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诺族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基诺族:基诺大鼓,面直径55厘米,高88厘米,木质、皮质。过去,基诺族寨子都有两面鼓,平时不能移动,更不能敲打只有在新年祭祀性“大鼓舞”表演中使用。1949年以后逐渐娱乐化(云南景洪)
基诺族少女
基诺族青年
基诺族妇女
56朵“民族体育之花”:白灵,基诺族(云南),来源:第八届全国民族运动会

  基诺族汉语拼音:Jinuo Zu;英语:the Jinuo nationality),中国少数民族之一。主要聚居于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的基诺山到旺乡的补运、科连、白花林、清水河等地。1979年6月,云南的基诺族被正式确认为单一的少数民族,这是中国最后一个确立下来的少数民族。从此之后,中华民族由56个民族组成被确定下来。

  “基诺”是本民族的自称,可释意为“舅舅的后人”或“尊重舅舅的民族”。过去汉语译为“攸乐”,故又习称其居住的基诺山为“攸乐山”。基诺族使用基诺语,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彝语支。无本民族文字。基诺语语音、词汇上同彝语支、缅语支都有明显的对应关系,但在语音、词汇、语法上有自己的特点。基诺族过去多以刻木、刻竹,记数、记事。在汉文献中,直到清朝初期才有关于“攸乐”人的零星记载。现在政治生活中大多使用汉语,学校进行汉语教学,并辅之以基诺语。

  景洪市东北部的基诺山基诺族民族乡是全国唯一的基诺族民族乡。基诺山属横断山无量山脉末梢中的丘林地带,总面积623平方公里。地势东南部低,西北部高,以亚诺山最高,海拔1482.5米, 小黑江岸最低, 海拔550米。基诺山是普洱茶六大茶山之一。传说三国时,基诺人就已开始种茶,并能进行初步的茶叶加工。清朝初中期,普洱茶盛极一时。

  至20世纪80年代初,基诺族的养殖业尚处在原始放牧阶段。大牲畜有黄牛、水牛,但不是用来耕地,而是用于祭祀和食肉,还普遍饲养猪、狗、鸡等家畜家禽。除狗外,牲畜都自行放牧于村寨周围的山坡草地上,无专人照管,让其自由栖息、觅食。

  基诺族人善于狩猎。狩猎是基诺男子的一项基本技能,猎获动物的多少,狩猎知识和经验是否丰富成为衡量男子能力的主要标志。捕鱼也是基诺族居民的重要副业。采集是基诺族妇女的重要生产活动。基诺族日常生活的佐餐、副食主要靠妇女采集的各种野菜、野果和虫类。

  基诺族尊敬长老,每个村寨都有一个“卓巴”(寨父),一个“卓生”(寨母)管理村社事务。基诺族宗拜太阳,在基诺人的背心上,绣有太阳的图案,能分辨村寨的主要饰物——背包上也绣有太阳的图案。太阳鼓是基诺族的重要法器,太阳鼓舞是基诺族最具有代表性的舞蹈。

  基诺族有崇信孔明仙和原始宗教的习俗。金秋9月,新米成熟,各家各户要选择一个吉日,邀请亲朋好友共尝新米饭,欢度“新米节”。特懋克节是基诺族的传统节日,在2月6日至8日举行,人们除了杀猪宰羊,开怀畅饮外,还要举行丰富多彩的民间体育活动,打起太阳鼓,载歌载舞,通宵达旦。

  基诺族男女皆爱戴大耳环,耳环眼较大。他们认为耳环眼的大小,是一个勤劳与否的象征,所以从小就穿耳环眼,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扩大。如果一个人的耳环眼小,则会被人认为是胆小、懒惰。基诺族男子穿宽裤,无领对襟白色外衣。女子挽发高髻,头戴三角形尖帽,身背大麻布袋,在白背心上刺有各色图案,外着无领长袖外衣,下穿黑色红边的合缝裙子。基诺族喜欢穿自织的带有蓝、红、黑色纹土布,富有民族特色。

  基诺族还保留着同姓合居的习俗,在一个父系大家庭的“大房子”内,有一个氏族总火塘,每个小家庭又有一个小火塘,有的“大房子”内居住着几十甚至上百个小家庭,反映了父系大家庭的残余,引起了有关专家的注目。

民族历史

  关于基诺族的族源,有土著说和南迁说两种。“基诺”一词源于基诺族先民在杰卓山居住的时代,当时出现了“基诺洛克”的名称,“基”为舅舅,“诺”为跟在后面的,直译是“跟在舅舅后面的人”。相传基诺族的发祥地是“司杰卓米”。它是基诺山东部边缘一座海拔近1440米的高山,现在称为孔明山。至今,阿哈、阿希两支系以及居住在勐旺乡补元行政村的乌优支系居民,回顾祖先迁徙路线,都不约而同地把发祥地指向这座高山。

  基诺族定居在基诺山之初,可能还处在母系社会发展阶段。传说最早居住在“杰卓”的是一个寡妇,生了七男七女,兄妹互相结婚,后来人口繁衍,便分化出两对寨子——可以通婚的两对氏族集团。第一对寨子是词通和曼锋,词通是“父寨”,曼锋是“母寨”,往后他们又发展出曼雅、窝庄、回真、生牛等10个儿女寨,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基诺山的前半山。另一对寨子是曼坡(父寨)和曼飘(母寨),其繁衍的儿女寨有竜帕、莫羊、炸共等九寨,是为后半山。

  关于两对父母寨的世系已经不得而知,但子女寨的世系还可以获得。据1958年调查,曼雅寨是词通寨分出来的“大儿子”,建寨人是姐右,后经右保、保姐、巴保姐、姐腰、腰八、八撒、撒姐、姐白腊、白腊腰、腰子、不勒姐等已有12代,若以25年一代计算,曼雅寨已有300多年的历史。后半山的曼卡寨分离出来的时间较晚,从建寨人不腊腰算起,已经历了8代,也有200多年的历史了。从曼雅等寨父子连名的情况看,这些子女寨在建寨时已确立了父权制,也就是说至少在300多年前,基诺族已从母系时代发展到了父系时代。18世纪中期以后,以血缘为基础的父系制家庭公社仍在继续发展。到19世纪末,随着生产力的发展,部分生产资料私有制和个体家庭经济出现,父系制家庭公社才向农村公社过渡。然而在这一过程中,仍顽强地保留着氏族血缘关系的纽带,各儿女寨还要到父母寨去举行一年一度的祭祖仪式。照惯例,父母寨的“寨父”、“寨母”(均系男性头人)每三年要巡视子女寨一次,届时儿女寨的人们要远出迎送,组织隆重的祖传仪式进行欢迎,热情招待。

