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谅祚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重定向自夏毅宗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谅祚汉语拼音lǐ liàng zuò),(1047-1067年),西夏第二位皇帝,天授礼法延祚十一年(1048年)至拱化五年(1067年)在位。党项族。夏景宗李元昊之子,生母宣穆惠文皇后没藏氏。李谅祚即位时才一岁,由其母没藏氏掌握朝政。毅宗在大将漫咩等的支持下诛杀舅父没藏讹庞及其家族,结束了没藏氏专权的局面。引用汉族士人景询等任职。他废行蕃礼,改从汉仪。他调整监军司,加强军备,并控制军权,使文武互相制约。又增设汉、蕃官职,充实行政机构。不断发兵侵扰宋边。拱化五年(1067年),诱杀保安军(今陕西志丹)宋将。又企图征服河湟吐蕃,乘唃厮罗辽朝失和,率兵直攻青唐城(今青海西宁)。先后收降了吐蕃首领禹臧花麻及木征等,巩固了西夏的南疆。他亲附辽朝,向辽进贡回鹘僧、金佛和《梵觉经》。拱化五年(1067年)驾崩,时年21岁。庙号毅宗,谥号昭英皇帝,葬于安陵。由其子李秉常继位。

生平

  李谅祚生母没藏黑云本李元昊重臣野利遇乞妻,之后野利遇乞被李元昊赐死,没藏氏出家为尼,后李元昊访野利氏遗口,迎没藏氏入宫与之私通,被野利后发现,令没藏氏到戒坛寺出家为尼,赐号没藏大师,李元昊经常到寺中幽会。天授礼法延祚十年(1047年)二月六日,没藏氏在跟从李元昊打猎时生下李谅祚。养于其兄没藏讹庞家。李元昊将国事委以没藏讹庞,自己与诸妃到贺兰山离宫享乐。没藏氏兄妹开始策划危害太子宁令哥,改立李谅祚为皇太子的阴谋。其时因野利后失宠被废,太子宁令哥爱妻被夺,天授礼法延祚十一年(1048年)正月,夏景宗李元昊为太子宁令哥刺伤身亡。没藏讹庞杀宁令哥,拥立出生仅十一个月的李谅祚,李元昊临终时本有遗命立其从弟委哥宁令继承帝位。大臣诺移赏都等都主张遵从李元昊遗命。没藏讹庞反对,他说:“委哥宁令非子,且无功,安得有国?”诺移赏都反问道:“国今无主,然则何所立?不然,尔欲之乎?尔能保守夏土,则亦众所愿也。”讹庞回答说:“予何敢哉!夏自祖考以来,父死子及,国人乃服。今没藏后有子,乃先王嫡嗣,立以为主,谁敢不服!”众大臣唯唯称是,遂奉李谅祚为帝,尊没藏氏为宣穆惠文皇太后。

  李谅祚年幼,没藏太后摄政。太后之兄没藏讹庞以诺移赏都等三大将久掌兵权,令分掌国事,自任国相,总揽朝政。没藏讹庞因在没藏大族中为长,朝中贵为国相,权倾朝野,出入仪卫侔拟于王者。四月,宋朝方面派遣尚书刑部员外郎任颛出任册封使臣,供备库副使宋守约出任副使,册封李谅祚为西夏国主。没藏讹庞以李元昊遗物献给辽主。没藏讹庞又令于次年改元称延嗣宁国元年。十二月,西夏亦遣使到宋朝谢封册,并献马驼各50匹,宋朝设宴招待西夏使臣并赐物。其时辽以南壁旧怨不肯对李谅祚行封册,又借口西夏所遣贺正使迟期,遂羁留夏使,欲集兵讨伐。没藏氏闻讯后,又遣使赴辽朝以观动静,使臣再次被扣留。

  延嗣宁国元年(1049年)七月,辽兴宗为雪兵败南壁之耻,乘西夏新主李谅祚初立,下诏亲征。夏军匆忙迎战,一路败退。到次年五月,辽军进至兴庆府周围,纵兵大掠。又攻破贺兰山西北之摊粮城,抢劫夏仓粮储积而去。辽夏第二次贺兰山之战,西夏大败,损失惨重,向辽称臣。十月至十二月,没藏氏又两次派遣使臣赴辽,为李谅祚上表请和,并请求向辽称藩、称臣,辽兴宗都置之不答。辽兴宗却以谅祚幼弱,朝中强臣用事,为遏制夏,加强防卫,于边境布置重兵。这一举动对夏的威慑很大,不时遣使赴辽进呈表章、纳贡、献马驼。

