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支那战役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密支那战役:中美联合部队向密支那日军阵地进行炮击

  密支那战役汉语拼音:Mizhina Zhanyi),为中日战争的大型战役之一,地点在中国云南省缅甸北部交界,起始时间为1944年4月,历时3个多月。其战役目的为争夺密支那与掩护修筑雷多公路。攻击方为中国孙立人新三十八师廖耀湘新二十二师、以及美国的麦瑞尔突击队,总兵力约3万余人,日军守军主力则为第18师团第114联队第1大队的1个步兵中队、1个步兵小队、机枪中队的1个小队、大队炮1个分队,第2大队的1个步兵中队,联队炮中队的半部(野炮1门、速射炮2门),通信队主力,机场守备队及宪兵队,共约1,200余人,后续增援第56师团第113联队1个大队、野炮兵1个中队及工兵第56联队约2,000余人。1944年8月2日,中美联军攻占密支那,日军56步兵团团长水上源藏少将于突围后自杀(死后追晋中将),该战役以中国攻下密支那作结束,此役共击毙日军3,400人;中美联军也付出了惨重代价,总伤亡6,551人(有一说死伤逾万)。

概述

  密支那为缅北重镇,位于伊洛瓦底江西岸,地处缅甸纵贯铁路的终点,成为水陆交通枢纽,南连八莫,西通孟拱,北达孙布拉蚌和葡萄;东面通到甘拜迪的公路再向东延百里,便到腾冲。伊洛瓦底江经密支那城东折而向南,流向八莫。周围多山,标高皆在500至1000米左右。城区西北是一个地形略有起伏的小平原(纵横各达11公里),遍地是丛林。铁路自南向北穿城而过,从日军兵营和射击场折向西行。在西、北各有飞机场一座,西飞机场仍可使用,北飞机场及拟建中的东飞机场则需再加整建方能使用。

战前态势

  日军自占领缅甸以来即以此为缅北根据地,经过两年的经营,建立了严密的防御设施。日军在胡康战役失败后,深感缅北盟军的发展,将威胁缅中整个局势,动摇日本在缅甸的战略地位。于是,日本集中重兵于孟拱河谷、卡盟和密支那地区,企图阻止盟军前进。

  日本缅甸派遣军司令官河边正三亲临密支那视察防务后指示:关于日军胜败之关键,乃在中印公路能否阻止而定,尤以密支那的得失为前提(注:中国驻印军前总指挥办公室编辑:《中国驻印军缅北战役战斗纪要》上册,第51~66页)。为了确保密支那,日军收罗18师团残部114联队的第2、3两大队及直属部队,工兵12联队第1中队,56师团148联队第2中队,15师团机场守备大队分遣队,宪兵分遣队及少数缅伪军,总共约3千多人,固守密支那。

  中国驻印军总指挥部洞察日军的企图,除令已在孟拱河谷的新22师、新38师积极猛攻卡盟、孟拱外,决定在密支那另辟战场。4月21日,中国驻印军总指挥部决定,由美国的加拉哈德团和中国部队组成一支突击队,从山路秘密挺进,夺取密支那机场,然后通过空运,把部队和装备运往密支那,最后占领密支那城。这样,中美两国军队混合编组,组成了一支先遣突击队。

  先遣突击队队长为米尔准将。第1纵队(K纵队)队长凯利生上校,第2纵队(H纵队)队长亨特上校。第1纵队由美军加拉哈德团步兵1营、新30师步兵88团、新22师山炮兵第4连组成。第2纵队由加拉哈德国团(欠1营)、7.5山炮兵1排(美军组成)、50师步兵150团组成。4月28日,两个纵队武器装备都补充完毕,由1400名美军,4000名中国军队和600名克钦族突击队员组成的特遣队就开始行动了。

