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健三郎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江健三郎汉语拼音:Dɑjiangjiansanlang;英语:Kenzaburo Oe),日本作家。

简介

  1935年1月31日生于爱媛县。1959年毕业于东京大学法文系。以学生时代所写的小说《奇妙的工作》登上文坛,翌年发表的《饲育》又获得了芥川奖。初期作品以描写“被监禁状态”的人物为主题,其特色是用富于感觉的文体表现战后青年一代虚无的生活态度。其后有代表性的作品是《我们的时代》、《孤独青年的休假》、《日常生活冒险》、《个人的体验》、《万延元年的足球队》、《洪水波及我的灵魂》、《人生的亲戚》和《安静的生活》等。他所探讨的主题是性与政治,从个人方面和社会方面研究现代人的生存问题,同时也涉及许多现实政治问题。因而他被认为是现代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之一。他一向以文学“接力赛第一棒”自居,精力充沛,创作欲旺盛,从1993年起,着手创作围绕森林和再生等一系列故事的三部曲——《燃烧起来的绿树》。

生平年表

  1935年1月31日

  出生于日本爱媛县喜多郡大濑村(今内子町大濑),父大江好太郎。兄妹七人,兄弟间排行第三。大濑为一森林峡谷间的村庄,这里的自然环境、民间习俗,对大江健三郎后来的创作颇有影响。

  1941年

  6岁 4月,入大濑国民学校读书。时年12月2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

  1944年

  9岁 祖母和父亲相继故去,两个哥哥均被“战时集中征训”,家里男人只有健三郎一人。

  1945年

  10岁 国民学校小学五年级。是年八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1947年

  12岁 3月,大濑小学毕业,4月,入大濑中学。是年,日本学校制度改革。5月,战后日本新宪法公布、实施。新制中学把原来的修身课改为新宪法学习,这对大江健三郎的思想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

  1950年

  15岁 3月,初中毕业;4月,入爱媛县县立内子高中。

  1951年

  16岁 4月,转学至爱媛县立松山东高中。编集学生文艺杂志《掌上》。自是年起,开始了以后持续十二年之久的寄宿生生活。

  1953年

  17岁 3月,高中毕业;赴东京,入补习学校,准备大学考试。

  1954年

  19岁 4月,考入东京大学文科。

  1955年

  20岁 9月,在东京大学教养学部(基础教育部)学生杂志《学园》上发表作品《火山》,后 获银杏并木奖。热衷于阅读加缪、萨特、福克纳、梅勒、索尔·贝索、安部公房等人的作品。

  1956年

  21岁 4月,入东京大学法文专业,阅读萨特的法文原作;创作剧本《死人无口》、《野兽之声》。

  1957年

  22岁 5月,在《东京大学新闻》上发表小说《奇妙的工作》,获该报五月祭奖,并获着名文艺评论家平野谦的注意。8月,小说《死者的奢华》发表于《文学界》杂志,成为日本文学界最为推重的“芥川文学奖”候选作品,着名作家川端康成称赞这篇小说显露了作者“异常的才能。”大江健三郎作为学生作家由此正式登上文坛。

  1958年

  23岁 1月,中篇小说《饲育》发表于《文学界》,并于当年获第39届“芥川文学奖”;同年,早期作品集《死者的奢华》由文艺春秋新社出版。发表《感化院的少年》等作品。因突然进入作家生活,写作过度紧张,服用安眠药过度,几至中毒。

  1959年

  24岁 3月,毕业于东京大学文学部法国文学专业,毕业论文的题目是《论萨特小说里的形象》。毕业后,专注于文学创作;是年,发表《我们的时代》、《我们的性世界》等作品,开始从性意识的角度观察人生、构筑文学世界。

  1960年

  25岁 2月,与著名电影导演伊丹万作的女儿伊丹缘结婚。创作电视歌剧《昏暗的镜子》;参加“安保批判之会”、“青年日本之会”,明确表示反对日本美国缔结安全保障条约。5月,作为第三次日本文学家访华代表团成员,与野间宏等访问中国。9月,长篇小说《迟到的青年》开始在《新潮》杂志连载。

  1961年

  26岁 以日本社会党委员长浅沼稻次郎遭右翼青年刺杀事件为题材,创作并发表《政治少年之死》等作品,因此遭到右派势力威胁。8月起,赴欧洲旅行,曾在巴黎访问萨特。

  1963年

  28岁 5月,发表中篇小说《性的人》;6月,长子大江光诞生,头骨先天残疾。夏,访问广岛,调查遭受原子弹爆炸后的种种情况。

  1964年

  29岁 8月,长篇小说《个人的体验》出版,获新潮文学奖。10月,长篇随笔《广岛札记》开始在《世界》杂志连载,至翌年三月载完。

  1965年

  30岁 夏至秋,赴美国旅行,参加哈佛大学的研讨班。

  1966年

  31岁 4月,新潮社开始出版《大江健三郎全作品》,翌年二月全六卷出齐。为创作新的长篇小说而系统阅读福克纳的作品。

  1967年

  32岁 1月,长篇小说《万延元年的足球队》开始在《群像》杂志连载,7月刊完,9月,由讲谈社出版单行本。同年获第三届谷崎润一郎奖。长女菜采子于同年7月诞生。赴冲绳旅行并发表《为与冲绳共叹共怒》等文章。

