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渡花灯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弥渡花灯弥渡民间传统的娱乐活动,又称“跳花灯”。在大理州主要流行于弥渡县,在弥渡流传着一句俗语:“十个弥渡人,九个会唱灯。”“弥渡花灯”以“密祉花灯”最隆重、最传统,“密祉花灯”在农历正月十五、十六两天举行。各村组织灯班。有传统乡规可循,通常由上年生了男孩之家作灯头,负责筹办。正月初六接灯,初七上太极顶忠烈祠祭祀为国捐躯的先烈,尔后每天晚上挨户跳门户灯,祝贺四季平安,风调雨顺。盛会期间,八万观众,云集密祉坝中心区大寺广场,各灯班相继进场表演,狮灯龙灯轮番献艺,龙灯有白龙、黑龙、青龙、黄龙、花龙、妇女耍的姑娘龙、小孩耍的娃娃龙、三人耍的板凳龙,五彩缤纷的彩船、蚌壳、凤引麒麟、云高台、秧歌队、钱鞭队,使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小唱大唱队伍,络绎不绝,鞭炮声、锣鼓声、歌舞声此起彼伏,蔚为大观。元宵之夜,各村灯班在本村广场表演折子戏,正月十七晚谢灯。弥渡花灯因受白、彝音乐和汉族山歌的影响,拥有许多来自民间独具特色的曲调,如《十大姐》就是弥渡山区的民歌。与其他地方的花灯一样,广场花灯表演是弥渡花灯在乡镇年节中传统的表演形式。一般在广场街头演出,分小唱和大唱两类。小唱又称小场,是各种花灯歌舞和小调演唱的统称,表演时间较短,唱段无完整的故事情节和人物,常穿插在大唱节目的空隙中表演。小唱所用的曲调称为“小调”,其数量丰富,经常演唱的有《十大姐》、《绣香袋》、《双采花》、《采茶调》、《拜年调》等“小调”,也是大唱曲调的基础。大唱分为花鼓和折子两种。花鼓的故事情节简单,主要以人物的歌舞来表演,节目有《凤阳花鼓》、《城门花鼓》等10多个。折子有较为完整的故事情节和人物,但歌舞成分很浓,表演时间一般比小唱和花鼓长得多。登场人物一般2~3人,题材十分贴近现实生活,服装、道具、化妆都很简便,富于生活化。演出时,手持折扇和手帕,灵活运用各种步伐、手势及耍扇、耍帕的技法,形成清新活泼的艺术特色。过去,花灯长期停留在民间社伙活动的歌舞形式,20世纪50年代才逐渐搬上舞台,发展为较成熟的一种剧种——花灯剧,并创作了一批具有一定艺术水平的剧目,如《彝汉情》、《彩虹》、《男子汉》。尽管花灯已走上了舞台,但弥渡花灯的根仍然深深地扎在民间,至今不衰,反映了弥渡花灯的娱乐性和群众性。在长期流传中,弥渡花灯已成为云南花灯九个支之一。2008年6月,弥渡花灯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级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

弥渡花灯历史

  “灯从唐王起,戏从唐朝来”,这是弥渡民间最为流行的传说。据明万历《赵州志·民俗》描述:“元宵多于飞来寺烧香,弥渡则聚太平山或铁柱庙或温泉,夜则张灯踏歌为乐。”清乾隆年间弥渡籍著名文人师范的历史名著《滇系·杂载》记叙:“元夕家家燃灯,亦有鱼龙走马及鳌山诸戏……歌舞达旦。”细究渊源流长的弥渡花灯之渊源,唐宋滥觞,明清繁荣,近代渐趋衰微,现当代复兴。明代以降,北方汉族民间艺术和流传于江南吴歌小曲传入弥渡,在特定的自然人文环境中,与本地彝族、白族先民的土著文化兼容并蓄,和本土山歌小调、文化语言相融合,形成了多彩的弥渡花灯曲调和花灯歌舞。到了道光年间,弥渡花灯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清末民初,则是弥渡花灯的全盛时期,全县花灯大为普及。抗日战争时期,弥渡花灯又有发展和创新,一些知识分子和抗战文艺工作者,把话剧、歌剧元素融入到弥渡花灯,并把弥渡花灯大量搬上舞台。

