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育英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重定向自张浩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林育英

  林育英(1897.2.25-1942.3.6),汉族湖北省黄冈市团风县回龙山镇林家大塆村人,字祚培,化名张浩、李福生、仲丹、陈子贞等。1922年2月,林育英在武昌由恽代英林育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之一,优秀工人党员和著名工人运动领袖之一,中共黄石地区党组织主要创始人,中国共产党第六届中央委员。与其堂弟林育南和林彪(林育蓉)并称为“林氏三兄弟”。

生平

  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2月25日),林育英出生在湖北省黄冈市团风县回龙山镇林家大塆村。清宣统元年(1909年),13岁的林育英入塾读书,不久,因家庭贫困辍学,随父操持祖传手工染织业。

  民国八年(1919年),林育英参加族弟林育南在家乡创办的通俗讲演社学习,从而受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影响,在家乡开展爱国活动。当林育南从黄冈考入武昌“中华大学”附中部之后,结识了教务主任恽代英,随即加入了由恽创办的“互助社”。

  1921年7月,恽代英、李求实和林育南、林育英在他们创办的“浚新小学”内发起成立了带有共产主义性质的“共存社”——这也就是中共正式成立之前湖北“共产主义小组”的渊源了。1922年2月,林育英在武昌由恽代英、林育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4年5月,林育英前往莫斯科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学习,翌年7月,林育英化名“林春山”回国,不久即参与领导了上海的工人运动。12月6日,上海总工会举行万人集会,头部被刺刀戳中,被枪托打到,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大革命失败后,在长沙帮助恢复湖南省委和组建工会,后来因受追捕扮僧人跋涉到上海。

  1930年4月,中央派林育英去东北筹组满州省委。5月,满州省中共临时省委成立,任省委书记。不久,由于叛徒告密,林育英被日军逮捕。1932年1月,林育英经营救出狱,但身体已遭受严重伤害。

  1933年1月,林育英奉命赴莫斯科,任全国总工会驻赤色职工国际代表和中共中央驻共产国际代表。1935年7月,共产国际召开第七次代表大会。为了向正在长征途中的中共中央传达共产国际七大会议精神,共产国际决定派林育英回国,林育英化名张浩,由外蒙入境,扮成商人,带着密电码,牵着骆驼,跋山涉水,月余后穿过茫茫无际的沙漠,终于来到中共中央所在地陕北瓦窑堡,找到了与共产国际长期失去电讯联系的中共中央。

  1935年12月底,中央决定,由张浩作说服张国焘红四方面军北上的工作。张国焘在四川理番县卓木碉另立的“中央”,没有经过党代表大会的民主选举,更没有向共产国际报告,未得到共产国际的批准。当时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一切重大问题、组织变动都要经过共产国际的批准。毛泽东知道,张国焘比较听共产国际的话,由林育英以共产国际代表的身份做张国焘的工作是最合适的。张浩接受了任务,并致电张国焘,说明共产国际“派我来解决一、四方面军的问题”,“我已带有密码与国际通电,兄如有电交国际,弟可代转”。

  1936年6月6日,张国焘被迫宣布取消第二“中央”。8月3日、9月3日,林育英、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博古又联名给朱德、张国焘发电,欢迎他们前来会师,并派林育英亲自到前方去接。9月27日,张国焘、朱德、徐向前陈昌浩联名致电林育英、张闻天、毛泽东,表示尊重共产国际和中央的指示、意见,决不再改变。10月19日,林育英从保安启程,代表中共中央到宁夏同心城迎接红军二、四方面军。经过几天的急行军,红二、四方面军于11月3日抵达同心城,林育英在关桥堡会见了张国焘、朱德,并在红四方面军活动分子会议上作了报告,向广大干部介绍了党中央制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伟大意义。又过了几天,张国焘回到保安。

  1936年10月下旬,原红四方面军的前锋部队两万余人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11月上旬,根据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决定,过河部队称西路军。西路军渡过黄河后,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孤军奋战4个月,歼敌两万余人。但由于这次西渡黄河作战是战略上的失误,战术上起不到大的作用,加上部队准备不足,环境生疏,没有后方,补给困难,西路军陷入困境。西路军进入祁连山地区后,曾连续给中央发电,请求中央派部队救援。

  1937年2月27日,中央军委发出了关于组建援西军问题的指示。军委决定抽调第四军、第二十八军、第三十一军、第三十二军及一个骑兵团组成援西军,由刘伯承任司令员,林育英任政委。

1938年9月,张浩与徐海东(右)、郭述申(左)在一起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八路军,下辖三个师,即115师120师129师林彪为115师师长,林育英为129师政委。

  1938年春,林育英由于伤病被调回中央,接替他的是八路军政治部副主任邓小平。在延安期间,林育英一面治病,一面负责有关工人运动的工作。3月中旬,林育英任安吴堡青训班职工大队大队长,曹瑛任教导员。