  缅甸日军十分重视密支那的战略地位,从1943年夏季开始即以第18师团第114联队驻守密支那及其附近地区。密支那战斗开始前,日军防守密支那的兵力为:第114联队第1大队的1个步兵中队、1个步兵小队、机枪中队的1个小队、大队炮1个分队,第2大队的1个步兵中队,联队炮中队的半部(野炮1门、速射炮2门),通信队主力,机场守备队及宪兵队,共约1200余人。其第1大队主力配属给第56师团;第2大队主力部署于瓦扎一带,对西警戒;第3大队部署于潘丁附近。

  孟拱河谷地势险要,南北走向的南高江将河谷劈为两半。谷内的加迈和孟拱两大重镇隔江对峙,攻守相望,互为犄角。史迪威与中国将领们商讨后,作出了一项大胆的作战部署:以新22师向加迈攻击前进;新38师沿加迈左侧向孟拱迂回;另以美军加拉哈德突击队和刚刚赶到前线的新30师第88团、第50师第150团组成中美联合突击队,绕道北侧的崇山峻岭,插向敌后的战略要点密支那。将日军在密支那、孟拱、加迈一线分割包围,予以歼灭。

  1944年4月24日,新22师和新38师向各自目标攻击前进。28日,中美联合突击队秘密由胡康河谷的大克里向密支那进发。5月14日,史迪威终于收到了中美联合突击队发出的信号,他们距密支那还有48小时的路程。两天后,这支部队隐蔽地接近了密支那外围。

  5月17日清晨,美军出动大批飞机对密支那进行了长时间的轰炸。上午10点,中美联合突击队向密支那以西约1公里的飞机场发动猛攻。日军对突如其来的中美部队茫然失措,仓皇抵抗。中美联军经过4小时的战斗,完全肃清了机场上的敌人,向指挥部发出著名的信号“威尼斯商人”。下午,满载着武器、弹药、给养和增援部队的运输机和滑翔机,在密支那机场降落。第二天上午,史迪威带领12名战地记者飞抵密支那。随即,“盟军奇袭占领密支那”的新闻迅速传向各同盟国。自以为是的英国人曾断言中美部队无法占领密支那,当丘吉尔得知中美军队突然占领密支那机场后,马上责问英东南亚战区司令蒙巴顿“他们是怎样漂亮地在密支那从天而降的,对此你有何解释?”

  密支那的初步胜利,切断了孟拱、加迈之敌的后勤补给线,大大鼓舞了新22师和新38师对日军的正面进攻。5月底,新38师将瓦兰之敌团团包围,主力迅速向孟拱方向急进。6月1日。新22师攻克马兰高地,立即向加迈发展进攻。16日,新22师占领加迈,歼敌大部,日第18师团团长田中新一率3000余残兵,在第53师团主力的接应下仓皇南逃。6月25日,新38师攻克孟拱,歼敌1600余人。

  但是,夺取密支那城区的战斗却进行得十分艰苦。由于情报失误中美联合突击队占领密支那机场后误以为日本守军仅有300余人,指挥官梅里尔准将仅派出150团两个营对日军进攻,失去最好的进攻机会,日军急忙调派部队向密支那增援,使该地日军从3000多人迅速增加到5000多人。史迪威连续向密支那空运了第14师的第41、42团、新30师的第89、90团、第50师的149团。各部队不断向日军发动猛攻。但日军凭借坚固的工事,顽固抵抗。

  缅北的雨季影响飞机的降落,运载中国军队的美国滑翔机常被日军击中,从机舱流出的鲜血染红了机场的树叶和草丛。中国军队只能一寸一寸地向前推进。第150团曾一度攻占密支那火车站,却在日军的反攻中失守。

  沿着泥泞的道路,中国军队一天的强攻,还不足以将战线前推200米。有时白天夺下的阵地,又被日军晚上从坑道发动的突袭夺回。雨水和洪水使密支那的低地变成沼泽,沼泽变成汪洋。战士大量减员,战斗呈胶着状态。史迪威将军也无可奈何。

