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颜亮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完颜亮(1122年2月24日-1161年12月15日),金朝第四位皇帝。字元功,女真名迪古乃,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庶长孙,太师完颜宗干次子。生于天辅六年壬寅岁,母为完颜宗干妾大氏。完颜亮自幼天才英发,向深沉有大略,风仪闲逸静和,体态雄伟练达,并极度崇尚汉文化,爱与留居于金地的辽宋名士交往,宗室之内名声颇善,其才能为熙宗完颜亶所忌惮。皇统九年(1149年),年仅二十七岁的完颜亮弑君而篡位称帝,改元天德。在位十二年,为人残暴狂傲,淫恶不堪,杀人无数。然而,在此同时,完颜亮也励精图治,鼓励农业,整顿吏政,厉行革新,完善财制,并大力推广汉化,迁都燕京,极度加强中央集权,成就《续降制书》,进一步巩固奠定了金王朝本身的华夏正统性和在北方的统治。正隆六年(1161年),完颜亮意图统一华夏,兴国百业,发大军南征宋朝,然而却在瓜洲渡江作战时死于完颜元宜等女真保守份子手中,时年四十。死后先被追废为海陵炀王,不久又被废为庶人。

  完颜亮生前是一位很有成就的大文学家,时赞:“一吟一咏,冠绝当时”,论之诗词雄浑遒劲,气象恢弘高古,其不欲为人下的英武豪迈之势,已跃然纸上。后世宗完颜雍因人废文,完颜亮作品只余寥寥几首,后载《全金元词》。

生平

  完颜亮自幼聪敏好学,汉文化功底甚深,他雅歌儒服,能诗善文,又爱同留居于金地的辽宋名士交往。品茶弈棋,谈古论今,成为文韬武略兼备,且神情闲逸,态度宽和之人。

  完颜亮生性风流倜傥,志大才高,能言善辩,喜怒不形于色,而且极能揣摩人的心理。金熙宗深忌其才,恐为后患,未敢大用。

  天眷三年(1140年),十八岁时以宗室子为奉国上将军,赴梁王完颜宗弼(兀术)军前任使,管理万人,迁骠骑上将军。

  皇统四年(1144年),加龙虎卫上将军,为金朝中京(位于今北京一带)留守,迁光禄大夫。

  皇统七年(1147)五月,金熙宗召完颜亮入当时的金国首都上京(今黑龙江省阿城市内)为同判大宗正事,加特进。十一月,拜尚书左丞,把持了权柄,安插自己的心腹担任要职,其中萧裕成为兵部侍郎(国防部次长)。十一月某日和金熙宗谈话时,谈到金太祖创业艰难,完颜亮痛哭流涕,熙宗认为他很忠心。后来升职加快。第二年(1148)六月,拜平章政事。十一月,拜右丞相。1149年正月,兼都元帅。三月,拜太保、领三省事,更加八面玲珑,和有权势家族来往密切,结其欢心。

  皇统九年(1149年),金熙宗已经对完颜亮突然膨胀的势力有所不满。正月,金熙宗派寝殿小底大兴国以宋司马光画像及其它珍玩赐完颜亮生日礼物,悼平皇后裴满氏也附赐礼物,结果引起金熙宗不悦,罚小底大兴国一百杖,追回其赐物,完颜亮知道后由此不安。四月,学士张钧起草诏书时擅自改动,被查出处。金熙宗问是谁指使的,左丞相完颜宗贤回答说是太保完颜亮。金熙宗不悦,遂贬完颜亮,降为到汴京(今河南开封)领行台尚书省事。完颜亮路过中京时,和那里的兵部侍郎萧裕密谋定约而去。走到良乡,又被熙宗召还。完颜亮不知熙宗的意图,非常恐惧。回到上京,又恢复为平章政事。但完颜亮反意已决。《金史》说完颜亮“为人僄急,多猜忌,残忍任数。”

