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華盛頓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繁体.png 简体.png

喬治•華盛頓 像
喬治•華盛頓 像,約翰•莊柏(John Trumbull)繪,1780年
華盛頓表態拒絕第三屆任期時的情景,吉伯特•斯圖爾特(Gilbert Stuart)繪

  喬治•華盛頓中文拼音:Qiaozhi Huashengdun;英語:George Washington,1732年2月22日-1799年12月14日),美國首任總統(1789~1797)、北美獨立戰爭大陸軍總司令。祖籍英國。生於弗吉尼亞州,卒於弗吉尼亞州。沒有受過系統的學校教育,通過實際鍛煉,掌握了土地測量和農牧生產的技術。1748年任英國殖民當局土地測量員。1752年成為維農山莊園的主人。1789年成為美國第一任總統(其同時也成為全世界第一位以“總統”為稱號的國家元首),在接連兩次選舉中都獲得了全體選舉團無異議支援,一直擔任總統直到1797年。

  華盛頓早年在法國印第安人戰爭中曾擔任支持大英帝國一方的殖民軍軍官。之後在美國獨立戰爭中率領大陸軍團贏得美國獨立,他拒絕了一些同僚慫恿他領導軍事政權的提議,在1783年回到了他在維農山的莊園回復平民生活。

  1787年,華盛頓主持了制憲會議。會議制定了現在的美國憲法。1789年,他經過全體選舉團無異議的支持而成為美國第一任總統。他在兩屆的任期中設立了許多持續到今天的政策和傳統。在兩屆任期結束後,他自願放棄權力不再謀求續任。

  由於他扮演了美國獨立戰爭和建國中最重要的角色,華盛頓通常被稱為美國國父。學者們則將他和亞伯拉罕•林肯並列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

早年

  依據儒略曆,華盛頓生於1732年2月11日。而依據格裡高利曆,華盛頓則出生於1732年2月22日。在他出生時,英格蘭的新年開始於3月25日(天主報喜節),也因此會有不同的生日出現。他的出生地點是威斯特摩蘭縣的一個大農場。華盛頓的家族名稱出自距離英格蘭東北不遠的泰恩-威爾郡的華盛頓村(Washington)。在1500年,華盛頓家族遷移到北安普敦郡。華盛頓的祖先有些名望,曾有個祖先被稱為“紳士”。後來亨利八世賜給這個家族以土地,其成員擔任過各種不同的官職。但是隨著英格蘭清教徒革命,家庭財產敗落,奥古斯丁的祖父約翰•華盛頓于1657年移民至維吉尼亞。在今北安普敦郡蘇爾格雷夫的祖屋作為華盛頓紀念館保留至今。

  華盛頓是他父親第二次婚姻裡最年長的孩子,他有兩個較年長的同父異母的哥哥:勞倫斯和奧古斯汀,和其他四名較年幼的兄弟姊妹:貝蒂、薩母耳、約翰•奧古斯汀和查理斯。華盛頓的父母是奧古斯汀•華盛頓(Augustine Washington, 1693年-1743年4月12日)和瑪麗•鮑爾•華盛頓(Mary Ball Washington, 1708年-1789年4月25日),都是英國後裔。華盛頓的父親是弗吉尼亞州一個蓄奴的大農場主,他也曾試著進行開採鐵礦的事業。以紳士階級來說,比較起周遭的農場主,他們還不算是真正富有的。他的幼年大部分時間是在弗雷德里克斯堡對面的拉帕諾克河畔的費裡農莊度過的。華盛頓父親的資產之一便是後來被改名為弗農山的一座大莊園。

  華盛頓從7歲到15歲,都沒有接受過正規教育,最初在本地教堂司事那裡上學,後來在名叫威廉斯的老師那裡上學,他的一些作業本至今仍保留著,他在實用數學,包括計量、幾種測量的方法和對測量有用的三角方面十分精通。他學習幾何,還學習一點拉丁文。同時在那個時期,華盛頓還閱讀一些英國名著。