  7月以后,孟拱、加迈之敌已被歼灭,密支那成为一座孤城。但是,日军指挥官水上源藏少将按照“死守密支那”的命令,依然负隅顽抗,作困兽之斗。中美联军调整了部署,以第50师、新30师和美军拉加哈德突击队从三面围攻密支那。

  7月7日,在抗日战争爆发7周年的纪念日,身处密支那前线的郑洞国孙立人等将领向中国军队下达总攻令。借着美军轰炸机和新式火箭炮的掩护,中国军队再度夺下密支那火车站,并与美军一起,形成对市区的三面包围之势。日军阵地遭到毁灭性破坏,战壕里积满了雨水,日本兵浸泡在齐腰深的水中,拼死抵抗。

  7月18日,中、美军队转入密支那街区巷战,逐巷、逐屋搜索前进,并于8月1日攻下密支那市区的7条主要街道,日军被压缩到城北的最后阵地。当天下午,第50师师长潘裕昆少将招募“决战敢死队”。8月1日深夜,由104人组成的中国“敢死队” ,在当地华侨的带领下,冒雨绕到日军背后。次日凌晨,“敢死队”与正面部队同时发动进攻,日军腹背受敌,意志终于崩溃,除死伤于阵地的日军外,其他残兵惶恐地逃出战壕,仅4、500人用竹筏及泅水渡过伊洛瓦底江,向八莫方向溃退。日军在密支那的最高指挥官水上源藏被逼到江边的一棵大树下拔枪自杀。此役,共击毙日军2000余人,俘70余人,中美联军伤亡及因战生病人员共计6千多名,其中阵亡1244名(美军272名,中国军队972名)战士。经过80天的艰苦激战,中国驻印度军队无数士兵的宝贵生命,换来了整个亚洲战场具有战略转折性意义的胜利。

奇袭机场

  密支那特遣队翻山越岭,先后在雷班和丁克路高与日军发生遭遇战。在丁克路高战斗中,88团第3营与日军相持17天,使主力绕道前进,直到密支那战役打响,日军撤退,第3营才脱离战斗。

  5月17日上午10时,夺取机场的战斗打响。第50师150团攻击机场,加拉哈德团第1营奉命夺取附近伊洛瓦底江渡口。日军在突然打击下惊慌失措、混乱不堪,突袭完全成功,机场很快就被攻占了。

密支那外围战

  18日晨7时,150团开始向密支那市发起攻击。但攻占密支那市的最初企图由于情报不确、组织不佳而出现了许多失误。密支那的情报人员估计只有少数日军,5月18日估计市区日军只有300人,大大低估了日军人数,使中美联军不得不逐次增加兵力。

  19日拂晓,150团第2、3两营,开始向密支那市区和火车站攻击。8时30分,第2营攻占了车站。日军很快集中兵力反扑,企图夺回车站。日军切断了第2、3营对外的通信联络,美军总联络官孔姆中校借故离开战场,以致无法要求机场的空军和炮兵援助,第2、3营损失惨重,车站得而复失。当天晚上,150团弹尽粮绝,后方补给送不上,遂被困于车站附近,同日军进行白刃战。直至21日,才接到指挥部命令,撤退到跑马堤。日军乘机跟进,加固原有工事。23日,史迪威与中国30师、50师师长飞抵密支那,组织临时指挥所,重新布署对密支那的攻击。24日,史迪威至第一线视察各部队,下达了次日攻击命令。以新30师主力攻击密支那城西郊,50师150团及由列多空运到密支那的14师42团不惜任何牺牲,固守跑马堤。

  密支那日军自受中美联军袭击后,即将密支那划分为北中南3个防御地区,从东、西、北三面以及前沿阵地调来增援部队。虽然英国派出钦迪远程突击队在南边阻止,但在一周之内密支那的日军还是增加到3000人,到第2周,日军增加到5000人,他们和太平洋岛屿上的日军一样,实行玉碎防守。

