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诒让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孙诒让(1848-1908),晚清经学大师、爱国主义者和著名教育家。又名德涵,字仲容,号籒庼居士,别署荀漾,出生于瑞安潘岱砚下,统治元年(1862)迁居瑞安县城。父衣言(1814-1894),清道光三十年进士,官至太仆寺卿,治永嘉之学,有“晚清特立之儒”之称。著《逊学斋诗文钞》、《瓯海轶闻》、辑《永嘉丛书》等。

  诒让幼承家学,聪颖好学。咸丰五年(1855)八岁,受《四子书》及《周礼》,浏览《汉魏丛书》。十三岁撰成《广韵姓氏刊误》,十八岁写成《白虎通校补》,十九岁入邑庠。同治六年(1867年)二十岁中举人,后八应礼闱不第。光绪元年报捐刑部主事,不久引疾归。清廷开经济特科,大臣交章推荐,礼部聘主礼学馆总纂,张之洞聘为存古学堂监督,均不就。

  孙氏之学,淹贯古今中外,博大精深,以通经为体,以识时务为用,与著名学者俞曲园、黄以周合称为“清末浙江三先生”。一生著述近四十种,涉及经学、史学、诸子学、文字学、考据学、校勘学等方面,其中《周礼正义》八十六卷,梁启超评此书:“当为清代新疏之冠。”章太炎说:“古今言《周礼》者,莫能先也。”张舜巍赞为“集《周礼》之学的大成。”光绪十九年(1893)写定《墨子间诂》十九卷,俞樾评此书:“自有《墨子》以来,未有此书。”梁启超说:“自此书出,《墨子》人人可读,现代墨学复活,全由此书导之。”开辟了近代“新墨学”研究的途径。光绪三十年 (1904),撰成《契文举例》二卷,开创甲骨文研究的先河。他在文字考释方面,还著有《古籒拾遗》、《古籒余论》、《名原》等,其中《名原》代表了“清代古文字研究的最高水平。”此外《籒庼述林》、《尚书骈枝》、《经迻》、《札迻》、《九旗古义述》等,对研究古文字和校释古书都作出了贡献。《四库全书简明目录校注》二十卷、《四部别录》二卷是他在目录版本学方面的专著。光绪三年撰成《温州经籍志》三十六卷,被誉为“近世汇志一郡艺文之祖”。康有为赞为“礼学至博,独步海内”,梁启超叹为“殿有清一代,光芒万丈”,章太炎誉为“三百年绝等双”,郭沫若尊为“近代一大学人”、“启后承前一巨儒”。

  同治七年(1868),孙诒让侍父江宁,和金陵书局名流张文虎、刘寿曾、戴望、唐仁寿。刘恭冕、成蓉镜、梅延祖、莫友芝等交往,切磋学问,同时恣意购求 故家散出的古籍至八、九万卷。光绪二年(1870)刊布《征访温州遗书约》,并留心移录、借钞、借录、购买、积年得“先哲遗书将二百种”,光绪四年“续得四十余种”。光绪十四年春,孙氏父子在城东虞池金带桥北营建玉海楼,将这些古籍和乡邦文献庋藏楼上。藏书计善本533部,乡哲遗书462部。

  晚年,孙氏毅然弃旧学,竭力倡导兴学救国,疾呼“非广兴教育,无以植自强之基”,“凡百新政,教育为本”,“富强之原,在于兴学”。光绪二十一年十月(1895.11)孙氏与黄绍箕等九人发起创办瑞安算学书院(后改名学计馆),传授数学、物理、化学等现代科学知识。光绪二十三年(1897),他历赞项嵩等人创办瑞安方言馆,教授英文与日文。同时与友人鸠资于府城创办蚕学馆。光绪二十五年(1899)二月,与杨景澄等人集资千两,在府城创设瑞平化学堂。光绪二十八年(1902),学计馆和方言馆合并为瑞安普通学堂,黄绍箕在京遥领总理,孙诒让以副总理主持校务,并兼任总教习,此时又在县城四隅开办四所初等小学堂。温州城府中山书院改办温州府学堂,公推孙诒让为总理。光绪三十一年(1905)十月温州成立温处学务分处,孙出任总理,任内积极筹集教育资金,选派优秀学生出洋留学,倡办女子学校,重视师资教育,创办处州初级师范学堂、温州师范学堂。领导各县成立劝学所,发动社会各界筹资赞助办学,使温处两地十六县各类新式学堂总数达三百余所。光绪三十二年八月任学部二等咨议官,光绪三十三年十一月任浙江省教育总会副会长、会长。

  倡导和发展社会教育,参与兴办“瑞安天算学社”、“劝解妇女缠足会”、“阅报社”,提倡白话文、普通话和学习英文。设立温州通俗教育社,任名誉会长。光绪二十八年(1902)组织“瑞安演说会”,会员50人,孙氏任会长,会址设在县学明伦堂,每月朔、望定期集会,听众每期约千人。

