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安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前179─前122),沛县(今江苏丰县)人,淮南厉王刘长之子,高祖刘邦之孙,西汉文学家、思想家。汉文帝十六年(公元前164年),刘恒怜悯刘长因废法不轨,致使失国早夭,于是将淮南王喜仍迁回原封国城阳为王,让出淮南国来,将其一分为三,分给刘长的三个儿子,阜陵侯刘安为淮南王,安阳侯刘勃为衡山王,阳周侯刘赐为庐江王。刘安当了淮南王之后,仍都寿春,历时42年,这是寿县建都史上最长的一次。

  汉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年),吴楚七国反。吴王派使者至淮南,淮南王刘安也想发兵呼应。刘安这人的性格特点就是心活,凡事没有准主意,一有风吹草动,他也似有所动,心有所动。当时的淮南相说:“大王一定要响应吴王号召的话,我愿替你统帅军队。”刘安就把军队交给淮南相,相已将兵,就凭借淮南国城池坚守,不听刘安的指挥,一心忠于汉朝廷。汉朝廷也派曲城侯虫达率领军队解救淮南国。淮南国因此没被七国军队攻破,得以保全。

  刘安的修养也有好的一面,性格中也有文静的一面,他并不是无所事事,喜欢为恶,以作恶为乐的那类王者。刘安喜欢做学问,为人好读书,弹琴,平日不喜欢牵着猎狗、骑马驰骋。刘安想按照当时的风俗,多做善事,积阴德,为政能安慰百姓,以此传播名誉。这本是刘安性格中好的一面,但是刘安有个毛病,就是禁不住诱惑,这是后来引来祸患的内在心理因素。但刘安的群臣、宾客,多江淮间轻薄之士。这给刘安后来不善自处又带来了客观因素。

  刘安喜欢招致宾客方术之人,这些人多达数千人。他招集这些人,作《内书》二十一篇,和篇目众多的《外书》,还有《中书》八卷,说的都是神仙之术,记载冶炼黄金白银的奇特方法等。这些书总共有二十多万字。当时汉武帝正好也爱好艺术、文章等,因此对这位善于治理政务、又善长文辞的堂叔,十分尊重。汉武帝每次让刘安写些报书及赐书,常常召司马相如等大文人看了刘安的草稿之后再抄转向下发送。汉武帝对刘安的器重达到了相当的地步。

  起初,刘安入朝,向武帝献所作《内篇》,当时此书新出版,汉武帝十分喜爱收藏起来了。武帝又让刘安作一部《离骚传》(古“传”为解说),刘安早上接受的诏命,到了傍晚吃饭的时候就写完交给了汉武帝。这说明刘安才思行笔之快,也说明刘安在文章的学问上确实有水平。能够作“传”,必须对《离骚》和前人研究《离骚》的学问有所总结,并有体会,才能如此之快地写出来。刘安又向汉武帝献《颂德》、《长安都国颂》。

  汉武帝每次宴会召见刘安,共同谈论政务得失、方术、技艺、赋颂,俩人都兴致勃勃,一直到天黑日落,然后才肯罢休。这一切宠遇,都是别人不可企及的荣誉,有人为此献终身,乐此道不疲。刘安不是,这些宠遇刘安觉得还不够,他应该得到比这更多的东西。但武帝之时,汉政非常严谨,又是西汉经济文化政治高度发展时期,刘安想在此时窥伺王位,只能作茧自缚。但人心不足,淮南王刘安也是如此(寿县城东宾阳门内石刻“人心不足蛇吞‘相’”,是否即指刘安尚可断定不无关系)。

  刘安初次入朝的时候,就和当时担任太尉的武安侯田蚡关系很密切。田蚡为人比较轻浮,武安侯在霸上迎接刘安,赞许地对他说:“方今皇上没有太子,大王您是高皇帝的亲孙子,像您这样的,行仁义,天下莫不闻。如今宫车一旦停止驾驶,不是您即位还能立谁呢!”当时,皇后陈阿娇婚后一直不孕。田蚡是汉武帝的舅舅刘安在长安交通入口的霸上,听到皇帝的舅舅又是执掌全国最高军 队指挥权的田蚡如是说,心中滋味之美可想而知。于是种种幻想由此滋生,刘安用厚金重宝送给田蚡,用心贿赂想收买这位皇亲贵戚。

  在刘安周围环绕的群臣、宾客,是江淮之间行为大多轻薄的人,这些人原是刘长的故人,对现在刘安重新收留了他们,而分外感激。因而这些人讨好刘安的方式十分鄙俗,有时无根无据地出谋划策,只要刘安当时喜欢,这些人也从不考虑事后的结果。其实这些人也只是为自己能迎合刘安爱好,得些眼前的好处而已。

