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目连戏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商丘目连戏 商丘戏曲的发生,最早可追溯至原始社会的葛天氏之乐,《吕氏春秋》有“葛天氏之乐,三人操牛尾,投足以歌八阕”的记载;春秋战国时期有名的睢阳曲,曾在城筑工人中流行;在汉代梁孝王的梁园中,常有歌舞、曲艺演出;唐代,佛教盛极一时,据颜真卿《八关斋会报德记》记载,这里的文武百官为河南节度观察使田神功举行祈祷法会时,组织了庞大的八关斋会,有500人会、1500人会、5000人会,规模宏大。佛教的歌舞,喧填昼夜,言其繁盛,给目连戏的诞生奠定了基础,至五代时,在“宋城南五里(今老南关)有东西二桥,舟车交汇,居民繁伙,中有戏班称河市乐人”。至北宋晚期,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中明确记载了《目连救母》杂剧的演出,时称“构肆乐人,自过七夕便搬演《目连救母》杂剧,直至十五日,观者增倍”。这种北宋杂剧与商丘戏曲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在明代,商丘城内沈、宋、侯诸贵族,均蓄有昆曲戏班。在清代,豫东梆子戏兴起,繁衍了许多目连救母故事的剧目,自民国开始,绵绵不绝,丰富多彩。

  商丘目连戏在1998年戏曲普查时戏曲志编辑部录有《会仙济贫》、《五鬼拉刘氏》、《殃煞回门》、《拉刘甲》、《目连僧出家》、《观音点化》、《大佛山》等单折,后来又发现民国时期的曲艺本《目连三世救母》,把这些单折加以编排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完整的目连救母故事,略为:西天如来讲经论道,陈茵菩萨来迟,她无心听经而观看蝴蝶双飞,因而被谪下凡尘转生娼妓。受尽非人之苦,被鸨儿打死暴尸荒郊为狼犬所食故尸体不全。后为观音所救,以狼心犬肺置腹中再转青提,青提配夫辅相,生子金波,为南叶城首户至善之家。辅相早逝,老仆叶里为之理财相依度日。一日,青提为父祝寿,娘舅刘甲用茶里掺酒、饭里掺肉之计破了她的斋戒,青提自感有错,归家即焚香祈祷,求佛祖宽恕。不料此事被刘甲告发,阎王差五鬼锁魂问罪,刘青提被捉入阴,公堂之上经舌辩,阎王知刘氏破戒并非本意,又命大鬼二鬼捉拿刘甲对质。刘甲入阴,百般抵赖,但终认罪。金波见母死,设灵重祭,恸哭不已。时有如来引度,收为弟子,赐名目连,命西天取经救母。目连遵师命,休了未婚妻康氏,把家业交叶里照管,绝了尘缘西天而去。途中遇观音试道,不为肉食女色所动,终得其相助至灵隐,成正果。阎王闻目连得到,亦命刘氏魂去西天,路经高山险水,金桥银桥,恶狗拦路,受尽折磨,得见佛祖,在大佛山下母子相认,痛述人间艰辛。目连恼怒,动九锡连环梭,捣开地域,放走八百万饿鬼,上神发怒,命目连转黄巢杀人收鬼,刘青提冤案昭雪,复陈茵菩萨原位。曲艺本又续黄巢起义,刀劈枯柳等情节。本故事与安徽目连戏郑之珍本多有不同,是商丘宋、元、明、清目连戏的遗存。商丘目连戏的音乐、主调是棒子腔,有飞板、栽板、慢板、流水板、二八板、哭滚等板类,又杂以太平年、花鼓、拉魂腔等多种民间曲调,在音乐伴奏中有五马、二凡、朝阳歌等昆曲、南北曲曲牌。化妆除众多脸谱之外,刘甲的造型甚为奇特,头部用棉絮粘成白团,光背、短裤、赤脚,为各目连戏所不具。唱词通俗易懂,但多用方言、俚语,甚至有些荤词。表演掺有多种杂技,如耍叉、吐火、锯解分身等。剧中多次逃棚,如刘甲被大鬼二鬼押解途中逃跑,至台下观众中求护,甚至到包子棚中吃包子;又有上老竿表演,在舞台前方埋一高竿,刘甲爬至顶端做许多惊险动作。还有些杂耍,如哑背疯、武术表演。