  5月26日,右翼第150团第3营由机场出发,向密支那城南郊攻击前进,左翼新30师主力向密支那城西郊攻击前进。第3营进至南毕塔工厂附近,遭到日军的猛烈进攻,被日军四面围攻,处境至危。欧阳营长誓死不退,身先士卒,率部激战至夜,英勇牺牲。28日,150团第2营紧急增援第3营,一举击退包围第3营之敌后,向锯木厂和十字路攻击。由于日军工事坚强,火网严密,所以前进缓慢。此后,由于进入雨季,空运难以维持,气候恶劣,地形不利,中美联军各部奉命就地构筑坚强据点,以求今后发展。

  5月30日,天气转晴,驻印军总指挥部下达第12号作战命令:(1)5月31日12时,各部队联合攻击密支那,由150团及89团的位置向北攻击,竭力前进,奋勇攻击。(2)88、89团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不得由其阵地后退一步。柯柏中校指挥42团第1营及各混成队,负责飞机场的安全,美军炮兵协助美军守机场。

  中美先遣突击队占领密支那机场以后,指挥官米尔心脏病发作,史迪威任命博特纳准将替代他负责指挥。盟军向密支那市发动攻击以后,日军不断发起攻击,用迫击炮轰击机场,加上气候恶劣,迫使飞行中断,使6月份的食品和物资供应降到最低点,好几次部队只剩一天的口粮。日军似乎有重新占领机场之势。总指挥部认为这是绝对不许可的。由于中国军队和英国钦迪突击队伤亡很大,史迪威调来在紧急情况下才能用作步兵预备队的两营工兵。这些修筑公路的工程兵,在接受基础训练后就从未摸枪。由于美军加拉哈德远程突击团伤亡很大,只剩下300人,史迪威把5月从美国送到印度的补充人员2700人编成两营,补充加拉哈德团,加拉哈德团原有人员另组成一营。

  从6月中旬到6月底,双方军队互有攻守,处于胶着状态。其间,日军114联队第1大队由八莫增援密支那,148联队也由滇西开到。

  7月6日,中国驻印军军长郑洞国到达密支那前线视察,认为拖延时日,有害无利,决定在“七·七”发动全面攻击,当晚以电话下达战斗命令:(1)为纪念“七·七”,各部于明晨发动全线攻击。(2)攻击成功后应断然实行果敢追击。7月7日午后1时,在炮兵的掩护下,中美军队发动了猛烈的进攻,但因日军顽强固守,至死不退,进展不大。8日以后,指挥部命令各团抽调1营到后方进行短期的对据点攻击演习,其余各部构筑据点,为尔后攻击作好准备。

  7月10日,指挥部下达统一攻击的命令。各部队立即作好实施准备。13日,中美军队在4个中队B-25式轰炸机攻击掩护下,连攻三天,拿下了射击场北端高地及其西南的几个据点。此后,各部队掘壕攻击,逐渐夺取密支那日军郊外阵地,进入街市战斗。

夺取密支那

  7月17日以后,包围密支那的各部队大都进入了夺取街市的战斗。右翼150团、42团、41团均已接近南端第一条横马路。左翼88团、89团第1营到达10日命令指定目标。89团(欠1营)进入西郊缅宝塔以西村落一带。

  密支那市敌军,受到中美军队近两个月的攻击,在中美军队优势空军和炮兵的轰击下,虽屡次补充,仍死伤惨重,只得逐步退守市区。北地区由114联队直属队及第3大队、15机场守备队、气象分遣队担任守备。中地区以114联队第2大队及工兵112联队1小队任守备。南地区以148联队第1大队及第15铁道兵联队一部、55及56联队伤愈官兵200余人任守备。由于中美空军每天对市区轮番轰炸,日军为避免伤亡,将防御重兵由市区移向北面西打坡。