  1938年9月29日至11月6日,党中央在延安召开了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林育英是中央候补委员,参加了这次会议。林彪也列席了大会。由于林育英对革命事业的突出贡献,大会选举他为中央委员。

  1940年4月30日,林育英与毛泽东、朱德等中央领导人应邀到延安青年文化沟出席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大会。会议开始后,突发脑溢血,因抢救及时,林育英无生命危险,但却无法站立起来,更无法再为党工作。

  1941年8月,日军战机飞到延安上空,轰炸中共中央机关和中共领导人住处,林育英病情急剧恶化。经过中央医院全力抢救,病稍有好转。1942年2月14日,接到林育英口信的林彪回到延安,看望林育英。

  1942年2月下旬,林育英的病情日益恶化。3月5日,林育英用微弱的声音将警卫员、秘书及妻子等人叫到身边说:“我不行了,革命20年如一日,未能看到革命胜利,深以为憾。我死后,请组织上将我葬在杨家岭对面的桃花岭上,使我能天天望着党中央、毛主席!”3月6日凌晨1时45分,林育英在延安中央医院逝世。下午,中央成立了林育英治丧委员会,由李富春、林彪、邓发等人组成。遗体移入中央大礼堂。3月7日,延安《解放日报》头版刊登了《中共中央委员张浩同志积劳成疾病逝》的消息。中共中央领导人毛泽东、朱德、任弼时、陈云、叶剑英等轮流为林育英守灵。3月8日上午4时至9时,延安各界人士万余人参加了林育英的遗体告别仪式。3月9日上午9时,公祭仪式在延安中央党校门前的广场上举行。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任弼时主祭,李克农念祭文。仪式结束,万余人参加出殡。毛泽东、朱德、任弼时、杨尚昆、徐特立等中央领导人亲自将棺材抬到桃花岭上安葬。这是毛泽东一生中惟一一次执绋抬棺。安葬林育英当天,《新华日报》发表了《悼张浩(林育英)同志》的社论,对林育英一生的贡献和功绩,作了很高的评价,毛泽东还为他的墓碑题写“张浩同志之墓”。

主要成就

传达共产国际指示,促成瓦窑堡会议的召开

  红一方面军离开中央苏区开始长征后,中共中央与共产国际的电讯联络中断。中国是反法西斯主战场之一,与世界各国一道尽快建立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已迫在眉睫。为了向正在长征途中的中共中央传达共产国际七大的会议精神,并恢复共产国际与中国共产党的联系,共产国际与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决定派林育英回国。1935年12月17日至25日,中共中央在瓦窑堡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林育英在会上又一次传达了共产国际七大的会议精神和在莫斯科制定《八一宣言》的经过。这次会议根据共产国际七大的会议精神和中国革命的实际,制定和通过了《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决定建立“最广泛的民族统一战线,发动、团结与组织全中国全民族一切革命力量反对当前的主要敌人——日本帝国主义与卖国头子蒋介石”。瓦窑堡会议是中国共产党根据共产国际七大的会议精神,在新形势下制定新的政治路线、策略和方针的一次重要的会议,解决了党在遵义会议上没有来得及解决的路线和策略,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奠定了理论基础。

力劝张国焘率军北上,团结了红军

  1936年1月22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作出了《关于张国焘同志成立“第二中央”的决定》。为配合中共中央做出的这个决定,林育英致电张国焘和随四方面军行军的朱德,称“共产国际完全同意于中国党中央的政治路线”。这一时期,林育英单独或与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等联名给张国焘等人发了数封电报,要求他们取消另立“中央”,尽快率部队北上。在争取张国焘率左路军北上的过程中,林育英利用自己共产国际代表的特殊身份,对争取张国焘北上起了重要作用,除有党史记载和有关老同志的记述外,张国焘在自己的回忆录《我的回忆》中也说,他对林育英“极为看重”。

评价

1942年林仲楠(即张浩)病逝,毛泽东等为他抬棺,排头右者为毛泽东

  毛泽东亲为林育英题写的挽联:忠心为国,虽死犹荣。

  1942年3月9日林育英公祭之前,毛泽东对朱德、任弼时等人说:林育英是一位很好的同志。他的去世,是我们党的一大损失,我心里非常难过。我想,同志们的心情也是如此。为表示我们对他的敬意和怀念之情,我提议,他的灵柩由我们几个主要领导人亲自抬。

  《新华日报·悼张浩同志》:张浩(即林育英)同志是职工运动领袖,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央委员。他的一生,是革命的战斗的一生。……他在艰苦奋斗的一生中,学习和掌握了革命理论,领导了职工运动,成为中华民族解放运动中最优秀的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