  華盛頓的哥哥奧古斯汀曾擔任由英國上將所指揮的步兵團的軍官,參加了詹金斯的耳朵戰爭。之後華盛頓父親的去世讓家族陷入了經濟困難,因此華盛頓無法像兩名年長的哥哥一樣前往英格蘭受教育,他也只得放棄了原本由勞倫斯所安排,成為英國皇家海軍見習軍官的機會。於是華盛頓一生都沒有前往歐洲

  華盛頓接著在成為了亞歷山德里亞的消防隊員。在1774年,由於他和一家消防器具公司的友好關係,他自費購買了一具當時非常先進的消防器材,捐贈給市鎮使用,這具器材今天仍可以在亞歷山大市的博物館看見。

法國印第安人戰爭(1754-1763)

  在華盛頓22歲的時候,華盛頓無意間成為了法國印地安人戰爭的導火線之一。這場殖民地所參加的第一場戰爭起源於1753年,法國人開始在當時屬於弗吉尼亞州領土的俄亥俄谷地(Ohio Country)建立許多堡壘,這是法國人的戰略之一。法國人得到當地原住民的支援,試圖阻止英國人繼續向西擴張他們在美洲殖民地,並阻擋殖民地內的英國軍隊。弗吉尼亞州的總督是羅伯特•丁威迪(Robert Dinwiddie),當時擔任少校的華盛頓替他向法國指揮官遞交了最後通牒書,要求法國人離開。華盛頓將過程透露給當地的報紙,而他也因此成為傳奇人物。但法國人拒絕撤離,因此在1754年,丁威迪派遣了剛升遷中校的華盛頓率領佛吉尼亞第一軍團,前往俄亥俄谷地攻擊法國人。華盛頓率領軍隊伏擊了一支由法裔加拿大人組成的偵查隊,在短暫的戰鬥後,華盛頓的印地安人盟友塔納洽裡森(Tanacharison)族人殺害了法國指揮官朱蒙維拉(Joseph Coulon de Jumonville),接著華盛頓在那裡建立了一座名為“必需堡”(Fort Necessity)的堡壘,但在數量更多的法軍和其他印地安人部隊進攻下,這座堡壘很快便被攻陷,他也被迫投降。投降時華盛頓簽下一份承認他"刺殺"了法軍指揮官朱蒙維拉的文書(因為這份文書用法文寫成,華盛頓根本看不懂),而這份文書導致了國際間的事變,成為法國印地安人戰爭的起因之一。這場戰爭也是七年戰爭的一部分。

  華盛頓稍後被法國人假釋,在同意一年之內不返回俄亥俄谷地後被釋放。

  華盛頓一直渴望加入英國軍隊,但當時殖民地的居民都對此不感興趣。他在1755年終於等到機會,當時英軍發動遠征,試著重新奪回俄亥俄谷地。遠征行動在莫農加希拉河戰役(Battle of the Monongahela)中遭受災難性結果。相當不可思議的,華盛頓的外衣被四發子彈擊穿,但他仍毫髮無傷,同時在炮火中他冷靜的組織了軍隊的撤退。在弗吉尼亞州,華盛頓成了英雄人物,雖然戰爭的重心已經轉移到別處,他繼續領導了佛吉尼亞第一軍團好幾年。在1758年,他隨著John Forbes將軍展開另一次遠征,成功的將法軍驅離了杜根堡(Fort Duquesne)堡壘。

  華盛頓最初軍事生涯的目標是希望成為正規的英軍軍官—而不僅是殖民地民兵的軍官。但他一直未獲升遷,因此他在1759年辭去了軍職,並與瑪莎•丹德里奇•卡斯蒂斯結婚,她是一名已經育有兩個小孩的富有寡婦。華盛頓和她一起撫養這兩個小孩:約翰•派克•卡斯蒂斯和瑪莎•派克•卡斯蒂斯,稍後他還撫養了她的兩名孫子女,但華盛頓從沒有自己血親的小孩。新婚後他們搬到弗農山居住,過著紳士階級農夫和蓄奴主的生活,他並當選了佛吉尼亞當地的下議院議員。

