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斯塔夫·库尔贝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居斯塔夫·库尔贝作品:《画室》,布面油画,361cm×598cm,1855,巴黎奥赛博物馆
居斯塔夫·库尔贝作品:《石工》,布面油画,450cm×541.5cm,1849,私人收藏

  居斯塔夫·库尔贝(Gustave Courbet;1819年6月11日——1877年12月3日),法国画家,写实主义美术的代表。代表作品有《石工》﹑《奥尔南的丧礼》、《画室》、《绿荫下的小河》等。1819年6月10日生于奥尔南一个农场主家庭,1877年12月31日卒于瑞士。早年学过法律,1839年到巴黎,曾拜几位画家为师,并研究和临摹一些美术馆藏画,包括卡拉瓦乔J.de里韦拉F.de苏尔瓦兰D.委拉斯贵支等的作品。早期作品《带黑狗的自画像》(藏巴黎小宫博物馆)、《受伤的男子》(藏卢浮宫博物馆)虽带有浪漫主义色彩,但已表现出写实的倾向。他的创作盛期,是伴随着1848年的革命开始的。代表作《奥尔南午饭后的休息》(藏里尔美术馆)和稍后的《石工》(藏德累斯顿美术馆),摒弃沙龙美术的传统,采用纪念碑式的构图,描绘平民的日常生活,表现了人民的苦难,虽受到保守势力的猛烈攻击,却获得社会舆论的广泛支持。同类优秀作品还有《乡村姑娘》、《筛麦的女人》、《浴女》等。1855年他创作的大型油画《奥尔南的葬礼》和《画室》遭万国博览会评选团否决,便愤而在博览会附近搭起一个棚子,举办了名为“现实主义、库尔贝40件作品”的展览,并发表声明阐述自己的艺术主张,向保守派所倡导的陈腐题材和清规戒律进行了挑战。指出现实主义就其本质来说是民主的艺术;反映生活的真实是艺术创作的最高原则;强调反映平民生活的重要性和巨大意义。60年代前后他还画了一些风景画肖像画人体画静物画,这些作品质感强烈,造型结实,使其声誉与日俱增。当局慑于他在国内外的巨大影响,曾决定授予他荣誉勋章,但被他拒绝。他把自己的创作和法国人民的革命运动紧紧联系在一起。1871年积极参加巴黎公社活动,被选为公社委员和美术家联合会主席。公社失败后他一度被捕判刑并处以巨额罚金。在狱中他还画了许多表现巴黎公社悲壮事件的素描,如《枪杀》、《在狱中》(藏卢浮宫博物馆)等。晚年流亡瑞士,客死异邦。

  1854年,他的画在法兰克福展出,在德国大众的心目中获得很大的成功。由于革命思想家普鲁东和诗人波特莱尔的影响,库尔贝在1848年就积极投身法国社会的革命运动。1855年 库尔贝创作了在他的油画作品中处理上最复杂也最成功的作品“画家工作室”。并于同年,在一座棚屋里举办了个人画展《现实主义—G·库尔贝画展》,使他赢得了一大批激进的青年画家的拥戴。

  l867年,展出了著名的《绿荫下的小河》,又名《黑泉河》。1872年,库尔贝又投身伟大的巴黎公社运动,担任公社委员和美术家联合会主席,热情为公社绘制旗帜、徽章和各种宣传品。巴黎公社失败后,库尔贝被捕入狱,在狱中所画的《戴贝雷帽系红领带的库尔贝》,表现了他这个时期的革命风貌。1873年,经友人保释,库尔贝出狱,随即流亡瑞士,1877年12月31日在瑞士的洛桑逝世。

  库尔贝是写实主义美术的代表画家,他早年油画带有浪漫主义色彩,但已多少地显示出他后来创作的主要倾向,即以写实的手法去真实地反映客观对象,例如《带黑狗的自画像》(1842,巴黎小宫博物馆)﹑《受伤的男子》(1844,卢佛尔博物馆)等。

  库尔贝创作的旺盛时期是从1848年革命开始的。当时,法国社会上进步思潮活跃,库尔贝的艺术在这样的土壤上孕育起来。按照沙龙美术传统,大型的纪念碑式油画一般只被用来表现宗教神话和帝王贵族历史之类题材内容,可是库尔贝却打破这一惯例,用纪念碑式的大型油画形式来反映法国平民的日常生活。如《奥尔南午饭后的休息》中的4 个人物自左至右为:库尔贝的父亲;主人埃诺;此外还有库尔贝的朋友马尔莱以及一个拉小提琴者。

  1849年,库尔贝创作了油画《石工》,他满怀同情地表现了贫苦工人的艰苦劳动。这是过去画家们较少表现的一个题材。此画把无情的现实跟浪漫主义的幻想和学院派新古典主义的理想化和虚假作了对照﹕画中两个受尽生活折磨的工人的形像具有何等深刻的概括性含义。库尔贝这种如实地再现法国平民悲惨生活的画面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映。1855年,创作大型油画《画室》,画家自称此画为“概括了我7年艺术和道德生活的真实的寓喻”。画中的人物和道具都有一定的寓喻,例如﹐画架后面的石膏像,是对僵化了的学院艺术的讽喻。这幅画虽然其中有的寓意比较奥涩,但从整幅画的艺术处理和人物个性刻画来说,无愧为现实主义的杰作。

  60年代前后,库尔贝主要画了一些风景画﹑肖像画﹑静物画和人体画,例如《泉》《蒲鲁东像》等。他的画,有些是以调色刀括颜料,并跟稳重有力的笔触相结合而绘成,予人的印象是造型结实,质感强烈,分量厚重。库尔贝在他的写实主义宣言中确立了以反映生活的真实为创作的最高原则,并肯定了平民生活的重要性和巨大意义。他把自己的创作跟法国人民的革命运动联系在一起。尽管其艺术见解有时显得有些偏激,如否定历史题材和不赞成在绘画中表现幻想等,但这类言论当时主要是针对学院派艺术的弄虚作假和陈腔滥调而提出的。库尔贝的艺术实践和理论从整个来看具有很大的历史进步意义,对19世纪的其他写实主义画家及其以后的印象主义画家都有很大影响。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