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飞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张雄飞(约1220~1288年),元代政治家。字鹏举,临沂人,一生清正廉洁,在地方上担任过重要职务,在中央先后任侍御使、御史中丞,主管监察工作。他不畏权贵,公忠为国,公正廉明,大力整顿吏治,对元朝初年政治贡献很大。

  张雄飞出身官僚家庭,其父张琮为金国名将,驻守盱眙。张雄飞生母早死,随庶母住在许州。1230年元兵破许州,庶母李氏带雄飞诈为工匠家属逃往朔方,定居在潞州。金亡后,张雄飞思父心切,徒步乞讨还往于山西、河北、河南、陕西一带十余年寻找父亲,终未寻到。后来,他流落在燕京。由于他聪明好学,很短时间内便通晓了蒙古语言和部落土语。至元二年(1265年),廉希宪推荐他谒见忽必烈,面陈当世之务,深得忽必烈信任,授为平阳路转运司事。

  张雄飞在平阳任上搜抉弊、尽罢害民之政,声誉雀起。有一次,忽必烈问处士罗英谁可大用,罗英以张雄飞对。忽必烈召见了张雄飞,问以当今急务。张雄飞说:“方今天下最急莫过于早立太子,以免日后兄弟相残。”忽必烈认为他说的很对,采纳了他的意见。仿照汉制建立东宫太子制度,彻底根绝了父子兄弟之间争夺王位的自相残杀。忽必烈时期,国家初立,法制不完备,官场很腐败,行政效率极低。张雄飞又向忽必烈建议设立御史台,作为天子耳目,凡政治得失、民间疾苦皆得直言;百官奸邪、贪秽不职皆得纠劾,忽必烈感到很好,便任命丞相塔察儿为御史大夫,张雄飞为侍御使。当时,汉人是不允许做如此高官的,忽必烈对张雄飞说:“你不要怕,别人嫉妒你,我保护你”。张雄飞深感世祖知遇之恩,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兴利除弊,不避嫌怨,对元朝初期政治贡献很大。

  参议枢密院事费正寅循私舞弊,忽必烈命丞相和张雄飞调查处理。说情的踏破门,张雄飞一概不见,排除干扰,查清了他的问题。权臣丞相阿合马罗织同僚麻都丁罪名,欲置之死地。众臣皆畏惧阿合马而随声附合。张雄飞坚持正义,提出反对意见。他责问阿合马:麻都丁的罪行是与你同官时犯的,你作为丞相没有罪吗?一句话问得阿合马无言以对。但阿合马不死心,又派心腹去告诉张雄飞,若不阻止此事,将让他做中书参政。张雄飞说:“杀无罪以求高官,我至死不为。”阿合马讨了没趣,对张雄飞恨之入骨,不久贬他出任澧州安抚使。澧州是元军刚打下的地区,在南宋的腐朽统治下,该地社会秩序一片混乱。张雄飞从整顿法制、恢复社会秩序做起,镇压盗匪、平反冤狱、发展生产,使澧州迅速安定了下来。至元十四年(1277年),张雄飞调任荆湖北道宣慰使,这个地区也是新附之区。张雄飞莅任后,一切镇之以静,招缉流民,编制户籍,恢复生产。荆湖行省丞相阿里海牙依仗权势将3800户农民变成自己的奴隶。张雄飞发现后,立即飞章上达,朝廷严厉处分了阿里海牙,将这些农民解除了奴籍,编入郡县。至元十六年(1279年),张雄飞升任御史中丞。此时,正逢阿合马死去。张雄飞用全力整顿被阿合马败坏的法律纲纪,处理了依附阿合马为虎作怅的贪官污吏,使朝政一清。

  张雄飞为官一生,始终坚守“廉、勤、刚、正”四字。不管在中央还是在地方皆实心任事,不避权贵、不怕罢官。他生活俭朴,日常布衣蔬食,淡泊自如,妻子老小常常不得温饱。有一次,忽必烈把他叫去,私下里赠给他黄金50两,白银2500两,钞2500贯,让他补贴家用。张雄飞非常感激忽必烈知遇恩,但这笔钱,他封存在家中,至死也没有动用一分一文。他的廉洁赢得了满朝文武的尊敬。

  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张雄飞被蒙古贵族王公排挤出中央,任燕南河北道宣慰使,卒于任上。朝野上下都为他未能尽展抱负而深感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