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简史(1942年)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八路军简史(1942年)

  八路军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坚持华北抗战的人民军队。1937年2月,中国共产党国民党中国工农红军改编和开赴抗日前线的问题开始谈判,抗日战争爆发后达成了协议。8月22日,国民政府宣布中国工农红军主力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8月25日,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将驻陕甘宁边区的红军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和西北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

  八路军简史1937年 1938年 1939年 1940年 1941年 1942年 1943年 1944年 1945年

1942年1月

  1日 朱德彭德怀罗瑞卿陆定一致函八路军全体指战员祝贺新年,回顾了1941年的伟大胜利,指出1942年的中心任务是,用最大的努力加紧整训,随时准备粉碎敌军“扫荡”,并准备战略反攻;进一步提倡节约,发扬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依靠群众,严格纪律,模范地执行政策,积极参加抗日根据地的建设;积极开展对日伪军、伪组织工作以及敌占区的群众工作。。

  △ 聂荣臻于《晋察冀日报》发表《1942年展开的历史场面》一文。

  △ 中国、苏联美国英国等26个国家的代表于华盛顿签订《联合国家共同宣言》,重申大西洋宪章,决定各签字国互相援助,使用全部军事、经济资源,共同对抗德国、意大利、日本法西斯的侵略;各国保证不与敌国单独缔结停战协定或和约。至此,中国同苏、美、英等各同盟国结成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

  3日 山东纵队第1旅于临(沂)蒙(阴)公路发起反封锁战役。至31日胜利结束,共作战20余次,拔除了沂南县铜井、蒙阴县垛庄、界牌等14个敌据点,歼灭伪军近1000人,打破了敌人的环蒙封锁线。

  △ 第129师颁布《1942年军事工作实施纲要》。

  6日 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对外宣传工作指示》。

  △ 冀热察挺进军冀东军分区第13团,于遵化县梁子河附近设伏,歼灭伪治安军300余人。

  7日 朱德、彭德怀、罗瑞卿、陆定一通令颁发《医院院规》及《医院四大工作纪律》,要求住院伤病员和医院工作人员遵守。

  △ 冀热察挺进军冀东军分区第12团一部,于遵化县旧寨附近设伏,全歼伪治安军1个营。

  上旬 第115师召开通讯工作会议。肖华致开幕词,陈士渠作通讯工作总结。

  11日 彭德怀于《新华日报》(华北版)发表《克服困难争取胜利》一文。

  △ 后方留守兵团政治部于《解放日报》颁布《留守兵团部队文艺创作奖金条例》。

  12日 中共中央书记处发出关于建立各抗日根据地秘密交通的指示。

  13日 中共中央军委电示彭德怀、左权:第1战区司令长官已易人,望令袁晓轩率洛阳办事处大部分工作人员回总部。随后,该办事处撤销。

  △ 冀热察挺进军冀东军分区第13团于遵化县蔡老庄、燕各庄一带的果河沿岸,进击由玉田开信遵化之伪治安军第4团,并击退前来增援之伪治安军第3团,共歼敌900余人。

  △ 晋西北军区召开军事教育会议,讨论1941年军事教育总结,制定1942年整训部队的方针和计划。会议于26日结束。

  14日 朱德、彭德怀、王稼祥签发《关于邮务问题通令》,规定敌后邮务办法。

  △ 中共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宣传部发出《关于延安军事机关在职干部教育的决定》。

  15日 王稼祥谭政傅钟致电罗瑞卿,指出反正之伪军一经收编并听从指挥时,就应在经济上支持他们,对其官兵待遇应尽可能从优。可按照各地情况改善其待遇,经费由八路军发给,但不许其自由筹款和克扣士兵,要经济以开。

  △ 第129师颁发关于实施精兵建设的命令。

  16日 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1942年对日伪军工作的指示。

  △ 第129师政治部和中共太北区委员会召开文化工作者座谈会。邓小平在会上就文化工作的方向、作风、批判性、战斗性等发表讲话,并向文化工作者提出5点希望。

  17日 邓小平、蔡树藩等发出关于加强各军分区工厂政治工作的训令,规定工厂中党支部、工会和工会内党团的组织办法及其工作任务。 要求各工厂进一步加强政治思想工作。

  18日 总部颁布关于驻晋冀鲁豫边区部队发放服装的命令,对1942年夏服、冬服和大衣的制做与发放作出具体规定。要求晋冀鲁豫区各部队在制做与发放服装时,要多用旧的,少制新的,以切实节约物资,紧缩军费支出和减轻人民负担。并要求其他各战略区亦应按此原则执行。

