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贝拉克·奥巴马
  

  贝拉克·侯赛因·巴马二世英文Barack Hussein Obama II台湾译作欧巴马,在到韩国参加20国集团峰会时更给取了个韩国名字吴韩马(朝鲜语:오한마/Oh Han -ma),1961年8月4日- ),美国第44任总统。美国民主党籍政治家,第一位非裔美国总统。出生于美国夏威夷州火奴鲁鲁。2005年1月4日至2008年11月16日担任联邦参议员,代表伊利诺伊州。根据美国参议院历史办公室的资料显示,奥巴马是历史上第五位有非裔美国人血统的参议员,也是首位同时拥有黑、白血统,并且童年在亚洲成长的美国总统,与不同地方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共同生活过。1991年,以优等生荣誉从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1996年,当选伊利诺伊州参议员。2000年,竞选美国众议院席位失败,后一直从事州参议员工作,且于2002年获得连任。2004年,在美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讲,因此成为全美知名的政界人物。同年11月,以70%的选票当选代表伊利诺伊州的美国联邦参议员。2007年2月10日,他以侧重完结伊拉克战争及实施全民医疗保险制为竞选纲领,正式宣布参加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同年6月赢得民主党初选,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被主要政党提名的非洲裔总统候选人,并于11月4日正式当选。

  就任总统后,他全面实施恢复美国经济的经济复兴计划,对能源、移民、公民医疗保健、教育、税政等领域进行变革;军事上主张从阿富汗伊拉克撤军,并向伊斯兰世界表示友善而非以武力相伴,还和核武大国俄罗斯签署削减核武器的《布拉格条约》。2009年10月9日,获得诺贝尔委员会颁发的诺贝尔和平奖

  2012年11月7日,奥巴马在总统大选中击败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成功连任。2017年1月20日,奥巴马正式卸任美国总统。

简历

  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Hussein Obama II),1961年8月4日生于美国夏威夷,父亲是一位来自肯尼亚的黑人穆斯林,母亲是堪萨斯州的白人。

  1983年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1985年到芝加哥工作。1991年毕业于哈佛大学的法学院,是第一个担任哈佛法学评论主编的非洲裔美国人。

  1992年和米歇尔·拉沃恩·奥巴马结婚。

  1996年,奥巴马从芝加哥当选为伊利诺伊州国会参议员并在之后的3年中连任;2000年,在竞选美国众议院议员席位失败后,奥巴马将主要精力投入到伊利诺伊州的参议工作中。

  2007年2月10日,奥巴马在伊利诺伊州斯普林菲尔德市正式宣布参加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并提出了重点在“完结伊拉克战争以及实施全民医疗保险制度”的竞选纲领。

  2008年6月3日,奥巴马被定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同年8月23日,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奥巴马被正式提名,从而成为了美国历史上首个非洲裔总统大选候选人。

  2008年1月1日,奥巴马开通了自己的微博网,通过网络渠道对竞选进行宣传,后来被人们称为Web2.0总统。

  2008年11月5日,奥巴马击败共和党候选人约翰·麦凯恩,正式当选为美国第四十四任总统(届数:第56届,任数:第44任,位数:第43位, 政党:民主党)。于2009年1月2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参加就职典礼,发表就职演说,并参加了游行。任期4年。

贝拉克·奥巴马展示自己的诺贝尔和平奖奖章和证书(2009年12月,奥斯陆)
  2009年10月9日,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诺贝尔奖评审会称,美国总统奥巴马因“为增强国际外交及各国人民间的合作做出非同寻常的努力”而被授予2009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2012年11月7日,奥巴马在总统大选中击败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成功连任。

  2017年1月20日,奥巴马正式卸任美国总统。

成长时期

  奥巴马的父母在位于火奴鲁鲁玛诺亚之夏威夷大学相识,当时他的父亲以国际学生身份在校求学。在奥巴马2岁时,父母分居,随后离婚。他的父亲便前往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最终返回肯尼亚。而他的母亲则嫁给了一位印度尼西亚籍的学生Lolo Soetoro,得一女。奥巴马六岁时,与母亲一家迁居到印尼首都雅加达。四年后,奥巴马回到夏威夷,与外祖父母住在一起。从五年级起,奥巴马就读于位于火奴鲁鲁的大型私立学校Punahou学校(孙文曾于此校就读),且于当地读到12年级,于1979年毕业。