  当地人传说,在远古的时代,洪水淹没大地,只有一对善良勇敢的同胞兄妹玛黑、玛纽受仙人保护和指点,幸免于难,经过各种艰难波折,最终结为夫妻。仙人曾赐予他们10颗葫芦籽,种下后只长出1颗,结出的100个小葫芦中,仅长成1个,却长得像房子一样大,里边还有人在说话,打开一看,葫芦里出来4种人,先出来的是基诺人,依次而出的是汉人、傣人、哈尼人(有的说还有第五种人,是布朗人)。后来,他们各自找到了乐土。从这个传说里,可以反映出基诺族同汉、傣、哈尼等民族在远古时代的密切关系。

  另一传说,基诺族是从普洱、墨江甚至更远的北方迁来的。迁徙时曾经过昆明峨山县的“没且竜”,后又辗转至西双版纳的勐遮和勐养,最终定居于基诺洛克。基诺族的巫师为死者送魂,也都送往北方。基诺族来到基诺山,先定居在一个叫“杰卓”的山梁子上,至今人们仍把这块地方称为“特巴特前”,意为基诺人共有的地方。

  基诺族尊奉诸葛孔明。传说基诺族的祖先是孔明南征部队的一部分,因途中贪睡而被“丢落”,进而以“丢落”附会为“攸乐”,这就是“攸乐”一名的来源。这些人后来虽追上了孔明,但不再被收留。为了这些落伍者的生存,孔明赐以茶籽,命其好好种茶,还叫照他帽子的样式盖房。基诺族男童衣背上的圆形刺绣图案,据说是孔明的八卦,祭鬼神时也呼喊孔明先生。上述传说的真实性虽有待考证,但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古代基诺族同汉族的密切联系。

  据现有的资料看,基诺族最早的隶属关系可以追溯到1160年,叭真统一勐泐各部落,建立勐泐景龙金殿国时,基诺山即为叭真王族的世袭领地。元朝在云南设置行省之后,西双版纳纳入元朝的统治范围。元朝政府设立彻里路,委任傣族土官进行统治。明朝改置车里军民宣慰使司,土司统治一直沿至清代。基诺山也是隶属其辖地。清朝鄂尔泰任云南总督时,实行改土归流,基诺山隶属普洱府,雍正七年至十三年(1729—1735年)在攸乐山的茨通寨筑砖城,派骑兵、步兵约500人驻守该地,设攸乐同知。雍正十三年(1735年)因“烟瘴甚盛”,驻军和行政官吏病死颇多,清廷撤消了攸乐同知,委任基诺族首领为“攸乐土目”,作为代理人直接管理基诺山区。后来基诺山区长期受傣族封建领主管辖,傣族封建领主“召片领”在基诺山头人中委任“叭雅”、“扎”、“先”。民国年间,国民政府曾将基诺山归小勐养乡管辖,后又推行保甲制,在基诺族上层头目中任命保长、甲长,于是,基诺山区形成“三位一体”的政治组织。

  新中国成立前,基诺族的基本社会结构已经不是以血缘为单位,而是由不同的氏族共居所形成的地缘单位——农村公社。这里的每个村社,就是一个独立的村寨。村寨的疆界都有刻着刀枪状的木、石界标,界内的土地归村社公有,他人不得侵占。每个村寨都有两个以上的互通婚姻的氏族,而且有两个长老按传统习惯处理村社的行政、祭祀和生产等事,俨然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小天地。基诺山的土地,名义上属于西双版纳最高领主“召片领”所有,但他对于这一块世袭领地所有权的体现,只是每年派员去收取贡赋,摊派杂役,这并不影响基诺族对山区土地的实际占有和使用权。

  基诺族村社内部土地占有制形式大致有3种:一是以村寨为单位的土地共有制,二是以氏族或姓氏为单位的土地共有制,三是个体家庭的私人占有制。这三种土地占有制形式,在各村寨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但就多数村寨而言,占优势的则是以父系氏族为单位的土地共有制。

  20世纪三四十年代,萌芽性质的土地的私有、租佃、买卖关系开始出现,当时已有借贷、雇工和类似家内奴隶的“养子”,村寨成员内部有了贫富分化,富裕者称“搓果”,穷困者称“绕赤”,居中的叫“卖马亚”。极少数人就其经济地位而言是剥削者,但尚未形成一个脱离生产、以剥削奴隶或农民为生的阶级。在这里,劳动力的强弱同经济地位的穷富密切相关。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在多数村寨中占主导地位的仍然是村社或父系氏族共有制。

  村寨的主要领导为“卓巴”(寨父或称老火头)、“卓色”(寨母或谓老菩萨、大斋),他们是村寨中两个古老氏族的长老,是村寨里享有最高威望的人。担任此职的唯一条件是年龄最大。即使他碌碌无为,甚至是个瞎子或哑巴,也得义不容辞地担任村寨长老的职位。他们去世之后,继承人也是同一氏族的最年长者。有些较大的村寨还按年龄安排好了继承者,“卓巴”的继承人称“巴努”, “卓色”的继承人叫“生努”,他们作为当权长老的助手,在“卓巴”、“卓色”没有去世前就要从事村寨的具体管理事务。长老的职能主要是主持村寨生产、生活和祭祀活动。过年的日期也由他们决定。

宗教信仰

基诺族创世女神——阿嫫杳孛雕塑

  基诺族除具有一定的祖先崇拜和对诸葛孔明尊奉外,最具特色、占主要地位的宗教观是万物有灵思想。基诺族认为山有山神,地有地神,寨有寨神,谷有谷神。每年祭祀的活动很多,传统节日、喜庆丰收,生儿育女、天灾人祸都要祭祀神灵。一年中最大的祭祀活动是“特懋克” 节时的祭太阳鼓。太阳鼓是基诺族最神圣的祭器和乐器,一般有两面,分公鼓和母鼓。他们视太阳鼓为神灵的化身和村寨的象征。祭祀太阳鼓,目的是祈盼它能保佑全寨人丁兴旺、五谷丰登。祭祀活动还有“喏嫫洛”祭创世神阿嫫杳孛(阿嫫腰北)和“好希早”节时祭祀祖先。还有叫谷魂、“祭大竜”、“祭小竜”等十多种。大的宗教活动由“卓巴”、“卓色”主持,全寨人参加,并由不脱产巫师“白腊跑”和“莫培”念经。基诺族的巫师有一套独特的占卜术,且巫医并行,能用草药治病。巫师既是熟知习惯法和历史掌故的人,又多为著名的歌手,同时又是长篇史诗的口传人,实际上是民族文化的传承者。