  △ 刘伯承在第129师直属单位干部会议上,作如何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关于精兵简政政策的报告。

  19日 中共中央军委后方勤务部经济建设部召开干部会议,总结1941年的工作。朱德叶剑英叶季壮等出席。朱德在讲话中要求部队生产要重视农业和经营副业。叶剑英作时事报告。会议于22日结束。

  20日 中共中央书记处、中央军委电示聂荣臻、肖克等:解决平西问题的关键是实行精兵简政,使党政军民脱离生产的人数,不超过平西区人口总数的3%,以减轻人民负担及解决财政、粮食困难。冀热察挺进军番号取消,肖克调任晋察冀军区副司令员。

  △ 中共中央军委致电彭德怀、左权、罗瑞卿,提议山东纵队所属部队统划归为地方军,以纵队司令部、政治部机关为山东军区司政机关。胶东、清河、鲁中、鲁南均成立军区。第115师统一指挥全山东部队(包括军区),山东纵队统一指挥并领导全山东军区所属部队(包括民兵),政治直接归中共中央山东分局领导。军区、军分区,接受党的区委、地委领导。

  △ 总部、野战政治部发布命令,规定对由敌军中逃来八路军防地避战的日军官兵、家属及侨民,应以国际友人看待;愿意参加八路军工作者,享受八路军同等的荣誉与权利;对敌军中之随军记者、知识分子、艺术家、技术人员等,更应格外优待。

  △ 总部发出1942年军事教育工作方针的指示,分别对正规军、地方军、人民武装和干部军事教育的训练目的、原则、内容、方法、时间等作出规定,提出要求。

  △ 冀热察挺进军冀东军分区第12团主力和游击队,攻克迁安县杨店子、殷官营伪治安军据点,歼敌300余人。

  △ 山东纵队第5旅一部袭入烟台市,并攻克市郊敌据点4个,共歼敌数百人。

  21日 野战政治部发出《对青年工作的指示》。

  △ 中共中央军委后方勤务部卫生部召开医院工作会议。卫生部部长饶正锡和副部长鲁之俊分别在会上作1941年工作总结和1942年工作计划的报告。叶季壮等到会讲话。会议于25日结束。

  22日 野战政治部发出指示,要求各级政治机关乘年关向日伪展开大规模的政治攻势,并随时报告周围日伪的政治动向。

  23日 毛泽东致函谭政、莫文骅,提出将《中国共产党红军第4军第9次代表大会决议案》印发至后方留守兵团及晋西北部队认真学习。

  26日 晋察冀边区各界数万人,隆重举行军民联合誓约大会,决心坚持抗战到底。

  28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关于抗日根据地土地政策的决定》。2月4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如何执行土地政策决定的指示》。决定和指示指出,减租减息政策的目的是扶助农民,减轻封建剥削,改善生活,提高他们抗日和生产的积极性;实行减租减息后,又须实行交租交息,以联合地主阶级一致抗日;对于富农则削弱其封建部分,鼓励其资本主义部分的发展。

  30日 第129师电令太岳纵队兼太岳军区副政治委员王新亭和聂真率太岳南进支队,奔赴中条山地区开辟抗日根据地。该支队随即分批出发,于月中旬先后到达指定位置。4月,以该支队为基础成立豫晋边区人民抗日联防区(简称豫晋联防区),刘忠任司令员,聂真任政治委员,下辖3个分区。

  本月 罗瑞卿、陆定一向各级政治机关发出训令,重新规定各级锄奸部门在组织上是各级政治机关的工作部门之一,其工作均直接受政治委员、政治部主任领导;上级锄奸部门与下级锄奸部门只有工作上的指导关系。

  △ 山东军政委员会提出1942年坚持和巩固抗日根据地的方针:粉碎日伪军的连续“扫荡”、“蚕食”和分割、封锁,保持山东各区间的联系,实行敌进我进之“翻边战术”,坚持边沿区斗争,制止敌人的“蚕食”。

