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南京大屠杀:1937年12月12日日本《东京日日新闻》刊登向井敏明、野田毅在南京紫金山麓继续进行“杀人比赛”的报道
南京大屠杀:1937年12月13日日军侵占南京,40多天屠杀中国人民30余万。图为日军正在集体屠杀中国人
南京大屠杀:日军将中国战俘当作活靶进行刺杀训练(1938年发表于美国《瞭望》杂志)

  南京大屠杀汉语拼音:Nanjing Datusha;英语:Nanjing Massacre),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对中国实施的一次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烧杀淫掠暴行。又称“南京惨案”。

  1937年7月,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11月12日,攻陷上海。12月13日,占领南京。南京是当时中国的首都,战前人口近百万。虽然上海战事爆发以来,疏散了部分人口,但同时又涌入大量华北、华东的难民。因此,失陷时的南京人口,仍不在此数之下。

  早在南京陷落前,日本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就已命令所部谷寿夫中岛今朝吾等师团长,要在占领中国首都南京这个国际事件中,“发扬日本的武威”,以“使中国畏服”。12月13日上午,谷寿夫率第6师团由光华门、雨花门进入南京城,中岛今朝吾等日军部队也相继进入南北市区,随即拉开了他们发扬日本所谓“武威”的帷幕。

  松井石根的所谓“日本武威”,首先就是大屠杀,而屠杀的对象,一是被俘的已经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或伤兵,二是手无寸铁的和平居民。他们屠杀战俘一定程度上是侵华日军当局“不留俘虏”方针的产物,中岛本人12月13日的日记记录了这一点,并记录了依据这一方针“处理”战俘的部分事实。据他说:佐佐木部队“处理”战俘1.5万人;守备太平门的第一中队长“处理”1,300人;集中在仙鹤门附近的七八千战俘,因为难以找到容纳这么多人的尸体的壕沟,于是决定把他们“按一二百人分开之后,诱到适当地方处理”。他们还到安全区以“登记”为名,将已成为难民的中国军人以至平民诱骗出来杀掉,甚至手上长有茧子的人都可能被他们诬指为中国军人而不能幸免。

  日军残害南京军民的主要方式是以机枪集体屠杀。据战后中国审判战犯军事法庭查证,一次屠杀数百人以上的就有28起之多。12月13日,日军在中山、中央路一带残杀难民和中国军队伤病员数万人,街道顷刻血流成河。同日,约两万名难民和解除武装的中国军人逃至三汊河边,倒在了日军数十挺机枪的扫射之下。14日,日军在汉西门外屠杀难民和非武装军警7,000人,在太平门口枪杀战俘500余人。15日,在下关煤炭港河汊子口分批枪杀难民2,000余人。16日,在中山码头屠杀难民5,000余人。这天,日军将难民排成约千米长的队伍,每5人一组,倒背手捆绑着,每数十步置机枪一挺,自黄昏起开始屠杀,直至晚上10时。17日,在下关屠杀难民、战俘和电厂工人3,000人,在三汊河放生寺及慈幼院残杀难民和解除武装的军人数百名。18日,在下关草鞋峡屠杀中国军民57,418人。又在燕子矶及观音门一带包围、屠杀难民5万以上等。

  与此同时,日军还以零星屠杀的方式,对广大和平居民实行频繁杀戮。三五成群的日本兵四处逞凶,见到中国人就杀,大街小巷到处是被害者的尸体。据一位叫铃木二郎的日本随军记者说,他在中华路励志社门前就险些被日军当成中国人加以杀害。对于南京市民来说,即使躲在家里不出门,也难逃被杀的厄运。初时,日军经常以清除中国军人为名,按地段逐街逐巷、挨门挨户进行搜捕,稍有不满和反抗就当场送命。凡是年轻力壮一点的,都被列入屠杀之列。后来又以颁发所谓“安居证”为诱饵,滥捕滥杀无辜居民。几乎是无地不可杀,无时不可杀,无事不可杀,无人不可杀。更令人发指的是日军为炫耀“武功”,竟彼此举行杀人比赛。据当时《东京日日新闻》报道,少尉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就曾约定“看谁能在完全占领南京之前,首先用军刀杀死一百名中国人”。12月10日,两人在紫金山下相见,彼此手中都拿了砍缺了口的军刀。野田说杀了105人,向井说杀了106人,但两人确定不了是谁先达到100人,于是相约自明日起再比谁先杀满150人。

