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尚书》(清乾隆武英殿仿宋相台岳珂刻本)

  《尚书》汉语拼音:Shɑnɡshu;英语:Book of History),中国古代的一部历史文献汇编。又称《书》。“尚”的意义是上古,“书”的意义是书写在竹帛上的历史记载,所以“尚书”就是“上古的史书”。主要记载商、周两代统治者的一些讲话记录。有关商代的几篇流传到周代,或受周人语言文字的影响,或由周代宋国史官加工润饰。另四篇所谓虞夏的书,除《甘誓》素材可能传自夏代,历商到周才写定外,《尧典》、《皋陶谟》、《禹贡》均为春秋战国时代根据部分往古材料再加工所编成。

  《墨子·贵义》说周公每天要读一百篇《书》,可知周初这类历史文献还不少,但到春秋战国时期所存已不多。从当时引用的情况来看,《左传》有五十多处,所引篇名为十八篇;《墨子》达二十二篇,综计当时各家所引,除泛称《书》者外,所见篇名合计逾四十余篇。其中三十余篇为现存《尚书》中所无;而传到汉代的二十八篇中,先秦未见引者也有十四篇。当时还出现《夏书》、《商书》、《周书》等名称,可能已按王朝作了汇编。不过还没有“虞书”一词,《左传》文公十八年出现过一次,顾炎武日知录》已辨其非。又无“尚书”一词,《墨子·明鬼下》曾出现一次,王念孙《读书杂志》已校订为“尚者”之误。《尚书》书名为汉代今文家所定。

  儒家的课程原有“诗、书、礼、乐”四项,礼、乐为讲堂外经常排练的实习课,讲堂上的课本只有《诗》、《书》,所以《商君书》和秦始皇的诏令中所严禁的也是这两种。到孟子荀子时加上《春秋》,到《礼记·经解》中又加上《易》。《庄子》中后出的《天下篇》亦举此六种,《天运篇》并有“六经”之名。由于古时无法将乐调写成乐谱传下来,所以到汉代就只有《诗》、《书》、《礼》、《易》、《春秋》五种,合称为“五经”。《尚书》也成了儒家宣扬二帝()三王(夏、商、周)圣道的《书经》。

  汉代的这部经书,是由秦博士伏生藏在屋壁里,躲过秦的焚禁(焚书坑儒)和楚汉的战乱才传下来的。伏生从残简中拼凑出下列二十八篇:《尧典》、《皋陶谟》、《禹贡》、《甘誓》、《汤誓》、《盘庚》、《高宗肜日》、《西伯戡黎》、《微子》、《牧誓》、《洪范》、《金滕》、《大诰》、《康诰》、《酒诰》、《梓材》、《召诰》、《洛诰》、《多士》、《无逸》、《君奭》、《多方》、《立政》、《顾命》、《吕刑》、《文侯之命》、《费誓》、《秦誓》,并用这些篇在齐、鲁之间传授门徒,经过数传形成西汉的《尚书》学三家,即欧阳高的“欧阳氏学”、夏侯胜的“大夏侯氏学”、夏侯建的“小夏侯氏学”,都立于学官。三家所教的是伏生二十八篇和民间所献伪《太誓》,共二十九篇(欧阳氏本《盘庚》分三篇成三十一篇)。由于伏生所藏之书是用汉代通行的隶书所写,为区别新出现的“古文”本,遂称为《今文尚书》,这三家便称为“今文三家”。汉末把欧阳氏《尚书》刻入《熹平石经》,用以统一文字的分歧。

  相传西汉中期起,曾几次出现过先秦留下的写本,称为《古文尚书》,先后有鲁恭王坏孔子屋壁本、河间献王本、中秘古文本、张霸“百两篇”本、杜林漆书本等。刘歆以鲁恭王坏孔壁本多“逸书”十六篇,请立于学官,遭到今文家的反对,引起学术史上近两千年的今古文之争(经今古文学)。东汉流行的是杜林漆书本,这一古文本没有“逸书”十六篇而只有同于今文的二十九篇,卫宏贾逵马融郑玄王肃等人先后作了注。马郑本并将《盘庚》、《太誓》各分为三篇,《顾命》分出《康王之诰》,共为三十四篇,用所谓蝌蚪文字写成,魏正始年间刻入《三体石经》中。

  西晋永嘉之乱,文籍丧失,今、古文也散亡。东晋初年,梅赜献上一部用“隶古定”字体(即用隶书笔法按古文字体写定)写的,其经文下有“孔安国传(即注)”的《古文尚书》十三卷。该书把伏生二十八篇析成三十三篇,另从当时所见古籍中搜集文句编造成二十五篇,以凑成刘向郑玄所说“古文五十八篇”之数。由于经文完整和注解详明,该书受到人们的重视,更因为有王朝的提倡,渐得《书经》的正统地位而流传下来。唐孔颖达据以撰《尚书正义》二十卷,南宋时与“孔传”合刊为《尚书注疏》(“孔传”为注,《正义》为疏)。明、清时刻在《十三经注疏》中。唐天宝间又命卫包用楷书改写成“今字本”,其中有改错之处。开成间这种今字本被刻在“唐石经”中,为以后一切版刻本之祖。

