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鹘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回鹘汉语拼音:Huihu;英语:Uighur),中国古代北方与西北操突厥语民族之一;亦为建立于漠北的游牧汗国名。北魏时称袁纥,为高车铁勒诸部之一,隋代韦纥乌护初名回(廻)纥,又作乌纥,788年更名为回鹘。袁纥、韦纥、乌纥、回纥均为Uiγur的不同音译,今译维吾尔;至于乌护,有学者认为系指乌古斯(Uγuz)而言。关于乌古斯,这是民族史上的一个极为复杂的问题,特别是8世纪中叶突厥鲁尼字体碑铭中的“九姓乌古斯”、10世纪以后穆斯林地理文献中的“九姓古斯”与汉文文献中先后出现的“九姓铁勒”、“九姓回鹘”是怎样一种对应关系,学者目前仍在探讨中。

回纥汗国的兴衰

  回纥传说中的祖先为卜可汗。高车初期六姓之一的袁纥颇为强盛,与其他部落一起南迁漠南,众至数万或数十万,畜牧蕃息,渐知农耕。后其首领树者率众叛北魏而复北徙。继而树者复降北魏。唐代文献记载,隋代到唐初,回纥的住地在娑陵水(今色楞格河)侧,位于同属铁勒的薛延陀部之北。当时回纥与薛延陀、仆骨(仆固)、同罗、契苾等铁勒诸部同役属于突厥,但时服时叛。隋末唐初,时健俟斤被推为回纥部君长,但回纥的真正兴起是在时健俟斤子菩萨为第二代君长时期。627年前后,菩萨与薛延陀并力大破东突厥,声势大振。630年(唐贞观四年),唐军攻灭东突厥前汗国,漠北唯回纥与薛延陀最强。回纥曾服属于薛延陀。646年,回纥与铁勒其他部落共同助唐破灭薛延陀,并其部落,奄有其地,自回纥以南设置邮递,通管漠北。647年(一说648年),唐于铁勒诸部之地设羁縻州府,回纥部为瀚海都督府,其俟利发吐迷度虽然自号为可汗,但受唐册封为瀚海都督,属唐之燕然都护府管辖。吐迷度之后六代君长皆受唐都督称号,统治回纥部。

回纥汗国的建立

  682年,东突厥后汗国兴起。回纥君长承宗因受压迫而与契苾、浑、思结等铁勒四部迁往甘(今甘肃张掖)、凉(今甘肃武威)之间,在河西走廊居留到727年,回纥等四部在河西居住40余年,受中原文化影响不小;原留漠北的回纥余众此时则为后突厥役属。8世纪40年代初,东突厥后汗国内乱,742年回纥、葛逻禄、拔悉密等起而攻杀后突厥乌苏米施可汗,共推拔悉密部君长为颉跌伊施可汗,回纥与葛逻禄的君长自为左、右叶护。744年,回纥君长骨力裴罗与葛逻禄并力破拔悉密,自称骨咄禄毗伽阙可汗,南居东突厥汗国故地,徙牙于乌德鞬山(今蒙古鄂尔浑河上游杭爱山)与嗢昆河(今蒙古鄂尔浑河)之间,其地当即哈剌巴剌哈孙废址。唐封之为怀仁可汗。此后漠北回鹘汗国一直存在到840年。在此期间一直支配着蒙古高原。744~754年为汗国草创时期。怀仁可汗及其子磨延啜(即第二代可汗葛勒可汗)致力于削平邻部反抗,巩固汗国。可汗之下有两“杀”(或作“设”)典兵;大臣自叶护以下共28等,如突厥旧制;可汗之下还置内、外宰相,又有都督、将军、司马,这表明汗国初具规模的国家机器既沿袭突厥游牧汗国的传统,又深受唐朝影响而具有两重性质。汗国下辖原铁勒之仆骨(仆固)、浑、拔野古、同罗、思结、契苾诸部,另外还有阿布思、骨仑屋骨思二部,当属后来显赫的部落。上述铁勒九部之外,回纥也把被它击败的拔悉密、葛逻禄纳入汗国,并常常以两部为先锋,号称十一部落。各部落由仿唐制任命的都督统治。由此可见,回纥汗国实际上是一个以回纥部为首的铁勒诸部联盟。

  回纥部自身由9个氏族组成,即可汗出身的药罗葛和胡咄葛、啒罗勿、貊歌息讫、阿勿嘀、葛萨、斛嗢素、药勿葛、奚耶勿。这9个氏族有时被称为内九姓,以与构成汗国的铁勒九部或十一部落相区别。汉文文献中常见的“九姓回鹘”一称,究竟是指回纥内九姓,还是指回纥、仆骨、浑、拔野古等九部,这是学界长期探讨的问题,有些学者以之与9世纪漠北的九姓回纥可汗碑文对勘,倾向于认为当指铁勒九部,而非内九姓而言。

