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打歌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云南大理:彝族打歌

  彝族打歌,又称“踏歌”,是一种最具彝族民族特色的舞蹈。打歌始于部落时代,在大理州彝族聚居区盛行。每逢节庆和婚丧红白喜事,彝族山寨都要打歌,打歌时以篝火为圆心,芦笙领舞,笛子伴奏,男女结伴自然围成圆圈。打歌调内容丰富,唱词分为上支和下支,上支为比喻,下支为叙事,男女一唱一和,一问一答。演唱时,男子多用假嗓,女声甜润而富有感情,舞蹈动作节奏明快。舞步有十二步和七步2种,有“直歌”、“翻歌”,配以拍手、扭脚、拍羊皮等动作。“翻歌”中,又分“全翻”、“半翻”、“ 半翻半转”、“全翻全转”、“三翻三转”等,呈现出“蜜蜂采花”、“ 斑鸠喝水”、“苍蝇搓脚”、“ 喜鹊登枝”、“母鸡蹲窝”、“阉鸡摆尾”等优美舞姿。打歌常常是通宵达旦,舞兴酣畅,打歌调中有句名言"打歌打到太阳出,一块豆腐两块肉",正是对彝族打歌的概括和反映。

弥渡彝族打歌

  据传说,弥渡彝族打歌起源于古代一次部落战争,彝族部落战败,被敌围困于山,为鼓舞士气迷惑敌人,彝族部落燃起大火列队围火而舞,他们踏出有节奏的脚步声和拍羊皮褂声;对方认为彝族部落人马众多不敢进犯而撤退。从此,彝族以踏歌纪念胜利。

  弥渡地区从南诏时代就有踏歌活动,《弥渡县志稿》载:“踏歌之时,一般女流穿红着绿,与众男子头顶毡窝,各拼柴炭,购置糖酒,选村中宽广之地,立一秋千架,对立一杆,上悬灯幡。下焚香火,男女杂沓,聚众打歌,打歌者围成圆形,足踏手舞,喝声呜呜”。至今农历二月八、二月十四、正月十五、十九及火把节、立秋节还保留着打歌的习俗。清御赐翰林李彪撰写的铁柱庙楹联:“芦笙赛祖,毡帽踏歌……”描写的就是古代弥渡彝族先民打歌祭祀铁柱老祖的热烈场面。

  按古代风俗,每年农历正月十五,弥渡的彝族同胞都要到南诏铁柱庙去祭铁柱。但因村子离庙较远,现在隔几年才去一次。多数时间是在村后山上一个叫“克枝呗”的地方,在一棵象征“铁柱老爷”的青冈栗树前进行祭柱。农历正月十五这天早晨,打歌队伍抬着“猪头三牲”(即贡品)到“铁柱老爷”面前去领歌。领歌的过程与铁柱庙祭柱仪式相同,打歌队伍由老人带领,首先发大号三声,然后唢呐奏喜调《开门红》,接着由最前面的老人带领,依次是吹芦笛的,其次是打歌队伍。他们头戴毡帽,身背皮挎包,下装穿麂皮套裤。祭祀开始,先作揖,行三拜后呼出统一号令:“嗯──噢──嗯!”接着念祝赞词道:“今天我们来祝贺,祝贺铁柱老祖,阿苤阿奶。”众念:“铁柱庙前,我们来庆贺,白马要喂料,用谷子喂它。”最后,大家在芦笛的伴奏下,一齐唱《祭柱歌》:“一年十二月,最好是正月,正月十五好,喜欢在这天。我们来到了,来到铁柱庙,大家来祝贺,贺铁柱老爷。老爷有白马,白马喂好否?谷子做马料,白马会吃否?”

  弥渡西山彝族的打歌用葫芦笙或竹笛伴奏,男女成对平行围成圆形,舞蹈节奏舒缓,边舞边对歌,颇有轻歌慢舞的气氛。在舞蹈中,有两名男子和着节拍,手持大刀作双人大刀舞,表演古代战争刀法,来赞颂祖先。邑人姚崇的《观多祜彝族踏歌》中这样写到:“闻声起步手相牵,踏跃回身步应弦。玉笛声声清且雅,芦笙悠悠若林泉。对歌男女心相诉,齐唱乡亲庆丰年。古老风情真纯美,彝家习俗气盎然。”