民族服饰

  基诺男子通常上穿无领无扣对襟黑白花格麻、布褂,上衣背面正中缝上一块方形红布,上绣一朵美丽的太阳花(一说是孔明的八卦图案),下身着白色或蓝色宽大长裤或短裤,扎宽布腰带。新中国成立前,多数男子头顶留三撮头发:中以纪念武侯,左右以怀父母。有的说,左为父母留,右为自己留。女子上身穿无领镶绣对襟杂色小褂,下系镶红边黑色前开合短裙,现在也有改穿长裙的。基诺妇女习惯裹绑腿、挽发高髻,她们头上还戴有白厚麻布,后披翅长及肩部的披风尖顶帽,显得既庄重大方又活泼俏丽。过去男女均赤足,喜欢嚼食槟榔或用花梨木黑汁染牙。男女皆两耳穿孔,内塞竹管、木塞,以耳孔大为美。

妇女服饰

基诺族女子绣花兜兜

  基诺族妇女身材苗条,服装剪裁得体,颜色协调,使人显得既庄重又活泼。她们上身穿穿着蓝、黄、红、黑色无领对襟短开衫,开衫下部用红、黄、绿、蓝、黑、白布条拼成横条花纹或绣少许图案花纹,两袖臂部、肘部及袖口都是对称的各色条状花纹;开衫里面穿一件鸡心形胸兜,有的上面装饰着条纹花或绣花图案,有的饰满各种颜色的珠珠或各种形状的银饰品,胸兜闪闪发光,更使人容光焕发。下身系镶红黑边的开合短裙,近几年也有仅穿长裙的,裹绑腿赤足。

  砍刀布 基诺族妇女善于纺织。基诺族的布料用腰机手工纺织而成,名为“砍刀布 ”。织布时,妇女席地而坐,经线的一头拴在自己的腰上,另一头拴在对面的两根木棒上,纬线绕在竹木梭上。操作时用双手持梭来回穿行,每穿行一次用砍刀式的木板将纬线推紧,如此周而复始,一块漂亮的“砍刀布 ”便织成了。

  尖顶式披肩帽 用自织的白色厚麻布制成,上面饰有条状花纹。有的帽子下摆很长,绣有彩色的挑花几何图案,下沿用珠子、绒线和羽毛做流苏。未婚少女将帽子服贴的戴在头上,已婚妇女则在头上架起一个竹篾编的架子,使帽子高高隆起。居住在云南省西双版纳的基诺族女子,不论是未婚的还是已婚的,头上都要戴一顶白底黑纹花的三角尖顶帽子;衣服袖口和裙子边上镶上红、黑等色彩的花边。男子的衣服背面正中缝一块方形红布,绣上一朵美丽的太阳花;裤腰的两道缝口处要开三寸长的两个口子。

  绣花兜兜 基诺族妇女胸前围着三角形的美丽的绣花兜兜,外穿无领无扣的极短的上衣,衣服的衣襟、两袖镶拼着彩布横条。

男子服饰

  白砍刀布小褂 基诺族的男子爱穿无领对襟白砍刀布小褂,小褂前襟、胸部、臂、腕部有彩色条纹。小褂背上缝着一块约有六寸见方的黑布,上面用彩色绣着一朵圆形图案的花,周围有放射状线条,似太阳光芒四射。有的还在圆形图案旁加绣兽形图案或花纹。基诺族称这块绣花黑布为“波罗阿波”,汉语意为太阳花或月亮花。

  男裤 男子下身着白兰色裤子,裤腰两侧各开约十五公分长的口子,并缝上一块四方形的黑布。

  包头 青年男子包黑色包头,包头布的末端插着一朵用彩色丝线穿着红豆子、绿壳虫翅膀做成的花朵,这是他的恋人送给的珍贵的信物和装饰品。

  长发长辫 补远区的基诺族男子留长发,编成一股长辫,有的长辫垂到腰部,缠黑布包头,过去补远寨基诺族的服装与基诺山区的大致相同,现在则多穿汉式服装。

  耳环 在基诺山寨,很少看见不戴耳环的人。男女都要在耳垂上穿孔,戴耳环,耳环多为空心的软木塞或竹管,一般不是在耳垂上挂上一个粗大的耳环,就是在耳环眼里塞上一个纸卷。然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们的耳环眼。一般的耳环眼人略比针眼大一点,基诺人的耳环眼却较大,初见时令人吃惊。原来,那眼孔的大小,是基诺人勤劳与否的象征。他们从小就穿耳环眼,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扩大。一个人的耳环眼越大,就意味着他越勤劳、勇敢,就越得到人们的爱戴;反则,就是懒惰、懦弱。青年男女,在恋爱时,喜欢互相赠送花束,插在对方的耳环眼里,年轻人长到十五、六岁时,当他们耳朵孔里插上芳香美丽的鲜花时,就标志着可以谈情说爱了。

