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西斯·培根(画家)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这里是关于英国画家弗兰西斯·培根的条目。另有,关于英国近代唯物主义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的条目。还有中文译名的同名其他人物:(1)罗吉尔·培根(1214-1294),英国科学家、哲学家;(2)罗伯特·培根(1860-1919),美国政治家。

  弗兰西斯·培根汉语拼音:Fulanxisi Peigen;英语:Francis Bacon,1909年10月28日-1992年4月28日),生于爱尔兰英国画家。作品以粗犷,犀利,具强烈暴力与噩梦般的图像著称。中后期作品主体为在狭小空间内的玻璃或金属几何笼子里的抽象雄性肖像,背景通常为极平坦的平面。培根于20年代开始绘画,直到30年代初,仅有零星创作,绘画只是他的兴趣,当时他是一位室内,地毯和家具设计师。他的突破作品是1944年的三联画《以受难为题的三张习作》,就是这一件作品和其从40年代末期到60年代初期的抽象头部肖像和身体肖像为其本人奠定了他抽象肖像始祖级的大师地位。

  从60年代中期开始到70年代初,培根主要的作品是他朋友们的小型头部肖像。他经常在访谈里说他所能看见的图像是“连续的”,在其艺术生涯中,每一段时期培根都会专注于一个主题(包括其受难系列,教皇肖像和后来的单联及三联的头部肖像系列)。培根于40年代中开始以耶稣受难为主题进行各样创作,随后转移到半人半兽的肖像,最好的例子是1949年的作品Heads in a Room系列。随着1971年培根第二位爱人George Dyer的自杀,培根的艺术创作变得更私人,更集中于创作者的感受,同时也变得更内向,黑暗,矛盾;死亡和腐朽变成了重要的主题。晚期培根的创作顶点是1982年的Study for Self-Portrait,和其最著名的杰作Study for a Self Portrait -Triptych, 1985-86。George Dyer死前培根是一名存在主义者,尽情享乐,经常和卢西安·弗洛伊德,John Deakin,Daniel Farson,Jeffrey Bernard,Muriel Belcher,Henrietta Moraes和其他人在伦敦红灯区苏活酗酒赌博。George Dyer死后培根渐渐淡出这种生活,也减少了寻花问柳的次数,最终与John Edwards建立了他人生的最后一段恋爱关系。

  自从培根死后,其声誉与知名度逐步提高。他的作品获得大众的敬仰和等量的排斥。玛格丽特·撒切尔曾经对培根做出这样的阐述:“那一位画那些可怕的画的人”。培根在世时是泰特美术馆两度回顾展的主角,并于2008年在同一间美术馆得到了他第三次的回顾展。培根坚称自己从不对其创作草图准备,只有即兴创作;可是他死后有部分草图被大众发现。虽然泰特美术馆肯定了这些草图的真伪及其合理性,艺术市场还未能承认这些作品。1990年代初期,几张被认为已经毁掉的作品,包括50年代初期的教皇和60年代的头像重新浮现在艺术市场,这些作品同样得到了大众的肯定。

早年生活

  培根生于都柏林62 Lower Baggot街的疗养院,母亲是英籍爱尔兰人,父亲是英籍澳大利亚人,是一名Boer战争的退伍军人,后来成为了一名赛马师。培根的母亲,是Sheffield一位铁矿煤矿商人的女儿。其父是Sir Nicholas Bacon的直属后裔,英国散文作家、哲学家、政治家弗兰西斯·培根子爵同父异母的哥哥。培根的曾曾祖母Lady Charlotte Harley曾是乔治·戈登·拜伦男爵的亲密伴侣,拜伦称Lady Charlotte Harley为Ianthe并以自己著名的诗Childe Harold's Pilgrimage向Lady Charlotte Harley致敬。当培根的祖父得到维多利亚女王赐予恢复家族封号Lord Oxford的机会时,培根的祖父因为财政原因拒绝了。[4]培根很少谈及其杰出的家族史,更倾向于把自己描绘成被注定走出家族传统的异端,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恰当的描述。

  培根有一个哥哥,Harley,两个妹妹,Ianthe和Winifred,一个弟弟Edward。他被保姆抚养长大,一名叫做Jessie Lightfoot的康沃尔人。[5]儿时的培根是一个身体并不太健康,有哮喘病并且对狗和马都强烈过敏的孩子,培根经常需要吗啡来减缓过敏症状。经常需要在爱尔兰和英格兰两地之间搬家导致了培根后来无法找到心灵的归宿。1911年,当时还住在Kilcullen, County Kildare附近的Cannycourt House,随后迁至伦敦的Westbourne Terrace,离当时培根父亲工作的地方Territorial Force记录办公室非常近。