美國革命(1774-1783)

北美獨立戰爭:華盛頓橫渡德拉瓦河的情景
北美獨立戰爭:華盛頓在約克鎮接受康瓦利斯率領英軍投降的情景

  在1774年華盛頓被選為弗吉尼亞州的代表前往參加第一屆大陸會議。由於波士頓傾茶事件,英國政府關閉了波士頓港,而且廢除了麻塞諸塞州的立法和司法權利。殖民地在1775年4月於列克星敦和康科特與英軍開戰後,華盛頓穿著軍服出席第二屆大陸會議—他是唯一一個這麼做的代表,表示了他希望帶領佛吉尼亞民兵參戰的意願。麻塞諸塞州的代表約翰•亞當斯推薦他擔任所有殖民地的總指揮官,並稱他擁有“擔任軍官的才能……極大的天份和普遍的特質”。因為亞當斯瞭解到,確保南方的殖民地能與北部殖民地合作順利組成大陸軍團的最好方法,便是推薦一個南方殖民地人士擔任總指揮官。華盛頓在1775年6月15日經由大會選舉無異議支持成為了總指揮官,雖然很捨不得離開心愛的佛吉尼亞家園,華盛頓還是接受了指揮官職位,並宣稱"我不認為我能勝任這個指揮官的光榮職位,但我會以最大的誠意接受職位"。華盛頓並宣稱除了必要的開支外,不須付給他任何額外報酬。就這樣,華盛頓於7月3日在麻塞諸塞州的劍橋擔任了全殖民地軍隊的總指揮官。

  華盛頓在1776年進攻波士頓,利用稍早在提康得羅加堡壘所奪取的火炮陣地,而得以俯瞰整個波士頓港,最後將英軍逐出了波士頓。英軍指揮官威廉•何奧下令英軍撤回加拿大的哈利法克斯。華盛頓接著率領軍隊前往紐約市,預期英軍將發動攻勢。擁有壓倒性軍力的英軍於8月展開了攻勢,而華盛頓所率領的撤退行動卻相當笨拙,幾乎全軍覆沒。他也在8月22日輸掉了長島戰役,不過得以撤退大多數的軍隊回到大陸。在接下來又輸掉了幾次戰役,使得軍隊倉促的撤離了新澤西州,此時美國革命的未來岌岌可危。

  在1776年12月25日的晚上,華盛頓重整旗鼓。在這場特倫頓戰役中,他領導美軍跨越特拉華河,突襲黑森雇傭軍的兵營。並接著在1777年1月2日的晚上向查理斯•康沃利斯率領的英軍發動突襲,這次奇襲振奮了支持獨立的殖民地陣營的士氣。

  在1777年夏天,英軍發動了三路並進的攻勢,一路由約翰•伯戈因(John Burgoyne)率領從加拿大向南進攻,一路由威廉•何奧率領攻擊當時殖民地的首都費城。而華盛頓撤往南方,卻在9月11日的布蘭迪萬河戰役(Battle of Brandywine)中遭受慘敗。為了擊退英軍而發動的日爾曼敦戰役(Battle of Germantown)則因為濃霧和軍隊的混亂而告失敗。華盛頓和他的軍隊只得撤回環境惡劣的佛吉穀(Valley Forge)艱難的渡過冬天。

