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注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周易注》三国时期魏国玄学家王弼著。为历史上重要的《周易注》之一。唐太宗孔颖达等修《五经正义》,其中《周易》选用王弼注,认为“唯魏世王辅嗣之注,独冠古今”。从此,王弼《周易注》作为官方定本而流传于世。至宋代理学大家程颐朱熹思想及哲学观点均源于王弼《周易注》。至清代官方仍以朱熹的《易本义》为科举读本,可见王弼对中国儒家影响之深远。《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对王弼《周易注》评价为:“平心而论,阐明义理,使《易》不杂于术数者,弼与康伯深为有功;祖尚虚无,使《易》竟入于《老》、《庄》,弼与康伯亦不能无过。瑕瑜不掩,是其定评。”

  王弼在注《易》中,革除汉儒“互体”、“卦变”、“五行”等牵强附会的“按文责卦”的方法,主张着重领会和把握《易》中所包含的根本义理。晋人孙盛在评论王弼《易》学时说:“至于六爻变化,群象所效,日时岁月,五气相推,弼皆摈落,多所不关”(《三国志·魏书·钟会传》注)。王弼还以《老》解《易》,以玄理统易理,反映出贵无的本体论思想,使《周易》之解面貌一新,成为玄学理论的基本思想资料之一。

  王弼《周易注》包括《经》的部分,即六十四卦的卦爻辞及《传》的《文言》、《彖辞》、《象辞》等。韩康伯继承王弼思想续注《系辞》、《说卦》、《序卦》、《杂卦》等。唐修《五经正义》时以韩注合于王注刊行。

  王弼《周易注》版本很多,通行的有《四部丛刊》影印宋本、清阮元校勘《十三经注疏》本。1980年中华书局出版的楼宇烈《王弼集校释》收有《周易注》并作了校勘简释。

《周易注》目录[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周易注全文 64卦表

994953.png

994954.png

994947.png

994951.png

994952.png

994949.png

994950.png

994948.png

994953.png

994935.png

01
994934.png

11
994933.png

43
994932.png

26 大畜
994931.png

14 大有
994930.png

05
994939.png

34 大壮
994927.png

09 小畜
994954.png

994926.png

12
994925.png

02
994924.png

45
994923.png

23
994922.png

35
994921.png

08
994920.png

16
994942.png

20
994947.png

994944.png

10
994943.png

19
994917.png

58
994916.png

41
994937.png

38
994914.png

60
994913.png

54 归妹
994912.png

61 中孚
994951.png

994940.png

33
994911.png

15
994910.png

31
994909.png

52
994908.png

56
994907.png

39
994906.png

62 小过
994905.png

53
994952.png

994904.png

13 同人
994938.png

36 明夷
994902.png

49
994901.png

22
994900.png

30
994899.png

63 既济
994936.png

55
994897.png

37 家人
994949.png

994895.png

06
994894.png

07
994893.png

47
994945.png

04
994891.png

64 未济
994890.png

29
994889.png

40
994888.png

59
994950.png

994887.png

25 无妄
994886.png

24
994885.png

17
994884.png

27
994883.png

21 噬嗑
994946.png

03
994881.png

51
994880.png

42
994948.png

994879.png

44
994878.png

46
994941.png

28 大过
994876.png

18
994875.png

50
994874.png

48
994873.png

32
994872.png

57


内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周易注》是注释《周易》并阐述玄学思想的著作。各种版本卷数不统一。三围魏王弼撰。具体成书年代不详。

  王弼《周易注》包括《易经》全部及《易传》的《文言》、《彖辞》、《象辞》部分,共六卷。又另作有《周易略例》一卷,发明宗旨。至东晋,韩康伯承继王弼补注《系辞》、《说卦》、《序卦》、《杂卦》,共三卷。王注与韩注原本各为单行,至唐始合为十卷。

  王弼的《周易注》包括对《易经》全部和《易传》中《文言》、《彖辞》、《象辞》三部分的注解。王注风格主要继承和发扬费氏易、王肃易的传统,以《易传》中的观点来注解《周易》经传文,抛开汉易中的象数之学,特别是今文经学和《易纬》的解易风格,不讲互体、卦气、卦变、纳甲等,而注重于义理,文字上也力求简明。王弼的取义说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八卦的解释上采取义说或卦德说,以乾为健,以坤为顺,以震为威,以巽为申命·以坎为险陷,以离为丽,以艮为止,以兑为悦。一是对六十四卦及其卦爻辞的解释采取义说。王弼注中也夹杂一点取象说,但他在总体上是反对取象说的。他提出“象之所生于义也”的观点,认为有卦义,方有此卦所取之物象。