  奥巴马21岁时,父亲在肯尼亚遭遇一场车祸去世。母亲在他的1995年的回忆录《我父亲的梦想》出版几个月后去世。

  在《我父亲的梦想》中,奥巴马描述了自己在母亲的白种美国中产家庭成长的经历,他对于自己早逝的黑人父亲的信息大多来自于家庭故事和照片。对于童年,奥巴马写道:“我的父亲与我身边的人完全不同——他的皮肤像沥青一样黑,而我的母亲却像牛奶一样白——我对这一点印象深刻。”在青年时,奥巴马因为自己的多种族背景,很难取得社会认同。他回忆自己当年吸食大麻和可卡因,为了“将‘我是谁’的问题挤出脑袋”;后来为2008年总统选战及健康状况起见,及换取妻子米歇尔·奥巴马投入于自己的竞选活动当中,在当年初戒掉长达二十年之吸烟习惯。

大学时代

  高中毕业后,奥巴马在加州的西方学院(Occidental College)求学两年,随后转至纽约市的哥伦比亚大学的哥伦比亚学院,在那里主修政治学及国际关系。在1983年取得文学士之后,奥巴马在国际商务公司工作了一年。1985年,他迁往芝加哥,主持了一个非营利计划,以协助当地教堂为穷困的居民组织好职业训练。

  奥巴马于1988年进入哈佛大学法学院。1990年2月,由于被选为《哈佛法律评论》的首位非洲裔美国人主席,奥巴马首次获得了全国性的认可。1991年奥巴马在哈佛获得了“极优等”(拉丁文的学位荣誉,magna cum laude)法律博士(Juris Doctor,美国法学院的毕业学位,法学博士是S.J.D.)的学位。回到芝加哥后,奥巴马主持了一次选民登记运动,且为民权律师事务所Miner,Barnhill & Galland工作。后来,自1993年至2005年竞选联邦参议员的12年中,奥巴马一直在芝加哥大学法学院任职宪法讲师。

州议员生涯

  1996年,奥巴马从芝加哥第十三区,南部的海德园(Hyde Park)区被选入伊利诺伊州议会。2003年1月,当民主党重新取得议会的控制权,他被提名为州卫生与公众服务委员会主席。在奥巴马的立法提案中,他帮助编撰了工作所得抵税法(Earned Income Tax Credit),为低收入家庭提供援助;还为一些致力于无法承担健康保险的居民的立法相关项目,更协助通过增加对艾滋病预防和病人照料的项目增加预算。

州参议员事绩

  2000年,奥巴马挑战波比·拉什(Bobby Rush)所担任了4年的联邦众议院席位,但最终失败。前黑豹党成员和社区活动家拉什指责奥巴马,称其“在第一选区的时间不长,无法看到真实的情况”。拉什获得61%的选票,奥巴马获得30%竞选失败后,奥巴马专注于自己的参议员工作,编撰了要求对可能判死刑罪犯的审问必须录像的法律。奥巴马2002年竞选连任,未遇对手。

  纵观奥巴马的伊利诺伊州参议员生涯,政治评论员注意到他在与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工作时不仅都很有效率,且能团结一致。后来为联邦参议员竞选时,尽管奥巴马曾支持一些警察工会所反对的议案,他还是获得了伊利诺伊州警察同业会(Fraternal Order of Police)的支持,且赞赏他“多年对枪支控制的支持,和愿意商谈与妥协的态度”。

2008年总统选举

  2004年奥巴马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演讲使人们预料到他最终将参与美国总统的竞选。这种推测在2004年他赢得联邦参议员选举之后更加确切,促使他向记者澄清:“我可以肯定地说,我不会在4年后参加竞选” 。但在2006年10月的电视访谈节目《会面新闻界》时,奥巴马亦曾表示自己可能参与2008年的总统大选。随后民意机构将他的名字加入到民主党候选人的民意调查表中,首次的民意调查显示奥巴马获得17%民主党人的支持,仅次于获得28%支持度的纽约州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最近的“拉斯穆森报告“(Rasmussen Reports)指出两人在民主党基本选民中的支持度“事实上持平”。

