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河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妇女河,位于江苏省灌南县孟兴庄镇中心,是贯通于南至北六塘河、北至柴米河的人工河。河宽21米,深5米,长6300米。是用于农业排灌的双用河,是这方人民旱涝保收的幸福河。

  1958年秋,是新中国的第9年,神州大地上的四万万人民正经历着并处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一波又一波的建设热潮中。当时毛主席说:“水利是农业的命脉。”根据毛主席、党中央的指示,孟兴庄人抓紧冬春两季兴修水利的大好季节,紧锣密鼓地投入到大修水利的热潮中。全国一盘棋,处处摆战场。所有男劳力远去淮河、京杭大运河干活,而家乡的开河筑路等水利交通建设的艰巨任务,竟全由妇女承担了。在没有妇女河之前,这里年年旱涝灾害成患,完全靠天吃饭。解放前这方百姓饱受“兵灾、匪灾、水灾”三灾之苦。解放后三灾已除去了两灾,还有这水灾似恶蟒般兴风作浪年年毒害百姓。人民渴望安居乐业,渴望旱涝保收,渴望能早日降伏恶蟒水灾!

  治水灾保家园,建设人民公社,由妇女们战天斗地的挖河工程序幕拉开了。工地上红旗招展,人如潮涌,锣鼓喧天,歌声嘹亮,口号声此起彼伏;全乡由17个大队组成17支突击队,每支突击队又由每个大队下属的生产队女社员组成,共约1600多名妇女,年纪大的四十多岁,小的十七八岁。她们携带锹、锨、镐、扁担、筐,从南到北12里多一字摆开战场!那时处于解放初期,无一机械化工具,全靠手挖、肩膀抬、挑,是纯人力完成这浩大工程:她们要将挖掘起的土,一筐筐地抬、挑到距离60米处,筑214国道路基。42万方的土啊,若堆积一处就是一座可凌云霄的高山。手挖、肩抬、挑搬运这浩瀚42万方土,真犹如蚂蚁搬山,其难度之大及劳动强度之重,是现代男人亦做不到,女人更是不可想像的。当年从封建社会刚解放出来裹小脚的妇女比比皆是,虽然是农村妇女,却也是纤弱不壮,只会洗衣烧饭,没做过重活的家庭妇女。在当年这也是重任与承担极不成正比的。但是只要有了信念、理想,加之能压倒一切困难的决心与勇气,就能创造出人间奇迹!

  当年上河工的妇女,面临着饥饿、寒冷、劳累、家庭老幼的牵挂。她们吃的是山芋、山芋干、玉米面饽饽等主食,就着咸菜,喝没有油水的青菜汤;住在工地边临时搭建的工棚里,或借住在附近的农屋里,地上放一层麦草,一床被子可盖两三个人,通通是地当床了。一间屋或工棚里都住有十几个人。就是这样极其艰苦的劳作环境,当时,她们并没有一个人叫苦的,反而精神抖擞、士气高昂地苦干着。倪场大队妇女主任、老共产党员卢英说道:“这比战争时期条件强多啦!首先是没有敌人拿刀枪砍杀,没有生命危险;白天玉米面、山芋能吃饱,晚上草地上能安稳地睡觉,就没战胜不了的困难,累点算什么,人的劲是生水井,用不完,睡一觉,劲又来了。男同志做得到,我们女同志就一定能做得到的。”冰天雪地里,寒风呼啸,坚韧的她们积极乐观地,打着号子,唱着歌儿,说着笑着,边干边聊,无所不谈。她们将挖到筐里的土,抬、挑到来60米处路基上,每天往返上几十趟,相当于六七十里路程,每个人的鞋子常破得前露脚趾,后露脚跟,脚磨出的血泡,冻裂的血口她们仅用破棉絮包一下,从未有人停下脚歇一下。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偌大的工地上,1600多个女人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哭哭闹闹的事是层出不穷的。她们能嘻闹得人仰马翻,也会哭得星月惨淡。有一天下午,公社领导慰问每人二两一片的馒头,大多人拿到手里看了又看,舍不得吃,揣在怀里留给孩子。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儿子吃到这白面馒时,不知该有多高兴呢!”就是这不经意的一句话,却挑起众人想孩子、想丈夫、想家的念头,原本热闹的场面一下寂静了,先有人抽泣了,接着有人哭出了声,此时这哭声似电波急速地传给大家,一下所有的女人都哭了,一条河里泪如雨下,直哭得天昏地暗。公社领导不知所措,认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多年后,有科学家说,这是人们的身心在遭遇长期苦累的重压下,遇机自然释放。

  1959年麦收前,这条河预期完工了。妇女们胜利了!她们看着清澈河水涌起涟漪,许多人落泪了。庆功会上她们扛着铁秋、铁锨等奖品,个个兴奋得脸红,更让她们高兴的是这条承载着她们为建设新中国,所流淌的血泪与抒发着坚韧、拚搏的河被命名为“妇女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