  755年(唐天宝十四载),安史之乱爆发。两年后,葛勒可汗遣子叶护率兵入援,助唐收复长安、洛阳。次年,肃宗以亲女宁国公主遣嫁可汗。762年,回纥第三代可汗牟羽可汗助唐讨平史朝义。自755年以来,回纥与唐交往密切,受唐代文化影响也比较明显,例如,汗国本来以游牧为主,现在则向半定居转化,上层统治集团开始建立城市、宫室,妇女有粉黛文绣之饰;在昭武九姓胡的影响下,回纥日益重视商业活动,与唐进行大规模的绢马互市。与此同时,摩尼教自汉地传入回纥,并作为回纥国教而得以传播。回纥人用古突厥文字书写自己的语言称回纥(鹘)文。

回纥汗国的瓦解

  780~795年间,接连4代可汗均以暴力夺位,对外则忙于与吐蕃、葛逻禄斗争和镇压突厥余众的反抗,例如,789年,回鹘与吐蕃争夺北庭(别失八里)的斗争极为激烈。因此,这一时期,4位回鹘可汗虽先后与德宗女咸安公主成婚,但与唐朝往来明显减少。795年,原出跌氏的宰相夺得汗位,是为怀信可汗,药罗葛氏汗系至此断绝。此后到821年,回鹘向西经略,势力远达真珠河(今吉尔吉斯斯坦纳伦河)及拔汗那(今乌兹别克斯坦费尔干纳盆地)一带。821年,崇德可汗即位,娶宪宗女太和公主,与唐交往再度活跃,互市兴旺。然而从832年起,回鹘连遭自然灾害的袭击,内部动乱,势力大衰。840年前后(唐文宗开成末、武宗会昌初),回鹘可汗被黠戛斯所杀,汗国崩溃,诸部离散。其中近汗牙的十三部,以特勤乌介为可汗,南下边塞降唐。乌介辗转往来于天德(今河套东)、大同之间,为唐太原节度使刘沔、幽州节度使张仲武等所破,其弟遏捻收拾残部,先仰食于奚,后走依室韦;黠戛斯击室韦,收部分回鹘残部还碛北。

  另有回鹘十五部,史称由其相?职与庞特勤率领西奔葛逻禄,残众入吐蕃、安西。对于这一记载,学界有两种见解:一种见解认为西迁回鹘分为三支,一支投葱岭以西的葛逻禄,一支投安西,又一支投当时占据河西走廊的吐蕃;另一种见解认为葛逻禄有三姓,分布范围辽阔,东起伊吾(今新疆哈密)以北的折罗漫山,西至碎叶、怛罗斯之境,回鹘西迁,投奔的只是东部天山的葛逻禄,到达北庭一带之后两分,一支南下安西,另一支东投河西走廊的吐蕃。此说实质是认为西迁回鹘仅分两支,此外并不存在投奔葱岭以西的一支回鹘。

进入河西走廊的回鹘

  会昌年间迁居河西的回鹘,初附于吐蕃。但吐蕃随即衰微。河西本是蕃汉杂居地区,回鹘乘吐蕃衰落之机,扩散其族帐,驻牧地于秦(今天水,入居秦川者内属,谓之熟户)、凉(今武威)、甘(今张掖)、肃(今酒泉)、瓜(今甘肃瓜州东南)、沙(今敦煌西)等州与贺兰山乃至伊吾以西纳职等地,并不时与吐蕃余部嗢末、吐谷浑、龙家等民族及沙州归义军张氏政权发生冲突,互有胜负,回鹘随之进退无常,时遁时返。

甘州回鹘汗国

  9世纪60~80年代,活动在甘州绿洲的回鹘逐渐结集力量,形成河西回鹘的势力中心。唐代以来住在河西的某些突厥系部落,如甘州南境的朱邪氏遗族鹿角山沙陀,大约即在这一时期与回鹘合流。9世纪90年代,当沙州归义军张氏政权由于内讧而无暇他顾之际,甘州回鹘建立了汗国。

  关于甘州回鹘可汗的建立者,学界有两说:一些学者根据某些史文记载而认为是庞特勤率领的先进入焉耆、吐鲁番而后转向东来的部众所建立,从而认为庞特勤不仅是天山地区回鹘汗国的建立者,而且也是甘州回鹘汗国的第一位可汗;另一些学者认为甘州回鹘系直接从漠北高原穿越戈壁而来河西,庞特勤根本没有,也无可能东来甘州。这个问题也由于资料不全,记载抵牾,而难于详考。

