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位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孙位末画家。初名位,改名遇(一作异),号会稽山人,会稽(今浙江绍兴)人。唐广明元年十二月(公元881年)初黄巢起义军攻克长安,从长安逃避入蜀,遂居成都。擅长人物、松石、墨竹和佛道宗教画,所画龙水,尤为著名。笔力雄壮奔放,不以着色为工,与善画火的张南本并称于世。不知其后有何所遇,改名遇矣。卒不知所在。代表作品有《说法太上像》、《维摩图》、《神仙故实图》、《四皓弈棋图》、《高逸图》等。

  孙位绘画创作成就卓著,“善画人物、龙水、松石、墨竹,兼长天王鬼神”, 所作皆笔精墨妙,雄壮奔放,情高格逸。擅壁画、绢褚,功力精深华妙,允称集大成者。孙位初以画龙水最为著称, 与张南本善画火并称于世,蜚声于时。孙位画龙水并不描摹一潭死水、一条僵卧静龙,他锐意表现水的气势、龙的动态,以求达到浊浪排空、龙飞蛟越,卷起千堆雪的壮观艺术效果。故“画水,必杂山石,为惊涛巨浪”,“画奔湍巨浪,与山石曲折,随物赋形,尽水之变,号为‘神逸’”。曾在蜀中应天、昭觉、福海等寺院画过不少壁画,俱笔简形备,气势雄伟。

  孙位传世作品《高逸图》绢本设色,纵45.2厘米,横为168.7厘米,上海博物馆藏。卷首有赵估瘦金书题“孙位高逸图”五字。画身及前后隔水黄绢上钤有“双龙”、“御书”、“政和”、“宣和”、“睿思东阁”等收藏印,并见于《宣和画谱》著录。无论从作品的题材还是绘画风格来看,孙位与顾恺之是有着密切的联系的。所以说孙位的《高逸图》是顾恺之《七贤图》画本的嫡传,也是极其可能的。但孙位是一位“情格高逸”的画家,决不仅仅局限于顾恺之一人。在《高逸图》中,人物衣褶的用笔圆劲凝练,调畅自如,转折之间显得刚劲有力,这类笔法又显然是从张僧繇“骨法奇伟”的铁线描线形中脱化出来。《高逸图》并不能完全代表孙位的绘画艺术风格,据文献记载,孙位确实还有一种粗简狂放的画格。这就是《图画见闻志》里记载的“笔锋狂纵,形制诡异,不以博采为功”,“鹰犬之类,皆三五笔而成”。这种格调与传世的《高逸图》比较,风格显然不同。

  孙位的人物、松石、墨竹画风格成就从《高逸图》中可见一斑。“竹林七贤”早在孙位以前已有多人画及,但孙位在处理这一传统绘画题材时,并不步人后尘呆板泥古,他充分运用自己的艺术构思,重新调整前人画面布局,尤注重刻画人物神情气质。如新增的四侍童使图上人物参差有致,富有生活气息;四贤姿容笑貌,眼神表达得深刻含蓄细腻。若说南朝壁画着眼于人物外表特征描绘,《高逸图》则不简单地因袭旧作传移摸写。孙位倾注自己艺术匠心,特出新意,更重视挖掘人物内在心理活动。四贤经他再创造,充分体现出恬淡静穆与无为的道家自然主义气息,风致特异;志尚清远之貌,淡泊守志之态跃于绢素,完全从“状貌”程度提高到“传神”高度,这正是孙位在人物画方面的发展与成功。孙位画“松石墨竹,笔精墨妙”,《高逸图》中点缀环境的槐、柏、竹、石、芭蕉等物还展示了他在树石墨竹表现上的娴熟技艺,特别湖石皴染完密,意趣俱足,脱尽火气而入化境,完全没有初唐时酣古僵硬形态而显得玲珑剔透。

  孙位入蜀后思想兼杂释、道,好与僧、道往还,凡禅师、长老相请作画,即欣然应命泼墨挥毫,故天王鬼神等宗教题材系其晚年绘画创作的主要内容。

  孙位绘画艺术发生在唐末,立足扎根于蜀中,堪称西蜀画坛宗匠,“蜀人画山水人物,皆以孙位为师”,其影响所及促进蜀中绘画艺术蓬勃萌起,启发了五代宋初蜀画新机运,蜀中许多画工师承孙位,窥其门径,得其滋养、精髓,得其作画真谛,形成独具自己风格的流派画风,遂致五代蜀中画坛济济多士,新人辈出,而孙位倡导于前,不愧领袖导师。

  孙位性情疏野,襟抱超然。虽好饮酒,未曾沉酩。禅、僧、士,常与往还。豪贵相请,礼有少慢,纵赠千金,难留一笔好事者时得其画焉。光启年,应天寺无智禅师请画山石两堵,龙水两堵,寺门东畔画东方天王及部从两堵。昭觉寺休梦长老请画浮沤先生松石墨竹一堵,仿润州高座寺张僧繇战胜一堵。两寺天王部众人鬼相杂,矛戟鼓吹,纵横驰突,交加戛击,欲有声响。鹰犬之类,皆三五笔而成;弓弦斧柄之属,并掇笔而描,如从绳而正矣。其有龙拏水汹,千状万态,势愈飞动,松石墨竹,笔精墨妙,雄壮气象,莫可记述。非天纵其能,情高格逸,其孰能与于此耶!悟达国师请于眉州福海院画行道天王、松石龙水两堵,并见存。孙位画作有《说法太上像》、《马融像》、《四皓弈棋图》等27卷,辑入《宣和画谱》;《春龙起蛰图》,辑入《德隅斋画品》。

  主要作品: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