  据不完全统计,在整个南京大屠杀中,遭日军集体屠杀并焚尸灭迹的战俘和难民超过19万人,被零星屠杀经当时的慈善机关收埋尸骨的达15万余人,屠杀总数不低于34万,占当时南京总人口的34%以上。

  至于日军杀人的手段,除枪杀外,还有砍头、劈脑、剖腹、活埋、火烧、水淹、肢解四肢等,可说是无所不用其极。成千上万的难民战俘,有的被日军浇上汽油,然后用机枪扫射,点燃大火,活活烧死;有的被剥光衣服,推入长江的冰水中,生生冻死;有的被绑在电线杆上,再在下面放火,慢慢烧死;有的被绑在石柱上,挖下眼睛,割去耳鼻,开膛剖肚,掏心取肺,然后烹而食之。有的被缚而杀,有的站着被砍,有的跪地被戮,有的先刑后杀,有的击伤后再勒死,有的枪毙后焚其尸,有的被用枪尖挑入火中活焚,有的被吊上树梢当靶子,或直接射杀,或专断绳索,使其堕地毙命而取乐。如此丧尽天良,闻所未闻。

  除了疯狂屠杀,日军还对广大中国女性实施了最野蛮的强暴。据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调查,在日军占领南京后的一个月中,至少发生2万起奸淫中国女性的暴行。从普通士兵到高级军官乃至谷寿夫本人,都干过这种可耻的强暴勾当。他们不分昼夜,不择场合和地点,即使在大街上、公墓内,甚至日本大使馆门前也全然不顾。

  日军强暴妇女的惨状,也是世所罕见的。上至五六十岁的老妇,下至八九岁的幼女,只要遇上日军,便无一能够幸免。有的天天被集体轮奸,每天多达数十次。据一位美国传教士1938年1月3日记载,这天来到他的医院的一位中国妇女告诉他,这位中国妇女和另外4位妇女曾被日本兵抓进一家军队医院。日本兵白天要她们洗衣服,晚上就轮奸她们。她们中有两位每天晚上要被迫满足15~20人的兽欲,而长得最漂亮的那一位则要满足多达40个人。然而,对于中国妇女来说,日军的奸污并不是噩梦的结束。他们发泄完兽欲后,不是强迫父奸女、子奸母、兄妹相奸、活人奸女尸,就是用木棒或竹竿塞入被害人阴部以取乐。许多妇女在被奸淫之后都遭到割乳、剖腹、斩腰、断肢等酷刑,甚至被刺刀捅死,裸尸街头,肠涌血流,惨不忍睹。

  此外,日军还进行了大规模的抢劫和破坏。日军进入南京城后,有计划、有组织地对重要市区进行了大破坏,大小店铺,无一幸免。大批物资,日军自己拿不动,就强拉夫役运送。私人住宅不论占领的暂未占领的,大的小的,中国人的外国侨民的,均被日军洗劫一空。

  对于那些机关、学校、工厂、仓库和物资较为集中的地方,日军往往在长官的监督指导下,先劫掠,后纵火,一烧了之。整个南京城,从普通民房到政府建筑均遭火焚,甚至插着德国国旗的黑姆佩尔的北方饭店也不能幸免。熊熊的大火,一直延续了6个星期之久。市内建筑物88%遭损毁,城外损失90.2%,就连国际安全区的建筑物也损毁了9.6%。据不完全统计,被日军破坏的高档建筑784幢3.1万间,抢掠的器皿2,400多套30.9万件,衣服5,000多箱390万件,金银首饰1.42万两6,300余件,书籍1,800多箱14.86多万册,古字画2.84万件,古玩7,300多件,牲畜6,200多头,粮食1,200多石。南京市民每家平均损失838元,总损失达24,600万元。

  日军在南京的暴行,当时就激起了中国和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强烈义愤。中国新闻媒体纷纷报道了南京大屠杀的有关情况。一些留在南京的外国记者和工作人员,也以各种形式记录下他们的亲历亲见,向世界发布消息。他们的积极工作和无私奉献,使包括日本人民在内的世界人民深切了解了南京大屠杀的真相,了解了中国人民所从事的民族解放事业的正义性,大大增强了他们对中国抗日战争的同情心和支持力度。

  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军国主义残暴本性的大暴露,是现代文明史上最黑暗的一页,它激起了中华民族对日本侵略者的更大痛恨,增强了全国人民捍卫国家独立和主权、坚持抗战到底的坚强决心。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