  当金熙宗以金太祖的嫡孙身份嗣位时,完颜亮认为自己是金太祖长子完颜宗干的儿子,也是金太祖的孙子,所以对皇位心怀觊觎。

  早在皇统七年(1147),金熙宗就开始胡乱发脾气杀人,比如赐宴时因为一些小事滥杀无辜,引起朝臣的不满。皇统八年(1148)七月,以驸马尚书左丞唐括辩奉职不谨,杖之。皇统九年(1149)八月,杖平章政事完颜秉德。对金熙宗不满的人即有废立的想法,唐括辩、秉德先和大理卿乌带(完颜言)谋划废掉熙宗,而乌带就此引入完颜亮。完颜亮与唐括辩密谋废立,问到若废熙宗,可以立谁继位?唐括辩与秉德初意并不在完颜亮。唐括辩说胙王完颜常胜(完颜元)似乎可以。完颜亮再问其次是谁,唐括辩说邓王完颜奭(shì)之子完颜阿楞可以。完颜亮反驳说阿楞不行。唐括辩反问:“公难道有称帝的意愿吗?”完颜亮说:“这是迫不得已,舍我其谁!”不久完颜亮和唐括辩等旦夕密谋,引起了护卫将军完颜特思的怀疑。特思告诉了悼平皇后裴满氏,因此金熙宗得知。金熙宗发怒召唐括辩并杖之。完颜亮因此非常忌讳完颜元、完颜阿楞,并且极其讨厌完颜特思。

  正好当时河南有兵士孙进冒称皇弟按察大王,而金熙宗之弟只有完颜元和完颜查剌。金熙宗怀疑是完颜元,派完颜特思调查,却什么结果也没有。完颜亮乘机诬陷,金熙宗深以为然,派唐括辩、萧肄拷问完颜特思,完颜特思被逼招认,完颜元于是获罪。十月,杀完颜元,一并连完颜查刺、完颜特思、完颜阿楞以及阿楞弟完颜挞楞一起杀掉。这样一来,金熙宗杀光了自己的亲兄弟,更加孤立。

  到了皇统九年(1149年)十二月,要废熙宗的人已经结党行事。从前因送礼一事被杖责一百的大兴国,因为和完颜亮的心腹尚书省令史李老僧是亲戚,于是和完颜亮结党,当时正在伺候熙宗在寝殿内的起居生活,总是有意无意地乘夜从主事者那里带皇宫钥匙回家,大家习以为常。护卫十人长仆散忽土要报答完颜亮之父完颜宗干的旧恩,徒单阿里出虎是完颜亮的姻亲。十二月九日丁巳,此二人值班之夜,大兴国用皇宫钥匙打开所有宫门,和完颜亮、秉德、唐括辩、乌带、徒单贞、李老僧至寝殿。金熙宗本来常置佩刀于床上,这天夜里大兴国先取之放到床下,等到事发,熙宗求佩刀不得,遂遇弑。众人拜完颜亮为皇帝,时年27岁,改皇统九年为天德元年。并假称金熙宗想要商议立后,召众大臣入宫,杀曹国王完颜宗敏、左丞相完颜宗贤。

  金熙宗时,对宗室实行比较优厚的政策,金太宗的儿子们都有自己较大的势力。等到完颜亮上台时,金太宗的儿子在河朔、山东、真定等地任职,占据着要冲之地,如果一旦有变,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完颜亮在上台后的第二年就向太宗一系子孙开刀,完颜卞、完颜宗哲、完颜京、完颜宗雅、完颜宗义等太宗子孙被杀的有七十余人,太宗后代全部死绝。出于同一目的,久握重兵在外的宿将老臣完颜撒离喝也被杀。此后,他又借故把宗室完颜宗本、完颜宗美、完颜宗懿、完颜秉德等人尽行诛杀,遂使宗翰子孙三十余人、斜也子孙百余人、谋里也子孙二十余人等众多宗室大臣满门除绝。

  完颜亮不但杀宗室大臣,而且还把他的嫡母徒单氏也杀了。徒单氏是宗干的嫡妻,完颜亮的生母大氏是妾,在平时的生活中就得看徒单氏的眼色行事,大氏“事之甚谨,相得甚欢”,通过小心谨慎,来换得表面上的平等关系。对此,完颜亮看得十分清楚,对徒单氏耿耿于怀。1161年完颜亮要调集大军伐宋,徒单太后竭力反对。想想年少时就受其气,完颜亮脱口就骂:“非朕母,乃梁宋国王之小妻也。”接着派遣大怀忠、习失、高福等人将太后杀戮于宁德宫,并将太后侍婢十余人一并灭口。杀死了太后还觉得不过瘾,又投其骨于水,几近疯狂的地步。