  二战以后,培根回到爱尔兰时被送去与在Farmleigh, Abbeyleix, County Laois的母系祖母和继祖父同住。培根的父亲后来从他的岳母购得这一处地产,尽管如此,他们随后又迁至Straffan Lodge in Naas, County Kildare,培根母亲的出生地。

  培根是一个害羞的孩子,但是他很喜欢变装。这个习惯和他女性化的举止,经常惹怒他的父亲,导致了父子之间关系的疏远。曾经有这样的说法:培根的父亲会让他们家族的马夫用马鞭鞭打幼时的培根。1924年,培根的父母移居至格洛斯特郡,先到Gotherington的Prescott House,然后辗转至于Herefordshire边界的Linton Hall。培根在切尔滕纳姆的寄宿学校Dean Close School里呆了18个月,由1924年的第三学期至1926年的4月。这是培根仅有的正式教育,他在被开除之前退了学。

  在一个于SuffolkCavendish Hall举行的化妆舞会上,培根将自己打扮成一名穿着珠片短裙,浓妆艳抹并抽着长柄香烟的舞女。1926年培根举家迁回爱尔兰。他的妹妹Ianthe,记得培根曾经画过带花帽,抽长柄香烟的女士。同年,培根因为被父亲发现他穿着母亲的贴身衣物对着镜子骚首弄资而被逐出家门。

伦敦,柏林和巴黎

  1926年的秋冬,培根以每星期从母亲信托基金得到的3英镑补贴在伦敦度过。无所事事并大量阅读尼采。当培根没有钱的时候,偶尔会拖欠租金或者小偷小摸。为了生活,他尝试着工作,虽然他喜欢烹饪,但是很快他就厌倦了这项工作。他也试着在一件苏活区的服装店工作,可是在给雇主写了一封恐吓信后被辞退了。培根发现他吸引特定一部分富有的男性,很快的,利用这一特点,他学会了享受上等的食物和红酒。其中一位被他吸引的男士是他父亲在军队里的朋友,也是一名赛马师,姓Harcourt-Smith。培根后来说他的父亲知道他认识这位朋友,并且曾经嘱咐Harcourt-Smith教培根如何做一个男人。培根虽然与其父亲难以共处,但也承认曾深深被他父亲吸引。培根的父亲清楚Harcourt-Smith雄浑阳刚的气概,但是却对他喜欢年轻男人的爱好一无所知。

  1927年初,Harcourt-Smith带着培根来到当时富饶但文化衰败的柏林,落脚于Hotel Adlon。培根很有可能在这次旅途中看了弗里茨·朗的大都会 (电影)。

  培根在柏林呆了两个月,Harcourt-Smith在呆了一个月之后就走了。“他很快就厌倦了我,跟着一个女人走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所以我就多呆了一阵子,后来,因为我存了一点钱,我决定去巴黎”。培根在巴黎呆了一年半。他在一次偶然的聚会遇见了Yvonne Bocquentin,一位钢琴家和鉴赏家。深知自己需要学会法语,培根在Bocquentin夫人Chantilly的家里住了三个月,在此期间,他经常进入巴黎市区参观画廊。在Château de Chantilly (Musée Condé)培根看到了尼古拉·普桑的Massacre of the Innocents,此画对培根的作品产生了影响并且在以后的创作中,经常被培根借鉴。在Chantilly的一场展览启发了培根,让他决定开始绘画。这场1927年毕加索在巴黎Paul Rosenberg画廊的展览一共展出了毕加索106件作品,唤醒了培根决定追求艺术的决心。培根也在1927年4月在巴黎歌剧院看了Abel Gance的史诗电影Napoléon。从1927年秋天起,培根入住于蒙帕拿斯区的Hôtel Delambre。

回归至伦敦

  培根于1928年底或1929年初回归至伦敦,并开始了他室内设计师的工作。培根将一间车库改装成了自己的工作室, 17 Queensberry Mews West, South Kensington, 并与Eric Alden(随后成为了培根作品的第一位收藏者)和培根的保姆 Jessie Lightfoot 一起同住于房子的上层。在1929年出版的艺术杂志Cahiers d'Art第一期中,培根看到了毕加索的生物形态的人物肖像,出现在编辑Christian Zervos的文章中:Picasso à Dinard, Été 1928(刊物很有可能被购于Zwemmers书店或巴黎)。1927年于巴黎的新古典主义Rosenberg画展和1928年的Cahiers d'Art杂志中Les Baigneuses和Le Baiser给予了培根艺术道路上的方向。