  在1777年至1778年的冬天,是大陸軍(和政治上的革命運動也是)戰況及士氣最惡劣的時刻,大陸軍遭受了極大的戰損和惡劣的生活環境。但華盛頓依然堅定著指揮軍隊,並持續向後方的殖民地大會要求更多補給,使大陸軍能克服寒冷的冬天,逐漸回復士氣。2月時一名曾服役于普魯士軍參謀部的軍官弗裡德里希•馮•施托伊本(Friedrich von Steuben)前來佛吉穀,自願幫忙訓練華盛頓軍隊,以使他們能在戰場上能和英軍相較量。施托伊本在佛吉穀的訓練改進了戰術和作戰紀律,大幅增進了殖民地軍的戰力,使殖民地軍得以擺脫烏合之眾的狀態。在佛吉穀的訓練告一段落時,華盛頓的軍隊已經煥然一新了。

  華盛頓接著率領軍隊於1778年6月28日的蒙茅斯戰役(Battle of Monmouth)中攻擊從費城前往紐約的英軍,與英軍打成平手,但英軍分裂殖民地政府的企圖於是失敗了。由於這場戰役的勝利,加上一年前於薩拉托加戰役(Battle of Saratoga)中擊敗了伯戈因率領的入侵英軍,情勢逐漸好轉,英軍顯然無法攻克整個新國家,因此法國決定正式與美國結盟。

  在1778年後英軍最後一次的試著分離殖民地,這次英軍集中於南方地區。華盛頓的軍隊並沒有直接攻擊他們,而是前往駐紮位於紐約的西點(West Point)軍事基地。在1779年華盛頓命令5分之1的大陸軍展開沙利文遠征(Sullivan Expedition),對那些與英軍結了盟且常攻擊美軍前線堡壘的易洛魁聯盟的6個部落的其中4個發動攻勢。並沒有戰鬥發生,不過至少摧毀了40個易洛魁村莊,使這些印地安人被迫永遠離開美國,遷徙至加拿大。在1781年美軍以及法國陸軍和海軍一同包圍了康沃利斯在約克敦的軍隊,華盛頓迅速前往南方,於10月17日接掌指揮美軍和法軍,繼續圍城戰鬥直到10月17日康沃利斯投降,10月19日,他接過了康沃利斯的投降寶劍。儘管英軍仍在紐約市和其他地點活動直到1783年,這場戰役還是成了獨立戰爭最後一場主要的戰鬥。

  接著在1783年,隨著巴黎條約的簽署,英國承認了美國的獨立。華盛頓解散了他的軍隊,並在新澤西州的洛基山(Rocky Hill)向追隨了他多年的士兵們發表了精彩的告別演說。幾天後,英國人從紐約市撤退,華盛頓和殖民地政府重回城市,他於12月4日在紐約市發表了正式的告別演說。

  應該指出的是,華盛頓的戰術毫無特殊之處,既無開創性、也對軍事歷史毫無影響,而且他在許多次戰役中都犯下大錯。但他仍被奉為戰爭英雄,因為支持他的人們認為,由於他所主張的革命概念,美軍也在戰爭中存活並持續戰鬥,使得美國得以維持獨立而持續至今。華盛頓一直躲開與英軍直接的衝突,避免了美軍決定性的戰敗或投降。他相當瞭解美軍的弱點並且也限制了他們進行過於冒險的行動,並利用他勇敢的人格激勵軍隊,使他們能撐過漫長而艱難的戰爭。

  華盛頓在戰爭中選擇了正確的戰略,如同古羅馬將軍費邊在第二次布匿戰爭的戰略,持續地拖延敵人將能使英國人如同當年的漢尼拔一樣,“攻到了門外”但卻“不得其門而入”。很快英國人將會瞭解到繼續作戰只是浪費資源,他們只能追擊美軍進行混戰,卻無法徹底捕捉到美軍的主力。華盛頓瞭解到這場戰爭將會經由外交途徑取得勝利,而不是靠著士兵們。