  金灭北宋后,与南宋划准为界,占有中原和中国北部的疆土。大金国威服高丽、西夏等国,所辖地域广袤,而首都却偏于东北一隅,物资运输与公文传递多有违误,使节往来也艰于行旅,致使政令无法及时畅达内外。更重要的原因是金上京会宁府的宫殿楼阁、佛寺道观、市井街巷,无不留有金熙宗风行君主制的痕迹,金上京皇族的怀旧和睹物思人,极容易形成一呼百应的政治气候,给完颜亮这个以杀兄夺位的帝王带来灭顶之灾。因而完颜亮想通过迁都,通过分化、分治、溶化的过程达到完全解除女真皇族的组合力与反抗力,来确保自己的皇位。

  虽然完颜亮的迁都意向一表露,立即遭到女真贵族的强烈反对,但他还是取得了多数朝臣的支持,便积极地做迁都的准备,他命卢彦伦等人,在燕京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扩建和改建,历时3年燕京皇城建完。又以都城“僻在一隅,官艰于转输,民艰于赴诉”为由借以摆脱反对派的牵制,于天德五年(1153年)让女真贵族们离开白山黑水间的上京来到燕京,改燕京为中都,府曰大兴,此举加速了女真的封建化及与汉族的融合。

  正隆二年(1157年)八月,完颜亮下令撤销上京留守司衙门,罢上京称号,只称会宁府,派吏部郎中萧彦良来会宁府督办,毁掉了旧宫殿、宗庙、诸大族宅第及皇家寺院储庆寺,接着把它夷为平地,听任耕种,不留任何痕迹。

  完颜亮荒淫好色,曾对大臣高怀贞说他的志向:“吾有三志,国家大事,皆我所出,一也;. 帅师伐远,执其君长而问罪于前,二也;. 无论亲疏,尽得天下绝色而妻之,三也。”

  贵妃定哥长得花容月貌,原是崇义节度使乌带的妻子,早年曾与完颜亮有私情。乌带镇守边疆,每逢佳节或完颜亮生辰,都派家奴葛鲁、葛温诣阙上寿,定哥也派侍婢贵哥前去问候。完颜亮通过贵哥给定哥带话:“自古天子就有两个皇后的,能把你的丈夫杀掉跟着我吗?”贵哥回去后,将完颜亮的话告诉了定哥。定哥叹道:“年轻时,君王太不老实了,做出了令人羞愧的事情。现在儿女都已经长大成人,怎能再像年轻时那般胡闹!”完颜亮知道后,心生一计,派人对定哥说:“你不忍心干掉你的丈夫,我将族灭你们全家。”定哥仍然不为所动。一次,乌带喝醉了酒,完颜亮授意葛鲁、葛温将他缢杀,却猫哭老鼠假慈悲。乌带下葬后不久,他就迫不及待地纳定哥为娘子,后进封为贵妃,常与她一同乘车游览瑶池,其他妃嫔都徒步跟从。

  丽妃石哥是定哥的妹妹、秘书监文的妻子。海陵王见她秀美,早已魂不守舍,想把她纳到宫中。他对文的庶母按都瓜说道:“你一定要休掉你的儿媳妇,否则的话我会采取别的行动。”按都瓜把海陵王的话告诉了文,文心里非常难过。按都瓜叹息道:“陛下说要采取别的行动,就是要杀你,怎能因为一个妻子而招致杀身之祸呢?”夫妻二人拥抱在一起,痛哭而别。完颜亮如愿以偿,但仍不满足。他把文招至便殿,派石哥说些污言秽语来羞辱文,以此为笑谑。