  汉武帝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慧星现。刘安身边有人就劝刘安,说:“早先吴王刘濞发兵时,慧星出,长数尺,就这样尚且流血千里。今慧星竟横贯天空,天下兵当大起。”刘安也认为皇帝没有太子,天下必有变,诸侯将并争皇位。

  于是刘安愈加锻冶攻战器具,屯积资金,用金钱赠送贿赂周边郡国。游士们借天象反常之机瞎胡编些好听的顺耳话,阿谀奉承刘安,刘安听了很兴奋,赐这些人很多东西。从此,刘安的喜怒均系于汉武帝无男与有男之上。汉武帝是在废去皇后陈阿娇之后,立卫子夫为皇后,才接连先有三女,此后才得生一男,即卫太子刘据。刘安发兵作乱的心潮也时涨时消,反复无定。刘安始终处于一种矛盾状态,时而积极准备谋反,又时而伺机观望,谋逆之念时断时续,最终也没有像吴楚七国那样,大举兴兵,刘安始终只是怀有企图。

  刘安有位叫刘陵的女儿,聪慧有口才。刘安很疼爱这个女儿,就委以重任,给她许多金钱,派她到长安城中,侦探朝廷及后宫内情,等待时机;刘陵遵从父命,还和皇帝左右的人协约、勾结。

  汉武帝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汉武帝赐刘安几杖,特准不朝。 刘安的皇后荼受刘安宠幸,生子刘迁,刘安将刘迁立淮南王太子。太子长大后,娶王皇太后之女修成君的女儿为太子妃。当时刘安正为谋反做准备,畏惧太子妃和皇帝有那么近的关系,一旦太子妃娶进来后知道了具体谋逆的事情,泄露机密。刘安就和太子刘迁商量,让太子假装不爱王妃,三个月不同席。刘安又假装对太子的行为不满,强制关门,让太子与妃同内,太子却始终不近王妃。王妃自己请求离去。刘安于是上书谢罪,王妃归去。

  刘安的皇后荼、太子刘迁、女儿刘陵擅淮南国之权,强夺百姓田宅,妄自击人,横行不法,刘安竟不与辖制。

  太子刘迁学用剑,自高自大,以为人莫能及,就想找个人比试,长自己之威。刘迁听说本国郎中雷被击剑术高超,就召雷被与戏。雷被对太子的狂妄自大,又位尊他人,自然了解,比赛中自然一再谦让,还是终因躲闪不当,误中太子。太子在淮南国中,不可一世,虽然是误中刘迁,照样雷霆大发,雷被恐慌,自知惹下乱子。

  此时朝廷正在招募军士,聚兵反击匈奴,凡有想从军的人就可以立即到长安报名,雷被就报名愿意奋击匈奴。一来将功折罪,二来也可逃避太子的报复。可是太子刘迁咄咄逼人,寸步不让,多次在刘安的面前说雷被的坏话,诋毁他。淮南王刘安就命郎中令斥免雷被职务,刘安想用此法警告后人。于是,雷被求生不得,连奋击匈奴也不准。

  汉武帝元朔五年(公元前124年),雷被才悄悄地逃到长安,上书为自己申辩。 这桩案子经有司下廷尉、至河南令,由他们共同查办。河南令治理此案,下令逮捕淮南太子。由是,淮南王刘安经历了一次欲反未反,犹豫不决,来回反复,最后按兵未动,但却最终被武帝罚削地见耻,没有感恩思报思想大起大伏的过程。当时淮南王、王后计议,想不送太子归案。于是就决定发兵谋反。谋反的事最后还是决定不下来,刘安来回犹豫了十多天。当时正好有诏书到,要立刻传讯太子刘迁。

  正在此时,淮南丞为讨刘安欢喜,没有接受上司的命令将王太子刘迁逮捕。于是淮南相和淮南丞之间就产生矛盾,而矛盾的诱因自然是因淮南王太子刘迁引起,于是刘安也参与其中。当时淮南相很生气,因淮南丞留太子,顺王意。于是淮南相弹劾淮南丞寿春有不敬之罪。淮南王刘安请相勿上书,相不听。刘安就派人上书告淮南相,案件下到廷尉治理。