  日军在街市的防御,利用民房和街道两侧构筑坚强的掩蔽体,重要区域以壕沟相连。重火器设置在十字路口、交通要道。炮兵大部移到伊洛瓦底江东岸游动使用。日军在阵地上只安排少数人使用自动火器阻击外,大部在掩体内休息,中美军队不逼近阵地,绝不轻易射击。

  自7月11日50师150团第1营由森林地带攻入市街南端,14师1、3营也相机进入村落作战,各部队以坑道攻击的方式,不断前进。到7月20日,89团第1营占领了至孙布拉板公路,88团第3营占领公路以西。150团及42团攻克了密支那市米厂、足球场、天主堂、缅人寺及火车修理厂。21日,突破第2条横马路。美军战斗工兵第209营右翼与89团第1营也取得了联络。26日,88团与89团在铁路与公路的交会点会合。当时由俘虏的口供和当地居民的报告中得知,八莫日军约2000人,汽车200多辆,正准备增援密支那。指挥部根据这一情报,即令42团第2、3营,连夜强渡伊洛瓦底江,切断八莫到密支那的交通线,并重新调整都置。

  7月28日,中美军队继续向日军发动猛烈攻击。到31日,各部队虽未到达攻击目标,但150团已通过第6条马路,149团已将火车站全部占领,市区大部分已落入中美联军手中。

  日军失去大部分市区后,强迫市民到西打坡江边,制作竹筏,准备渡江。8月1日,沿江警戒部队,发现日军伤员开始坐竹筏或油桶顺江而下,当即予以击沉。各部队当即加强向敌攻击,以防日军撤退。当天晚上,150团到达第7条横马路。90团占领了敌营房修械所,42团正在攻击婉貌,美军已攻占日军城北高地据点西打坡三分之一,包围圈逐渐缩小。

  8月1日晚,指挥部下达攻击命令:(1)各部队8月2日晨继续攻击。(2)144师向北推进至铁路,向东沿公路北进。(3)30师全力攻击营房区,予以占领。(4)50师向北攻击(注:查尔斯·罗马纳斯、赖利·森德兰:《史迪威指挥权问题》华盛顿1956年版第242页)。

  8月2日,50师鉴于城北日军凭坚顽抗,决定组织敢死队,征选官兵100人,携带轻便武器和通信器材,乘夜分组潜入敌后,将日军的通信设备完全切断。3日晨,各组向预定的日军重要据点及敌指挥所发起突然袭击,里应外合,将第11条横马路完全占领,日军纷纷向江中逃窜。30师奋勇冲击,将日军预定死守的据点营房区全部占领,残余日军大部分以手榴弹自杀。城北美军加拉哈德部队第3营和工兵209营,亦于同日占领西打坡。8月5日,中美联军完全占领密支那及密支那附近区域。密支那攻击战,到此胜利结束。

从奇兵偷袭演变为绞肉机

  1944年4月21日,史迪威命令梅里尔准将在太克里(孟关东南约50公里,位于库芒山西麓、塔奈河东岸)编成奇袭密支那的中美混合突击支队:第1纵队由第5307团第3营及新30师第88团组成,归金尼逊上校指挥;第2纵队由第5307团第1营及第50师第150团、骡马辎重团第3连、新22师山炮第3连组成,归亨特上校指挥;第3纵队由第5307团第2营及英军别动队第6队组成,归麦吉(亦称马基)上校指挥。

  中美混合突击支队(以下简称“中美突击队”或“中美联军”)于4月29日自太克里出发,原定于5月12日到达密支那占领机场,因途中在沙劳卡阳、雷班、丁克高路等处与日军第114联队的第2大队相遇,经激战方将其击溃,行军进程因此延缓。5月16日夜,第2纵队进抵密支那西郊南圭河后,即以美军第1营控制巴马地渡口,切断密支那通往孟拱的公路,于17日凌晨袭占西机场,守护机场的日军向火车站退去。第150团确实控制机场及其周围要点,并清理了飞行跑道,竖起风幡,即电告史迪威机场已可空降。已在各地机场整装待发的新30师第89团、第14团及炮兵、工兵各部队,自当日下午3时起,陆续空运到密支那。