  2006年12月底出版的《新闻周刊》封面故事以“竞赛开始”(The Race is On)为题,其专栏作家Jonathan Alter提出了“美国为希拉里或奥巴马做好准备了吗?”的封面问题。

  民主党参议员理查·杜宾(Richard Durbin)和伊利诺伊州审计长丹尼尔·海恩(Daniel Hynes)为2008年奥巴马总统竞选的早期倡议者。著名电视主持人奥普拉·温弗里和影星乔治·克鲁尼都表态支持奥巴马竞选总统。评论员曾指出奥巴马在2008年获胜的机会将大于在2012年及之后。

  2006年10月在出版的《芝加哥论坛报》中,牛顿·迈诺(Newton Minow)将2008年奥巴马的总统竞选与1960年约翰·肯尼迪的胜选相提并论,保守派专栏作家乔治·威尔(George Will)则详列出他认为奥巴马应该在此时参选的四个理由。

  2006年9月,奥巴马成为艾奥瓦州议员汤姆·哈金(Tom Harkin)的野餐会上的主要演讲者,这一年度政治活动传统上由艾奥瓦州政党核心会议(Iowa Caucus)中有希望的总统候选者参加。2006年12月,奥巴马在新罕布什尔州发表演讲,庆祝民主党在全国中期选举中的首场胜利(新罕布什尔州初选),吸引了1500人。

  2007年1月14日的《芝加哥论坛报》报道,奥巴马已经开始建立自己的竞选团队,且将其竞选总部设于芝加哥。2007年2月10日在伊力诺州首府春田市正式宣布参选。2008年1月4日的艾奥瓦民主党初选大会上,取得38%的支持率,领先知名度颇高的约翰·爱德华兹和希拉里·克林顿,成为民主党候选人中的领跑者。2008年5月10日奥巴马超级党代表票首次超越希拉里·克林顿,连同领先数月的一般党代表票,使奥巴马入主白宫之路气势大增。

  2008年6月3日,最后两场预选在南达柯塔州和蒙大拿州举行,希拉里·克林顿旋即确定在党代表票数上落后,奥巴马初定成为民主党总统提名人,是美国历史上首次有主要政党提名参与总统大选的黑人。2008年8月23日的民主党全国大会上,他被正式提名,并且选择了参议员乔·拜登为副总统候选人。

  11月4日总统大选正式举行,结果奥巴马击败共和党候选人麦凯恩成功当选为美国第44任总统,更成为美国有史以来第一位非洲裔总统。 奥巴马当选后,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发表文章,分析美国政经局面,支持他进行激进改革。

奥巴马就职演说(2009年)

美国东部时间2009年1月20日中午12时左右,美国第44任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发表就职演说
  美国东部时间2009年1月20日中午12时左右,美国第44任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发表就职演说,全文如下:

同胞们:

  我今天站在这里,因为面前的任务而感到谦卑,因为你们的信任而心存感激,同时铭记先辈们做所出的巨大牺牲。感谢布什总统为这个国家做出的贡献,同时也谢谢他在整个政权交接期间表现出的慷慨与合作。

  迄今已经有44名美国人宣誓就任总统。这些誓词曾出现在繁荣的上升趋势和如水般平静的和平中,当然,也经常会出现在乌云密布和狂风暴雨之时。在这各种时刻,美国一直在继续前行,这不仅仅是因为执政的技巧或者有先见之明,而是因为我们的人民一直在坚守先辈们的理想,忠实履行我们的建国宣言。过去是这样,这一代的美国人仍将会坚持这样做。

  众所周知,我们目前正处在危机之中。我们的国家正在对暴力和仇恨宣战。我们的经济也被严重削弱,这是一些人贪婪和不负责任的后果,但在做出艰难选择和准备迎接新时代方面,我们出现了集体性的失误。房屋失去了;工作丢掉了;商业萧条了;我们的卫生保健耗资巨大;我们太多的学校不合格;每天都能找到更多的证据表明我们利用能源的方式使得对手更加强大,并且威胁到了我们整个星球。