  五代时期甘州回鹘可汗有仁美(英义可汗,当是《辽史》中的乌母主可汗)、仁裕(顺化、奉化可汗)等。宋时,甘州回鹘可汗的名字多带“夜落纥”、“夜落隔”字样,这极可能是漠北回鹘汗国统治氏族药逻葛(yarlarqar)的同音异译。961年(宋太祖建隆二年)以来,甘州回鹘汗国频频通使宋朝,并沿袭唐代漠北回鹘汗国传统,自称外甥,尊宋主为阿舅。宋朝酬赠可汗及可汗之母(母公主)颇为丰厚。双方的亲密往来,明显地具有政治意义,旨在相约共同对付势力日益强大的西夏。甘州回鹘控制着东西交通的孔道、转贩贸易的枢纽——河西走廊,这一地理位置有时使之在影响宋、辽、西夏的斗争大局上起一定的作用。1003年(宋真宗咸平六年)冬,夏州政权攻西番,取西凉府,但被住在西凉府大谷的者龙族(咱隆族)、乞当族、督六族等所谓六谷蕃部击败,夏州首领李继迁中流矢死。甘州回鹘参与战事,从而与西夏结仇。1008年(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夏州万子等领兵趋回鹘,回鹘设伏挫败之。1009年后,甘州回鹘乘夏州政权再取凉州不利之机,而在短期内占领了凉州。1028年(宋仁宗天圣六年),在辽圣宗耶律隆绪遣军三次远征甘州回鹘(1008、1010、1026)之后,甘州为西夏所陷,李元昊即因此役有功,而得立为西夏皇太子。回鹘余众部分迁居瓜、沙州,部分南奔宗哥族首领唃厮啰。甘州回鹘汗国存在130余年而亡。

沙州回鹘

  沙州在1006年入贡于辽时,尚自称“沙州敦煌”。1014年(辽圣宗开泰三年),沙州归义军节度使曹(贤)(恭)顺朝贡于辽,《辽史》作“沙州回鹘曹顺遣使来贡”。1019年(开泰八年),辽封曹顺为敦煌郡王,其后《辽史》记载称之为“沙州回鹘敦煌郡王”。据《辽史》载,辽圣宗派军远征甘州回鹘期间,于1014、1019和1020年,与沙州有友好往来。是时,沙州回鹘既对辽称臣,也向宋纳贡,1034~1056年间(宋仁宗景祐至皇祐),凡七贡方物。1030年(宋仁宗天圣八年),瓜州以千骑降于西夏,1037年初(景祐三年十二月)沙州降于西夏,甘、凉、瓜、沙、肃全为西夏所有。然而,1041或1042年(宋仁宗庆历元年、二年),沙州还有“镇国王子”、“沙州北亭可汗王”的称号。“镇国”者,当是回鹘语il tutm?s的意译,乃西部回鹘汗国的称号之一。直到1127年(金太宗天会五年),沙州仍有回鹘活剌散可汗。很可能在西夏统治下的沙州回鹘依然享有一定的独立性。

进入安西的回鹘

  会昌初,庞特勤率领西走的回鹘大约在843年从天山北麓南下,居住在焉耆。庞特勤称叶护,有众20万,西进龟兹,东北取西州(高昌、和州、火州),击退追袭的黠戛斯,壮大了势力,为建立高昌回鹘汗国奠定了基础,其声威所及,漠北回鹘残部亦思归附。857年(唐宣宗大中十一年),唐廷派王端章为使,册封庞特勤为可汗,但未成功。此后十余年,庞特勤一直通好唐廷。

