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古战役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42年3月,第200师与日军主力在同古城及周围地区激战,重创日军。图为同古前线的中国炮兵

  同古战役汉语拼音:Tonggu Zhanyi),1942年3月19日开始,历时12天的中国远征军入缅后的第一仗。由戴安澜率领的第5军第200师和日军第55师团展开正面交战,伤亡2000余人,歼敌5000有余。是缅甸防御战期间作战规模最大、坚守时间最长、歼灭敌人最多的一次战斗。

  同古是南缅平原上一座小城,又译作东吁或者东瓜,距仰光260公里,扼公路、铁路和水路要冲,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同古作战掩护了英军撤退,为远征军的后续部队赢得了时间。最后第200师全师安全转移,日军也承认,同古战斗中,200师十分英勇,战斗意志十分旺盛,尤其是担任撤退收容任务的部队直至最后仍固守阵地拼死抵抗。同古战役对于日军来说则是第一次缅甸战役中最艰苦的一战。

战役经过

  1942年3月8日仰光失陷的当天,中国远征军第5军第200师所属骑兵团及工兵团一部,其先头部队抵达同古,当时驻守同古的部队只有英缅军第1师。9日,中国远征军接替缅军防务并掩护其后撤。11日,第200师骑兵团所属工兵一部,步兵一连,推进至同古以南约50公里的皮尤河畔建立前哨阵地,第200师主力在同古构筑阵地,准备迎敌。3月17日,面对气势汹汹的日军,英缅第1师未等第200师完成部署即不战而撤,中国远征军与日军第55师团一部在皮尤河南12公里处,发生激烈的前哨战,歼灭日军一个小队。皮尤河前哨战以事实扭转了英军对中国军队的轻视,挫败了日军自侵缅以来的锐气。更为重要的是,这次战斗,缴获了一些日军地图、作战日记、文件及武器、车辆等,初步摸清了敌情。中国远征军第5军军长杜聿明在这种情况下决定在同古集中主力击溃日军的中路军,进而协助英美军收复仰光。这个作战计划很快得到了史迪威和蒋介石的批准以戴安澜为师长的200师承担同古保卫战的主力,其任务是:固守同古,掩护主力部队集结歼敌。

  1942年3月18日,日军向同古推进,英军同时撤往普罗美。从19日起,日军第55师团第112联队向同古发起攻击,第143联队于20日投入战斗。受日军解放缅甸、大东亚共荣思想蒙蔽的缅甸独立义勇军也随同日军进攻同古。28日,自仰光登陆的日军56师团一个搜索联队400余人赶至同古增援。双方激战12天之久,日军遭到太平洋战争开战以来未曾遇到过的猛烈抵抗。

  由于西线英军始终没有采取积极行动配合,加上英方延误,中国远征军后续部队未能按预订计划及时运送到同古前线,增援的廖耀湘新22师被堵截在城外,日军56师团亦在赶来增援,200师苦战12天,伤亡2000余人,内缺粮弹,外无援兵,面对增援后4倍于己的敌人,困守孤城,形势危急。

  杜聿明认为,“在此形势下,我军既不能集中主力与敌决战,以解同古之围,而旷日持久,仰光登陆之敌势必参加同古战斗,坐使第200师被敌歼灭。如此,则我远征军将被敌人各个击破,有全军覆没之虞。因此,我决心令第200师于29日晚突围,以保全我军战力,准备在另一时间、另一地点与敌决战。”于是第200师在戴安澜指挥下安全突围,连一个伤兵也未丢失。

作战双方的兵力、武器装备

  根据战后日本防卫厅公布的档案材料,当时作战双方的兵力、武器装备是:


  日军第55师团:

  兵员:20259人;150毫米野战炮:36门;迫击炮200门;坦克装甲车:40辆;空中支援:3个航空中队。


  中国远征军第200师:

  兵员:11000人;75毫米野战炮:20门;迫击炮:100门;坦克车3辆(其余留在腊戍);空中支援:无


  第5军入缅的先头部队第200师(师长戴安澜),是一支机械化装备的在抗日战争中屡建奇勋的部队,先行入缅,士气高昂。军运卡车身上,贴满了用中、缅两国文字书写的标语:“中国军队为保卫缅甸人民而来!”“加强中英军事合作!”“缅甸是中国最好的邻邦!”“驱逐倭寇,扬威异域!”“为国争光,不胜不还!”

战役结果

  同古战役是缅甸防御战期间作战规模最大、坚守时间最长、歼灭敌人最多的一次战斗。而且在仰光失陷的不利形势下,同兵力、装备都占优势,并拥有制空权的敌军苦战12天。台湾《抗日战史》记载200师伤亡:骑兵连64死10伤,炮兵连81死10伤,工兵连62死,598团537死132伤,599团474死46伤,600团687死240伤,伤亡共计约2500,估计歼敌5000余人(日本防卫厅《缅甸作战》中记载其55师团整个前期缅甸作战共阵亡702人,伤者不详,此战随同日军进攻的缅甸独立义勇军参战及伤亡数字不详)。

  历时12天的同古大战终于以中国军队主动撤退而告结束。日本人占领一座空城,中国军则退守100英里外的彬文那。战斗尚未结束,中日双方都迫不及待在各自首都发布战报,都称自己取得重大胜利。双方舆论为此沸沸扬扬,国民情绪跟着振奋鼓舞。事实上该战役双方损失基本相等,日本人付出重大代价攻占一座废墟,中国人虽然后撤100英里,却阻滞了敌人攻势,因此公正的结论应当是:双方都取得了应有的胜利和遭到了不应有的失败。

意义

  同古之役初步矫正了西方人对中国军队的歧视和偏见。它在军事上取得的意义不大,但却改善了盟军以及对手日本人对中国军人的重新认识。

  《戴安澜列传》载:“……敌酋东条英机在日本议会上承认,同古之役为旅顺攻城以来从未有过之苦仗。”

  《印度快报》:“韦维乐爵士:‘我原以为中国人不能做什么……现在看来他们确实能够做点什么’。”

  史迪威:“近代立功异域,扬大汉之声威者殆以戴安澜将安为第一人。”

  史迪威:“……中国战场失败的责任不应归咎士兵。不是士兵怕死,而是军官无能,不是军队没有士气,而是统帅没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