為獨立而戰

  18世紀50年代,華盛頓曾參加英法七年戰爭(1756~1763),獲中校和上校銜,積累了軍事指揮的經驗。1759年當選為佛吉尼亞議員。同年與富孀M.D.卡斯蒂斯結婚,獲得大批奴隸和1.5萬英畝土地,成為佛吉尼亞最大的種植園主。在經營農場、手工作坊的過程中,華盛頓體察了英國政府和商人對北美的限制、盤剝之苦,對於1763年頒發的禁止向阿巴拉契亞山以西移民的英王公告令尤為不滿,促使他積極參與佛吉尼亞議會反英活動。七年戰爭後,在群眾性的反英活動和T.潘恩的《常識》的影響下,走上爭取獨立的道路。

  1774年和1775年,先後作為佛吉尼亞議會的代表出席第一屆、第二屆大陸會議。1775年6月15日,華盛頓當選為大陸軍總司令。戰爭初期,針對英國速戰速決的軍事戰略,華盛頓從紐約退到新澤西,連丟數城。1776年12月25日,他乘敵之虛,深夜突襲特倫頓,大獲全勝。1777年1月2日深夜,巧攻普林斯頓,重創英軍,結束了大陸軍連打敗仗的局面。同年10月,大陸軍在北方的薩拉托加大敗英軍。美法聯盟正式建立後,整個戰爭形勢大為改觀。1781年10月19日,英軍在突圍時慘遭失敗,全軍投降。華盛頓卓有成效地領導了北美獨立戰爭。通過《巴黎條約》(1783),迫使英國承認美國的獨立。

  戰爭結束後,華盛頓解散大陸軍。1783年12月23日遞交辭呈,解甲歸田。1787年他主持召開費城制憲會議,把修改《邦聯條例》變為制定新憲法。他調解各方利益衝突,使會議克服一次次危機,最終成功地制定了聯邦憲法。

在佛吉尼亞家園(1783-1787)

  1783年12月23日,華盛頓向邦聯議會(Congress of the Confederation)辭去了他在軍隊裡總司令的職務,邦聯議會稍後並在馬里蘭州安那波利斯的議院召開了會議。這對於新生國家而言是相當重要的過程,建立了由平民選出的官員—而不是由軍人來組織政府的先例,避免了軍國主義政權的出現。華盛頓堅信唯有人民擁有對國家的主權,沒有人可以在美國籍著軍事力量、或只因為他出生貴族而奪取政權。

  華盛頓接著返回弗農山的莊園,就在1783年耶誕節前夕那天的傍晚抵達家門。自從1775年因戰爭離開心愛的家園後,他都一直沒有機會回家。在門口歡迎他的是他之前曾向其許諾過會在8年內返家的妻子,以及4個已經能夠走路的孫子女,全都在他離家的這段時間出生。戰爭也帶走了他所扶養的繼子約翰的性命,於1781年在約克鎮的一次行軍裡發燒過世。

  當華盛頓離開軍隊時,他在大陸軍團裡的最終頭銜是“將軍和總司令”。

  在1787年華盛頓主持了在費城舉行的制憲會議。他並沒有參與討論,但他的威望維持了會議的秩序,並讓代表團能專注於討論上。在會議後他的威望使得包括弗吉尼亞州議會在內的許多人相信這個會議的成果,而支持了美國憲法。

  華盛頓的莊園廣達8000英畝(32平方公里),如同當時其他許多農場主一樣,儘管擁有大量土地,華盛頓手上的現金都不多,常常四處借貸。在後來他成為總統時,他甚至得借款$600元以搬家到首都紐約。