  李谅祚初立时,诺移赏都等三大将各拥强兵驻守在外,没藏讹宠还有点顾忌。当三大将逐一凋丧,他更为所欲为。没藏讹宠连年侵扰宋朝沿边堡砦,福圣承道三年(1055年),又派兵侵占了宋朝麟州西北屈野河(今陕西境内窟野河)以西的肥沃耕地,令民种植,收入归己。宋方一再交涉,讹宠采取“迫之则格斗,缓之则就耕”的对策。没藏氏信奉佛教,建寺咏经,大办佛事。曾徵调数万军民修建承天寺,费时五载,耗资巨大。

  福圣承道四年(1056年),李谅祚九岁,已渐通世事,常常跟随好佛的母后没藏氏到新建成的兴庆府西承天寺中礼佛听演佛经。没藏氏本淫逸无度,又好佚游玩乐,常令街市张灯结彩,众骑士侍卫夜出游乐。没藏氏在戒坛寺为尼时,先同先夫野利遇乞出纳官李守贵私通,后又与李元昊的侍从宝保吃多已通奸,李守贵为此图谋杀死没藏氏与姘夫吃多已。这一年的十月间,没藏氏与她的侍从宝保吃多已又到贺兰山出猎,夜归途中,突然有蕃兵数十骑跃出,击杀没藏氏与其侍卫吃多已等。没藏讹庞侦知此事为没藏氏幸臣李守贵所为,他因侵占屈野河田事被负责巡视的李守贵据实禀报了没藏氏,被责令归还所侵之田而结冤仇。此时正好借机报仇。没藏讹庞遂下令族灭李守贵全家。

  福圣承道四年(1056年),没藏氏一死,没藏讹庞恐失去朝政大权,太后兄没藏讹庞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李谅祚做皇后,把持政权。奲都三年(1059年),李谅祚开始参与国事,他眼见没藏讹庞在朝飞扬跋扈,胡作非为,对其专权日益不满。没藏讹庞借故诛杀了李谅祚的亲信六宅使高怀昌、毛惟正。李谅祚深知这是杀给他看的,对没藏讹宠专断朝政深怀不满,就对讹宠的政敌大将漫咩屈尊礼敬,结为心腹。李谅祚与没藏讹庞儿媳梁氏私通,后来讹庞父子密谋欲杀李谅祚;梁氏告变,李谅祚在大将漫咩等的支持下执杀讹庞及其家族,又杀妻没藏氏,结束了没藏氏专权的局面。

  奲都五年(1061年),李谅祚亲理国政之后,立梁氏为皇后,任用梁皇后弟梁乙埋为家相。开始实行亲宋的政策。同年五月,李谅祚终于解决了夏宋双方多年来存在的屈野河地界争端问题。七月,李谅祚得悉辽朝将约唃厮啰兵共取河西。遂遣使臣嵬名聿正赴宋朝纳贡,并“请尚公主”,意在结宋朝为援,宋仁宗未允纳。十月,李谅祚上书宋仁宗说羡慕中原地区的衣冠,明年应当身穿中原衣冠迎接宋朝使者。宋仁宗允许他。

  奲都六年(1062年),李谅祚又改西寿监军司为保泰军,石州监军司为静塞军,韦州监军司为祥祐军,左厢监军司为神勇军。遣人向宋朝献本地的物产,自称宣徽南院使,宋朝下诏这不是西夏适合称呼的,不要李谅祚僭越称呼,让他遵守诏书的规定。李谅祚上表求取宋太宗御制诗章的隶书石刻的印本,并且向宋朝进贡马五十匹,还向宋朝求《九经》、《唐史》、《册府元龟》以及宋朝朝贺的礼仪,宋仁宗下诏赐给李谅祚《九经》,归还他所献的马匹。

  拱化元年(1063年),李谅祚上书请求恢复宋夏边境的榷场,宋朝方面不许。既而李谅祚遣吴宗等人来恭贺宋英宗即位,宋朝对待他们非常不好,吴宗出言不逊觉得自己理亏,也不再说话了。宋朝方面下要李诏谅祚惩治他。这年秋天,西夏出兵秦凤、泾原,抢掠这里的居民,杀掠人畜以万计。宋朝遣文思副使王无忌去西夏责问李谅祚,李谅祚不接受。