  在处理淮南相的过程中,事件追根溯源,踪迹牵连到刘安。刘安派使者到京城,等候司事,看看结果将如何。刘安的使者在京城中,得知汉公卿讨论此案件,都请求皇上逮捕处置刘安。于是使者又将此消息通知刘安,刘安听到这类消息,心中又担忧起来,又想发兵。太子刘迁谋曰:“汉使就是要逮捕大王的话,可令武士外穿卫士的衣服,持戟居王旁。如遇有不顺心的人,立刻就杀了他。我再派人刺杀淮南中尉,您再举兵,这样做也为时不晚。”

  这时,汉武帝并没有采用公卿们的意见,然而却派汉中尉宏前来传讯刘安,核对事实。刘安看到汉中尉面色和蔼,只是询问斥免雷被的事情。刘安自己猜测,没有什么危险发生,就没有发兵。汉中尉宏回到京中,就把自己讯验的事情报告了朝廷。

  公卿和治理此案的大臣们说:“淮南王刘安堵塞阻止雷被请求奋击匈奴案件,依据法律条文,证据确凿,罪大恶极,应判弃市。”汉武帝下诏不许。公卿们又请废刘安勿王,汉武帝也不同意。于是公卿们又请削五县,汉武帝只许削二县。这种处罚是够轻的了。武帝又派中尉宏前往宣布赦刘安等罪,罚以削地。中尉进入淮南国界,就宣传说赦淮南王。刘安起初听到公卿说派了汉使来,恐怕他是来逮捕自己归案的,就和太子商定仍用上回的计策。中尉宏至,立刻向刘安道喜,因此刘安也就没有发兵。

  但是这件事过后,刘安自怜自伤:“我实行仁义治理诸侯国,反而被削地以罚,寡人甚耻之。”准备谋反的活动反而越加剧烈。

  刘安日夜与左吴等人每天察看地图,部署行军作战的路线。刘安并说:“陛下遇我厚,吾能恶之;陛下万世之后,吾宁能北面事竖子乎!”刘安的思想总是集中在“上无太子”、“吾高帝孙”上,真是“未雨绸缪”。

  郎中雷被误中太子,被斥免上报的案件总算过去。那时朝中已是风风雨雨,本来总算风消雨停,没想到淮南王孙刘建上书,最终导致刘安以谋反被诛。刘安有个庶出的儿子,叫刘不害,在刘安的儿子中年最长。可是刘安不喜欢他,王后荼不以他为子,太子刘迁不以他为兄。刘不害有个儿子叫刘建,才能很高。他常常怨恨太子刘迁不把自己的父亲列位兄弟数中。他又怨恨淮南王刘安不封刘不害为诸侯。刘安其实只有二子,长子刘不害,太子刘迁。刘建为自己父亲的遭遇愤愤不平。

  有才能的人自然有办法。刘建偷偷地与外人结交为援,想害死太子刘迁,让自己的父亲刘不害取而代之。刘迁听到这个消息,就多次捕捉刘建,击笞他。刘建洞悉太子欲杀汉中尉的计划,就派跟自己关系很好的淮南国丞寿春、大臣严正给天子上书道:“毒药苦口利病,忠言逆耳利行。今淮南王孙刘建才能高,淮南王后荼、荼子刘迁常嫉害刘建。刘建的父亲刘不害没有犯罪,他们擅自缉拿,欲杀之。今刘建在,可以调查询问,刘建知道淮南王其它所有的政治阴谋活动。”

  书既然到达朝廷,汉武帝就以书中所言,下廷尉、河南令治理。那一年正是汉武帝元朔六年。已故辟阳侯审食其的孙子审卿和汉丞相公孙弘关系好,审卿心中也常埋怨淮南厉王刘长锤杀自己的祖父,于是私下求公孙弘,根据淮南王刘安所犯的罪案,陷害刘安。丞相公孙弘也怀疑淮南王是否确有叛逆之谋,于是深究其狱。河南令治刘建,在刘建的口供中牵涉到太子刘迁和他的党羽。这两桩案件正在受理调查过程中。

  伍被,楚人也,以才能著称于世,担任淮南国中郎。那时淮南王刘安好术学,折节下士,招致英才以百数,伍被是冠首。时间长了,淮南王阴有邪谋,伍被多次在私下劝谏。并说:“今臣亦见宫中生荆棘,露沾衣也。”喑喻谋反必自亡。刘安就痛打伍被的父母,将他们囚禁三个月。刘安用这种办法,来惩罚伍被的劝谏。即使如此,伍被每次被刘安召见,总是对刘安准备谋反之事,发表自己的见解。伍被说:“臣见其祸,未见其福也。”就是后来河南令逮捕淮南王孙刘建,刘安准备谋反,伍被还是流涕而起,说:“今臣亦窃悲大王弃千乘之君,将赐绝命书,为群臣先,身死于东宫也。”伍被并且一再指出:“当今诸侯无异心,百姓无怨气。”称赞汉武帝的临制是“口虽未言,声疾雷震;令虽未出,化驰如神。心有所怀,威动千里;下之应上,犹音响也。”