  宋代朱熹的学生蔡沈总结宋人对《尚书》的解说,撰成《书集传》六卷,每篇注明今文、古文,与《尚书注疏》分别代表《尚书》学史上的两个不同时代。元代以后,该书成了科举的法定读本,明代起被刻在《五经大全》等本中。

  从唐代开始,有人对东晋《尚书》置疑,宋代吴棫提出辨析后,递经元吴澄、明梅、清阎若璩惠栋等人的严密考证,最后判定其二十五篇是“伪《古文尚书》”,“孔安国传”是“伪孔传”,这一本子是“伪孔本”。但伪孔本中保存的今文二十八篇,是商周文献的孑遗。清代中叶至今的两百年间,不少学者对伪孔本进行了深入钻研,清代王鸣盛的《尚书后案》、孙星衍的《尚书今古文注疏》、王先谦的《尚书孔传参证》,以及民国时期吴闿生的《尚书大义》和杨筠如的《尚书核诂》,都是有价值的研究成果。

>>> 阅读《尚书》: 《尚书》目录
 

主要内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尚书》记载的内容,上起尧、舜,下至春秋时期的秦穆公,包括了夏、商、周三代。陈梦家《尚书通论》第一章先秦引书篇统计《论语》、《孟子》、《左传》、《国语》、《墨子》、《礼记》、《韩非子》、《荀子》、《吕氏春秋》等九本先秦经典引用尚书一百六十八处。

  《尚书》以古奥难读著称,其中“诰”体文献特别生涩难懂,韩愈称:“周诰、殷盘,诘屈聱牙。”司马迁写《史记》时,把《尚书》的原文翻译了一遍,如《尚书·尧典》中有“钦若昊天”的话,《史记·卷001·五帝本纪》便写为“敬顺昊天”。扬雄亦言:“昔之说《书》者序以百,……《虞夏之书》浑浑尔,《商书》灏灏尔,《周书》噩噩尔。”

  《虞书》记载中国上古唐、虞时代的历史。《夏书》的《禹贡》记载了禹治水以后全国的地理面貌,历代研究者极多,《甘誓》一篇已出现于战国时期《墨子》的著作中。《周书》记载周朝的建国初年的重要文献,尤其是周公本人的记载最多。

  孟子曾说《尚书·武成》一篇的纪事不可尽信,所谓“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仁人无敌于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也?”。

历史源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尚书一词最早见于《墨子》:“故尚书夏书其次商周之书”。《尚书》是上古史的意思,“尚书者,上古帝王之书,或以为上所为,下所书,故谓之《尚书》。”。《汉书·艺文志》说:“左史记言,右史记事。”,《尚书》就是收集左史所记的言论或命令(也有人将左、右二字颠倒起来,即左史记事,右史记言)。实际上,《尚书》不仅记言,也有史实。

  《纬书》记载古代尚书凡3240篇,至孔子删定为120篇,遂被儒家列为经典之一。《尚书》又分成古文《尚书》与今文《尚书》,西汉末造,开始有所谓今古文之争,古文学派日盛,官派的今文学派主流地位备受挑战。今古文之争一直延续到清朝末造。

今文尚书[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尚书本是上古档案资料的汇编,孔颖达说:“尚者,上也,言此上代以来之书,故曰尚”,马融说: “上古有虞氏之书,故曰尚书。”,按《汉书·艺文志》的说法,孔子将其整理编纂,形成了有百篇的《尚书》。秦始皇焚书时,秦朝博士伏生(伏胜)将《尚书》藏于壁中,后兵祸大起,伏生流亡,重新安定下来时,发现所藏“亡数十篇”仅剩下了29篇(纬书说28篇)。后朝廷派遣晁错去听伏生(当时已九十多岁)讲授,以当时使用及流通的官方文字隶书来纪录,记录下来的本子就称为“今文尚书”。

  伏生将他对尚书的解释传授给欧阳生(欧阳和伯)与张生,张生将之传授至欧阳高、夏侯胜(大夏侯)、夏侯建(小夏侯),为今文尚书授受之三家。汉武帝设置五经博士,立欧阳氏为学官;汉宣帝石渠议奏之后,三家皆立为学官。另外,有河间女子献《太誓》(《泰誓》)一篇,被并入伏生所传之29篇中,或说其中包括书序一篇,故亦有数伏生所出壁中尚书为28篇之说。

  东汉之十四博士包括了欧阳氏、大小夏侯三家,今日可以从熹平石经残石与复原去推测欧阳氏本的面貌。

古文尚书[编辑 | 编辑源代码]

