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立煌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卫立煌(1887~1960),中国爱国将领。原国民党陆军二级上将。字俊如。安徽合肥人。1912年考入湘军学兵营。1926年北伐战争时任国民革命军第14师师长。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后,任南京卫戍副司令。1930年任第45师师长兼皖北警备司令。1931年,参加对江西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三次“围剿”。1932年,任第十四军军长,参加“围剿”鄂豫皖革命根据地。1935年国民党召开五大,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任鄂豫皖“清剿”总指挥。1936年任湘鄂赣边区“清剿”主任,陕甘绥宁边区“剿共”总指挥。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任第十四集团军总司令,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前敌总指挥。1938年升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兼河南省政府主席。1941年任冀察战区总司令及战地党政委员会冀察分会主任委员。曾指挥过忻口会战。1942年任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率部收复滇西,打通中印国际公路。抗日战争胜利后,任中国陆军副总司令。全面内战爆发后,于1948年出任国民党东北“剿总”总司令。因消极避战,被蒋介石撤职查办,软禁于南京。1949年1月获释后出走香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时,从香港致电毛泽东主席表示祝贺。1955年3月回到北京并发表了《告台湾袍泽朋友书》。后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常务委员。1960年1月17日卒于北京。


  1916年到广州,投入以朱庆澜为省长的广东省防军,后任孙中山广州大本营警卫团排长;北伐战争时期任国民革命军团长、旅长、副师长、师长。土地革命战争开始后任第九军副军长兼第十四师师长、第十师师长、第十四军军长、鄂豫皖边区“剿匪”总指挥兼三省边区督办。参与对鄂豫皖苏区的“围剿”和对长征红军的“追剿”。1935年5月被授于陆军二级上将,9月又加封陆军上将衔;11月当选为国民党第五届中央执行委员;1936年6月兼任徐海绥靖分区司令官。不久,蒋介石任命他为陕甘绥宁边区总指挥,让其部作国民党嫡系部队的先锋,胁迫东北军张学良部队与西北军杨虎城部队对红军进行大“围剿”。

  1936年12月初,卫立煌接蒋介石电召,与陈诚、蒋鼎文、钱大钧、万耀煌等及其随员四五十人到西安,部署“剿共”事宜。12月12日夜,西安事变爆发。负责保卫军政大员下榻的西京招待所的中央宪兵第二团被缴械,卫等军政大员被集合在招待所的大厅里,受到监视。卫知道自己是一个和红军打仗最多、最狠,积仇最深的人,估计凶多吉少。13日下午,张学良来招待所向这些要员说明了他和杨虎城举行“兵谏”的目的和经过,希望在座朋友不必惊慌,委屈几天,共同商量抗日救国的大计。张学良又把他和杨虎城共同提出的“八项主张”的通电,逐条地加以介绍,并作了解释。卫认为“八项主张”是正确的,符合全国一致抗日的要求。此时,他的恐惧心情十去八九。在以后几天里,他安静地等待着事态的发展,用心阅读西安新出版的各种报纸,思考一些他过去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问题。中共代表周恩来把卫作为重点团结对象,对其做了不少工作。他深感周恩来对国民党将领心理状态的理解,开始意识到要真心抗日救国,就必须和共产党合作。这段经历使卫终生难忘,多少年以后,他还感慨地说:“西安事变是完全没有想到的。后来的结果更是想不到的,好得很!当时要不是张汉卿这么一来,再打内战,中国肯定被日本灭亡了。”

  1937年5月,在国共谈判过程中,国民党派出中央考察团到中共中央驻地延安考察,卫也随团前往,对共产党和红军有了较多的了解。抗日战争爆发后,卫担任第二战区前敌总指挥,1938年1月升任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前敌总指挥。同年4月,卫绕道陕西去晋南中条山,17日抵达延安,受到中共中央领导人的热烈欢迎。那天上午,他向毛泽东请教抗日大略;中午接受毛泽东宴请;下午参观抗日军政大学;晚上又由毛泽东陪同出席延安各界的欢迎晚会。短短一天,他一直处于激动和兴奋之中,更增强了与中共合作抗日的信念。1939年1月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9月兼任河南省政府主席和全省保安司令;翌年又兼冀察战区总司令;1941年1月改任军委会西安办公厅主任;后历任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中国陆军副总司令,为抗击日本侵略者建功立业。

  抗日战争胜利后,卫对蒋介石挑动内战态度消极,遂以考察军事为名出国游历,直到1947年秋才回到上海。蒋介石为挽救东北危局,于1948年1月任命卫为东北“行辕”代主任兼“剿匪”总司令。卫推辞未成,北上就任,但只整训部队,修筑工事,避免出兵与解放军交战,蒋介石斥之无效,便直接向前线指挥官发号施令。国民党军在东北失败后,蒋下令将卫撤职。卫由北平经上海打算移住广州,但被阻拦而折返南京受软禁。他下决心与蒋断绝关系,遂于1949年春潜离南京,寓居香港。

  1955年卫返回大陆,在北京发表《告台湾袍泽朋友书》,受到祖国的人民的欢迎。先后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副主席,政协第二、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并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民革中央常务委员。1960年1月17日,因心肌梗塞等病,在北京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