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子崖遗址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城子崖遗址龙山文化的代表遗址和命名地,兼有岳石文化和周至汉代的遗存。196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市龙山镇以东武原河畔被称为“城子崖”的台地上。东距平陵故城近2公里,北与孙家商周遗址连成一片。东西约430米,南北约530米,总面积20余万平方米。台地现存范围东西约200米,南北约350米,文化堆积厚约3米,为重点保护区。1928年春,吴金鼎在山东作考古调查时发现。

  1930年11月和翌年10月,中央研究院与山东省政府联合组成山东古迹研究会,先后两次进行发掘,揭露面积15600平方米。上层为周至汉代几个不同时期的遗存,下层是首次发现的一种以磨光黑陶为主要特征的新石器时代遗存。因陶器烧成温度较高,胎质坚实,颜色较纯正,与已知的以红陶和彩陶为主要特征的仰韶文化有显著的区别,被称为“黑陶文化”,又因遗址与龙山镇毗邻,遂正式以“龙山文化”命名。出土的陶器多为光洁发亮的磨光黑陶和灰黑陶,其次为灰陶、红陶,还有少量白陶。轮制技术发达,器形规整,器壁均匀,器表和器底常留有规律的轮旋纹和同心圆切割痕迹。器表多为素面,纹饰常见弦纹、划纹、铆钉纹、附加堆纹和镂孔,还有少量篮纹、方格纹和绳纹。主要器类有鼎、甑、罐、盆、三足盆、杯及各种器盖,平底器较多,流行三足器和圈足器,以粗颈冲天流袋足 、三足盆、高柄豆、鸟首形足鼎、肥袋足、单耳和双耳黑陶杯最富有代表性。还有漆黑光亮薄如蛋壳的黑陶高柄杯,工艺高超,烧成温度可达1000℃。发现的生产工具有石、骨、蚌器。石器多为磨制,有加工精致的钻孔石铲、钺、刀,以及斧、凿、镰、箭镞等;骨器有锥、针、镞、鱼叉等,反映了当时生产力发展的水平。出土的动物骨骼有狗、兔、马、猪、獐、鹿、麋、牛、羊等,以猪、狗的数量最多,马、牛次之,反映了家畜驯养和狩猎情况。首次发现的新石器时代的卜骨,系用牛、鹿肩胛骨修制而成,或只灼不钻,或钻灼皆施,标志着原始宗教已有了相当程度的发展。

  遗址下文化层包含的部分岳石文化遗存,由于当时认识条件的限制,未能加以区别。上文化层发现了6座陶窑和一部分陶器、铜器、石器、卜骨等,有的陶片上发现陶文,主要是商末和东周时期的遗存。

  在发掘中,还发现了东西390米,南北450米,墙基厚约10米的城墙遗址,发掘者确定为下文化层的同期建筑。但其后几十年间学术界对此颇多疑问。

  1989~1990年,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遗址进行了4个月的勘探和试掘,发现了分属于龙山文化时期、岳石文化时期和周代的3个城址。

  龙山文化城址,平面近方形,东南西三面城垣比较完整,北面城垣弯曲并向北外凸,城垣拐角呈弧形。城内东西宽约430米,南北最长处约530米,面积约20万平方米。残存的城墙深埋于地表以下2.5~5米,残厚8~13米。城墙大部分挖有基槽,有的部位在沟濠淤土上夯筑起墙。城墙夯土结构有两种,一种用石块夯筑,一种用单棍夯筑,表明城垣有早晚之分,也反映出夯筑技术的发展过程。城垣有的部位因晚期取土筑城被局部破坏。四面墙基完整地保存于地下。这是是时发现的龙山文化时期的最大城址,面积是边线王城址的3~4倍,平粮台城址的20倍。发掘者据城内深厚的文化堆积,丰富纷杂的遗迹叠压和打破关系,以及出土的精美陶器和石器等分析,认为城子崖龙山文化城址可能已超出单纯防御动物侵害作用的范畴。

  岳石文化城址,平面与龙山文化城址基本一致,城内面积约17万平方米。东南西三面城垣都在龙山文化城垣以内夯筑,北面则筑在龙山文化城墙之上,也有早晚之分。城垣夯筑规整,厚8~12米,夯土坚硬,采用成束棍夯筑,夯窝密集清晰,使用夹扳挡土的夯筑技术已与商周时期无大区别。

  周代城垣,筑在岳石文化城垣的内侧或叠压其上,已残存无几。

  此次勘查,还在遗址中找到了1931年发掘的4条探沟的坑位,并重新挖出了4号探沟。发掘者认为,当年确认的龙山文化的黑陶堆积,应是岳石文化堆积;龙山文化城址,应是岳石文化城址,即夏代城址

  城子崖遗址是中国考古工作者发现和发掘的第一处原始社会遗址,在中国近代考古学史上具有开创性的意义,对认识和研究中国新石器时代文化起了重要推动作用。城子崖龙山文化城址的发现,表明当时这一地区的生产力和社会经济的发展,居全国领先地位,是中国早期文明中心之一。夏代城址的发现,填补了中国早期城市发展关键环节的空白。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