文化

生产文化

  • 采集 是基诺族最普遍的生产生活方式。基诺人常说,没有肉吃的男人害羞,没有菜吃的女人害羞。在20世纪60年代以前,任何一个基诺妇女,在劳动之余,总少不了在箐边林中采摘些野菜野果,作为日常必需的菜蔬。而现在,上山劳动之余顺带采集也是基诺人普遍的行为方式。基诺族采集的食物大体可分为块根、野菜、竹笋、山菌、野果、昆虫、鱼蟹等七大类。
  • 狩猎 基诺人按照他们对动物的自然分类法,所有的动物分为3种,即梢、合、厄。基诺族使用的狩猎工具多数是自己制作的,如扣子、扑笼、夹子、弯弓、跳签、压木、弹弓、弩箭、地弩、弓箭等。
  • 农业 基诺族以农业为主,解放前至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一直沿袭着刀耕火种、毁林开荒的生产方式。
    • 砍地 刀耕火种的第一步是砍树开荒,时间大约在农历的一、二月间,要选吉利的日子。首先由村社长老代表各氏族或家族成员先砍3天,每天砍地之前都要各栽三塘姜和芋头。全寨长老砍地三天后,全寨各家才开始砍地,各家在砍地之前同样要栽姜和芋头。
    • 烧地 砍地后,约半月左右,树木晒干,便进入烧地。烧地前,首先要砍一圈防火线,防止山火蔓延。烧地那天,全寨在寨父寨母带领下,聚集在地头山顶上举行祭祀仪式。各村基诺族烧地按姓氏烧。点火则要请外姓人点。给点火人的报酬是祭品狗腿一条、鸡脚一条。点火烧地之前,点火人要念祷词,念完后就用火把点火,各小家庭也就点火烧自己的地。
    • 搭窝棚 砍地、烧地后,就在地中搭窝棚。窝棚有两种搭法:一种是两根柱,上搭横木,搭成偏厦。另一种立六根柱子,中间两根高,其余四根低,搭成房屋形式。窝棚由各家盖,盖好后,各家举行祭窝棚仪式。
    • 播种 搭窝棚的第二天开始播种。先种棉花,种完棉花后种稻谷。撒种前都要由村寨长老先举行祭祀仪式,念祷词,意思是请地神保佑庄稼长得好,请已逝去的父母守卫着庄稼,不要让鸟雀来吃。播种时,男人用点播棒在前面打洞,妇女跟在后面撒种。
    • 田间管理 居住在基诺山区的基诺族在棉花除草时要杀白鸡祭祀,祈求棉花多开花,多结果。稻谷长到一尺多高时要杀鸡、扎“达溜”祭祀,祈求地神保佑庄稼不要遭灾害,秋天获得大丰收。若遇到干旱天,便要举行求雨仪式。
  • 传统手工业 基诺族的传统手工业规模小,尚未形成商品生产,基本上还是自给自足经济的一种补充,也没有从与农业中完全分离出来。纺织和刺绣是基诺妇女的一项基本技能。在基诺山,随时都可以看到妇女或手持纺轮捻线,或穿针引线刺绣。纺线的技艺只有经过长期训练才能熟练掌握。织布是成年女子特别是已婚妇女的一项活计。刺绣主要用于服饰。基诺族女子从小就必须学会刺绣、缝纫的技能,成年后便要亲手刺绣手帕、挎包、花带等信物送给恋爱对象,定亲后女孩还得纺织和刺绣一批衣被作为陪嫁。基诺族男子的传统手工业则为竹篾编制。基诺族的民间手工艺还有雕刻,即用木、竹和牛角等雕刻出神龛、棺材、耳环、鼓、烟斗以及饭甑、碗、勺等生活用具。他们擅长泥塑,主要是做些祭祀用的人、马、猪、牛、羊、蛇、蟹、鸡等。几乎每个基诺山寨都有铁匠,他们能生产斧头、镰刀、锄头、铁犁等生产工具和刀、铲、锅等生活用具。

历法

  基诺族的历法主要是用于推算祭祀等宗教活动,在农耕生产和日常生活中则使用简单原始的物候历。基诺族有不成系统的太阴历,它以月亮的圆缺纪月。一年分为12个月,民歌有“一年11个月,一月30天”的唱词,实际多余的那个月是基诺族的“过年月”,其天数是不固定的。其他11个月也没有月份名称。基诺族的纪日、纪年根据创世神阿嫫杳孛创世造物的顺序而立,每12天为一轮回。

  • 第一天叫“伊搓”,意为水日;
  • 第二天叫“尼嫫”,即“阿嫫杳孛日”,意为“(造物)主日”;
  • 第三天叫“扎欧”,意为“太阳日”;
  • 第四天叫“布洛”, 意为“月亮日”;
  • 第五天叫“尼”,意为“星星日”;
  • 第六天叫“冒”,天地合拢之意,意为“合日”;
  • 第七天叫“西”,可译作“草日”;
  • 第八天叫“萨厄”,意为“风日”;
  • 第九天叫“色额”,意为“树日”;
  • 第十天叫“布霍”,意为“雨日”;
  • 第十一天叫“西夺”,意为七个太阳的生日,也可译为“七日”;
  • 第十二天叫“米刍”,意为“火日”。

  基诺族纪年以12年为一轮,有的基诺人用纪日的顺序称呼,因将周而复始的那一年也算进去,常有13年为一轮之说。

民间文学

  基诺族的文化艺术多姿多彩。民间流传着丰富的神话传说、故事、诗歌和谜语、谚语。在神话传说中,流传较广的是《玛黑和玛妞》、《阿嫫杳孛》等。民间故事有反映纯洁爱情的《两个小伙子》,有反映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宝刀和竹笛》、《猴子和人》、《大姐和四妹》,有机智人物故事《阿维的故事》,有歌颂妇女勤劳,忠诚善良的《白腊杰和白腊车》、《选新娘》、《孤儿腰杰的故事》,有勤劳勇敢、品德高尚、舍己救人的《沙切和蛇郎》、《鸡蛋姑娘》,还有讽喻故事《玉波壳和野猫》、《青蛙和猴子》、《青蛙断案》等。基诺族诗歌分叙事诗和抒情诗两种,内容广泛,格调含蓄而真切,生活气息浓郁。最著名的叙事长诗是《巴诗与米诗》,叙述基诺族男女之间美丽而又凄婉的爱情故事。基诺族的谜语主要反映自然现象,生活用品、生产工具方面,既具诗歌的韵味和又有艺术魅力;谚语则简易通俗,含义深刻。

民间音乐

  基诺族有较为丰富的民间音乐。他们喜爱歌舞,从青少年时代起,就喜欢学习唱歌,且能即景生情,以物比喻,依照曲调即兴填词。歌声悠扬,娓娓动听。每当节日兴会,长者乘兴高歌,青年生情起舞。民歌有叙事歌、婚嫁歌、节日歌、狩猎歌、迎宾歌、情歌、儿歌、宗教类民歌等。人们经常以唱民歌的方式来传授知识。如关于生产知识的有狩猎歌、猎获小调、播种歌、采集歌、时节歌等,传授生活知识的有情歌、婚礼歌等,讲述社会规范的有礼俗歌,还有用于批评讽刺、维护道德伦理、表达社会舆论的民歌。人们不仅在欢乐的时候唱民歌,发生矛盾纠纷的时候也唱民歌,以婉转的语言、得体的措辞来表达不满、化解矛盾,争而不怒。因此常常避免了争吵翻脸,化干戈为玉帛。基诺族主要的民间乐器有:“塞土”(大鼓),竹制打击乐器“七柯”和“布古”,竹制吹管乐器“毕土鲁”、“贝托”、“约遮”、“别别”、“别别搓列列”和“师别”,以及口弦、二胡、芒锣和铜钹等。