  这些数据和统计都是危机的表现特征。虽然无法具备测量,但产生的深远影响是我们的信心受到了侵蚀--担心美国的衰退不可避免,担心下一代会降低他们的期待。今天我要向你们说的是,我们面临的挑战是真实存在的。这些挑战很多,而且非常严重,它们不会轻易地或者在短时间内就能得以解决。但大家也必须认识到,美国,终将会解决这些困难。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是因为我选择用希望来战胜恐惧,用团结来战胜冲突与分歧。今天,我们来到这里将结束悲戚和错误的承诺,抛弃指责和教条主义这些扼杀我们政治的东西。我们仍然是一个年轻的国家,但现在应该摒弃充满孩子气的行为,重申我们不朽的精神;选择我们更好的历史;宏扬那些珍贵而且高尚的理念,并将这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上帝认为天下众生皆平等,众生皆自由,而且都应该拥有追求幸福的机会。

  在重申我们国家的伟大时,我们必须明白,伟大绝对不会是一种馈赠,而是要靠我们去努力争取。我们的征途从来没有捷径,也不属于那些胆怯懦弱、消谴工作或者只追求财富名利的人。为了我们,他们整理起自己不多的物品开始穿越大海寻找新的生活;为了我们,他们在血汗工厂辛苦劳作,忍受着皮鞭的抽打并且犁开坚硬的土地;为了我们,他们在诸如康科得、盖茨堡、诺曼底等等地方作战并献出生命。

  这些男男女女们不停地奋斗和牺牲,一直工作直到双手生疼,目的只是为了过上更好一些的生活。在他们的眼中,美国比他们个人的报负更加重要,也比所有出身、财富或者宗派之间的差别更加重要。这就是我们今天仍在继续的征程。我们仍然是世界上最繁荣、最强大的国家。当这场危机开始后,我们工人的生产力并没有下降;我们的思想也没有失去创造力;我们现在需要的商品和服务,并没有比上周、上月或者去年减少;我们的生产力并没有降低。从今天开始,我们必须振作起来,拂去身上的灰尘,重新开始振兴美国。

  环视周围,到处是要做的工作。目前的经济状况要求我们采取大胆和迅速的行动,我们将采取行动,不仅是创造新的工作岗位,而且是为经济的增长奠定新的基石。我们将建设道路和桥梁、电网和数字网络,它们将为我们的商业活动服务,把我们联系在一起。我们将使科学回归其位,应用科学技术来提高医疗的质量并降低其费用。我们将利用太阳能、风能、潮汐能来驱动我们的汽车,运营我们的工厂。我们将变革我们的学校、学院和大学以满足新时代的需求。这些是我们能够做的,我们将做这一切。

  现在,有些人质疑我们的雄心壮志。他们称,我们的制度不能容忍太多宏伟的计划,他们很健忘,因为他们已忘记了这个国家曾经作过的事情,忘记了自由的男女在想像力和共同目标、必要性和勇气相结合的情况下所能取得的成就。

  愤世嫉俗者未能理解的是,他们脚下的土地已发生了变动,过去那种消耗我们太长时间的陈腐的政治争论将不会重现。我们今天问的问题将不是我们的政府是过大或者过小,而是它是否有效-它是否能帮助家庭找到可支付体面工资的工作,向他们提供可支付得起的医疗服务,提供有尊严的退休。当答案是肯定时,我们就会推动这一项目。当答案是否定时,我们就会结束这一项目。我们所有管理公共资金的人将在这一标准下工作-明智地花钱、改革坏习惯、使我们的活动透明化,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恢复人民和他们政府之间的至关重要的信任。

  对于我们来说,市场是好是坏并不是一个问题,市场产生财富和扩展自由的能力是无以匹敌的。但这场危机提醒我们,没有有效的监管,市场会失控。当一个国家只青睐富人时,它的繁荣将无法持久。我们经济的成功不仅取决于我们国民生产总值的总量,而且取决于我们共享繁荣的范围,取决于我们将机会扩大至每个愿意抓住机会的人,这不仅是出于慈善之心,而是因为这是一条通往我们共同利益的最确切的道路。