  18日上午,史迪威偕梅里尔飞至密支那视察部队,仍由梅里尔指挥密支那的作战(4月29日中美突击队由太克里出发时,梅里尔突发心脏病被送往莱多美军第20医院救治,其指挥职务由亨特上校代理)。此时,纵队也到达了密支那北郊遮巴德附近。在此之前,第3纵队已进至北机场附近和锡塔普尔,切断了密支那与瓦扎间的交通,因遭到日军的突袭,第3纵队一度陷于混乱,经整顿后,移向遮巴德与第1纵队会合。 

  日军得知中美突击队袭占西机场、控制了跑马地,并袭占了锡塔普尔后,即以第1中队突袭锡塔普尔的第3纵队,夺回该地,恢复与瓦扎第2大队的联系。日军虽然兵力单薄,却占有地形优势,且在密支那已经营防御两年之久。第18师团官兵又多系日本九州矿工,素善挖掘坑道工事,其防御设备不但坚固隐蔽、交通联络方便(坑道相连、交通壕纵横互通),而且火网编成严密,隐秘的侧防火力急袭点遍布各处。但是日军第18师团在胡冈、孟拱的惨败以及第15军对因帕尔的进攻失利,也使其士气大受影响。

  此次中美突击队对密支那的奇袭,使日军颇感震惊。迄5月18日夜,到达密支那的中美突击队有第5307团3个营和英军别动队第6队,新30师第88、第89两个团以及第50师第150团,共计4个步兵团、1个山炮连(7.5厘米山炮4门)、1个重迫击炮连(10.5厘米炮8门),无论在士气上还是在兵力和火力上,对密支那的日军都具有压倒的优势。

  但是梅里尔求胜心切,且被初战小胜所迷惑,滋生了轻敌心理,又过于自负,未能采纳中、美指挥官的合理建议。他对经历了20天长途艰苦行军和战斗已十分疲惫的中美突击队没有进行必要的调整,仍保持原来的行军编组,让第1、第3两个纵队分散在距西机场约9公里之遥的遮巴德附近,使中美突击队由于兵力分散而优势大减,更没有进行详细的敌情、地形的侦察和作好攻坚战的准备;尤其是没有采取有力措施,切实切断日军的增援、补给路线,以致日军第114联队第2、第3两个大队得以从瓦扎和孟拱河谷战场先后进入密支那增援,也使第56师团步兵团团长水上源藏所率领的增援部队第113联队1个大队、野炮兵1个中队及工兵第56联队主力等,得以于5月30日顺利地自密支那附近的宛貌(韦茂)渡过伊洛瓦底江,进入密支那,从而使密支那日军的兵力猛增2倍多,达到4000余人;加之中美突击队虽有强大的空中支援,却缺乏紧密的陆、空联络和协调行动,地面炮火也不充分,步、炮之间也不够协调,终于导致密支那的奇袭战演变成为旷日持久、屡攻不克、伤亡惨重的攻坚战,完全失去了奇袭作战的意义,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  

  梅里尔于18日晨令第1、第3纵队对北机场和锡塔普尔进攻。虽占领了北机场,却因在瓦扎的日军第114联队第2大队来袭,激战竟日,卒被日军突破了战线,进入密支那市区,并在战斗中迫使第1、第3纵队退守遮巴德一带,北机场得而复失。密支那北部中美突击队的进攻首次受挫,日军便乘机利用铁路向孟拱开出了满载军需物资的最后一列火车。  

