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颜乌古乃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金景祖完颜乌古乃(1021-1074年),又名胡来女真族,金昭祖完颜石鲁的长子,生女真完颜部的首领,他在位期间平服了女真诸部,奠定了女真强盛的基础。完颜乌古乃继位部长后,征服了白山、耶悔、统门、耶懒、土骨论五部,力量逐渐变强大起来。之后完颜乌古乃投靠辽国,攻打实力强大的强敌石显,雪洗夺棺之耻。后来完颜乌古乃擒献拔乙门,博得辽朝皇帝的极大赞赏,获取了辽国的新任,为女真部族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在此基础上完颜部开始参与辽国军事政治,接触中原文化,同时不断开化起来,并建立了生女真的政府机构和法律制度。辽咸雍八年(1072年),完颜乌古乃病逝,享年54岁。金熙宗即位后,追上谥号为惠桓皇帝,庙号为景祖皇统四年(1144年),称他的埋葬地为定陵,皇统五年(1145年),增谥为英烈惠桓皇帝

生平

  辽太平元年(1021年),完颜乌古乃出生,其父是金昭祖完颜石鲁。到这个时候,生女真才有具体明确的纪年。完颜乌古乃是生女真到第六代祖,到他在位的时候生女真才有具体的纪年,纪年可以称为蒙昧走向文明的分界线,生女真至此开始参与辽国军事政治,接触中原文化,不断开化起来。

  完颜乌古乃继位部长后,征服白山、耶悔、统门、耶懒、土骨论五个部落,力量更为强大,五个部落都听命于完颜乌古乃。当时,辽朝边境有很多边民逃亡到女真族的部落。辽朝派兵迁移铁勒、乌惹的民众,铁勒、乌惹的人们大多不肯迁徙,也都逃亡到了女真部族。辽朝的使臣曷鲁林牙率领军队前来索回逃到女真部族的边民。完颜乌古乃害怕辽军深入女真的腹地,将部落的山川道路的形势全都摸清,以后会图谋进兵,所以阻止使臣说:“大军一旦深入林中,诸部一定会受到惊扰,如果他们不明情况发生了激变,那么逃跑的边民就捉不到了,这不是一条好计策。”曷鲁认为完颜乌古乃说的很对,所以没有派兵进入部族搜捕逃民。

  但是,征服的道路并非平坦,遇到的对手也不断强大,石显成了他征服的第一绊脚石。石显是孩懒水乌林答部人。他对完颜部颇不屈服,一直抵制完颜石鲁用条教约束诸部,甚至趁完颜石鲁死后棺材运回完颜部之机,策划夺棺,并到处宣扬说:“你们总以为石鲁是有才能的人,一直推尊,现在他的棺材不是被我获取了吗?”最后棺材被完颜部落夺回来,但这真让完颜部落好没面子。从此,完颜部对石显恨之入骨,复仇正在等待时机。

  在一次国辽国使者专程到石显索取逃人的时候,正常情况下部落对辽国是俯首听从的,可这次不知什么缘故,石显却坚决拒绝交还逃人,双方陷入僵局。完颜乌古乃觉得时机来,决定投靠辽国,帮助辽人攻打石显,雪洗夺棺之耻。可惜完颜乌古乃势单力薄,靠武力显然战胜不了石显。狡猾的完颜乌古乃暂时放弃武力,转而决定智取。

  他表面支持石显抵制辽人,并纵容石显阻绝海东鹰路;暗地里却跟辽人勾结,表示愿意帮助辽人攻打石显。鲁莽的石显不明就里,以为完颜乌古乃真心支持他,并且真的来劲,把海东鹰路给断绝。海东鹰路一阻绝,犹如拔动辽国的神经,标志着冲突升级。辽帝龙颜大怒,勒令石显到辽国解释清楚。这可不是玩的,当时辽国在生女真具有绝对政治权威和军事威慑力,生女真部落再怎么嚣张,也不敢单独以鸡蛋碰石头。在辽帝盛怒之下,石显乖乖地叫长子婆诸刊入辽。此时,完颜乌古乃趁机挑拔,叫辽国责令石显入辽。石显只好硬着头皮入见辽主,在完颜乌古乃的添油加醋的挑拨下,石显被辽国流放到边远。从此,石显在生女真部落中消失,石显部落就这样被乌古乃阴谋吞并。