  王弼注还特别讲究爻位问题。注中采一爻为主说,依照《彖》传的爻位说,在解释一卦的卦义时,着重于阐述决定一卦之义的某一爻。认为每一卦都有一中心思想,这种中心思想由某一主要的爻统率起来。《周易注》虽然不讲卦变,但没有完全排斥,其中也取爻象往来说,甚至还吸收了荀爽的乾升坤降说,以说明爻有往来变动,爻义也变动不居。《周易注》还发挥爻变说,用爻的适时而变来说明爻所代表的吉凶之义是变动不居的。

《周易注》·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上、下经》注及《略例》,魏王弼撰。《系辞传》、《说卦传》、《序卦传》、《杂卦传》注,晋韩康伯撰。《隋书·经籍志》以王、韩之书各著录,故《易注》作六卷,《略例》作一卷,《系辞注》作三卷。《旧唐书·经籍志》、《新唐书·艺文志》皆载弼注七卷,盖合《略例》计之。今本作十卷,则并韩书计之也。考王俭《七志》,已称弼《易注》十卷(按《七志》今不传。此据陆德明《经典释文》所引),则并王、韩为一书,其来已久矣。自郑玄传费直之学,始析《易传》以附经,至弼又更定之。说者谓郑本如今之《乾卦》,其《坤卦》以下又弼所割裂。然郑氏《易注》,至北宋尚存一卷。《崇文总目》称存者为《文言》、《说卦》、《序卦》、《杂卦》四篇,则郑本尚以《文言》自为一传,所割以附经者,不过《彖传》、《象传》。今本《乾》、《坤》二卦各附《文言》,知全经皆弼所更定,非郑氏之旧也。每卷所题《乾传》第一、《泰传》第二、《噬嗑传》第三、《咸传》第四、《夬传》第五、《丰传》第六,各以卷首第一卦为名。据王应麟《玉海》,此目亦弼增标。盖因毛氏《诗传》之体例,相沿既久,今亦仍旧文录之。惟《经典释文》以《泰传》为《需传》,以《噬嗑传》为《随传》,与今本不同。证以《开成石经》,一一与陆氏所述合。当由後人以篇页不均为之移并,以非宏旨之所系,今亦不复追改焉。其《略例》之注,为唐邢璹撰。里籍无考,其结衔称“四门助教”。案《唐书·王鉷传》称为“鸿胪少卿邢璹”,子縡,以谋反诛。则终於鸿胪少卿也。《太平广记》载其奉使新罗,贼杀贾客百馀人,掠其珍货贡於朝。其人殊不足道,其注则至今附弼书以行。陈振孙《书录解题》称:“蜀本略例有所注,止有篇首释‘略例’二字,文与此同,馀皆不然。”是宋代尚有一别本。今则惟此本存,所谓蜀本者已久佚矣。弼之说《易》,源出费直。直《易》今不可见,然荀爽《易》即费氏学,李鼎祚书尚颇载其遗说。大抵究爻位之上下,辨卦德之刚柔,已与弼注略近。但弼全废象数,又变本加厉耳。平心而论,阐明义理,使《易》不杂於术数者,弼与康伯深为有功。祖尚虚无,使《易》竟入於老庄者,弼与康伯亦不能无过。瑕瑜不掩,是其定评。诸儒偏好偏恶,皆门户之见,不足据也。

特点[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王弼《易》注,标新立异,有人出来责难,如荀融驳斥王弼"大衍义"。对此,他答曰:"夫明足以寻极幽微,而不能去自然之性。"由于玄学家大多站在司马氏集团的对立面,势必遭到打击,王弼《易》注开始没有列入学官,只能流传于民间,为后来玄学者所好。两晋,南朝宋、齐,北朝,《易》学博士多是郑玄之学。及至南朝梁、陈时,王弼《易》注才与郑注并列于国学。梁武帝大力倡导儒、道、佛,以玄学讲《易》的风气颇盛。王弼《易》注开始盛行,郑学则渐微而殆绝。针对汉儒性善情恶、圣人无情的人性论,王弼提出圣人有情说.此说开魏晋南北朝重情抑礼,调和情礼,缘情制礼的新风气,最终催生出了自然主义的教育观.影响所及,直达宋初,主要表现为唐至宋初诗赋取士不可动摇。王弼易学有三个特点,即条例义理化、形上本体化、具有内在性.朱熹在少年时用数年时间研习立于官学的王弼易学,从而受到了王弼易学思想的深刻影响。王弼的太极学说是朱熹太极本体论的思想渊源。