  孙诒让对地方事业的兴办也倾注了一片热情。光绪二十三年十二月(1898.1),孙氏和黄绍箕等39人集资组织瑞安务农支会,订立章程五十二项,收股八十,购地四十亩,试种桑树和瓯柑。光绪三十年(1904)四月,他集股万元组织富强矿务公司,试图开采永嘉孙坑铅矿,还派员赴湘鄂调查矿务。七月,与邑人项湘藻等租湖广轮船航驶瑞沪之间,在瑞安设立大新轮船股份公司,并和永、平绅商集资创办东瓯通利公司,购人力车100辆试行于府城。光绪三十一年(1905),他筹备开发南北麂渔业和垦业,七月瑞安商会成立,孙氏被推举为总理。

  孙氏所处的时代,是中国从封建社会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今日事势之危,世变之酷、为数千年所未有”,中华民族到了生死存亡关头。他虽然出身显宦家庭,父、叔皆翰林高官,但他心底却翻滚着救国图强的激情。

  1884年中法战起,孙氏与里人筹办城乡团防。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他董理瑞安筹防局,并向浙抚提出《防办条议》,主张筑炮台,清保甲,办团练,购军火,筹款捐募等措施。1895年甲午败后,他在家乡拟组织“兴儒会”,“广甄人才,厚植群力”、“尊孔振儒为名,以保华攘夷为实”,手草《略例》21条,虽然没有组成,但孙氏反清和救国思想反而不断增长。1896年,他在《冒巢民先生年谱叙》里赞扬冒襄“不应鸿博之荐”的志节,1898年在《亭林集校正跋》里崇仰顾炎武的爱国襟怀,并作题诗,有“临风掩卷忽长叹,亡国于今三百年”句,都明确表露了反清激情。光绪二十三年十月五日(1897.11.9),他致书汪康年,建议礼部试期,宜集数千人上书,力除危局,吁请朝廷早定变法之议。光绪二十四年正月二十日(1898.1.22),再致书汪氏,要求公车上书附上已名,并表明“无论如何抗直,弟均愿附骥,虽获严诘,所不计也。”再一次表达了崇高的爱国情怀。

  从具有反清反帝思想,至同情革命、支持革命,孙诒让的爱国思想不断在升华。光绪二十七年(1901),孙诒让撰成《变法条议》二卷四十篇,后改名《周礼政要》,主张确立民权、设立西方式议会,主张君臣礼仪平等、革除太监制度等,从根本上消除封建制度基础。1906年春,孙诒让致函在日本游学的孙任,订购《民报》,选印其中白话宣传文章作为高等小学堂国语课教本。1905年他领衔联名致电杭州、上海各地,以响应东南各省反对美国定有禁止华工苛例,抵制美货。1907年孙诒让等反对日商在瑞城内设肆查询日商“挟妓持刀之事”,打击了日商嚣张气焰。1905年至1908年,浙江拒款保路运动期间,孙诒让任瑞安浙江保路拒款分会会长,首捐万元,并亲赴莘塍、场桥、梅头,海安等地募款数十万元,支持浙江保路拒款会,争回浙江路权。1905年前后,乐清陈梦熊宣传同盟会革命主张,曾介绍平湖革命党人敖嘉熊来温瑞避风,来访孙诒让。孙氏同情他们,并告以“永瑞耳目甚多,非避嚣之处,请属转致,速行东洋为妙。”后来,陈梦熊在乐清虹桥教唱《新山歌》案发,孙以温处学务公所总理名义,令郡学堂舍监吴熙周等人“切实查复,均力申雪”。1907年,皖浙起义失败,秋瑾被捕。孙诒让闻讯,两次致电张之洞设法营救。

  光绪三十四年五月十二日(1908.6.22)孙诒让因劳累过度,在瑞安病逝。六月七日,温处两郡人士集中温州师范学堂开追悼大会,凭吊者达八千余人,送来挽联、挽幛一千余件。浙江省教育总会、上海国学保存会、浙江旅沪学会、浙江旅京同乡会、温州留东学生会、浙江铁路公司等,先后开会追悼。他的生平事迹被列入《清史稿·儒林本传》。为纪念他的功绩与贡献,温州、瑞安先后建立籀公祠、籀公楼、怀籀亭、仲容文化馆。1988年,在孙氏旧居开辟建立孙诒让纪念馆。在他诞辰一百周年、一百十五周年、一百四十周年、一百五十周年,杭州、温州、瑞安隆重举行纪念大会和学术研究研讨会,出版纪念专刊。1996年,孙氏藏书楼——玉海楼和旧居被列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2000年11月,中国训诂学研究会和瑞安市人民政府在瑞安联合主办孙诒让研究国际研讨会,决定编辑出版《孙诒让全集》。孙诒让的成就和精神将得到更广泛的宏扬和宣传,并将产生更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