  石显的灭亡一方面由于他太过鲁莽,但另一方面却是完颜乌古乃的卑鄙所推动。生女真部落之间虽是纷斗不止,但在此之前,各部落在抵制辽国这一点上却是步调一致。而完颜乌古乃居然投靠辽国,暗中出卖石显。其阴谋让生女真始料不及,谁都不敢相信完颜乌古乃会卑鄙到出卖部落的地步。石显至死也相信完颜乌古乃是真心的支持,哪有想到完颜乌古乃的黑手在他背后伸出。

  部落的仇恨能从完颜部心中化解,而野心却无法在完颜乌古乃心中剔除。完颜乌古乃此举改变了生女真的格局,生女真分裂为亲辽与抗辽两大阵营。完颜乌古乃从此小心翼翼的讨好辽国,同时,借助辽国的力量逐渐消灭抗辽的部落,从此,其他部落与辽国一天天疏远,而完颜部落与辽国却一天天的亲近。完颜部落成了辽国在生女真的代理人。不久,五国蒲聂部节度使拔乙门叛辽,鹰路不通。辽人将要征讨,再一次要求完颜乌古乃合作。完颜乌古乃有了石显的经验,同样决定智取拔乙门,叫辽人不要大动干戈,他用妻子为质,暗中与拔乙门结好,然后找时机袭击擒拿拔乙门献给辽主。

  完颜乌古乃擒献拔乙门之举让辽主大为开心,觉得完颜乌古乃真的忠心耿耿,是生女真中最可信赖的朋友。只要好好利用完颜乌古乃,就可以毫不费力解决反复无常的鹰路纠缠。辽主大大的奖赏乌古乃,任他为生女直部族节度使,节度使比“惕隐”级别更高。辽人为了表示崇拜,就称呼完颜乌古乃为为太师,从完颜乌古乃开始女真部落称呼节度使为太师。完颜部落因投靠辽国而稳步强大。

  完颜乌古乃另有自己的打算。他要借助辽国与女真的鹰路纠缠,利用辽国的政治影响和军事力量来征服诸部,另一方面也可以向辽国邀功请赏,不仅获得辽国的物质帮助,还能提高自己在生女真诸部的政治地位和军事威慑。不过,他吸取其他节度使的教训,极力避免因投靠辽国反而被辽国制约的陷阱,一直与辽国保持距离。例如,他不直接利用和接触辽的军事力量,不让辽军进入生女真;他还与辽国划清界线,不接受辽主的节度使印,也不接受辽籍以免脱离生女真,始终保持自己生女真的本色。他意识到,过分投靠辽国会使女真诸部强烈反感,给自己的对手留下不良的口实。他只利用辽的政治权威和军事威慑力,进而抵制辽国势力进入生女真。

  完颜乌古乃当上节度使之后,就有了官属,于是体制和纪纲渐渐建立起来。完颜乌古乃成了生女真诸部最强大的酋长,政治影响不断扩张。诸部或因藏匿辽国逃人,或是阻绝鹰路,叛服不常,完颜乌古乃充当辽国的鹰犬,帮助辽国征服诸部。在征服之路上完颜部渐渐强大起来。而完颜乌古乃也渐渐的衰老。长年的南征北讨,他劳累过度,病魔缠身,辽咸雍十年(1074年),他于54岁时病逝。

评价

  完颜乌古乃具有两重人格:其人格的光辉面使他有很强的价格魅力,而人格的阴暗面促使他他敢于运用卑鄙手段投靠辽国,出卖自己部落。正是天使与魔鬼的人格组合有力地推动完颜部落走向强大。

  脱脱《金史》:①景祖为人宽恕,能容物,平生不见喜愠。推财与人,分食解衣,无所吝惜。人或忤之,亦不念。②景祖嗜酒好色,饮啖过人。

  蔡东藩:雄鸷过人,役属附近部落,辽欲从事羁縻,命为生女真节度使。自是始置官属,修弓矢,备器械,渐致盛强。

  崔瑞德:乌古乃是个勇敢的战士,嗜酒好色,食量过人。他成功地占领了全部东北地区的东部,东起朝鲜半岛与东北地区接壤处的宗教崇拜中心长白山,北至“五国城”。乌古乃被辽赐封为生女真的节度使,甚至还被辽帝接见过一次。有一件事可以作为他实力日渐雄厚的证据,那就是他已在筹划通过从其他氏族中购买铁和铁制武器来扩充军事装备。但是,乌古乃之所以能够将反抗过他的氏族和部落最终锻造成一个更有组织的实体,主要还是基于女真人想尽可能地从契丹人手中争得独立的共同愿望。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