民间舞蹈

基诺族大鼓舞
基诺族神圣的太阳鼓

  基诺族的民间舞蹈是基诺族社会生产、生活的客观反映,同基诺族发展历程和文化风俗等纵横交错在一起,有着古老的传统和悠久的历史文化内涵,并有着浓郁的民族风格。民间舞蹈分为习俗性舞蹈和娱乐性舞蹈两大类。习俗性舞蹈如大鼓舞、贺新房舞、丧葬舞、祭祖舞等。大鼓舞是基诺族最具民族特色的舞蹈,也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云南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大鼓又称太阳鼓,即“塞吐”,“塞” 泛指较大的神灵。基诺族把对神灵、祖先、生殖等的崇拜,都集中表现在对大鼓的崇拜上。传统上跳大鼓舞的时间一年只有两次,一是“特懋克”节,再就是“尼叭腊”祭祀活动上。娱乐性舞蹈主要有“佐交交麦”(儿童舞蹈)、“竹骨能”(姑娘舞)、“跳笙”等几种。

  基诺族大鼓舞 大鼓舞基诺语称“司土锅”,“司土”为“大鼓”,“锅”为“跳”,流传于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基诺山基诺族乡的基诺族村寨。基诺族跳大鼓舞是为了感谢传说中用大鼓拯救了基诺人的创世女神阿嫫腰白。跳大鼓舞以过“特懋克节”时最为隆重,时间是在立春后三天。跳大鼓舞有一套完整的仪式。大鼓舞的动作主要是曲腿、举手、转身。大鼓舞有专门的舞曲,经文化部门调查记录的曲调有《特模阿咪》(即过年调)、《乌攸壳》(意为拜灵)、《厄扯锅》。

  流传于基诺区巴卡等七个乡的习俗舞蹈“刹锅克”,唱词较为精炼,舞蹈以优雅、文静、整齐为特点(现已濒于失传);现在司土乡司土老寨尚保存有刹锅克的部分舞蹈场面。

  基诺族的少年儿童从小就得到民间歌舞的熏陶。根据年龄及活动内容,凡五至十二岁的孩子,均要参加类似幼儿园的组织“诺栽尼柯”,主要是在寨子中心游戏玩耍及唱歌跳舞。儿童舞蹈有“雀罗起戈雀罗”,“勒利锅勒泼”,“牙莫追追”等。十三岁至婚前的青少年每天晚上都要到公房(尼高佐)里纺线、歌舞娱乐,但不能在公房里谈情说爱。舞蹈“竹骨能”是在公房外面大场子上进行的歌舞,他(她)们在舞蹈中可以放开歌喉高唱,也可以娓娓细语。基诺族每个乡、村几乎都有青少年歌舞,舞蹈形式多种多样,舞姿活泼大方,多以裁歌载舞形式进行,一般无伴奏。

  基诺族自古有重丧事和以舞送葬的习俗,他们确信用欢乐的歌舞来为死人送行是十分必要的。基诺族在丧葬礼俗中形成了一套舞蹈程式,主要有“遮克追”、“打克锅”、“阿嫫松铁祭”、“托跻卡”、“司秋”、“司们”等。丧葬祭把舞分为只舞不唱和边唱边舞两种,舞蹈形式有独舞、双人舞、三人舞和集体舞,队形以围圆圈最常见。舞蹈的特点是庄严肃穆较为深沉。舞蹈动作多以脚的律动为主,手部有简单的动作,不甚突出。少数舞蹈,如阿嫫松铁祭,头戴笋壳面具,手执道具舞动。舞蹈中用动人的歌词,委婉的音乐来表达他们悲切的感情。音乐多为杆击乐,从它的伴奏里可以看出古老杆乐的痕迹。

  跳笙,据基诺族老艺人讲“是老辈一代一代传下来的”。但基诺语中无“笙”,舞蹈时的歌词亦不唱基诺语。据说跳笙是大批内地茶商和马帮前来基诺山做生意时传入的,年代并不太远。

风俗习惯

习惯法与伦理道德、礼仪

  基诺族在社会组织内部有一种原始的习惯法,作为待人处事的规矩、判别是非的标准和调解内部矛盾的法度,以此来维护传统社会中人际关系的正常运行。这种习惯法又与原始宗教、伦理道德有着天然的联系,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基诺族一敬畏鬼神,二敬畏长老,如在年节中举行祭祀时,卓巴、卓色两家各杀一只鸡,以“神的使者”名义宣布传统的村规民约。基诺族一直保留着以酒代罚之习,凡违反了村规民约或做错了事的人,一般要罚其10碗酒,重者要罚两头猪、百余斤大米和几十斤酒,请全村老少共餐一顿。在离婚仪式中,男方出一壶酒,由女方的舅舅各倒一杯酒,男女各喝一口,余者倾注于地,男方说:“你活着不是我家人,死了也不是我家鬼。”婚姻即正式解除。

  习惯法与伦理道德以民谚、歌曲、古训等形式来传播和约束人们的行为。如俗语说:“巴什不结亲,死后可配对。家族内不嫁,兄弟间不婚。两只公鸡不住一个窝,一个姑娘不恋两个小伙。没有媒人不成婚。把女儿当财产,有情人也难成亲。不长草的地方不出庄稼,爱虚荣的女人不会当家。”

  基诺族保存着天然的平等观念,他们把公平公正的观念比作天平。烧地时,由“沙奇”(公证人)看拦火道的宽与窄是否符合规定来判断烧地者的责任。男女恋爱要请一个女子做“沙奇”,结婚时要由她证明嫁妆和礼金的数量。分家时,特别是巴卡村村民离婚,夫妻双方各请一位“沙奇”作为离婚证明人,以公平的古规来监督双方分家产的过程。

  基诺族社会保持着原始天然淳朴的道德风尚。尊老爱幼、团结互助,他们勤劳、好客、重信用,传统美德蔚然成风。基诺族生产力水平低下,常常缺衣短粮,但他们的粮食却储存在地边或屋外的小草棚中,“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基诺族中还保留着原始平均主义的习惯,所猎获物即使是一只小麂子,也要按村社人口人均一份。在民间一直保留“生分熟吃”的习俗,即捕获到猎物之后,凡是见到捕获者的人,生时就可分得一份,熟时还以可去吃,直到吃完为止。饮酒待客也非常真诚,只要客人不放杯,主人一定要奉陪到底。