  1968年

  33岁3月,赴澳大利亚旅行。4月,发表《参院选举反映了民意吗——当投票意味着放弃权利的时候》等文。5月,《个人的体验》英译本出版,应译者与出版社邀请赴美旅行。8月,发表《核时代的森林隐遁者》等文。

  1969年

  34岁 8月,长篇随笔《冲绳札记》开始在《世界》杂志连载,翌年6月刊完。

  1970年

  35岁 7月,讲演集《核时代的想象力》由新潮社出版。是年,三岛由纪夫剖腹自杀,大江健三郎曾就此事件多次发表意见。

  1971年

  36岁 夏,参与创办并编辑季刊《冲绳经验》;7月,出版与重藤文夫的对谈录《遭受原子弹爆炸之后的人》。“启示录”“末世”、“末日”等词汇频频出现于大江的作品和谈话里。

  1973年

  38岁 长篇小说《洪水涌上我的灵魂》(上、下)由新潮社出版,同年12月获野间文艺奖。

  1974年

  39岁 2月,在日本作家要求释放索尔仁尼琴的声明上署名。11月,出版《文学笔记》(新潮社),其中详细记录了《洪水涌上我的灵魂》的推敲修改过程。

  1975年

  40岁 5月,为抗议韩国当时的政府镇压诗人金芝河而参加有关活动。大学时代的恩师、东京大学教授渡边一夫去世;山口昌男著《文化的两义性》由岩波书店出版。大江后来曾把这称为“两个重大事件”,并说,这两个事件在他的内心是紧密联结在一起的。他把渡边一夫视为终生之师,而他开始关注俄国-形式主义、结构主义、文化人类学,则是受了山口昌男的影响。

  1976年

  41岁 赴墨西哥首都,用英语讲授“战后日本思想史”。

  1977年

  42岁 9月,新潮社出版《大江健三郎全作品》第二辑,全六卷,翌年2月出齐。10月,参加夏威夷大学东西文化研究所举办的“东西文化在文学里的相遇”研讨会,做了“关于边缘性文化”的报告。

  1978年

  43岁 5月,《小说的方法》由岩波书店出版;在这部小说论着里,可以明显看到形式主义、新批评以及结构主义理论的影响。

  1979年

  44岁 11月,长篇小说《同时代的游戏》由新潮社出版。

  1980年

  45岁 1月,短篇小说《聪明的雨树》发表于《文学界》杂志。6月,《大江健三郎同时代论集》由岩波书店出版,全十卷,翌年8月出齐。

  1981年

  46岁 先后参加陀斯妥耶夫斯基逝世百年祭、正冈子规纪念馆开馆等活动并发表讲演。

  1982年

  47岁 7月,系列短篇小说集《倾听雨树的女人们》由新潮社出版,翌年获第34届读卖文学奖;系列短篇《新人呵,醒来吧》第一篇《天真之歌,经验之歌》发表于《群像》杂志。

  1983年

  48岁 系列短篇小说集《新人呵,醒来吧》由讲谈社出版。系列随笔《小说的图谋·理性的愉悦》开始在《波》杂志连载(4月),翌年12月刊完。

  1984年

  49岁 1月,与作家堀田善卫的通信,以《核时代的乌托邦》为题发表于《朝日新闻》;5月,参加国际笔会东京大会,做了题为《核状况下的文学——我们为什么写作》的讲演。9月,辞去芥川文学奖评委职务。

  1985年

  50岁 长篇小说《MBT》序章发表。

  1986年

  51岁 《MBT与森林里奇异的故事》由岩波书店出版。

  1988年

  53岁 理论著作《为了新的文学》由岩波书店出版;该书结尾部分,大江提到了自己“最后的小说”;他说,关于广岛,关于核笼罩的当今世界的问题,将构成这部作品的核心。

  1989年

  54岁 获欧洲共同体设立的犹罗帕利文学奖;评奖委员会认为,大江对欧洲文学也给予了相当的影响,他创造了能够表现个人体验与普遍性经验相结合的文体。同年,《万延元年的足球队》瑞典文版出版。

  1992年

  57岁 4月,担任《朝日新闻》“文艺时评”栏专栏作家,持续至1994年3月;所撰评论,表示出对中国“文革”后文学的关注,认为从中国青年作家莫言等的小说日译本,可以看出潜藏着破坏旧文体的力量。

  1993年

  58岁 创作长篇三部曲《燃烧的绿树》;获意大利蒙特罗文学奖。

  1994年

  59岁 10月13日,瑞典科学院宣布大江为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12月,赴斯德哥尔摩参加授奖仪式,7日发表受奖纪念讲演《我在暖昧的日本》。同年,表示拒绝接受日本政府拟议颁发的文化勋章。《小说的经验》由朝日新闻社出版。

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1994年瑞典文学院以其作品《个人的体验》、《万延元年的足球队》授予大江健三郎诺贝尔文学奖。《个人的体验》这部长篇小说以作者的亲身生活经验为基础写成。大江健三郎生有一残疾儿子,后去广岛搞社会调查,对原子弹造成的迫害深有感触。小说表现了现代人的孤独,以主人公下决心承担起抚育畸形儿的重任为终局。小说获日本第十一届新潮文学奖。《万延元年的足球队》写两兄弟回四国山村故园寻根,却发现这个山村仍陷于百年前(即万延元年)农民起义的影响中。作品在暴动、自杀、通奸、畸形儿诞生等互相交织的社会场面中,插入维新精神和战后精神,无论在思想上和文体上都堪称大江健三郎的创作高峰。小说获日本第三届谷崎润一郎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