1942年2月

  1日 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党校开学典礼上作《整顿党的作风》的报告,提出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这就是我们的任务。

  △ 朱德、彭德怀、罗瑞卿等电告刘伯承、邓小平、蔡树藩等:抗日军政大学总校今后的基本任务是为第129师及决死队第1纵队培养干部。总部即归第129师首长统率。总校与其他各分校的关系仍照中央军委规定不变,各分校受各战略区最高指挥机关直接领导。总校应注意向各分校介绍教学经验及可能解决的教材和干部。3月20日,彭德怀、左权发出命令,决定抗大总校与六分校合并,六分校名义取消,总校组织机构与负责人员不变,仍设晋东南。抗大总校归还总部,由野战政治部直接指挥与领导。

  2日 野战政治部就决死队第1纵队对日伪军的工作作出指示,指出:1942年对日伪军的工作,要正确估计敌我力量,对敌开展大规模的政治攻势;巩固地打下地方工作的基础;注意调查研究;加强按期的检查、督促,进一步做好对敌工作。

  △ 聂荣臻发布晋察冀军区整编命令,决定冀热察挺进军番号取消,平西、平北、冀东地区依次划为第11军分区、12军分区、13军分区,均属军区指挥。北岳区部队划分为主力军与地方军,主力军以大团、小团组成,地方军以地方区队、县基干游击队、区游击队组成。并颁布了大团、小团和地方区队的番号和编制。

  △ 日军第36师团第部及伪军共1.2万余人分别出动,奔袭驻辽县桐峪和武乡县洪水、王家峪的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第129师和太行军区部队随即开始反“扫荡”作战。

  △ 日军第41师团等部及伪军共7000余人分别出动,奔袭驻安泽县唐城、沁源县郭道地区的太岳军区领导机关。太岳军区部队随即开始反“扫荡”作战。

  3日 彭德怀、左权、罗瑞卿致电山东纵队并山东分局、第115师,指出:自太平洋战争爆发、国民政府对日宣战后,国民党军队抗日情绪提高,东北军抗日情绪及其坚决性亦已提高。在目前有利形势下,对国民党军队应以疏通团结为主。在山东方面应以各种方法扩展对东北军及其他抗日部队之统战工作。在敌“扫荡”东北军及其他部队时,应以有力一部采取灵活与分散的游击活动,配合友军作战。必须提高警惕,严防敌人“扫荡”。

  △ 日军独立混成第3旅团、16旅团及伪军共1万余人,分路进犯晋西北抗日根据地的兴县、保德地区。晋西北军区部队随即开始反“扫荡”作战。

  5日 晋察冀军区发出训令,要求各部队减少非战斗人员和马匹。

  △ 太行军区第3军分区部队在反“扫荡”中,于武乡县苗度附近击落日军飞机1架。

  7日 彭德怀、左权致电聂荣臻、唐延杰,指出此次“扫荡”太行、太岳之敌可能拖延相当长的时间,晋察冀军区应立即组织数支小部队(以营或连为单位),加强指挥,配属工兵,积极向正太铁路沿线特别是西段破击,袭击敌据点,配合太行区反“扫荡”作战。