成年礼

  成人礼是基诺人一生中的一件大事。每个男青年十五六岁,女青年十三四岁后要行“成年礼”,经过一个复杂而严肃的仪式后才能换上成人的衣服,背上筒帕,并参加“饶考”(男的)、“米考”(女的)组织,从此才具有村社正式成员的资格。举行成年仪式时,父母要送给儿女全套的生产工具和成年人衣服,女孩子还要梳成年人发式。仪式上,村寨长老要带领大家吟唱史诗,讲述劳动和生活的艰辛,传授传统的道德规范。

  基诺族认为男女青年在十五、六岁前,思想上、生理上都不成熟,不能承担和享受公社成员的义务和权利,晚上不得随便出门,禁止谈恋爱,下地劳动只能算半劳力。只有到了十五、六岁,举行了成年礼以后,他们才取得村庄正式成员的资格,才可以谈恋爱。成年礼一般是在本寨上新房仪式中举行。有些村寨对要举行成年礼的男青年进行奇袭式的捕捉。上新房的那天,男青年的组织安排一些男青年先埋伏在收工的途中或房前屋后,乘其不备突然袭击,然后把他挟持到上新房家的竹楼上,与大家一起吃喝,贺新房的人要给他敬酒,上新房的主人要送给他用芭蕉叶包成四方形的三块牛肉。他收下这份肉,表示乐意参加“绕考”(基诺语)。突袭的目的是使他在被抓的刹那间产生恐惧,增加接受“成年礼”的神秘感,使受礼仪式在一生中留下难忘的印象。参加“绕考”组织的第二天,父母要送他全套的农具,铜制的装槟榔的盒子,装石灰的盒子还有背上绣有月亮花纹的新衣裤,绣着几何图案的筒帕、包头巾、包脚布等物。在上新房的仪式上,长老们带领大家歌唱史诗,歌唱传统的社会生活的习惯法规、生产过程和古老的生活,还对接受成年礼者进行民族的传统教育。

  女青年举行“成年礼”一般不经过突然捕捉的仪式,只要由女青年组织(基诺语称“米考”)的认可就行,但父母同样要赠与农具和衣服。这时女孩子的服装颜色更加鲜艳,有的围裙是两层,发式也改成一条独辫。

  参加“成年礼”是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从此,他们便成为村庄的一名正式成员,要承担起社会的各种义务。他们要参加青年男女相互结交的社会组织,即“统考”和“米考”。男青年要巡逻放哨,维护村舍法规和寨子治安,调解纠纷,对违法的人进行教育和惩罚,同时他们可以享受村舍成员的一切权利,取得了谈恋爱的资格。

礼仪及禁忌

  日常主活中的礼仪及禁忌 基诺族对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他们把鲜花看做是纯洁、友爱和吉祥的象征。每一家的住房周围都种满鲜花,一年四季花开不败。基诺族把鲜花与家运联系起来,认为家庭幸福和美,是因为种植了鲜花。每逢节日,妇女们除了穿上艳丽的民族盛装外,还要在耳环及头上插几枝花,特别是当山茶花盛开时,青年男女都要在发髦或胸前插上山茶花。男女之间表示爱情,鲜花成了“媒人”。某青年看上了一位姑娘,便摘几枝花表示爱慕之心,如果姑娘有意,就会接过青年送来的鲜花。

  节日与祭祀活动中的礼仪及禁忌 基诺族“祭大龙”的习俗是纪念基诺族创世始祖阿嫫尧白的纪念日。一般在农历六月间举行,历时3天。“祭龙”这天,谢绝外地游客进寨子。基诺族主要节日有“特懋克”节,是基诺族一年中最盛大的传统节日。时间按基诺族的“太阳历”定在一月中旬。节日期间,亲友互相拜年,唱歌跳舞,欢度节日,还要邀请别寨的贵宾来自己寨中过节。招待客人采取“流水席”方式,客人不管到哪家都会受到热情款待。

  婚丧、生育中的礼仪及禁忌 结婚的当天,新娘不能外出。基诺族视孩子的诞生是一件大事,有许多忌讳和规矩。孩子出生的时候,不管谁在身边都要给他取名;生孩子的人家要在大门边插两技带叶子的桐枝尖,以示外寨人不能进来;在孩子满月那天,谢绝外人进屋。

家庭婚姻

  基诺族的婚姻是有对偶婚色彩和群婚残余的一夫一妻制。一般婚姻在本村寨不同的氏族内进行。随着社会的发展,从20世纪初开始,婚姻关系也随着村社地缘关系的确立和扩大,开始向氏族外村寨的非氏族内婚过渡。在婚前,氏族外男女间的社交和性关系是自由的,私生子随母亲到夫家生活,在社会上不受歧视,但也有由舅舅收养的。男女青年要经过“成人礼”,参加“饶考”、“米考”组织,才有结交异性、谈情说爱的权利。有的村寨还建有专为青年男女幽会的公房。男女恋爱通常经过“巴漂”(秘密地谈情约会阶段),“巴宝”(由秘密转入公开阶段),“巴里”(同居阶段)等3个阶段。男女同居之后,双方感情和睦,如果某一天,男子晨起时主动为姑娘扫地、背水、烧火、做饭,即表明他要与姑娘结为夫妻。男方父亲或舅舅便向女方父母求婚,择日举行婚礼。婚后妇女必须严守贞操,很少有离异的现象。

父子连名制

  在人类社会的发展史上,“父子连名制”是母系制消亡、父系制确立的一个重要标志。这一历史文化现象,至今还存在于基诺族的社会生活中。基诺族姓的观念模糊,取名一般都采用父子连名制,即把父亲名字最后的读音,作为儿女名字开头的读音推移取名。如:姐右─右保─保姐─巴保姐─姐约─约八─八撒─撒姐─姐白腊─白腊约─约子……不过,基诺族今天的父子连名制已不十分严格。一是可以重复连(但忌讳与活着的人重复),二是中断的情况比较多。

  中断连名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况:

  1. 孩子有病,久治不愈,可以中断父子连名另外取名。若是幼儿,就与巫师连名,据说巫师的名字可以震慑恶鬼。但与巫师连名并非连巫师本人的名字,而是连巫师的通称──“白腊胞”。具体的连法也与通常的不同,它连的是白腊胞的前两个字──“白腊”。
  2. 孩子出生前有兄、姐夭折,父母担心这个孩子再随兄姐而去,便中断连名,用“婆”作为孩子名字的开头读音,如“婆白”、“婆舍”等。认为“婆”命硬,用了它孩子就能长命。
  3. 妇女分娩时,如果脐带挂在孩子的脖子或肩上,便认为是种怪异现象,也要中断连名。而且孩子的名前须冠以“沙”字,如“沙腰”、“沙保”都源于此。
  4. 生在路上的小孩子不与其父连名,而与“路”(基诺语称“牙”)连名;再有一种是孩子出生时,如果恰有外寨人违忌进入产房,也中断连名,让孩子拜这个人为干爹,随他连名,以借这外来生命的力量佑护孩子健康成长。

丧葬习俗

  基诺族丧葬习俗为:人去世后,挖独木为棺,土葬于公共墓地,不留坟冢。死者生前喜爱的生产、生活用品,作为殉葬品,富者还埋入一铜锅银子。墓表搭盖小草房,内置竹桌,家属一日三次供饭,连续进行1至3年,有的还守墓数月,以示对死者的缅怀,死者的灵魂最终归至祖先英灵所在的圣地——“司杰卓米”。数年之后,为了安葬后逝者,不仅可把原来的草房拆除,还可把先已入葬的棺木尸骨挖出,抛撒于山野中。这是因为每个村寨的公共墓地面积有限,而每一父系氏族的墓地就更加狭小,又不能任意扩大,据说扩大了鬼生活的地方,将对活人不吉利。凶死者或未成年者不得葬入村社墓地,后迁入的社员也不能葬入公共墓地,只能安葬于公共墓地的边缘,孕妇、精神病患者死亡则实行火葬。父亲去世一年后,儿女们要重盖新房,意思是把自己的房子献给父亲,新居落成时要举行一次隆重的祭祀活动叫“上新房”。

染牙与文身

  基诺族还喜欢染牙,这也是一种美,染牙大体有两种方法:一是槟榔和石灰放在嘴里嚼食,时间久了牙齿逐渐变黑,且经久不褪色,这种方法染的牙还能保护牙齿不被虫蛀。另一种方法是把燃烧的花梨木闷在竹筒里,用熏出的黑汁涂在牙齿上。受傣族影响,基诺族也有文身的习俗,他们认为一个人如果不文身,死后就不能进鬼寨和祖先会聚,只能当野鬼,一般是家庭富裕的人或有文身爱好的人才文。由傣族有经验者来黥刺。女的在小腿上黥刺,花纹与衣服上的边饰图案相仿;男的多黥在手腕、手臂上,花纹有动物、花草、星辰、日用器物等。这种方法是年青姑娘们谈情说爱或结婚打扮时喜用的办法。1949年以来,随着文化科学知识的普及和迷信思想的消除,文身绣脚的习俗逐渐减少,同时随着文化交流的广泛,汉族时装也成为基诺族青年人喜爱的衣着。

食俗

日常食俗

  基诺族习惯于日食三餐,以大米为日常主食,杂以玉米、瓜豆等。家庭饲养的畜禽只在婚丧礼祭时才能宰杀,平时肉类来源多依靠狩猎,经常猎有野猪、野牛、鹿、麂子、野狗、大蟒蛇和捕捉松鼠、竹鼠、穿山甲、河蟹、鱼、鸟及各种昆虫。每年5—9月是基诺山的雨季,此间的菜蔬几乎全靠上山采集,经常食用的有山药、水芹菜、酸荞(野生植物,形似荞麦叶,味酸)、竹笋、鱼腥草及各种菌类。其中以竹笋最为常见。丰富的野味和山菜加上本地特有的野花椒、麻根、香茅草、酸木粉,使基诺族能在不同的季节里烹制出许多具有热带山野风味的民族菜肴。如:芭蕉肉全肉条油煎扫把虫等。

  基诺族普遍喜好饮酒,民间有不可一日无酒的说法。所饮用的酒大都是自家用大米或玉米酿制。基诺山是一个著名的产茶区,驰名中外的普饵茶是当地的特产。

  在毛俄、茄玛等寨的部分基诺族妇女中,有食一种当地特有的胶泥的习惯,有的老年妇女已食土成癖,一日不食就有不适,研究表明:这种胶泥中含有少量人体必需的铜、铁、钙、锌等元素。

节庆、祭祀、礼仪食俗

  基诺族过去信仰万物有灵原始宗教,但对祖先的崇拜居主要地位。过年或祭祀时,家家都要宰杀畜禽置酒备肉,以传统的剽牛活动最为隆重。有猎物必须在祭祀后才能食用,必须注意不成文的禁忌,如:煮麂子头时须在妇女睡觉后进行,产妇不能吃用铜、铁锅鱼的饭;祭过寨神的食物,必须在村、社长门前煮食;祭山神的食物一定要在野外煮食,不准拿进寨;在民间有食鸡肉可以治病之说。婴儿满月,其父要闭门烤一只小鸡独食,当天父亲不准讲话,认为这样可为小儿消灾免祸。基诺族待客真诚,在民间一直保留“生分熟吃”的习俗,即捕获到猎物之后,凡是见到捕获者的人,生时都可分一份,熟时都可去吃,直到吃完为止。饮酒也是如此,只要客人不放杯,主人一定要奉陪到底。

特色饮食

  竹笋 每年5-9月是基诺山的雨季,此间的菜蔬几乎全靠上山采集,经常食用的有山药、水芹菜、酸荞(野生植物,形似荞麦叶,味酸)、竹笋、鱼腥草及各种菌类。其中以竹笋最为常见,竹笋可鲜吃,可与鸡、狗肉、猪排和兽肉一起炖吃,也可制成干、酸笋和基诺族特有的压笋保存。

  剁生 逢年过节和喜庆宴会时还要吃“剁生”,即用生肉末拌上盐巴、辣子、姜末、薄荷、韭菜等佐料,用手搅拌、捏匀,直到把肉捏成白色像熟的一样才进食,

  酸腌鱼 基诺族最喜欢吃的菜有酸腌鱼。做法是将鲜鱼去鳞洗净,拌上辣子、盐巴与热的米饭,装进竹筒里,用芭蕉叶蒙在筒口,扎紧,待腌熟后即食,这种菜有特殊的酸味,味美可口,是佐饭佳肴。