  培根和Geoffrey Gilbey成为了朋友,随后成为了Daily Express的赛马记者并一度成为Gilbey的秘书。Gilbey在切尔西的Ormonde Gate 拥有一处房产。培根一度在“时代”扉页(专门发布私人信息的广告部分)发布了作为一名“绅士作陪(Gentleman's Companion)”的广告。在保姆精挑细选的众多回复中,有一位是Douglas Cooper的表亲,当时曾是英国现代艺术一位出众的收藏家。这位绅士,除了款偿培根的服务之外,为培根找到了一份在伦敦会所做电话接线员的工作;其后,通过Cooper的帮助,为培根更进一步的发展成为一名室内/家具设计师。Cooper与此同时委托培根为其制作了一张灰色的桌子。

  1929年培根在伦敦Dover Street的Bath Club做电话接线员时遇到了Eric Hall。Hall (当时是Peter Jones百货公司的总经理) 之后成为了培根的油画主顾和爱人,开始了培根的一段扭曲甚至残酷的情爱关系。

  1929年冬天在Queensberry Mews的第一场展览是培根的地毯装饰与家具(Hall购买了一张地毯),同一场展览中也包括了作品“油彩丝网”(约1929–1930)和水彩(1929),两件作品都被Eric Alden购买。水彩是培根现存的最早的作品,表面上看来是其地毯设计的衍生作品,而其早期的地毯设计受到了Jean Lurçat针织作品的影响。Sydney Butler (Samuel Courtauld之女,Rab Butler之妻)定制了一件玻璃与铁混合材料的桌子和一系列高脚凳,用于装饰她的Smith Square大宅的饭厅。培根的Queensberry Mews工作室荣登了The Studio杂志1930年的8月号,出现在一篇名为1930年代的英国装饰的文章之中。文章中的照片展示了一件大号圆形镜子,一些地毯和家具强烈受到如International Style,Marcel Breuer, Le Corbusier / Charlotte Perriand 和Eileen Gray管型金属玻璃家具的影响。

  培根在1930年回到了德国。一幅震撼的肖像被Helmar Lerski,一名瑞士摄影师所摄[11],由日期所推测,这幅肖像应该在这段时间生成。培根随后告诉Stephen Spender,他非常欣赏一位摄影师的作品,这位摄影师运用镜子和过滤的自然光生成非常鲜明突出的照片,但是培根却记不得这位摄影师的名字。同年培根遇见了Roy de Maistre,一位澳大利亚画家,de Maistre 最终成为了培根的好友和导师。De Maistre的朋友圈包括了 Graham Sutherland, 亨利·摩尔, Patrick White 和 Douglas Cooper。培根的第二场展览在17 Queensberry Mews于11月4日开幕,至22日结束。培根和de Maistre,Jean Sheppeard一起展览,个人展出了四幅油画和一幅印刷作品。Gouache (1929)也许指的是在印刷手册中命名为A Brick Wall的作品。Painting (1929–1930) (可能在印刷手册中命名为 Tree by the Sea) 史培根现存的最早的油画。两件作品都由Alden购买并收藏。另外两件油画作品(Self-portrait and Two Brothers)和印刷作品(Dark Child 三件出版中的一件)现已流失。

  培根于1931年离开了Queensberry Mews West工作室,随后几年都没有搬入另一个工作室。培根可能和Roy de Maistre在1931至1932年间共用一间在切尔西Carlyle Studios的工作室(Kings Road旁边),Portrait (1932) 和 Portrait (c.1931–1932)(后一张被Diana Watson所购得)都画的是一位有皮肤病的圆脸青年(油画作于欣赏 Ibsen的 Ghosts之后),两件作品都作于一间位于Fulham路的工作室,培根在此曾有短暂的逗留。1932年,一位爱尔兰裔的澳大利亚女士Gladys MacDermot 委托培根为其在Bloomsbury的公寓制作家具并装修。培根记得'她总是把我填的饱饱的'。

  1933年4月,培根搬到了71 Royal Hospital Road (Chelsea Road from Ebury Street, 这个地址也是de Maistre的临时工作室)。这是一间由车间改造的工作室。培根的一个朋友,室内设计师Arundell Clarke在迁至Mayfair地区之前曾用过这个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