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金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拼音bā jīn),(英语:Ba Jin),中国现代作家。原名李尧棠,字芾甘。 四川成都人。巴金是他1929年以后使用的笔名。另外还有佩竿、余一、王文慧、欧阳镜蓉等笔名。

生平和创作

  童年和少年时代,巴金从阅读中国古代诗词、散文、小说和汉译外国小说中,受到思想的启蒙和艺术的薰陶,五四运动波及四川后,他如饥似渴地阅读《新青年》等书刊,吸收各种新的思想学说,在接受了五四的科学与民主的思想的同时,也从克鲁泡特金、爱玛·高德曼等的文章中受到无政府主义的影响。1920年5月,考入成都外国语专门学校。次年初,成为成都《半月》社成员,在该刊发表平生第一篇文章《怎样建设真正自由平等的社会》,并参与组织了以无政府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团体均社。1923 年5月,巴金冲出封建家庭到上海求学,考入南洋中学,年底赴南京进东南大学附中。1925年夏毕业后,报考北京大学,因查出肺病未进考场。返上海养病期间,翻译了克鲁泡特金《面包与自由》等著作,继续从事无政府主义宣传活动。在新文学运动的推动下,1922~1924年,巴金在《文学旬刊》等刊物上发表了写景抒怀的新诗30余首,这是他文学创作的最初尝试。

  1927年2月,巴金赴法国留学。在异国寂寞的生活中,断断续续写成第一部中篇小说《灭亡》,1929年连载于《小说月报》,受到文坛的重视和读者的好评。从1928年12月回国到1941年底,陆续写成15部中长篇小说和近70篇短篇小说( 辑为《复仇》、《光明》、《电椅》、《 将军 》、《 沉默》、《神·鬼·人》、《长生塔》等10个集子),还出版了《海行》、《旅途随笔》、《点滴》、《忆》、《梦与醉》等十几个散文集。以炽烈的情怀表现知识青年反抗现实、献身理想的活动及其矛盾苦闷的思想感情,鞭挞封建礼教、封建制度的不义与罪恶并展示其必然崩溃的命运,是他在这一时期创作的小说的两个基本主题。前者以《灭亡》和总题为《爱情三部曲》的《雾》、《雨》、《电》为代表,具有浪漫主义的色彩。后者以根据自己在封建家庭生活经历创作的《激流三部曲》(《家》、《春》、《秋》)为代表,更多现实主义的刻画。《家》既是他文学道路上的丰碑,也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部重要的长篇小说。其他中、短篇小说还从多方面描写了工人、农民的苦难生活和反抗斗争,以及异国人士的受难和悲哀。他的散文题材广泛,风格多样,不论是记叙见闻,抒写感兴,还是议事说理,都流畅自如,真挚动人。

  抗日战争时期,巴金在迁徙不定的生活中先后写有《抗战三部曲》(《火》)和《憩园》、《第四病室》,以及继《家》之后代表了他创作最高成就的《寒夜》等中长篇作品。还出版了短篇小说集《还魂草》、《小人小事》和《龙·虎·狗》、《 怀念 》等 5 个散文集。这些描写小人小事的作品,揭示金钱造成的罪恶,病人遭受的苦难 ,家庭经历的悲剧,以及市井小民间的纠纷,透视出社会底层的种种世相,控诉阴沉寒冷的黑暗现实。

  巴金还是一位翻译家和编辑家、出版家。20 年代以来,他翻译过屠格涅夫赫尔岑高尔基王尔德等许多外国作家的作品。自1935年起,他长期主持文化生活出版社的编务,主编《文学丛刊》等多种丛书,并编辑过《文季月刊》、《文丛》、《烽火》等文学刊物,发现和培养了许多文学新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巴金创作了近百万字的小说、散文,还翻译了一些外国文学作品。1952与1953年,巴金两次赴朝鲜前线体验生活。散文、特写集《生活在英雄们的中间》、短篇小说集《李大海》等,反映了朝鲜战地的斗争生活和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英雄人物;散文集《大欢乐的日子》、《赞歌集》等,礼赞了祖国翻天覆地的变化和美好的新生活、新人物;散文集《华沙城的节日》、《倾吐不尽的感情》等,则通过出访国外的见闻感受,记叙了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之间的情谊。

  文化大革命期间,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巴金重译了屠格涅夫的《处女地》并开始翻译赫尔岑回忆录《往事与随想》。

  粉碎“四人帮”以后,巴金继续从事写作,他最主要的作品是记录他“真实思想和真挚感情”的随笔。1977年5月,巴金发表散文《一封信》,此后,又发表多篇创作回忆录和散。1978年底至1986年7月写成5集150篇《随想录》后告别文坛。他以强烈的历史责任感和严于自剖的品格,推心置腹地与读者交流自己对祖国和人民命运的深沉思索。他还以极大的热情关注、支持旨在繁荣社会主义文学事业的各种活动。1980年底,他倡议建立中国现代文学馆,并捐赠巨额稿费和大量珍藏的书刊、手稿。1986~1993年,他编辑出版了26卷《巴金全集》,这部迄今规模最大的作品汇编,收入他1921 年以来所作小说 、散文、杂文、诗歌、序跋、传记等,以及书信和日记。

笔名由来

  作家巴金闻名海内外,但“巴金”两字的由来却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巴金在1957年9月27日致前苏联作家彼得罗夫的信中对自己的名字作了注解:“一九二八年八月我写好《灭亡》要在原稿上署名,我想找两个笔画较少的字。我当时正在翻译克鲁泡特金的《伦理学》,我看到了‘金’字,就在稿本上写下来。在这时候我得到了一个朋友自杀的消息,这个朋友姓巴,我和他在法国同住了一个不长的时期。我们并不是知己朋友,但是在外国,人多么重视友情。我当时想到他,我就在‘金’字上面加了一个‘巴’字。从此‘巴金’就成了我的名字。”(摘自《读书时报》)


影响

  巴金是一位有世界声誉的作家,他的作品被译为20余种外国文字。巴金1982年获意大利但丁国际奖,1983年获法国荣誉军团勋章,1984年作为七位“荣誉客人”之一出席国际笔会第47届大会,并被授予香港中文大学荣誉文学博士学位,1985年被授予美国文学艺术研究院名誉外国院士称号,1990年获苏联人民友谊勋章和首届日本福冈亚洲文化奖特别奖。1949年以后,巴金多次被选为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1981和1984年,两次被选为中国作家协会主席。1996年12月再次当选中国作家协会主席。他还是第六、七、八、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此外,他还担任中国笔会中心会长,中国世界语协会名誉会长,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名誉主席,《收获》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