  蚂蚁蛋 是基诺族喜欢的营养佳肴。基诺族地区多蚂蚁,但这里的蚂蚁与众不同。它们不是生活在地下,而是栖息在树上。蚁蛋也非常大,如同绿豆粒般。蚂蚁产蛋后,即将蛋装进一个悬挂在树上的口袋似的囊包里,这种囊包很大,有的竟达5公斤。每年农历三、四、五月间,是蚂蚁产蛋的季节。每到这个时候,基诺人便要外出寻找这种囊包。蚂蚁蛋可以煮吃,蒸吃,放在火塘里烧吃,或放上盐巴、辣子舂细加水做在成汤喝。

  蝌蚪拌臭菜 是将幼小的蝌蚪捞起,洗干净,用开水烫一下,拌上调料后食用。

  松鼠肉干汤 基诺人习惯于将猎获的松鼠肉挂在竹楼里火塘边上,用烟火熏烤成肉干,使之常年不坏,食用时切片烹汤,其味鲜而不腻。

  胶泥 在毛俄、茄玛等寨的部分基诺族妇女中,有食一种当地特有的胶泥的习惯。

民居

基诺族:干栏式基诺农宅

  基诺村寨喜建于平缓向阳的小山坡上。房屋是用竹木和茅草修建的“干栏式”竹楼,貌似孔明帽,相传建房式样是孔明教的。竹楼由木架支撑,用粗木做梁、柱,连榫为架,不用金属连接。楼板和四壁用竹片排列铺成,将茅草编成草排覆盖在楼顶上。竹楼上层住人,下层不设四壁,用于堆放工具、什物和家畜栖息。竹楼上有前后两个晒台,前晒台连着楼梯口,后晒台是晒衣、纺织之处。楼上用篾笆隔开,里屋按人口多少隔成数间卧室,外屋为“客厅”,兼厨房、饭堂,“客厅”中间有火塘,三块锅桩石作三足鼎立状,火塘上面悬挂着竹编吊笼,放置食品。火塘和锅桩石是家中神圣之物,饮茶、谈天、商谈家务、安排生产都在此进行。竹楼屋脊两头装饰着茅草扎的耳环花,一般群众的竹楼共饰6朵,村寨“长老”家则饰10朵。装饰着耳环花的竹楼使人一眼就识别出其主人的社会地位和身份。

  传统基诺族房屋与现在稍有区别,大致有两种:一是有一个火塘的竹楼,内居一个父系家庭的全体成员五六人至十余人。据说20世纪40年代国民党军队进山镇压基诺人民起义前,许多村社都存在着有五六十人的父系大家庭,几代人在一个男姓家长领导下集体劳动,吃大锅饭。另一种是竜帕寨的长方形竹楼,长约三四十米,宽8至10米,楼内共居着同一父系氏族的数代人,进楼有一通道,用石头砌边的土台上等距离并排着各个小家庭火塘,火塘两旁是他们的卧室,进门右边第一间为家长寝室。这种大长房虽然也有一个男性家长,但各小家庭已有了自己的家庭经济,按小家庭为单位独立消费。1940年时,竜帕寨的一个大竹楼曾住着同一父系氏族的31户,共125人。每个竹楼都有一个男性家长——“卓巴”,假如此家的男子去世而无“卓巴”,则拆掉房子,妇女必须改嫁或回娘家,没有继承门户的权利。这种共居分炊的习俗生动地反映了父系大家庭向小家庭村社过渡的情形。

传统节日

  特懋克节 基诺族的传统节日以“特懋克”(一作“特毛切”) 最隆重、最盛大。 “特懋克” 即过年,意为“打大铁”,是基诺人为纪念铁器的创制和使用而举行的节庆。过去节日活动都以村寨为单位举行,没有统一的时间,大约在农历腊月间,一般由“卓巴”来决定,一旦“卓巴”敲响大鼓时,便意味着开始过节了。1988年,西双版纳州人大常委会根据基诺族人民的意愿,把公历的2月6日至8日定为基诺人民的“特懋克”节日。节日期间,多数村寨都会凑钱买牛,组织隆重的剽牛活动。剽牛后,各家的家长都要到卓巴家举行祭鼓仪式,长老要设宴款待,跳“大鼓舞”。村民还要给铁匠送些竹鼠,行打铁祭祀。

  新米节 基诺族的传统节日还有“好希早”,即新米节,亦称“新米”。每年农历七八月间,谷物即将成熟的时候,基诺族人就从田地里采集新谷子、蔬菜和瓜豆,杀鸡,请亲戚朋友到家里共同品尝新米、陈酒、鲜肉、绿菜,同时举行各种祭祀仪式。人们边吃边唱,欢乐的歌声常常通宵达旦。

  祭大龙 是纪念基诺族创世纪祖阿嫫尧白的纪念日,一般在六月间举行,历时三天。阿嫫尧白创造了基诺族及其山川、日月、动物、植物,最后在造田运动中遭人暗算而殉难。阿嫫尧白死后,基诺族悼念了她十三天,现在的“祭大龙”就是从那个时候传下来的。祭龙这天,全寨人不得外出,寨子里不许唱歌跳舞,不许大声嬉闹,外寨人不得进寨来,违反了这些,就是对基诺始祖阿嫫尧白的不尊敬,就是违反了基诺族的礼俗。

中国少数民族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新中国成立后,通过识别并经中央政府确认的民族共有56个。由于汉族以外的55个民族相对汉族人口较少,习惯上被称为“少数民族”。另外,还有未被确定的民族成份的人口,共73.4万多人。根据2000年全国人口普查的结果,在55个少数民族中:
  人口在百万以上的有18个民族,他们是:蒙古族回族藏族维吾尔族苗族彝族壮族布依族朝鲜族满族侗族瑶族白族土家族哈尼族哈萨克族傣族黎族等族。其中壮族人口最多,为1600多万人。
  人口在百万人以下10万人以上的有15个民族,他们是:傈僳族佤族畲族拉祜族水族东乡族纳西族景颇族柯尔克孜族土族达斡尔族仫佬族羌族仡佬族锡伯族等族。
  人口在10万人以下1万人以上的有15个少数民族,他们是:布朗族撒拉族毛南族阿昌族普米族塔吉克族怒族乌孜别克族俄罗斯族鄂温克族德昂族保安族裕固族京族基诺族等族。
  人口在1万人以下的有7个民族,他们是:门巴族鄂伦春族独龙族塔塔尔族赫哲族高山族珞巴族(按实地普查区域的人数计算)等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