高昌回鹘汗国

  866年(唐懿宗咸通七年),西州有仆固俊称可汗。仆固俊从黠戛斯控制之下(一说从吐蕃手中)夺取了轮台(此指今乌鲁木齐附近)、北庭、清镇等地。五代时,高昌回鹘遣使贡方物。入宋,962年(宋太祖建隆三年),965年(乾德三年)遣使聘问。981年(宋太宗太平兴国六年),高昌国主开始自称西州狮子王阿厮兰汗(按阿厮兰,又作阿萨兰,意即狮子),有些研究著作即以是年为高昌建立汗国之始。此外,据《元史》和黑汗王朝时期文献《福乐智慧》,高昌国主的称号亦作“亦都护”,这可能是沿用唐代居留于北庭一带的回鹘近族拔悉密的王号。是年,高昌狮子王遣使于宋,对宋称舅,自居外甥,宋太宗赵炅当年遣供奉官王延德、殿前承旨白勋出使高昌答聘。王延德等至高昌,曾被邀至狮子王避暑之地北庭访问。他们于984年返还,所留行纪对行程、高昌北庭情况作了生动描述。从各种情况判断,高昌回鹘在西迁回鹘诸部中势力最强,文化最盛,实为回鹘的政治、文化中心。据高昌故城出土木杵上的回鹘文资料,在10世纪,或直到11世纪初,高昌回鹘汗国分别以高昌和北庭为冬夏都城,领域东起沙州,西达热海(今伊塞克湖)南岸的弩支·巴尔思罕,版图相当辽阔。在文化方面,唐代以来的汉文化在高昌保存良好,“有敕书楼,藏唐太宗、明皇御札诏敕,缄锁甚谨”,表明高昌与中原地区的密切关系。高昌境内流行摩尼教、佛教、景教。统治阶级大兴土木,修建寺院,同时创制文字,大量翻译宗教典籍。回鹘文以粟特字母作基础,为拼音文字,对后来蒙古文、满文的创制影响甚巨。

  12世纪20年代,高昌有毕勒哥可汗在位。当时,辽朝已处在覆灭前夕,辽皇族耶律大石率部西走,假道于毕勒哥,高昌此后臣服于耶律大石建立的西辽,西辽置“监国”于高昌。13世纪初,蒙古势力西渐,1209年,高昌国主亦都护巴而术阿而忒的斤摆脱西辽羁绊,称臣于蒙古。在蒙古建立国家过程中,高昌回鹘的政治家、将领、文臣起了重要作用。

龟兹回鹘

  一说是“回鹘别种”,一说“或称西州回鹘,或称龟兹回鹘,或称西州龟兹,其实一也”。自回鹘西迁以来,族众散处甘州、西州、龟兹乃至于阗界内的新复州(新福州),即连罗布泊近端也有黄头回鹘,本来同枝,因迁徙动荡而分畛域。龟兹国主也自称狮子王,与宰相九人共治国事。

  1001年(宋真宗咸平四年),大回鹘龟兹安西州大都督单于军剋韩(可汗)王禄胜遣其枢密使曹万通奉表至宋,拟与宋朝共讨夏州李继迁,其后复遣使数次。1023~1037年(宋仁宗天圣元年至景祐四年),凡五遣使;1071~1072年(宋神宗熙宁四年、五年),凡两遣使。1096年(宋哲宗绍圣三年),其大首领阿连撒罗携表章、玉佛到达洮西,熙河经略使就地于熙州、秦州作价博买。

  各支回鹘与辽、宋、西夏等接触和往来颇为频繁,除使节之外,东来者还有商人,经济、文化联系相当密切。

进入葱岭西的回鹘

  一些学者认为,庞特勤与相馺职率回鹘十五部西奔葛逻禄,进入了葱岭以西地区。从10世纪中到13世纪初,建立了强大的黑汗王朝(喀剌汗王朝)。首都在八拉沙衮,辖地西部包括阿姆河和锡尔河之间的河中地区,东边则包括喀什噶尔和于阗,喀什噶尔且成为它的第二首都和文化中心。11世纪中期,喀剌汗王朝分裂为东西两部,西部汗都于寻思干(撒马尔罕)。12世纪30年代以后,西辽帝国在中亚兴起,东西两部喀剌汗王朝先后沦为附庸。西辽取消了东部喀剌汗的汗号,改封为“伊利克”(ilek,王),仍居喀什噶尔。13世纪初,东部喀剌汗在内乱中被杀,汗统断绝;西部喀剌汗王朝亡于花剌子模。10世纪中叶,伊斯兰教传入喀剌汗王朝,不久被定为国教,成为第一个突厥语民族的伊斯兰汗家。喀剌汗王朝的经济、文化有相当发展。11世纪中叶,出现了文学家优素甫·哈斯·哈吉甫用突厥语写成的著名长诗《福乐智慧》;学者马合木德·喀什噶里用阿拉伯文著的《突厥语大词典》。

  喀剌汗朝与宋朝有密切的政治、经济关系,与辽、西夏也有交往。

  蒙古人兴起后,回鹘控制了从前由粟特人经营的内陆通商活动,他们与元朝统治者有很深的经济以及人际关系。元代“回鹘”一词,除指原来意义上的回鹘人外,并泛指信奉伊斯兰教的西域诸部族,音讹为回回;而对高昌地区尚未改宗的回鹘则多用“畏兀儿”一词指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