祷。

  第二部分:耕作。这是全戏的核心部分,主要反映彝族先民迁徙、农耕、繁衍的历史。前半段通过惹戛阿布与阿布摩的对话,叙述古时裸戛村连年灾荒,阿布摩等背着粮种,从沟凑发(在云南境内)动身,沿途经过很多地方,最后来到裸戛村,教当地百姓开荒种地,以度灾年。接着,阿布摩等以舞蹈动作再现彝族先民在农耕生产中买牛、犁地、耙土、撒灰、播种、收割、打场的劳动过程。劳动间歇,穿插着吸烟、交媾、喂奶等动作。后半段描写粮食喜获丰收,"撮泰"老人把大小仓库都装满了,惹戛阿布将酒洒在地上,向天地、神灵和粮食祈祷。

  第三部分:喜庆。舞狮人挥棍逗弄狮子,在场上翩翩起舞,祝贺粮食丰收。据当地彝民介绍,这一部分内容原来没有,是近代才加入的。

  第四部分:扫寨。即扫火星,彝语叫"米夺秋"。正月十五演出接近尾声,惹戛阿布带领"撮泰"老人走村串寨,扫除灾难和瘟疫,祝愿人畜兴旺,五谷丰登。每到一家,都要在火塘边念一段吉利的祝词,并向主人索要鸡蛋和麻,走时从草房四角扯一把草。然后来到寨边路口,把三个蛋埋入土中,并点燃茅草,将其余鸡蛋煮熟分食,口中叫道:"火星走了!火星走了!"隔一些日子,由"撮泰"老人取出埋下的蛋,视其好坏判断当年的收成和祸福。

撮泰吉面具

  "撮泰吉"是一种古老的戏,其面具浸透了一种原始的积淀;前额突起,鼻子直长,以明显的猿猴相勾勒了先民的印记。没有眼珠和牙齿,只在相应的部位剜出孔穴以表示眼睛和嘴巴;没有眼珠的空洞,似乎能穿透千年的岁月,人与神、生与死都变得模糊。单纯、稚拙、懑憨、怪诞是"撮泰吉"面具的整体风格。面具雕刻不分男女貌相,靠戴胡须和用粉笔画不同形状的线条来区分角色的性别与老少。图为阿布摩,意为"老爷爷",传说有1700岁,是智慧长者。在戏中充当民族迁徙、生产劳作的领导者、组织者,德高望重。面具有飘逸的白胡须,再用粉笔画上横的波浪线条,作为长寿及智慧的印记。每个面具的白线纹饰都不相同,或横或竖、或粗或细,有的做放射状,有的呈波浪形。图为麻洪摩,意为"苗族老人",传说有1200岁,面部皱纹为斜竖状,胡须黑色。

传承意义

  "撮泰吉"是彝族先民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艺术创作的结晶。在交通文化都不发达的年代,他们要把自己的喜怒哀乐表达出来,又能传承下去,最佳的办法是用歌、舞、戏的形式,即可以口传心记,亦可以寓教于乐。"撮泰吉"正是这种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原汁原味的彝族古戏,不论从它反映的内涵,还是其表演的形式,都是彝族的独创作品,没有受到其它民族文化的影响。因此,"撮泰吉"被国内外专家学者誉为"彝族戏剧的活化石"。无论在人类学、民族学、民俗学,还是在戏剧、舞蹈等方面,都具有极高的学术研究价值。

  撮泰吉因在一个偏远的区域流传而一直延续下来,并较少受到外界影响,但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这种只被少数人掌握和传承的艺术显得十分脆弱,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使其遭受致命打击,因此有必要做好相关的保护工作。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