  拱化二年(1064年),夏使吴宗赴宋贺正月,与宋朝引伴使发生争执,宋使声称“当用一百万兵逐入贺兰巢穴”。听了夏使的回报,李谅祚认定宋朝侮辱西夏,决定以武力维护自尊。这年七月,毅宗率兵数万攻略宋朝秦凤、泾原诸州。其后二三年间,西夏的进攻持续不断。但这些似乎只是警告宋朝必须尊重西夏,交战期间,西夏派赴宋朝的使节依旧不绝。李谅祚力图在三国关系间为西夏寻找一个支撑点;既不与宋朝闹翻,以免宋朝彻底断绝岁赐和贸易,让辽朝有机可乘;又必须向宋朝显示西夏的实力和尊严。拱化四年八月,李谅祚又率步骑围攻庆州大顺城(今甘肃华池东北),身披银甲,头戴毡帽,亲临阵前督战,宋军箭下如雨,他被流矢射穿铠甲,死里逃生。时隔一月,他就遣使向宋请求时服和岁赐。在宋朝颁诏谴责时,他不失时机的保证履行前朝合约,于是两国关系恢复正常。

  拱化三年(1065年)正月,李谅祚又进攻宋庆州。宋朝遣文思副使王无忌持诏诘问,李谅祚不予理会,反遣贺正使荔茂先献表,归罪于宋朝边吏。同时招诱宋朝陕西熟户投向西夏。三月,遣右枢密党移赏粮出兵攻保安军,进围顺宁砦。八月,复扰泾原,十一月,又同宋军争夺德顺军威戎堡外之同家堡。

  拱化四年(1066年),李谅祚派兵大举攻大顺城,分兵围攻柔远砦,火烧屈乞村,将段木岭用栅栏围住,宋朝击退西夏并遣使责问李谅祚。三月,李谅祚献上物产谢罪,宋朝赐给李谅祚绢五百匹、银五百两。自李谅祚亲政,一面不停止对宋朝的武力进攻;一面也不放弃同宋朝的信使往来,仍照常于宋朝正旦及寿圣节时,派遣使臣赴宋朝称臣纳贡,其目的在得到宋朝的岁赐金帛和到宋朝京城进行贸易。谅祚在攻宋大顺城时中箭逃回不久,十月间又遣使向宋朝“请时服”,又请岁赐。

  拱化五年(1067年),李谅祚诱杀保安军(今陕西志丹)的宋将。又企图征服河湟吐蕃,乘唃厮罗与辽失和,率兵直攻青唐城(今青海西宁)。先后收降了吐蕃首领禹臧花麻及木征等,巩固了西夏的南疆。他亲附辽朝,向辽进贡回鹘僧、金佛和《梵觉经》。

  正当谅祚周旋于宋、辽、吐蕃部族之间,在内政外交上颇有作为时,拱化五年十二月,李谅祚去世,时年二十一岁,谥号昭英皇帝,庙号毅宗,葬于安陵,死后由其子李秉常继位。

评价

  《辽史》:虽西北士马雄劲,元昊、谅祚智勇过人,能使党项、阻卜掣肘大国,盖亦襟山带河,有以助其势耳。

  《西夏书事》:谅祚生未周龄,突遭大故:三将分治,势比连鸡;母族专权,形同卧虎;守贵难生肘腋;契丹兵入贺兰;家声贻墙茨之羞,国事等棼丝之乱。斯时李氏箕裘,岌岌乎殆哉!而数载之后,即能亲揽大政,坐收兵权。见契凡之强则事之,侦讹庞之叛则诛之,遵大汉礼仪以更蕃俗,求中朝典册用仰华风,皆元昊数十年草创经营所未能及者。惜其杀没藏,立梁氏,好色灭伦,不特君道有乖,即贻谋亦未善也。

  虞云国:作为一个君主,李谅祚尊用汉礼以改蕃俗,求赐儒经以慕华化,却为元昊建国经营时从未有过的新趋向,这是民族融合过程中汉族影响加强的表现。

 白寿彝:在摆脱外戚干政的情况下,谅祚虽对内在政治上有所建树,对外仍奉行侵宋政策。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