  昭妃阿里虎初嫁阿虎迭,生女重节,重节有羞花闭月之貌,海陵王禁不住内心的骚动,跟她在—起淫乱。阿里虎知道后,极为震怒,掌击重节,惹得完颜亮非常不高兴,大杀宗室后,完颜亮把妇女们都释放了,因为她们中不少人都有美色:他想把她们纳入宫中,就派人对大臣萧裕说:“朕的后代还不够多,这些妇女中有朕的亲戚,把他们纳入宫中怎么样?’萧裕回答道:“最近大杀宗室,朝廷内外议论纷纷,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情呢,”可是完颜亮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萧裕也只好赞同。

  正隆六年(1161年)十月,完颜亮兵分四路,对南宋发动全面进攻。一路自海道进攻临安;一路自蔡州(今河南汝南)出发,进攻荆州(今湖北江陵);一路由凤翔进攻大散关(今陕西宝鸡西南),待命入川。他亲自率领三十二总管兵,进军寿春(今安徽凤台)。金军“众六十万,号百万,毡帐相望,钲鼓之声不绝,远近大震。”

  战争初期,金兵进展顺利。汉南道刘萼部攻取宋归化军、蒋州、信阳军。别部徒单贞领兵二万人,大败宋建康都统王权于盱眙,进取扬州。前锋军连败宋军,攻占和州(今安徽和县)。他到和州指挥作战。宋军来战,兵部尚书耶律元宜击退宋军,斩首数万,宋军退保江南。

  正在这时,完颜亮之从弟完颜雍,乘他南征和中原空虚而在东京(辽阳)称帝。南征将士也有从前线逃回去拥立完颜雍。十一月二日,完颜雍登位的消息传到前线,军心动摇,加之有三路水军被宋军击败,至此己军无斗志。

  就完颜亮的性格而言,绝不肯在败时无功而返,因此他决定先取南宋或至少胜利渡过长江,捞回个"面子"后,再北上与完颜雍抗衡。于是金军自和州渡江攻宋,宋将虞允文大败金朝水师于采石矶,战船全被宋军烧毁。金军伤亡惨重,海陵被迫移驻瓜州渡。完颜雍称帝和采石矶之败,使完颜亮觉得更没面子了,他仍无退意,十一月二十六日,完颜亮集中兵力,勒令将士说:“三日渡江不得,将随军大臣尽行处斩。”这就激起了兵变,兵马都统领耶律元宜与其子王祥和都总管徒单守素、猛安唐括乌野等联兵反叛,与完颜亮近卫军将士共谋,于次日拂晓发动兵变,完颜亮闻变,以为是宋军劫营,急忙起身穿衣。这时一支箭射入帐内,他拿起一看,很吃惊地说:“这是我的兵器啊。”刚伸手取弓,便中箭倒地。叛将纳合斡鲁补上前刺杀,完颜亮中剑后手足犹动,叛将们缢杀了他。耶律元宜代行左领军副大都督事,率军北还。完颜亮被以庶人之礼安葬。

  大定二年(1162年)四月,降封为海陵郡王,谥号为炀,所以又称海陵炀王,葬于大房山鹿门谷诸王的墓地中。大定二十一年(1181年)正月,由于为海陵王所弑的金熙宗于大定十九年供入太庙,完颜亮又再被降为海陵庶人,改葬于山陵西南四十里。今北京市房山区有海陵王陵。

文学成就

  完颜亮对文学创作参与,不但影响了大金国的一代文风,也给南宋文学溶入了刚建朴质的活性因素。完颜亮诗词雄浑遒劲,气象恢弘,充满了不为人下的雄霸之气。

  天辅六年(1122)完颜亮出生,自幼聪明好学,曾拜汉儒张用直为师。“学奕、象戏、点茶、延接儒生,谈论有成人器”,汉文化功底甚深,他雅歌儒服,能诗善文,又爱同留居于金地的辽宋名士交往。品茶弈棋,谈古论今,成为文韬武略兼备,且神情闲逸,态度宽和之人。从一些现存的完颜亮诗篇来看,他不但精通汉学而且颇有文才且野心勃勃。做藩王时,他给人题写扇面,有“大柄若在手,清风满天下”之句,呈显志向非凡;他一日入妻子居室,见瓶中木樨花灿然而放,溢彩流金,乃索笔为诗曰:绿叶枝头金缕装,秋深自有别般香。一朝扬汝名天下,也学君王著赭黄。