  上世纪50年代,袁留安、陆万美、尹钊、杨放、欧小牧等一批花灯艺术界知名艺术家慕名前来,纷沓而至弥渡,收集整理了大批花灯音乐、曲调和演唱资料,并陆续见诸于国家和省级音乐书刊,《十大姐》、《绣荷包》、《小河淌水》、《弥渡山歌》等曲调从此开始走出“世外桃源”,为全国音乐界熟知,结束了“藏在深闺人未识”的历史。1956年弥渡县花灯剧团的成立,标志着弥渡花灯开始了新的航程,群文工作者除送戏下乡演出外,搜集、整理、创作、移植和演出了一批优秀剧目。1957年,剧团以弥渡花灯歌舞《十二月花》参加云南省文艺代表团赴京演出,青年演员杨庆和、吴丽华受到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毅、董必武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极大地促进了弥渡花灯艺术的发展。

  改革开放以后,弥渡花灯迎来了普及提高、创新繁荣的崭新时代。《十大姐》、《绣香袋》等一批花灯小调,《凤阳花鼓》、《城门花鼓》等大量花鼓和折子戏,经过文艺工作者搜集整理,花灯从过去长期停留在民间社伙活动的形态逐渐搬上舞台,广场花灯、舞台花灯日渐繁荣。《弥渡县花灯音乐集成》、《云南花灯·弥渡部分》的出版,历届密祉花灯节的隆重举办,命名“花灯文化名村”和“花灯世家”,层出不穷的花灯文艺大奖赛活动,花灯进校园工程,现代花灯剧《正月十五闹花灯》和《山村医生》屡获省州奖项,弥渡花灯接踵亮相央视,标志着弥渡花灯作为一门艺术已经酝酿成熟。

弥渡花灯的地域特色

  长期的传承融合,弥渡花灯形成了鲜明的三大区域性特色:

  (一)以马房、弥城、苴力、莘野村、熊家营等村为中心的坝区花灯,多以歌舞和小调演唱为主,艺人演唱轻快活泼,风趣诙谐,花灯音乐曲调较多,是弥渡花灯音乐历史最久的主体部分。

  (二)以密祉为代表的半山区花灯,以演唱歌舞、小戏为主,艺人演唱婉转抒情,优美动听,其音乐结构严谨。半山区历史上花灯知名艺人有李华堂、康巧玉、李庭祥、欧阳增辉、周维中、周卫、欧阳增光、沈福海等。花灯音乐曲调有《罩毛驴》、《背娃娃》、《四景天》等曲。

  (三)以牛街下村、康郎为中心的彝族地区花灯,以演唱山歌、小调为主,艺人演唱悠扬高亢,节奏感强。牛街花灯的历史虽然不久,但它吸收了山歌和彝族踏歌音乐中悠扬、抒情的元素,保持着原始古朴的风格,花灯舞步表现粗犷有力。

弥渡花灯文化内涵

  (一)弥渡花灯体现了人类古老的自然崇拜及后期各民族间对道教、佛教、儒教各种宗教思想意识的崇拜,传承着悠久的社祭文化,蕴含着众多的历史信息和记忆。在玩灯中的接灯、祭灯、说吉利等,就是祈神求福,祈愿四季平安、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的原始表现,甩龙、舞狮、舞白鹤等,实际上是远古人类对大自然崇拜的一种转换或嬗变,也是人类图腾崇拜的一种折射反映。

  (二)弥渡花灯是以汉民族为主体文化的多元文化相融合的结晶。弥渡花灯舞蹈中的屈膝、坐臀、崴胯等动作的表演和众多的花灯唱腔,从内容到形式体现了对当地土著民族彝族、白族歌舞、曲调的提炼于升华,折射出各民族团结和谐,和睦共处的痕迹,是对边疆各民族历史文化融合后对相应历史的回顾。

  (三)弥渡花灯是弥渡地区民间一项重大的艺术展演和广大人民群众自娱自乐的丰富多彩的节庆活动载体。在弥渡,村村有灯班,处处跳花灯,几代人都跳花灯的花灯世家比比皆是。特别是密祉的元宵灯会更是弥渡花灯的浓缩与概括,它的组织的自发性,民众参与的自觉性和广泛性,以及灯会活动内容的丰富性,是国内现存规模最大的原生态花灯灯会,具有花灯文化活化石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