  1、目连戏的服饰是昆曲、豫剧舞台上常用的服饰俗谓“明装”。生角穿褶、旦角包头、红脸莽靠等。特定的角色如目连、如来佛需特制僧衣僧帽。乐队是一鼓二锣三弦手、棒子手叉共八口。

  2、道具方面如目连所持的九钖连环梭,大鬼所持的叉,需用铁质,摇时有响声。爬老杆所用的杆不滑,易爬,这些道具均需特制。

  3、阎王、判官画脸谱,鬼戴各类面具,需各有怪态。

  4、与目连戏相关的书籍有《大藏经》中的《佛说盂兰盆经》、《父母恩重难报经》等经文,另有唐宋以来的目连变文、台湾出版的《豫剧目连救母》、民国时期的《目连三世救母》和各种报刊、杂志所载论文数十篇。

  关于演出的传承方式,1988年以前无成文剧本,各班社的演出全靠老师或长辈演员言传身教。1988年商丘地区戏曲志编辑部,组织戏曲普查期间由夏邑县豫剧团杨汉军、商丘县老艺人周世林、虞城县老艺人朱永卿等口述,李富君、朱亚卿等记录成册,邓同德加以编排、校订称豫剧《目连救母》。1989年以后,邓同德在湖南怀化、四川绵阳、山西临汾等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与各目连戏交流。1994年在台湾《民俗曲艺》杂志上发表,另有多篇论文在《河南戏曲》、《中华戏曲》等杂志上发表,2008年编入《商丘市戏曲志》第12卷出版,并由嵩山少林寺、商丘观音寺出资,由商丘市豫剧院三团恢复上演。

  班社传承 在建国前各固定班社多能演出目连戏单折,唯商丘八班、夏邑三班、虞城张家班可演全本,即从《五鬼拉刘氏》到《拉刘甲》再到《大佛山》,可演两、三个晚上,如再续演《刀劈枯柳》(即《黄巢起义》),可演四、五个晚上。在清代或清代以前的演出班社,见于文献记载的有上文提过的宋家班。宋家班最初是明崇祯年间(1628-1644)从常州来商的昆曲班,当时只有十余人,似乎还不大可能演出大型目连戏,而贾开宗看到它的演出约在1670年前后,那时应是宋家班扩充了规模之后的演出,故而情节惊险动人。后来各大家族没落,昆曲班解体,商丘县城建有两个梆子戏班都叫八班,都能演目连戏。一是清代早期昆曲和梆子腔混演的戏班,是沈、宋、侯、叶、余、刘、穆、杨等八大家族昆曲班的遗部,那时演员们大概是为了生计而改唱梆子腔。称八班,似有八大家之意。鼓师张熙堂,旦角左兰、麻兰(演刘氏、观音),黑脸张怀林(演阎王、判官),小生来荣(演目连僧),表演、音乐、舞美全部继承昆曲,唱词逐渐由雅变俗。此班1934年解体。另有一班在康熙末年(1722年前后)由守备官张彬创办,府衙八班班头支持亦称八班,装备优良,技艺学自老班但演出水平稍差,时谚有八班的箱,老班的腔之说。主要演员早期有金豆豆、银蜻蜓(演刘氏)、姜德穗、陆顺(演目连僧)、周益簪(演叶里),时谚是金豆豆,银蜻蜓,不逮陆顺一哼哼,此谚流传至今。晚清至民国时期的丑角曹献章(饰刘甲)、红脸李五(饰目连僧)、旦角桑殿杰(饰刘氏),极有名望,这个班有200余年的班史,于1950年解体。这两个班演出目连戏,虽有一定的传承关系,但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各有创造,有记录剧本时,有些艺人口传唱词高雅,有些艺人所述甚俗,仍表现出昆曲梆子戏的不同风格。口述《大佛山》的老演员周世林,生于1908年,是归德14科宫字科的高材生,艺名宫亮,师张炳祥,学得二百多部梆子戏剧目,其中有目连戏全本,出科后窜过老班,也窜过八班,他传授的目连戏唱词偏俗;另有口述拉刘甲的老班弦手朱群臣,生于1888年,是个盲者,长期在老班,他说的目连戏剧本偏雅,有些词他记不准,譬如蜀王秀他坚持说吴王秀。

