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隆煮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吴隆煮(1914—1940),1914年出生于湖北省黄安县(今红安县)的一个贫苦农家。1930年参加红军,随红四方面军转战鄂豫皖和川陕根据地,参加了长征,先后担任过班长、排长、指导员、营政委等职。1940年8月,参加百团大战,率领战士与日军板津大队展开白刃格斗。激战中,吴隆煮为掩护通信员,壮烈牺牲。

  2014年9月1日,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生平事迹

  吴隆煮,1914年生于湖北红安曹门湾,16岁就参加了红军,随着红四方面军转战鄂豫皖和川陕根据地。1933年,红25军73师改编为红31军,吴隆煮所在部队是93师279团,到1937年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时,已经是营教导员了。改编后,吴隆煮隶属129师386旅772团,任3营教导员。

  全面抗战爆发后,1937年8月,吴隆煮从延安出发回到部队。9月底,作为3营特派员,随386旅772团到达正太路南侧地区,阻击由石家庄侵入山西的日军。

  10月初,娘子关战役爆发。当时,日寇在占领石家庄后,派其华北方面军第1军20师团沿正(定)太(原)铁路进攻山西。娘子关作为山西东大门,由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指挥部队阻击。打到10月下旬,已是捉襟见肘。阎锡山电请八路军总指挥朱德派兵增援。129师已运动到了平定地区,自然当仁不让。

  10月25日,772团来到昔阳县川口、孔氏村、王德寨一带,准备侧击沿正太路西犯之敌。率领他们的,是386旅旅长陈赓,制定作战计划的,是129师师长刘伯承—这是772团开赴抗日前线后的第一仗,轻忽不得。陈赓在日记里写,“我决心以积极动作配合正面作战,令近山率第3营秘密进到营庄以南高地伏击敌人”。同时,这次战役也是作为3营特派员的吴隆煮参加抗日以来的第一仗。

  25日晚,在772团副团长王近山的率领下,吴隆煮所在的3营,趁夜进入平定县七亘村设伏。

  七亘村位于平定、昔阳和河北井陉三县的交界地带,翻太行山进山西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娘子关,另一条就是七亘村。刘伯承判断,为控制正太路南的平行大道,日寇运送辎重粮草,从井陉至平定的小路必然要频繁利用,而七亘村就卡在咽喉位置,且往东十余里,都是上宽下窄的深沟,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伏击场所。

  10月26日凌晨,从井陉县测鱼镇出发的辎重部队,在200多名步兵的掩护下,向七亘村走来。

  吴隆煮和战士们一起趴在草丛中,看着越来越近的鬼子兵。这是大家第一次遭遇鬼子,谁都不免紧张。吴隆煮才23岁,但从资历上算,7年的戎马生涯,早让他成了不折不扣的老兵。他低声和周围的战士们说,“只要出击时又快又猛,就能打出八路的威风来”。

  很快,日军进了伏击区。3营随即发起了猛烈的攻击。众所周知,当年的八路军号称“三枪八路”,意思是因为弹药不足,八路军打仗只开三枪,然后就得冲锋来白刃战了。这样的仗,从红四方面军出来的吴隆煮他们尤其擅长。两个小时后,战斗结束,300余名鬼子无一漏网,全部被毙。

  陈赓在日记里写道,“接近山报告,伏击成功,计缴获骡马300余匹,满载军用品。炮弹、弹药、无线电器材、干粮,堆积如山。一时群众欢呼,抗敌情绪突然高涨”。

  更妙的是,仅隔两天,28日,还是在七亘村,还是吴隆煮所在的772团3营(这次还加上了2营),又把鬼子的辎重部队伏击了一次。“兵不重伏”,不在同一个地方埋伏两次,但凡带兵的都知道,也只有刘伯承敢这么打。怪不得连蒋介石都要说,“论用兵之奇,刘伯承是中国军界一绝。”

  七亘村伏击战后,吴隆煮被任命为3营教导员。不久后,又被调到1营任教导员。这之后,772团所参加的长乐村诱伏战、神头岭伏击战、响堂铺伏击战、长乐村追歼战等著名战斗,吴隆煮都有参与。现在没有确切资料可知吴隆煮在这些战斗中有怎么样的表现,但在772团留下的战斗原始记录里,屡有“干部坚决沉着”“干部责任心高”“指战员素质一般较高”等字句,这可以视作对吴隆煮的评价。

  尤其是在1938年5月的彭城保卫战中,吴隆煮率1营四五百人阻击日寇,陈赓在日记里写道:“敌约800人,装备完善,武器优良,尽为日寇,附炮5门,向我彭城第一营猛烈突击。我第一营几次反突击,将进入街市之敌击退”。后来,陈赓亲率2、3营增援,与敌激战终日,终于让敌人狼狈撤退。在这次战斗中,吴隆煮身先士卒,发挥自己刺杀特长,连续拼杀,负了重伤,昏迷了3天,战士们都买好了棺材,天幸最后还是苏醒过来。他说,“我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哇!我怎么能这么早就去呢?我还要和战友们一起去战斗,赶走日本鬼子呢!”

  1939年底,吴隆煮调任386旅补充团政委,1940年补充团改编为17团,吴隆煮任副团长。

  那一年,百团大战爆发。现在网上老有人嘀咕百团大战,说八路军不该打,一是暴露了实力,让国民党更加着急防共反共,二是招致了日寇的疯狂报复,根据地军民损失惨重。但吴隆煮可不这么认为,尽管他就牺牲在百团大战爆发的第二天。按那个年代军人的火爆脾气来,吴隆煮一听这话就能跳起来—暴露实力?你要打鬼子,还能怕暴露实力?除非不打!而日寇对根据地的进攻从来没停止过,你打他,他要进攻你,你不打他,他只会更轻松地进攻你。想让日寇不“报复”,唯一的办法就是投降,当亡国奴,将生死和尊严全给了鬼子,有血性的中国人谁能答应?

  这次战役,17团和决死一纵队56团一道,担负起破坏武乡县权店村至沁县漳源镇这一段的铁路破袭任务。

  8月20日晚,吴隆煮率两个营和千余民工从沁源郭家山出发,按时集结在铁路上,和56团一起,开始破坏铁路。同时,17团一个连,在铁路和公路的交叉处龙珠寺,担负起警戒任务。

  一晚上,大家拔道钉,掀铁轨,毁路基,烧枕木,4公里长的铁路被彻底破坏。天亮正要撤退时,通信员来报告说,鬼子200多人,向龙珠寺紧逼,企图合击漳源。龙珠寺如果守不住,那么3000破路大军很可能就会受到威胁,吴隆煮不顾疲累,立刻赶到龙珠寺阵地,向守在阵地上的战士们说,“我们必须像钉子一样,钉在龙珠寺”!

  21日上午9时,鬼子发起了进攻。吴隆煮组织防御,打下去鬼子好几次。然而,鬼子仗着人多,还是逐渐摸上来了,吴隆煮一把扔掉钢盔,大喊一声“上刺刀”,带头冲了上去。这时,敌人的机枪响了,吴隆煮一把推开身旁的通信员,自己却倒在血泊中。

  下午3时,吴隆煮伤重不治,不幸牺牲,但阵地,还在我们手中。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