總統任職期間

  1789年當選為美國第一任總統,4月30日在紐約華爾街聯邦大廈的陽臺上宣誓就職。他組織機構精幹的聯邦政府,頒佈司法條例,成立聯邦最高法院。他在許多問題上傾向於聯邦黨人的主張,但力求在聯邦党和民主共和黨之間保持平衡。他支持財政部長A.漢密爾頓關於償還國債、徵收國產稅、成立國家銀行的計畫,確立國家信用,加速了資本原始積累的進程,發展工商業和保護對外貿易。他不顧漢密爾頓的反對,批准國務卿T.傑弗遜所支持的公共土地法案,奠定了西部自由土地制度的基礎。1789年9月,在華盛頓主持下,通過了《法院法》,開始建立美國的司法系統。1793年,再度當選總統。同年4月22日發表中立宣言,宣佈美國對正在歐洲進行的反法鬥爭採取中立立場。為了緩和同英國的矛盾,1794年11月華盛頓派首席法官J.傑伊與英國談判,簽訂《傑伊條約》,因有損於美國利益而遭反對。1796年9月17日,華盛頓發表“告別詞”,要求人民凡事以國家利益為重,告誡美國切勿同任何國家締結永久性的同盟,更不要捲入不必要的戰爭。同時,他表示不再出任總統,從而開創美國歷史上摒棄終身總統、和平轉移權力的範例。次年,回到維農山莊園。因對美國獨立作出重大貢獻,被尊為美國國父。

退休和去世

  兩屆總統任期屆滿後,美國人民挽留華盛頓繼續競選連任,華盛頓拒絕了:“我走在尚未踏實的土地上,我的所作所為將可能成為以後歷屆總統的先例。”他向美國人民解釋,“你們再繼續選我做總統,美國就沒有真正的民主制度了”。

  自從1797年3月退休後,華盛頓帶著輕鬆的心情回到弗農山。他在那裡建立了蒸餾室,並成為了或許是當時最大的威士卡蒸餾酒製造業者,到了1798年便生產了11,000加侖的威士卡,獲得7,500美元的利潤。

  1799年,美國即將舉行總統競選,聯邦黨人因為黨內分歧和聲望日下,希望華盛頓出來競選,但是華盛頓在致喬納森•特朗布林州長的信中拒絕了:“一旦我這樣做將是可恥的,因為儘管這是我國同胞的願望,而且在大家的信任下我可能當選並任職,但另一個比我更有才能的人卻會因此去職……如果我參加競選,我就會成為惡毒攻擊和無恥誹謗的靶子,不但會被加上搖擺不定的罪名,而且還會被誣為懷有野心,一遇時機便爆發出來。總之,我將被指責為昏聵無知的老糊塗。”

  在那一年裡,由於戰爭逼近,為了警告法國,華盛頓被新總統約翰•亞當斯任命為美國陸軍的中將(在當時這是軍中最高的階級了)。這只是象徵性的任命,華盛頓並沒有真的服役。接下來一年裡,華盛頓染上了感冒,引起嚴重的發燒和喉嚨痛,並惡化為喉頭炎和肺炎,並在1799年12月14日去世,享年67歲。遺體葬在弗農山當地。

  華盛頓死後,他昔日的革命戰爭夥伴,國會議員哈利•李(Harry Lee)對他的稱讚相當著名:“他是一個公民,他是戰爭中的第一人,也是和平時代的第一人,也是他的同胞們心目中的第一人。”

  華盛頓為未來的美國樹立了許多的先例,他選擇和平地讓出總統職位給約翰•亞當斯,這個總統不超過2任的先例被看作是華盛頓對美國最重要的影響。

  他也被許多人稱為美國的國父,並被視為美國的創立者中最重要的一位,他也在全世界成為一個典型的仁慈建國者的形象。美國人談到他時總是稱他為美國的國父。他也在麥克•H•哈特(Michael H. Hart)所著的影響世界歷史100位名人中排名26名,並被多數學者們視為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一位總統。

  儘管華盛頓去世時獲得了當時最高的軍銜—三星的陸軍中將(Lieutenant General),隨著時光流逝,越來越多將軍(從格蘭特開始)獲得了和他一樣以及更高(四星以及五星)的軍銜,這看起來就像華盛頓功績不如他們一般。直到1976年國會通過法案,追封華盛頓為“合眾國特級上將”(General of the Armies of the United States,相當於蘇聯等國的大元帥軍銜),並正式宣佈此為是美國最高軍銜,超過以往和未來的所有元帥(五星上將)和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