  有多种来源,共同的特征是出自两汉私家所藏壁中书。

  孔安国本:司马迁在《史记·卷121·儒林列传》中提到孔氏家中有“古文尚书”,孔安国(孔子十一世孙)“以今文读之,因以起其家(任官),逸书得十余篇”。

  孔壁本、鲁恭王本、中古文本:《汉书·艺文志》提到“古文尚书出孔子壁中。武帝末,鲁共(恭)王坏孔子宅……而得古文尚书。”孔安国取得这本子,与官方已有的今文尚书29篇对照,多出16篇,异文七百多处。孔安国后代或学生将此本交给了官方,刘向称之为“中古文”,史记中的孔安国本应该就是指这一本。

  张霸一百零二篇尚书本。东莱张霸将《尚书》的二十九篇重新整合,又以《左传》、《尚书序》作为首尾,共计一百零二篇,史称《一百零二篇尚书》。

  《古文尚书》开始传习于民间,势力较小。汉平帝时,刘歆对比了古文和今文区别之后,倾向古文学,建议朝廷把各种古文经书都立于国学,引起了古文和今文的大论战。东汉时,完整的孔安国本已失,杜林漆书这一古文本出现,其篇数和今文尚书篇数相同皆二十九篇,没有孔安国藏的多出的十六篇。贾逵、马融、郑玄等经学大家为之作注和提倡,学习者逐渐增多,在学术界逐渐取得优势。

  西晋永嘉之乱时,晋朝所藏图书遭到严重损失。欧阳高、大小夏侯三家的《今文尚书》全部丧失,这使得从伏生流传下来的《今文尚书》失传,这样郑玄所注的杜林漆书就成为了当时主要的版本。东晋元帝时梅赜献上一批经文,其中有58篇的自称传自于孔安国的古文尚书。唐代学者对此深信不疑,采用其作为官方版本,孔颖达也用其撰成《尚书正义》,并刻入开成石经中,这使得这部书代替了郑玄注本,最终使得来自孔壁本的古文尚书完全失传。

伪古文尚书[编辑 | 编辑源代码]

  从宋朝开始朱熹、吴棫等人对于梅献古文的真实性开始怀疑,吴棫认为伏生《尚书》诘屈聱牙,而《孔传尚书》多出的二十五篇《晚书》却简单易懂,朱熹也说“孔壁所出《尚书》如《禹谟》……等篇皆平易,伏生所传皆难读,如何伏生偏记得难底,至于易底全不记得?此不可晓”。

  清代阎若璩以三十年光阴写成《古文尚书疏证》八卷,用“以虚证实,以实证虚”的考证方法,列举一百二十八条证据,认定梅献尚书中多出的二十五篇是后世伪作,其余三十三篇真伪杂糅,从此,通行本《尚书》中有二十五篇为伪书的说法,通称为“伪古文尚书”说,遂成定论。同时代的毛奇龄写了《古文尚书冤词》反驳阎若璩的说法,但阎说仍被大多数学者接受,故今日称这一本子为伪古文尚书,但究竟是不是伪书,如果是伪造,作伪者是谁,至今仍是千古之谜。

  近来中国学者如张岩、刘义峰、离扬,重新检讨阎若璩的证据,认为《古文尚书》并非全部是伪书。

清华简尚书[编辑 | 编辑源代码]

  2008年7月,清华大学获赠两千余战国竹简,是由校友赵伟国从境外拍卖所得捐赠给清华,经过专家鉴定,这批“清华简”属于战国中晚期,距今大约2300—2400年左右,应出土于楚国境内。内中发现有多篇《尚书》,都是焚书坑儒以前的写本。有些篇有传世本,如《金縢》、《康诰》、《顾命》等,但文句多有差异,甚至篇题也不相同,更多的则是前所未见的佚篇。例如《尚书》中的名篇《傅说之命》,即先秦文献引用的《说命》,和传世伪古文就并不相同。

  据了解,到目前为止,有三分之一的“清华简”已被初步浏览。目前相关单位公布其内容的有二:《保训》及周武王时期的乐诗。《保训》原无篇题,由专家根据篇文内容而定名,内容记载的是周文王临终对其子(即周武王)的遗言。乐诗为周武王于文王宗庙举行“饮至”典礼中,饮酒时所赋诗歌,疑为《乐经》原文。

体裁[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尚书正义谈到有两种分类法:

  1.六种说:典(如《尧典》)、谟(如《皋陶谟》)、训(如《伊训》)、诰(如《大诰》)、誓(如《牧誓》)、命(如《文侯之命》);来自“可能是孔安国所撰”的古文尚书序。

  2.十种说:典、谟、训、诰、誓、命、征、贡、歌、范;来自孔颖达监修的《尚书正义》。

参见条目[编辑 | 编辑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