  上述两个八班消失后,流传三百多年的目连戏,在商丘城内几乎消失,建国后成立的商丘县豫剧团多演时装戏及新编戏,传统戏所演甚少。1988年传统戏开放,商丘县豫剧团聘请周世林任教,周教排他的拿手戏《大佛山》,但教成未能获准上演而改排《前楚国》。不久,周世林又选一个孟昭林业余剧团继续排练,有彭冠军、景兰芝、孟昭林、朱永卿等演出,在商丘市境及山东、皖北、苏北等地颇有影响。 在商丘市的东部,演目连戏的戏班是夏邑三班,该班建于道光年间,能述剧本的演员杨汉军,他说三班拉刘氏.拉刘甲,是从八班学来的,但是三班与八班演出多有不同,著名红脸孙照登(艺名孙门,生于1878年,卒于1939年),他演刘甲以红脸应工,与董锡友(艺名老婆生,演目连僧),苗喜臣(艺名苗娃,演刘氏)合作,盛演于1925年前后,有“老婆生,苗娃旦,孙门的红脸响八县”之说。孙门原籍山东,师承关系不详。建国后目连戏停演。 班社的传承略为以上三班,其他在商丘西部民权、宁陵、柘城各班社或民间业余剧团,所演目连戏多学自八班,或由八班演员窜班传授,无大特色。 2008年,中央出台政策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嵩山少林寺、商丘观音寺出资恢复目连戏,商丘目连戏又获新生,由商丘县豫剧团(今称商丘市豫剧院三团)恢复上演。本次上演是在1988年周世林初演排的基础上,统合夏邑三班、虞城张家班遗存的剧本,以及接受过前辈传授目连戏的演员,恢复两部,尚有一部《刀劈枯柳》未能恢复。 目连救母故事从唐代元和年间(806—820)白居易与张祜的诗作中已知有变文传世。五代后梁贞明七年(921)有《大目犍连冥间救母变文并图一卷并序》流行(见《敦煌变文集》),北宋太平兴国二年(977)有“众生同发信心,写尽目连变者,同持愿力,莫堕三塗”等记载。北宋晚期《东京梦华录》记有目连救母杂剧在开封演出。据此,目连戏在河南的流行已愈千年,在商丘流传若从宋荦家班演出算起,有300多年的历史。它的基本特征:1、常在佛教节日演出,集中描写目连的孝亲、出家等情节,具有宣传佛教的特征;2、常在庙会演出,与广大群众交流,向人民提供娱乐资粮,有民俗的特征;3、在表演方面民间舞蹈、杂技、武术并存,在唱腔方面虽以梆子腔为主,但曲艺杂调和其他剧种唱腔兼收,是一种多元体的戏剧形式,具有北宋杂剧的特征;4、伴奏曲中,名目繁多,各种宫花、各种娃娃和各种小令可在《九宫大成南北词宫谱》中查知,它具有南曲、北曲和昆曲的特征;5、商丘目连戏与其他目连戏的主要区别:目连的乳名叫金波,其他目连戏为罗卜;目连的母亲刘青提开斋破戒不是自愿的,是其娘舅刘甲暗中相害的,其他目连戏是其娘舅苦苦相劝而自愿开斋的;仆人由老生扮,名业里,其他目连戏称伊利。商丘目连戏是千百年来商丘戏曲界前辈艺术大师智慧的结晶,在商丘戏曲史中占有重要地位,从它可以看出豫剧发生发展的脉络,它在河南戏剧史和中国戏剧史中也相当重要,它具有表述中国戏剧历史的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