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非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司徒非(?—1937),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六军第一六〇师少将参谋长,追晋陆军中将。名荣曾,号非,字严克。出生于广东开平赤水塘美村。幼年读私塾,后考入广东陆军小学堂,1914年毕业后,升入武昌第二陆军预备学校。1917年2月,入保定军校第六期步兵科。他吃苦耐劳,勤奋勇敢。毕业后职位渐升,1932年以第十九路军特务团上校团长的身份,参加了“一•二八”淞沪抗战。因作战英勇,被报章赞誉为“大胆将军”。战后,奉命赴广东参加组建十九路军补充旅。同年6月,出任十九路军补充师第二旅旅长。

  1933年春,日军占领热河(承德),猛攻长城各口,宋哲元的第二十九军等奋起抗战。司徒非随补充旅改编的第一纵队,经广东乘火车北上。但是,部队前锋刚抵达湖南耒阳,“何梅协定”已经签署,司徒非等援助部队只得半途而返。7月,红军第三军团主力从江西向福建东进时,司徒非奉命率部赴水口、延平之间的闽江南岸与红军对峙。8月下旬,曾一度与红军交战,被击败。第十九路军为寻求出路,决定与红军和谈,共商反蒋抗日大计。司徒非亲自派兵保护双方来往谈判代表,促成了第十九路军与红军和平协定的签订。

  1933年11月20日,李济深、蒋光鼐、蔡廷锴等十九路军将领发动“福建事变”,举起反蒋抗日的旗帜,补充师再次扩编为“人民革命军”第五军,下辖第五、第六两个师。司徒非任第六师师长,统辖三个团,兵力约五六千人,驻守延平。蒋介石恼羞成怒,立即组织十余万军队对十九路军进行围攻。1934年初,刘和鼎的三十九军、宋希濂的三十六师进攻延平,司徒非率部与之激战。四天之后,九华山阵地被三十六师攻克,延平无险可守,第六师伤亡过半,在刘和鼎的劝诱下,司徒非归入蒋部,被安置在第六十六军一六〇师任职。六十六军原是一支广东部队,司徒非后担任该师少将参谋长。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8月,日军进犯上海,淞沪会战开始。六十六军于9月中旬奉命开赴淞沪前线,编入第十九集团军,一六〇师作为左翼部队进入罗店东南刘行一带阵地。9月22日,日军集中主力向罗店方面发动猛攻,一六〇师在刘行与日军展开激战。司徒非带领士兵奋勇抗击日军的进攻,坚守阵地。23日拂晓,日军先以重炮猛轰,继以战车掩护步兵冲锋。司徒非身先士卒,率部同日军展开肉搏,至24日晚,阵地几失几得。10月初,一六〇师撤出新陆宅一带。不久,中国守军决定分三路对蕴藻浜南岸日军发起反攻,一六〇师被编在第二路。司徒非和师长叶肇商定抽调全师精干,组成突击队,带动全线反攻。晚上8时,一六〇师突击队由三家桥附近出发,进至老陆宅东北,攻打彭宅,激战至次日凌晨2时,毙敌甚多,但无力再战。其他部队的进攻亦多无进展,反攻宣告失败。

  10月26日,战场形势发生变化,司徒非等奉命率一六〇师经苏沪公路西侧退往苏(苏州)、福(福州)国防线阵地,离开了上海战场。11月中下旬,日军突破苏福国防线和锡澄国防线,直逼民国首府南京。军事当局决定集结可能的兵力,坚守南京城,欲消耗日军兵力,鼓舞民心。此时的南京三面受敌,形势万分危急,一六〇师于11月底抵达南京外郊,奉命驻守汤山、青龙山一带,司徒非立即随部投入了南京保卫战。

  12月初,日军数十万主力部队在飞机、坦克及地面炮火的掩护下,向南京发起进攻。第一六〇师奉令担任南京城东南句容一线的守备任务,与日军展开了拼死的搏斗。司徒非严格遵守“死守南京,迎头痛击”的军令,亲临前线,指挥部队用简陋的武器浴血奋战,寸土必争,击退了日军的一次次进攻,但终因敌我双方兵力、火力相差悬殊,我方将士伤亡惨重。12月6日,日军开始进攻汤山,司徒非等率部激战。由于一六〇师在连续大战之后未能及时休整,故而缺员严重,逐渐不支。7日,汤山失守。8日,一六〇师退守紫金山东北地区,日军尾随而来。9日起,司徒非等在紫金山连续与日军激战,部队伤亡惨重。12日,部队撤至大水关,旋奉命调入城内准备巷战。

  12月12日午后,日军攻破了中国守城部队的阵地,蝗虫般涌入南京城。由于南京卫戍司令部准备不足,仓促间下达了一个含糊的突围命令,各部队纷纷涌往下关渡江,只有六十六军的一六〇师和一五九师按命令从紫金山北麓向南正面突围。天黑之后,一六〇师开始行动。司徒非随部离开阵地,寻找日军兵力薄弱地带往南开进,且战且走。部队不断与日军遭遇,司徒非奋勇当先,率领部队反复冲杀,与敌拼搏,不幸身中数弹,壮烈殉国。司徒非牺牲后,一六〇师杀出一条血路,经马厂机场东侧、淳化镇、句容、溧阳,安全到达安徽南部的宁国,完成了突围任务。

  因司徒非烈士骸骨无存,抗战胜利后曾在广州白云山山麓建有衣冠冢,并被国民政府追晋为陆军中将。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