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经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墨经》汉语拼音:Mojing;英语:Mohist Classic),战国时后期墨家著作。成书于公元前4至前3世纪间。名称首见《庄子·天下》。狭义指《墨子·经》上下和《经说》上下4篇,广义另含《大取》、《小取》2篇。鲁胜称《墨辩》和《辩经》,“引《说》就《经》,各附其章”,作注未传,仅《墨辩注序》存《晋书·隐逸传》。今存最早版本载于明正统《道藏》。清中叶以来校释研究渐多,义理价值受到重视。《墨经》继续发挥论证墨翟的兼爱主张,尚功利,重人为,并把墨家哲学推进到新阶段。

自然观

  规定、解释物、实、动、宇、久、有穷、无穷等范畴。《经说上》说:“物,达也,有实必待之名也。”物是外延最大的属概念,世界上一切客观存在着的实际事物,都归属于“物”的范畴。宇即空间的定义,是“弥异所”,是东西南北等不同处所的概括。久(宙)即时间的定义,是“弥异时”,是古今早晚等不同时段的概括。《经说下》说:“盈无穷,则无穷尽也。”认为物、实充盈于无穷宇宙,是世界本原,知识、精神是人体生命物质的才能。动即徙和行。《经说下》说:“行者必先近而后远。远近修也,先后久也。民行修必已久也。久:有穷;无穷。”认为物质、运动与时、空有必然联系,时、空有无穷和有穷两重性。用实证理性自然观,取代墨翟的有神论。

认知论

  研究了认知的目的、实质、能力、活动、过程和检验标准。指出认知的目的和实质是“摹略万物之然”与所以然。说明感性认知的特点,是用五种感官(五路)与事物相接触、相过从,以反映事物的面貌。理性认知的特点,是用思虑分析事物,以获得深切著明的知识。主张从感性、经验上升为理性、理论,从相传的手工业技巧中探求原因(求故)、概括规律(取法),形成科学知识。把知识按来源、内容和程度分为传授的“闻知”、推论的“说知”、亲身观察的“亲知”、概念的“名知”、实际的“实知”、概念与实际结合的“合知”、意志思想与行动效果结合的“为知”(自觉实践之知)等7种。《经说上》说:“志行,为也。”“志功,正也。”重视自觉实践对知识形成和检验的作用。主张积极发挥认知和改造世界的能动性。用感性和理性并重的反映论认知论,取代墨翟的经验论。

辩证法

  《经上》说:“同异交得仿有无。”《经下》说:“权者两而无偏。”由大量用例概括矛盾分析和两面分析的辩证方法,广泛运用于分析自然、社会现象和百家争鸣辩论中提出的问题,如坚白(见离坚白)、利害、敢不敢、能不能、久不久的关系等。

逻辑学

  从百家争鸣辩论中总结出名、辞、说、或、假、效、譬、侔、援、推、止等思维形式,“彼止于彼”、“不俱当,必或不当”、“或谓之是,或谓之非,当者胜也”等思维规律和规则。《大取》揭示“辞以故生,以理长,以类行”的推论原理。《小取》是墨家逻辑学的简明纲要。

历史观

  《经下》和《经说下》以“尧之义”与“尧善治”命题为例,说明古今时代不同,实际各异,古今“仁义”、“善治”的名言也不等同。认为这种基于古今异时、名实不同的历史分析法有普遍应用价值,可依此类推(于是推之)。《经下》说:“或过名也,说在实”,指出名言须随实际的改变而改变。《经说下》指出“过而以已为然”的经验论逻辑不具有必然的真理性。《大取》说:“昔日之虑,非今日之虑”,表达了与时俱进的思维发展观和进化的历史观。

  《墨经》哲学有独特的价值和义理,是中国传统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先秦、两汉和近现代都有重要和深刻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