  就我们共同的防务而言,我们拒绝那种在我们的安全和我们的理想之间作出取舍的错误选择。我们的建国先辈曾面临我们几乎无法想像的危险,他们起草了确保法制和人权的宪章,数代美国人的鲜血扩展了这一宪章。这些理想仍然照亮着世界,我们将不会为了权宜之计而放弃它们。对于所有那些今天在观看就职典礼的世界其它各地的人民和政府,从宏伟的首都至我父亲所出生的那个小村庄,请明白,美国是所有国家、所有试图寻求和平和尊严男人、女人、儿童的朋友,我们已作好了再次担任领导者的准备。

  我们回忆起前几辈的美国人,他们不仅仅是靠导弹和坦克击败法西斯主义,而且是靠紧密的联盟和持久的信念。他们明白,我们自身的力量不足以保护我们,也不会使我们为所欲为。相反,他们知道,我们的力量只有在谨慎使用的情况下才会增涨,我们的安全来源于我们事业的正义、我们榜样的力量、人性和克制的品格。

  我们是这种遗产的继承者。这些原则将再次指引我们,我们可以应对那些需要更多努力的新威胁,这些新威胁需要国家之间进行更大程度的合作和理解。我们将负责任地把伊拉克交给它的人民,我们将在阿富汗推动负出重大代价才赢得的和平。我们将和老朋友和前敌手一起毫不松懈地削弱核威胁,应对全球变暖。我们将不会为我们的生活方式道歉,我们也不会放松我们的防务。对通过谋杀无辜者推动自己生活方式的人,我们对你们说,我们的精神更为强大,它无法被挫败,你们不可能消灭我们,我们将击败你们。

  我们都知道,我们各类遗产的汇集是一种力量,而不是脆弱。美国是由信仰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和印度教的人们以及无信仰人士组成的国家,来自地球上每一个角落的语言和文化在这里融汇。我们有过内战和种族隔离的惨痛经历,翻过黑暗的一页,我们因此变得更加强大、更加团结,我们因此坚信古老的仇恨总有一天会化解,部族之间的隔阂很快就会消除。我们坚信,随着世界变得越来越小,我们共有的人道精神将放出光芒,美国必须克尽己职,开创一个和平的新纪元。

  对于穆斯林世界,我们将寻求新的共处之道,一种基于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的方式。对于世界上那些播种冲突的种子或将自己社会的弊病归咎于西方的领导人,你们应该明白一点,你们的人民将根据你们所建设的而非破坏的来对你们作出评判。对于那些通过腐败、欺骗和镇压异见者来攫取权力的领导人,你们应该明白自己在违逆历史的潮流,但如果你们愿意松开拳头,我们将向你们提供帮助。

  对于那些贫穷国家的人民,我们发誓将跟你们并肩战斗,让你们的农场繁茂、让洁净的水源流淌,让挨饿的身体获得营养、让饥渴的头脑获得食粮。对于那些像我们一样相对富有的国家,我们要说,我们再也不能对自己国界之外的苦难漠不关心,我们再也不能不顾后果地消耗世界的资源。这个世界已经改变,我们必须与之俱变。

  当我们展望未来的路途,我们怀着谦卑的感激想起此时此刻正守卫在边远的沙漠和山区的勇敢的美国人。今天他们有话要对我们说,就像躺在阿林顿国家公墓里那些倒下的英雄的低语一样。我们之所以尊敬他们,不仅仅因为他们为我们的自由保驾护航,更是因为他们践行着服务的精神,以及在比自身更宏伟的事物上寻找意义的崇高意愿。然而就在此时,这个将影响一代人的时刻,我们所有人需要的正是这种精神。

  因为不论政府能做什么和必须做什么,最终这个国家都要依赖美国人民的信念和决心。它是当堤坝溃决后收留一个陌生人的仁善,它是那些宁愿减少自己的工时也不愿看见一位朋友失业、帮助我们度过黑暗时光的工人的大公无私,它是消防员们冲进浓烟滚滚的楼梯的勇气,也是那些养育小孩并最终决定我们的命运的父母们的意愿。