  《周易注》本费直之古文《易》,廓清汉人繁琐的象数之学和谶纬迷信,不讲互体、卦变、卦气、纳甲等,以简略易懂的文字,揭示《易》中所包含的根本义理。《周易注》还援《老》解《易》,注入玄学思想,阐述了贵无的本体论和“得意忘象”的认识论,使《周易》成为玄学理论的基本思想资料之一。

评价[编辑 | 编辑源代码]

  王弼《易》注的贡献,首先在于抛弃了费氏的经说,把象数之学变成为思辨哲学。这是《易》学研究史上的一次飞跃。汉人解《易》重象数,如把八卦视为天、地、雷、风、水、火、山、泽等象,用“马”来代表《乾卦》“健”的意义,用“牛”来代表《坤卦》“顺”的意义,等等。王弼在《周易略例·明象》中指出:“苟在健,何必马乎?类苟在顺,何必牛乎?爻苟合顷,何必坤乃为牛?义苟应健,何必乾乃为马?”对象数之学机械性的解释提出批评。他强调说:“夫象者,出意者也;言者,名象者也。尽意莫若象,尽象莫若言。”就是说,达意要通过象,明象要通过言,寄言出意,探求玄理。这样,从言与意的思辨理性上解释《易》,比机械比附的方法前进了一大步。其次,王弼站在玄学家的立场上,把《易》学玄学化。玄学家的根本思想是“以无为本”。王弼说:“道者,无之称也,无不通也,无不由也,况之曰道。寂然无体,不可为象。”(《论语释疑》)王弼就是用道家的本体论来释《易》的。如《彖辞》曰:“大哉乾元,万象资始,乃统天。”王弼注云:“天也者,形之名也;健也者,用形者也。夫形也者,物之累也。有天之形,而能永保无亏,为物之首,统之者岂非至健哉!”他认为,“乾”之义是“健”,有形之"天"无非是"健"的表象。万物始于天,归根到底,“统之”于“至健”。“健”是无形的,是形而上的。总之,王弼以言简意赅的论证代替前人的繁琐注释,以抽象思维和义理分析摈弃象数之学与谶纬迷信,在经学上开创了一代新风。清代"四库馆"学者评论道:“《易》本卜筮之书,故末派浸流于谶纬。王弼乘其极敝而攻之,遂能排击汉儒,自标新学。”

  王弼注《易》具有重要的地位和影响。和郑玄一样,王弼注《易》也以费氏《易》为底本,因此是古文《易》学的支流和东汉古文经学演变的新形态。西汉费直以"传"解"经",即用"传"的某些内容来解释经义,其经说仍是象数之学,带有神学色彩。王弼注《易》,虽沿袭费氏以"传"解"经"的方法,但尽扫象数之学,从思辨的哲学高度注释《易经》。他对“经”上下篇都作了注,计六卷;而对《文言》、《彖传》、《象传》加注,只突出“传”之义理以阐发“经”义。至于《系辞》、《说卦》、《序卦》、《杂卦》,均不下注,后来由东晋韩康伯继续注完。

  王弼《周易注》开创了以义理解《易》的新风气,它抛弃繁琐的象数之学,用简略易懂的文字揭示《周易》的义理,对汉易的打击是非常沉重的。《周易注》行世后,流传迅速,晋代治《易》者都从其风。韩康伯以王弼易学观为出发点,对王弼未加注解的《系辞》、《说卦》、《序卦》、《杂卦》进行补注。后来王韩二人注合刊为《周易注》。唐代孔颖达作《周易正义》,采壬韩之注,从而使《周易注》成为官方正统易学。唐以后历代有人为之作音义、注疏和校勘,倍受重视,流传极广。宋明时期易学,主流上是追随王弼重义理的思维路线的,王弼《周易注》实际上是易宋学的源头。《周易注》的玄学思想也在魏晋玄学思潮中占有重要地位。


专题[编辑 | 编辑源代码]

  >>> 典籍文献 首页

参见条目[编辑 | 编辑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