  弥渡东山彝族打歌用三弦、笛子伴奏,男女单行插花列队成圆形。只舞不唱,舞蹈由慢渐快,节奏突出,形成热烈欢快气氛。分赞歌、折歌两种。

  弥渡南山的牛街彝族打歌有用三弦伴奏的音乐型和用手敲击羊皮褂伴奏的节奏型。男女舞蹈者手挽手或者手搭肩围成圆形,动作整齐,突出整体配合,使人感受到团结坚定,不屈不挠的民族气魄。

  尽管弥渡各地的彝族打歌在传承过程中发生了变异,但各地至今都保留着在农历正月十五、二月八、二月十四、十五、十九、火把节、立秋节、八月十五、冬至节打歌的传统活动。

  弥渡彝族打歌与打歌调、音乐密切依存。打歌调是当地彝族的歌诗之一。内容生动丰富,曲调高亢优美,唱法别致,格律独特。这种歌诗借助优美的音乐旋律使人整个身心都尽情于手舞足踏的艺术境界。它不仅使广大彝族男女老少从中享受到自娱的欢乐,并且极大的启发和锻炼了彝族人民的智慧和体质。其中有一首打歌调这样唱到:“来打歌呀来打歌!打起尘灰做得药。打歌就是团团转,一个跟着一走。打歌不是我爱打,孔明立书兴着呢。来打歌呀来打歌!前边去了千千万,后边还有万万千”。

漾濞彝族打歌

  漾濞彝族“打歌”历史悠久、曲调优芙、歌词内容丰富、舞姿活泼多变,并在国内外享有盛名,是彝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遗产之一。

  “打歌”是漾濞最常见也是彝乡人民最喜欢的文娱活动形式之一。“打歌”,又称“踏歌”、“跳歌”。探本究源,“打歌”一词原先多指彝族民间载歌载舞的群众舞会,现在它变成了少数民族民间舞蹈的代称。这是由于县内彝、傈僳、苗族同胞的民族民间舞会活动有着相似之处的缘故。漾濞各地的“打歌”具有不同的特色,但都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听到打歌调,人们会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走进了打歌场,那热烈欢快的气氛会使你陶醉。俗话说:“葫芦笙一响,脚底板就痒”,“不会吹拉弹唱的除非是笨小伙,不会打歌对调的除非是憨姑娘”。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彝山处处是舞场,彝乡寨寨有歌手。这里的一山一水都是一套套优美舞蹈云生的源泉,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一曲曲扣人心弦的山歌问世的蘖曲。“打歌”也有地域的差异,南片山区鸡街、瓦厂、龙潭一带的彝族“打歌”,彝语叫“额克”,意为“歌舞”。这是一种载歌载舞的集体舞,风格刚劲、明快。舞者在笙、笛伴奏下边歌边舞,舞步整齐,舞姿矫健。在举行礼仪的场合,开场时须由长者率若干青壮男子跳序舞,此后即不分男女老幼、生人熟客均可随意参加。在一般场合,则不一定跳序舞,参舞者少至三五人在田边地头兴起即舞;多至数十上百人在打歌场上围篝火同歌同舞。当数十上百人一齐歌舞时,优美动听的打歌调声飘四方,山鸣谷应,使你在十里地外也能真切地感受到打歌场上热烈而欢乐的气氛。而眼前展现的是一幅历史的画面:一个古老的民族迈着坚实的步伐,历史沧桑,长途跋涉,一路走来。一次盛大的打歌会,自头天黄昏时分开始,至次日黎明才尽欢而散。在鸡街,“阿忾”时常伴以刀舞,使打歌场上的气氛更为热烈。西部地区彝族打歌的另一种形式称“路路则”。这是一种只舞不歌、有乐器伴奏的集体舞,有20多种舞步,由领舞人报动作名称,众人依此变换舞步。

  “打歌”这种群众性娱乐方式,在漾濞境内广为流传,村村寨寨、角角落落,无处不在。凡是彝族聚居的村寨,只要有婚丧娶嫁喜庆节日,全村男女老少,都以三弦、笛子、芦笙伴奏,一圈一圈地围着火塘旋转,边歌边舞,尽情舒展内心的喜怒哀乐。

  漾濞彝族“打歌”,套路繁多,内容丰富,常见的有“四步行走式”、“六步六行式”、“六步颤动式”、“踏步两翻两转”、“跳步两翻两转”、“三翻三转”、“全翻”、“板桥翻”、“正喜歌”、“三跺脚”等,随着不同的音乐节奏而变换步伐,舒展激情,使人在粗犷豪放的表演中,感受到生命的冲动和情感的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