  我们可能面临着全新的挑战,我们应对这些挑战的手段也可能是全新的,但是我们的成功所仰赖的价值标准却是古老的——勤劳、诚实、勇气、公正、忍耐、好奇、忠诚和爱国。这些东西都是真实的,它们在整个美国历史上一直是我们取得进步的背后推动力。现在所亟需的是回归这些真理,现在我们需要进入一个新的责任时代——需要每个美国人都认识到,我们对自己、对这个国家、对整个世界都负有责任,不是勉强接受的责任,而是当仁不让,应该彻底明白一点,即除非将我们的一切献给一项艰巨的任务,我们的精神无法获得满足、我们的人格也无法获得塑造。

  这是作为一位公民的价值和承诺。

  这是我们的信心之源,是上帝召唤我们去塑造一个不确定的命运。

  这是我们的自由和信念的意义所在——为什么不同信仰、不同种族的男女老少能够在这个宏伟的大厅里欢聚一堂,以及为什么不到六十年前一个人的父亲还不能在当地餐馆里就餐、现在他却能够站在大家面前进行最庄严的宣誓。

  让我们为这一天打上标记吧,用对我们是谁以及走过的旅程的回忆。在美国诞生的那一年,在最寒冷的季节,一小队爱国志士围着河边快要熄灭的篝火,此时河流已经冰封。首府被遗弃了。敌人在挺进。雪地上血迹斑斑。在革命成败茫然未知的时刻,我们的国父让人民听到了下面的话语:

  “让未来的世界知道……在冰天雪地的寒冬里,当唯有希望和美德幸存的时候……这个城市和这个国家,在危险的警报响起之后,挺身迎向它们。”

  美国。现在我们面临共同的危险,在这个艰苦卓绝的寒冬,让我们记起这些不朽的话语。怀着希望和美德,让我们再次迎击冰冷的湍流,忍受可能来临的风暴。让我们的孙辈这样讲述我们:当我们面临考验之时,我们拒绝让这段旅程中止,我们没有转过身去,也没有摇摆不定,而是眼睛坚定地望着前方,承蒙上帝的恩典,我们携带着自由的伟大礼物,安全地将它交付给我们的后代。

个人信仰

  奥巴马信奉基督教,是美国联合基督教会的成员。他崇敬上帝,且能很好地将“上帝保佑”这一名句植入自己的政治演讲中。比如,他在许多大型演说场合都表现出对上帝的敬畏,于演说的结尾部分也要加上“愿上帝保佑你”,“愿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原文:GOD BLESS YOU,GOD BLESS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还有“愿上帝给我们赐福”(原文:GOD'S GRACE UPON US)也是他在演讲中经常使用的句子。

  有媒体认为奥巴马的父亲生活在穆斯林宗教的环境中,是一个穆斯林教徒,从而肯定他天生就是一个穆斯林;而他却认为自己的父亲虽然生活在穆斯林教派区域,但他并不是穆斯林,而且对宗教没有兴趣,所以自己也不是穆斯林,他还解释自己没有做过任何穆斯林宗教的祷告;他还说自己母亲是美国白人基督徒,他是跟随母亲而信奉基督教。2007年11月,他的总统竞选活动网站还发表了一项声明,确认他现在不是,从来也未曾是穆斯林,而是一个委身的基督徒。

著作

  在踏入政坛之前,奥巴马出版了其青年及早期事业的回忆录《我父亲的梦想:奥巴马回忆录》。该书于1995年出版,并于2004年重印,新版本加入了新版前言和他在2004年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演讲稿。该书的音频版本获得了2006年格莱美奖的最佳诵读专辑。

  2004年12月,奥巴马与三本书签约,合约价值190万美元。第一本书《无畏的希望:重申美国梦》(The Audacity of Hope)在2006年10月出版(台湾版由商周出版),论述了奥巴马的政治理念。该书自出版后在纽约时报图书排行榜一直名列前茅。该书的音频版本更令奥巴马在2008年击败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和吉米·卡特等竞争对手获得当年的格莱美奖最佳诵读专辑奖,这是他第二度夺得此奖项。