  人大约总是矛盾的。伍被雅辞多为汉美,但最终还是为淮南王刘安划计谋反。伍被的策略是:伪作诏书诈民、豪杰巨富徙朔方郡,以激民怒;再伪作诏狱书,逮诸侯太子及幸臣,以使诸侯惧。伍被认为造成人心混乱之后,才“即使辩士说之,傥可以侥幸成功。”伍被大约是为王之臣,不得不为王划计,思想不知怎样转变的,能称汉美,知汉朝廷基础稳固,因而坚决反对刘安谋反;最后反而又成为刘安谋反的得力助手,这中间伍被的思想墨迹,颇让人三思。伍被为刘安谋反划计,自己最终也由此走上死路。

  但是刘安也没有听从此计。刘安认为直接发兵即可,不用这种“伪作”。刘安想发兵谋反的决心如同锋刃一样,越来越尖锐了。刘安令官奴入王宫中,偷偷做皇帝玉玺,做丞相、将军、吏中二千石等印及汉使节御史冠等。

  刘安又和伍被计划“使人为得罪而西向,入京师中事大将军卫青、丞相公孙弘;一旦发兵,即令此人刺大将军卫青,而令人说丞相公孙弘下之,此举如发蒙耳。”刘安又想调集淮南国内的军队,但恐怕淮南国之相、二千石不听。刘安与伍被谋划,如果淮南相与二千石不听的话,就用计消灭他们。假装王宫中失火,丞相、二千石救火之机杀之。刘安与伍被又想叫人寻求捕盗之吏身着之衣,持羽檄自南方来,大声喊着:“南越兵入”借着这个机会名正言顺地发兵。刘安于是派人到庐江、会稽等地寻找捕盗吏卒之衣,但事仍未决。

  当时治刘建一案的汉廷尉因为刘建的供词牵连到太子刘迁的事件,于是上报给汉武帝。武帝派遣廷尉监与淮南国的中尉逮捕太子刘迁。俩使者到了淮南国,刘安听说了,与太子刘迁计谋召相、二千石,想杀死这些人后发兵。召相,相至;内史已经出来打算解说。中尉说:“我已经接受诏书的任务,不能见淮南王。”三人中只来二位。

  刘安琢磨,仅仅杀了相和内史,中尉没来,也没有什么用。刘安随即罢免相职,谋反的计划还踌躇着没有决定。

  刘迁琢磨自己所受到株连的原因,是谋杀汉中尉,所预谋参加谋杀的人都已经死了,口绝无证。于是刘迁就对刘安说:“群臣可用者皆在上次案件中击杀,现在也没有足以证明参加我们举事的人。刘安也不太想发兵了,马上就同意了太子刘迁的想法。太子用刑自杀,却没有气绝。

  伍被也是思想起伏不稳定的士族。他起初坚决反对刘安谋反,接着又帮助刘安谋反出谋划策,随后又自责,觉得于心有愧,于是自己亲自上书,最终使得刘安谋反之事遍晓天下,而他自己,虽为武帝所爱惜,但张汤阻挠。武帝当时十分信任张汤,于是伍被虽自首,仍不免一死。

  捕吏因伍被辞语所连及,尽捕淮南太子刘迁、淮南王后荼,汉朝廷以军队围王宫以及国中刘安宾客,有司索得刘安准备谋反的各种器具。武帝派公卿治理此案,所牵连与淮南王刘安谋反的列侯、二千石、豪杰有数千人,皆以罪轻重受诛。此案株连甚广,最终株连死者数万人,包括皇室王者,史称“淮南狱”。

  有司论及刘安罪刑时,赵王刘彭祖、列侯张让、胶西王刘端(景帝之子)皆曰:刘安大逆无道,谋反明白,当伏诛。丞相公孙弘、廷尉张汤将此议报告天子,汉武帝派宗正持符节治淮南王。宗正尚末至,刘安自刭死。淮南国除为九江郡,入汉地。

  我们可以从皇室王者的心态,来看刘安一狱所受株连之众。就连刘彻弟胶东康王刘寄也是淮南王刘安谋反株连者之一。刘寄是仅仅因为受到惊吓,惶恐不得自保,郁郁而死的王者之一。刘寄之死,确实说明淮南王刘安一案对全国的震动。