  与此同时,梅里尔令刚刚到达的第89团第2、第3营在西机场西南至跑马地一带构筑工事,以该团第1营守备机场;令第150团以1个营从新卡坡向东攻夺八角亭,以第2、第3营向火车修理厂方向市区进攻。19日夜,该团击溃火车修理厂的日军后,一举攻占了火车站;但因地形不熟、疏于戒备,又未乘胜追歼残敌、扩张战果,在遭日军反击时酿成混战,第3营营长郭文干于混战中牺牲,火车站得而复失,官兵被困在车站附近,激战两日,补给中断,弹尽粮绝。梅里尔未及时派兵增援,以致该部功败垂成,迫使其只得与日军进行肉搏后冲出重围,退回跑马地、河套一带收容整顿。而梅里尔竟推卸责任,指摘该团团长指挥无能、作战不力,建议史迪威予以撤职、遣送回国。这使中国官兵大为不满,群起抵制。梅里尔一气之下旧病复发,被送往后方救治。麦克姆准将暂代其指挥职务。这时,第14师副师长许颖少将率第42团来到密支那。  

  5月23日,史迪威偕新1军军长郑洞国、新30师师长胡素、第50师师长潘裕昆、总部参谋长柏特诺来到密支那调整指挥系统。由柏特诺代表史迪威在密支那设中国驻印军战斗指挥所,执行指挥;由麦克姆任战地指挥官,统率在密支那的各部队;以亨特任第5307团指挥官。在密支那的中国军队分别由胡素、潘裕昆统率,原中美联合突击支队的临时编组予以撤销。

  柏特诺较之梅里尔更无实战经验和指挥大兵团作战的能力,而且不敢身临前线,对战场上敌我双方的情况全凭各级联络官的报告,此种报告又多有不实;而且柏特诺素来专横跋扈,对中国军官心存轻视,对他们的报告和合理的建议,每每置若罔闻,自以为是,一意孤行;更因他求功心切,从5月25日至6月25日间,不顾客观情况,多次轻率地发动大规模进攻,致使中、美士兵伤亡惨重,每天只能推进50至200米。柏特诺反而诬蔑中国军队“作战不力、逡巡不前”,甚至将胡素擅自撤职,遣送回国。在此期间,正是由于柏特诺未能接受中国军官关于切断日军与孟拱、八莫的通道的建议,使日军得以从八莫和孟拱两地得到增援,从而引起了史迪威的不满,于6月25日将柏特诺撤职,另以韦瑟尔斯(一译魏赛尔)来密支那继任。但以后的作战实际上由郑洞国指挥。郑洞国以对壕作业向前推进,并注意步、炮、空的协同,于是伤亡大减,激战至8月4日,完全占领密支那及河对岸的宛貌,肃清了各处日军残兵。日军指挥官水上少将自杀,第114联队联队长丸山大佐率少数残兵逃往八莫。

  此役共歼灭日军官兵4000余人(其中击毙2300多人,生俘69人),历时3个多月的密支那作战至此结束,中国驻印军反攻缅北的第一期作战任务也胜利完成。自5月17日至8月3日中美突击队共伤亡6000余人,这是驻印军伤亡最大的一次战斗。

意义

  密支那的克复,标志着盟军缅北会战取得了决定性胜利,缅甸战场的主动权从此转入盟军手中。对中国来说,意味着两条被阻断的运输线——中印公路滇缅公路的连通指日可待,危险的“驼峰航线”从此载入史册,空军可以从东南部更安全、更便捷的航线飞往昆明重庆;中国西南战略形势根本改观,抗日大后方真正有了稳定感;而日军对缅甸的占领已屈指可数,其在亚洲大陆的全面进攻,也从此演变成节节防御,最后彻底崩溃。此次会战(孟拱河谷与密支那战役),给日军王牌第18师团等部以毁灭性打击,歼灭日军2万多人,中国远征军一雪两年前兵败缅甸的耻辱。廖耀湘在胜利后,立即至电蒋介石,兴奋地谈到“此次敌重武器及军用车辆遗失之巨,人员死伤疾病转于沟壑者之众,狼狈溃散惨状,有甚于两年前国军野人山之转进。追昔睹今,因此痛雪前耻,官兵大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