  其诗笔力雄浑,气象恢弘,鸿鹄之志,梦想“黄袍加身”的意旨,已跃然纸上。乃至决定南征而了解临安(杭州)风物时,则触景生情,写下“万里车书一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的诗;志在“天下一家”的情绪,益显激越豪迈;在征伐南宋时,海陵写了一首《喜迁莺》词,其中有“金印如斗,独在功名取,断锁机谋,垂鞭方略,人事本无今古。试展卧龙韬韫,果见功成朝暮”之句,激励兵将建功立业的雄健豪迈之气,足可令人感奋。特别是他的《念奴娇·咏雪》词,气韵苍凉,文思奇诡,实为古来咏雪诗词中的上乘之作。所以,时人称他“一吟一咏,冠绝当时”,连江南之士看到他诗词都不得不叹服,说:“北地之坚强,绝胜江南之柔弱。”

评价

  《金史》:海陵在位十余年,每饰情貌以御臣下。却尚食进鹅以示俭,及游猎顿次,不时需索,一鹅一鹑,民间或用数万售之,有以一牛易一鹑者。或以弊衾覆衣,以示近臣。或服补缀,令记注官见之。或取军士陈米饭与尚食同进,先食军士饭几尽。或见民车陷泥泽,令卫士下挽,俟车出然后行。与近臣燕语,辄引古昔贤君以自况。显责大臣,使进直言。使张仲轲辈为谏官,而祁宰竟以直谏死。比昵群小,官赏无度,左右有旷僚者,人或以名呼之,即授以显阶。常置黄金裀褥间,有喜之者,令自取之。而淫嬖不择骨肉,刑杀不问有罪。至营南京宫殿,运一木之费至二千万,牵一车之力至五百人。宫殿之饰,遍傅黄金而后间以五采,金屑飞空如落雪。一殿之费以亿万计,成而复毁,务极华丽。其南征造战舰江上,毁民庐舍以为材,煮死人膏以为油,殚民力如马牛,费财用如土苴,空国以图人国,遂至于败。

  海陵智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欲为君则弑其君,欲伐国则弑其母,欲夺人妻则使之杀其夫。三纲绝矣,何暇他论。至于屠灭宗族,翦刈忠良,妇姑姊妹尽入嫔御。方以三十二总管之兵,图一天下,卒之戾气感召,身由恶终,使天下后世称无道主以海陵为首。可不戒哉!可不戒哉!

  刘祁:至海陵庶人,虽淫暴自强,然英锐有大志,定官制、律令皆可观。又擢用人才,将混一天下。功虽不成,其强至矣。

  王夫之:刘渊、石虎、苻坚、耶律德光、完颜亮,天亡之在眉睫矣,不知乘时者,犹以为莫可如何,而以前日之覆败为惩。悲夫!

  努尔哈赤:①从来国家之败亡也,非财用不足也,皆骄纵所致耳。若夏桀、商纣、秦始皇、隋炀帝、金完颜亮,咸贪财好色,沉湎于酒,昼夜宴乐,不修国政,遂致身死国亡。②金主完颜亮违悖天常,荒淫不道,获罪于天,卒被篡弑。

  皇太极:朕思金太祖、太宗法度详明,可垂久远。至熙宗合喇及完颜亮之世尽废之,耽于酒色,盘乐无度,效汉人之陋习。

  赵翼:①海陵荒淫,最为丑秽,身为帝王,采取美艳,何求不得?乃专於宗族亲戚中恣为奸乱,甚至杀其父、杀其夫而纳之,此千古所未有也。②海陵在位,盖兼齐文宣、隋炀帝之恶而更过之。③自古大兵大役,未有不民怨沸腾、丧国亡身者,海陵既竭天下之力,先筑燕京,次营汴京,工役甫毕,又兴此大众,以极无道之主,行此大肆虐之事,岂有不自速其毙者。

  蔡东藩:历代无道之主,莫如金亮,亮之罪上通于天,大举伐宋,正天益之疾而夺其魄耳。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