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从善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寇从善同志纪念碑

  寇从善(1915—1976年),字子云,化名赵君侠、李伟。宁夏西宁市湟中县人,生于今上新庄乡东沟窑滩村。民国27年(1938年)由李先念张明远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湟中籍最早的共产党员。

  民国24年(1935年),在北平蒙藏学校求学时,投入了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参加了“南下请愿团”,返回北平后参加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民国26年(1937年)七七事变后,赴延安陕北公学学习,结业后中央派其赴西宁筹办八路军驻青办事处,因马步芳的封锁而赴青未成。重返延安进入中央马列学院学习并入党,毕业后受张闻天指派,先后两次赴青在民和三川和青南地区开展学生抗粮、系统调查等党的地下工作,后被马步芳军警逮捕,严刑拷打,终身致残。党组织将其送往高台县养伤,后历任高台县政务秘书、法院副院长。“文革”蒙冤病故狱中,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平反昭雪,1987年9月在湟中县城东山公园建成“寇从善同志纪念碑”。

生平简介

少年英才

  寇从善1915年10月28日出生于青海湟中县峡门乡东沟窑滩村,1927年至1932年在青海省师范学校上学,1933年入南京蒙藏学校高牧科。1934年秋经九世班禅推荐,入北平蒙藏学校边政科学习。 当时日寇内侵,东北沦陷,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青年学生的爱国学潮此起彼伏。1935年平津爱国青年掀起了著名的一二·九抗日爱国运动,寇从善义无反顾地参加了这一运动。1936年1月,他先后在北平参加“平津学生南下宣传团”、“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站在了民族解放斗争前列。

追求理想

  1937年“七·七”事变后,寇从善怀着参加抗战的满腔热情,与400多名平津热血青年到达延安,进入陕北公学学习。当时他化名赵君侠,两个月学习结束后,由中共中央派往青海工作。他刚到兰州,即被马步芳及军统敌特追捕,被迫重返延安。后经林伯渠、成仿吾推荐转入中央马列学院学习。1938年3月,由同班学习的李先念、张明远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秋的一天夜晚,寇从善正与同在马列学院学习的李先念、王树声等同志商量,打算第二天一同赴鄂豫皖边区参加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斗争,这时中共中央负责人张闻天同志找他谈话说:“毛泽东同志听说你是青海人,指定你回青海开展工作。”由于在延安的求学经历,寇从善早已是青海有名的“赤色分子”。他知道直接去青海很难隐蔽,危险极大,但他服从了组织安排。

不辱使命

  1938年底,寇从善从延安到达兰州,向谢觉哉及兰州八路军办事处处长伍修权汇报后,分析了当时的处境,担心熟人太多,隐蔽立足困难大。谢老和伍修权对他说:“革命就是和困难作斗争,你是毛泽东同志指派来的,任务很光荣,一定要在青海埋伏下去,作为党的一颗种子在青海扎根、开花、结果。” 当时马步芳正追随蒋介石掀起反共高潮,作为已经公开共产党员身份并在青海知名的寇从善,去青海开展工作,后果可想而知。为了执行党的使命,他决定先迂回在其他地方工作一段,再回青海发展。在得到西北工委同意后,他通过在国民党酒泉驻军任职的四叔寇干城(后被马步芳杀害)介绍,于1939年12月抵达酒泉,先后在酒泉师范学校和玉门炼油厂工作,期间和当地地下党员刁德顺、孙世芳、陈国英等同志取得联系,以教师身份秘密开展军事侦察和情报收集等活动。在酒泉师范的2年中,他经常给进步学生灌输革命思想,在他的熏陶和引导下,许多青年学生走上了革命道路。

  1941年12月底,寇从善回到兰州向党组织汇报工作后,秘密到了西宁。他立足未稳,马步芳派曾是他同学的赵国俊到其家中,问他是不是共产党员,寇从善以这几年在酒泉干事搪塞过去。之后他隐姓埋名到民和官亭土族聚居地的山川小学任教,在亲眼目睹了马步芳政权对农牧民的血腥统治后,他鼓动当地农牧民开展抗粮斗争,马步芳闻报勃然大怒,下令解散学校,缉拿主谋。在群众的掩护下寇从善连夜渡过黄河,到达兰州。

  1943年2月,寇从善再次潜回青海,但刚到家,青海省政府秘书长陈显荣就上门“拜会”(陈曾是寇中学时的藏文老师)。他煞似关切的问:“你到底是不是共产党?是,写个脱离声明登报,我保你无事,今后只要跟着马主席干,还有好前程。”寇从善坚决予以否认。第二天他和其叔叔寇国祥到达今属贵南县的过马营、鲁仓等地的切察牧场隐蔽下来,搜集了不少马匪军事情报。

九死一生

  1945年5月,寇从善秘密回到湟中家中,突然闯进四个马匪爪牙,不问青红皂白,将寇从善及其父寇国泰绑在柱子上,用烧红的铁锨、马刀轮番在背上烫,经过四个多小时的严刑拷打,一无所得,认为“留分头的尕娃”必死无疑后扬长而去。庆幸的是寇从善当时只是严重的昏迷休克,亲友们将他掩护起来进行治疗,一年多后才下床活动,由此落下终身残疾。

迎接解放

  1947年,寇从善寻机逃出马步芳的魔掌,转赴兰州向西北工委汇报了青海工作的情况。之后他请求到解放区,投身伟大的解放战争。党组织考虑到他身体状况,难以通过敌人的封锁线,安排他到河西走廊高台养伤。

  1948年1月,寇从善在兰州的党组织联系人王教五以组织名义给他提供了路费,他到了高台,在县田粮处隐蔽下来。就在这次匆忙中离开兰州时,将党组织关系留在了上级联络人手中,不久上级联络人王教五同志被国民党杀害。因此,党员身份成为寇从善日后说不清的历史问题。

  1949年9月22日,人民解放军进军高台,身体尚未康复的寇从善怀着激动的心情,带领群众,组织成立临时治安维持会,为维护社会治安,保护公共财产,支援大军西进,积极开展工作。高台县人民政府成立初,寇从善被任命为县政府政务秘书,1951年3月,调任县人民法院副院长。1953年后在甘肃省高级法院酒泉分院、酒泉专署等单位工作。

含冤九泉

  解放后,在极“左”路线影响下,寇从善因组织关系问题多次遭到不公正待遇。1958年大跃进运动中,他被以“白旗”典型受到批判,后调入张掖师范学校任教。十年内乱中被以叛徒、特务等莫须有的罪名遭受无数次的批斗。1968年2月又被以“叛徒”、“现行反革命”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1976年2月24日含冤病逝于临夏监狱。

  由于党组织关系问题,寇从善同志备受诬陷迫害,虽然他多方努力查找,并向各级党组织申诉说明,但终因上级地下党联系人的遇害而没有结果,数次审查都难以过关。但寇从善同志始终坚信历史真想终将大白。他多次抚慰妻子孟兰和子女说:“一个家庭里兄弟姐妹之间还会发生这样那样的矛盾,中国共产党领导这样一个革命大家庭,哪能不出一点差错。”

丰碑不朽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寇从善的冤案得到平反昭雪。1986年10月6日,中共张掖地委恢复了寇从善同志党籍,党龄从1938年6月算起,参加工作时间从1935年12月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算起,并对其家属子女生活作了妥善安置。

  寇从善同志是30年代参加革命的革命老前辈之一,他不仅是湟中最早的共产党员,也是在甘肃河西开展工作最早的地下共产党员之一。1987年10月,中共湟中县委在湟中县东山公园为寇从善同志立了纪念碑,并确定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