  第二本书由于出版合约仍未公开,该书是奥巴马和妻子、两个女儿合著的儿童书,其利润将赠予慈善机构。而第三本书的内容现在也尚未公开。

  美国兰多姆出版公司旗下的ThreeRivers出版公司表示,奥巴马新书《我们相信变革——贝拉克。奥巴马重塑美国未来希望之路》,将在2008年9月8日推出音频和电子版本,然后于9月9日正式上市。这本书由奥巴马亲自作序,介绍自己的政策立场和这次总统选举的重要意义。他的竞选团队成员也撰写了一些章节,介绍奥巴马在医疗保险、能源和国防安全等重要问题上的观点。此外,该书还囊括了奥巴马在竞选期间发表的7次演讲原文,包括他在宣布竞选总统和出访德国时的演讲。

  目前中国大陆已经引进奥巴马的《我父亲的梦想:奥巴马回忆录》、《无畏的希望:重申美国梦》(The Audacity of Hope)和《我们相信变革——贝拉克。奥巴马重塑美国未来希望之路》,为该著作之简体字版本。

家族与家庭

奥巴马一家人(2009年9月,白宫寓所)
  奥巴马复杂的身世为大家所熟知,但他的血脉渊源却可追溯到美国的几位前任总统。有美国学者对他的家谱作了细致研究,从他父母的多次婚姻印证出他与美国的三位前总统都有同一脉络的血缘关系,他们是第33任总统哈利·S·杜鲁门、第41任总统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和第43任总统乔治·沃克·布什。另有学者认为,他与前任总统有血缘关系并非稀奇事件,因为许多美国人的祖先都来自英格兰,找到同一祖先是常有的事。另有中国媒体撰文指出他与美国超级富翁、证券投资家沃伦·爱德华·巴菲特(Warren Edward Buffett)亦存在血缘关系,这种关系源自一位17世纪的法国移民马里恩·杜瓦尔,因奥巴马的母亲斯坦利·安·邓娜姆与巴菲特的父亲霍华德·巴菲特都是马里恩·杜瓦尔的后代。

  奥巴马的父母在火奴鲁鲁玛诺亚之夏威夷大学相识,随后结婚,1961年生下奥巴马。父亲老贝拉克·奥巴马是生于肯尼亚的卢欧族黑人,肯尼亚经济学家。他对于自己早逝的黑人父亲的信息大多来自于家庭故事和照片,他认为父亲与自己身边的人完全不同,皮肤黑得像沥青;母亲斯坦利·安·邓娜姆是堪萨斯州威奇托的白人教师,在《我父亲的梦想》一中,他描述了自己在母亲的白种美国中产家庭成长的经历,并描述了母亲与父亲表现在肤色上的种族差异。他2岁时,父母分居,随后离婚。离异后,父亲前往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最终返回肯尼亚;母亲则嫁给了一位印度尼西亚籍的学生卢路·索特洛,1970年生一女儿Maya Soetoro,1980年两人离婚。1982年奥巴马父亲在肯尼亚因车祸去世,母亲亦于1995年身故。他的祖父为英国殖民统治肯尼亚时期之公务员。

  1989年夏天,奥巴马在西德利·奥斯汀律师事务所担任暑期工读生期间,结识了当时已是律师的米歇尔·鲁滨逊。两人于1992年结婚,现有两个女儿——大女儿玛丽亚生于1999年,小女儿萨沙生于2001年。奥巴马一家人是芝加哥三一联合基督教会的成员,但是由于该教会牧师耶利米·赖特发表的言论引起了广泛的争议。此事件发生后,他于4月30日做了一个题为更完美的联盟的演讲做为回应,其中表达了对赖特牧师的感情,然而在2008年5月31日却唐突的宣布脱离该教会。2008年他为顾及总统选战及自身的健康状况,以及换取妻子米歇尔·奥巴马投入于自己的竞选活动,在当年初戒掉长达二十年之吸烟习惯。

  2009年1月,47岁的奥巴马携家人由费城乘火车沿当年林肯行经的铁路路线旅行至华盛顿就任总统职务,举家迁入白宫,而米歇尔·鲁滨逊则成为美国第一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