刘安墓,俗称刘王墓,在寿县北三里
刘安墓,俗称刘王墓,在寿县北三里

  据《史记》记载,刘安招致天下宾客方术之士数千人,“英隽以百数”,可谓人才济济,盛极一时。在刘安的支持下,这批人集体编写了许多书籍,现流传下来的著作有《淮南子》一书。《淮南子》又称《鸿烈》、《淮南鸿烈》,汉高诱在《淮南子叙》中说“号曰鸿烈,鸿大也,烈明也,以为大明道之言也。”《汉书 艺文志》列为杂家。《淮南子》一书综合了先秦儒、法、墨、名、兵、方技等各家学说,以道为经,以“阴阳五行”为纬,以气为立论,全书贯穿着道家“自然天道观”的中心思想,内容庞杂,既有前人的宇宙观和传说,又涉及到医学、炼丹术、物理学、天文学等许多自然科学领域,保存了很多中国古代哲学和科学的知识,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而“精卫填海”、“后羿射日”等都是其中妇孺皆知的神话故事。

  刘安一生笃好神仙方术。据《神仙传》等记述,他养士数千,天下方术之士多往归附,其中苏飞、李尚、左吴、田由、雷被、伍被、毛被、晋昌等8人有高才,称为八公,常与之登山修道炼丹。传说有一日登山大祭,即白日升天。剩余丹药,鸡犬舐啄,尽得升天。八公与刘安所踏山上石,皆陷成迹,至今人马迹犹存。成语:“白日升天”、“淮南鸡犬”、“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都由这一神话故事而来。八公山也由此得名,旧时山上曾有望仙亭。李白曾诗咏道:“八公携手五云去,空余桂树愁夺人”。宋代梅尧臣《望仙亭》诗云:“尝闻淮南王,鸡犬从此去。至今山头石,马迹尚有处。”又云:“山色洗新雨,佳气如可攀。代异鸡犬去,时平草木闲。”所谓白日升天,毕竟是无稽之谈。早在东汉,应劭《风俗通义》已辨其谬,说刘安妄信“方杖怪遇之人”,炼丹学仙,“无能成获”,终因谋逆而亲伏白刃。方士耻其如此,为掩盖自杀真相,才诈说仙去。北宋王安石作诗讽道:“淮山但有八公名,鸿宝烧金竟不成。”

  刘安在长期施行黄白方术中,发明了豆腐,可谓“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不过那时的豆腐叫黎祁,陆游诗云:“栻盘推连展,冼釜煮黎祁。”记述了当年做豆腐的工艺流程,非常形象。史载八公山豆腐为最古者,尤以珍珠泉、玛瑙泉所造为上乘佳品。农家汲取这两眼泉水制作豆腐,沿用传统的生产方式,豆腐质良、洁白、细嫩、鲜美、爽口,享誉江淮,延续至今。后来“豆腐之法”又传至各地。唐朝鉴真和尚东渡日本时,又将此术传到日本。当今日本市场上还可看到“唐传豆腐淮南堂制”的豆腐商标,以示正宗。

  刘安死后葬于寿春。清光绪《凤台县志》引《明一统志》云:“淮南王葬肥陵山”。又引《天下名胜志》谓:“刘安墓俗称刘王墓,在县北三里。《寿州志 冢墓》按:“今城北五株山东南麓冢岿然犹存。”实地考察,刘安墓在今县北3里四顶山下寿凤公路北侧,诸志记载与考古调查位置基本吻合。刘安墓南临淝水,北依四顶山。墓冢封土呈镘头状,夯筑而成。冢高6.4米,周长166米,雄浑高大,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墓冢周围有不少汉代绳纹板瓦残片,推测原建有享堂,早已毁圯。墓东侧有一方碑,上书“汉淮南王墓”五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为清同治八年(公元1869年)安徽巡抚吴坤修所立。墓园内铺砌了石块神道,修复了拜台,墓冢底部一周修建了一米左右的石砌护坡,墓园内广植常青松柏、灌木和花卉,使昔日荒冢增添了生气。1990年9月15日,北京市和台北市同时举办第一届中国豆腐文化节,以纪念豆腐的创始人——汉淮南王刘安的诞辰和豆腐诞生2100年。自上世纪90年代末,与寿县山水相依的淮南市(历史上隶属于寿春、寿州)就与寿县共同主办多届“中国豆腐文化节”。每逢“中国豆腐文化节”期间,国内外专家、学者纷纷到寿县八公山乡,游览观光,凭吊先哲,寻豆腐之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