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型关战斗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重定向自平型关战役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平型关战斗示意图
平型关战斗:八路军第115师前线指挥所

  平型关战斗汉语拼音:Pingxing Guan Zhandou;英语:Pingxing Pass, Battle of),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115师山西东北部平型关地区对日军进行的伏击战。或称平型关战役,是对日抗战期间太原会战(1937年9月11日至11月8日、民国26年)中的一场战役(或战斗)。

概述

  1937年7月日军侵占北平(今北京)、天津后,沿平汉(今北京—汉口)、平绥(今北京—包头)、津浦(天津—浦口)等铁路线长驱直入,企图围歼华北中国军队。国民党军的各道防线不断被突破。9月中旬,沿平绥铁路西进的日军占领大同后,以主力继续南下,攻击雁门关;进占蔚县、广灵、灵丘、涞源等地的日军第5师团主力企图夺取平型关,突破内长城防线。第2战区国民党军退守雁门关、茹越口、平型关一带长城防线。为了配合国民党军作战、阻滞日军的攻势、打击日军的凶焰,八路军第115师在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率领下,到达平型关东南的上寨、下关地区集结待机。

  9月22日,由灵丘进攻平型关的日军第5师团一部,进占平型关以北东跑池地区。八路军前方总指挥部于23日命令第115师向平型关、灵丘间出动,侧击由灵丘向平型关进攻的日军。第115师奉命后,决心在平型关东北关沟至东河南镇之间,利用公路两侧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伏击日军。当日,部队隐蔽地进至平型关以东的冉庄和东长城村待机地域,同时,派出独立团、骑兵营向灵丘方向活动,钳制日军,保障主力翼侧安全。24日,师组织营以上指挥员进行现地勘察,并作出具体部署:以第343旅第685团占领老爷庙西南至关沟以北高地,担任截击和围歼当面日军的任务,并准备阻击由东跑池回援的日军,然后协同第686团及防守平型关的国民党军夹击东跑池的日军;第343旅第686团占领小寨村至老爷庙以东高地,负责分割歼灭当面的日军,然后协同第685团攻歼东跑池的日军;第344旅第687团占领西沟村至蔡家峪以南高地,负责切断进入伏击地区日军的退路,阻击由灵丘和浑源方向增援的日军;以第344旅第688团为师预备队。依据上述部署,各部队于当晚冒雨进入阵地,并于25日拂晓前完成了各项作战准备。

  25日晨,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一部和大批辎重车辆沿灵丘至平型关公路开进。7时许,全部进入第115师的设伏地区。第115师立即抓住有利战机,突然开火,给日军以大量杀伤,并乘其惊慌混乱之际发起冲击。第685团给日军以迎头痛击,经过激战,歼灭其一部。第687团将日军后尾部队分割包围于蔡家峪和西沟村地域,并将抢占韩家湾北侧高地的一股日军迅速歼灭,切断了日军退路。第686团第1、第3营勇猛地冲向公路,同日军展开白刃格斗。日军虽死伤惨重,但仍利用车辆辎重作掩护进行顽抗。其中一部企图抢占公路西侧老爷庙及其附近高地。第686团第2营迅速冲过公路,先敌占领了老爷庙及其以北高地,对日军构成两面夹击,并将其压缩包围于老爷庙以北、小寨村以南的狭谷中。被围日军向老爷庙疯狂反扑,企图突围,但遭到据守阵地的第2营第5连第3排的顽强阻击。第2营在第1、第3营支援下,击退日军连续反扑,始终控制老爷庙及其以北高地。为解救被围日军,东跑池的日军一部回援,被第685团所阻止。日军第5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急令其蔚县、涞源的部队迅速向平型关增援,被第115师独立团、骑兵营阻击于灵丘以北和以东地区。被围于小寨村至老爷庙的残余日军,在6架飞机掩护下,再次猛攻老爷庙及其周围高地,也被第686团击退。接着,第686团集中主力,在第685团和第687团各一部的协同下,将被围的残余日军全部歼灭。13时许,战斗胜利结束。由于国民党军未按预定作战计划出击,致使东跑池的日军于黄昏时由团城口突围。

  这次战斗,八路军第115师抓住日军骄横狂妄和麻痹大意的弱点,正确地运用伏击战术,发扬勇猛顽强的精神,发挥山地战和近战特长,以劣势装备一举歼灭日军精锐第5师团第21旅团一部1,000余人,缴获九二式步兵炮1门、轻重机枪20余挺、步枪1,000余支及其他大批军用物资。这是全国抗战以来中国军队取得的第一次大胜利,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振奋了全国民心和士气,提高了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的声威。

双方参战部队

日本军队作战序列

  日军参加战斗的部队包括华北方面军由板垣征四郎率领的第5师团和关东军东条英机率领的察哈尔派遣兵团

日军作战序列:

中国军队作战序列

  中国军队参加平型关作战的是第二战区部队,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9月15日,阎锡山将部队分成左、右两个地区,左地区部队为第61、34、19、35军,司令官傅作义;右地区部队为第33、17、15军,总司令杨爱源、副总司令孙楚;第18集团军、第71、72师为预备军。

左翼

雁门关一线:第七集团军(总司令傅作义,副总司令曾延毅

右翼

平型关一线:国民革命军第六集团军(总司令杨爱源,副总司令孙楚

预备队

守平型关

配合作战

红军改编第十八集团军1937年9月编制

影响和评价

  根据中方资料,中国军队毙伤日军2952人,伤亡39042人。其中第18集团军115师毙伤日军,中国共产党共有四种说法:500余人、1000余人、3千余人、万余人,115师伤亡500余人。

  1937年9月26日,115师参谋处发出告捷电:九月二十五日,我八路军在晋北平型关与敌万余人激战,反复冲锋,我军奋勉无前,将进攻之敌全部击溃……敌军被击毙者尸横山野……

  毛泽东在大捷次日致电朱德彭德怀:“庆祝我军的第一个胜利”,“平型关的意义正是一场最好的政治动员”。国民政府领袖蒋中正两次致电祝贺嘉勉,国内各党派团体纷纷致电祝贺,欧美、东南亚媒体也报导了第十八集团军115师胜利的消息。

相关的评价

  中国国民党认为:林彪在平型关一役仅战半日,未依中央指挥切断日军运输线,并未确实达成支援、配合国军一线作战的辅助角色,使敌人援军(日军驻蔚县42联队二个大队)随后又加入战场(115师26日撤离)。115师仅袭击小股辎重队,对于正与国军血战中的日方主力视而不见,未依国府中央指挥脱离战场,之后又违反国民政府军委会规定:“战况之报道不得公布国军番号”。

  平型关战役一个月后蒋中正则在日记中留下:

  1937年10月25日:

  共产党之投机取巧,应切实注意。此辈不顾信义之徒,不足为虑,吾当一本以正制邪以拙制巧之道以应之。

  后来中国共产党方面的史学界评价:“八路军首战告捷,表现出中国人民确有战胜敌人的勇气和力量,使全国人民看到中华民族的希望所在……提高了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的声望……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迟滞了敌军的进攻,打乱了它的右翼迂回计划……迫使其将进至浑源和保定的一部分兵力转移到平型关方向,从而有力地支援了平汉铁路和同蒲铁路线上友军的作战,同时也为开辟晋察冀边区根据地创造了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