  △ 彭德怀、左权致电刘伯承、邓小平,对第129师385旅、386旅、新编第1旅和太行、太岳军区部队的反“扫荡”作战作出具体部署。

  △ 聂荣臻、唐延杰发出《关于组织春耕战斗和实行战斗的春耕的训令》。

  △ 刘伯承、邓小平向太行、太岳军区各军分区部队发出指示,要求深入敌占区袭击日伪军,以配合抗日根据地腹地的反“扫荡”。

  8日 毛泽东在延安干部会上作《反对党八股》的报告。

  9日 太行军区第3军分区司令员郭国言,在武乡县大有镇反“扫荡”作战中牺牲。

  11日 中共中央军委、军委总政治部发出关于军队干部教育的指示。

  △ 彭德怀、左权、罗瑞卿致电各部队,针对敌人对各抗日根据地“扫荡”的军事的政治的新方针与新方法,提出在作战指导上,应以破坏敌人之长期“扫荡”与分散“清剿”为目的,当敌主力进攻时,我主力部队应向敌之后方重要交通线积极活动,破路翻车,袭击敌据点,消灭伪组织,破坏伪金融,截击敌之运动部队,断绝交通;以有力部队向敌之临时补给线活动,打击其运输队,中断其后方供给;以一部配合地方部队及人民武装,向敌人腹地开展大规模游击战争,给敌不断消耗与损失,使敌不能分路“清剿”;在有利条件下,不放弃集结较大兵力消灭敌之一股或一路;党政军民各个组织均应抽派大批干部,协同武委会领导民兵自卫队等坚持各个村镇、地区之游击战争,打击敌之“清剿”部队,直接保卫民众。

  △ 彭德怀致电刘伯承,指出:进犯辽县桐峪至黎城西井东西地区之敌,主要企图为摧毁我中心区之物资。我军应适当分散于清漳河西岸及桐西、左温等地的大山断壁,以阻击、伏击敌人,特别是截击敌之分散搜索队,求得给敌以杀伤,破坏敌转入清漳河以东的“清剿”计划。并对太行军区第3军分区、第386旅772团、第385旅14团、新编第1旅2团、总部特务团的反“扫荡”作战,作出具体部署。

  12日 第129师新编第10旅旅长兼太行军区第6军分区司令员范子侠,在沙河县高庄反“扫荡”作战中牺牲。

  15日 第129师385旅14团一部在反“扫荡”中,于黎城县源庄袭击日军,毙伤敌120余人。

  △ 第129师新编第1旅2团一部在反“扫荡”中,于黎城县洪井伏击日军,毙伤敌100余人。

  16日 第115师颁布军区、军分区及地方武装编制表,命令各军区遵照执行。23日,又颁发第115师师直前梯队及后方勤务部编制表,命令执行。

  △ 晋西北军区第2军分区部队在反“扫荡”中,收复山西省保德县城。

  17日 晋察冀军区第13军分区副司令员包森于遵化县野瓠山战斗中牺牲。

  △ 晋西北军区第8军分区副司令员刘德明在反“扫荡”作战中牺牲。

  18日 中共中央军委颁布《八路军、新四军供给工作条例》,对各级供给机关的组织与工作任务、供给制度、供给干部的培养、供给机关的隶属系统以及与各部门的关系等,作出具体规定。同日,中央军委颁布《八路军、新四军兵站工作条例》,对兵站的任务、设置原则、编制、职责和兵站各种工作等,作出具体规定。

  19日 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新的反“扫荡”作战之政治工作保证的指示》。

  △ 太岳军区第38团一部在反“扫荡”中,于安泽县店上村设伏,毙伤敌200余人。

  22日 第129师386旅16团在反“扫荡”中,于长子县关爷岭毙伤敌200余人。

  23日 山东纵队政治部发出指示,要求各部队检查和紧缩连队政治工作的各种组织,提高工作质量,并定期培训连队政工干部。

  25日 中共中央北方局、华北军委分会致电第129师及中共太行、太岳区委员会等,指出自敌人向华北各抗日根据地“清剿”、“扫荡”以来,华北正处在严重时期,要在干部中克服轻敌、侥幸等心理,充分认识敌人“扫荡”的特点及其残酷性,做好足够的准备。并提出了在反“扫荡”斗争中必须立即进行的几项具体工作,强调目前的工作中心是,密切军队与地方党的联系,用一切方法团结群众,减少群众的损害,增加敌人的困难,粉碎敌之“扫荡”。

  △ 中共中央北方局、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在敌“扫荡”中军队与地方工作的指示。

1942年3月

  2日 第129师385旅、新编第1旅各一部在反“扫荡”中,于平顺县龙溪镇、南寨里和壶关县在大会村伏击由平顺分路撤退之日伪军,共歼敌460余人。

  3日 中共中央书记处就山东基本情况和需要解决的问题电告刘少奇,委托他代表中央进行检查并设法调整解决。同时,中央书记处还分别致电朱瑞、第115师、山东纵队,要求在刘少奇的帮助下,开展自我批评,解决好工作和领导干部间的关系问题。随后,刘少奇于18日从苏北出发,4月10日抵达中共中央山东分局第115师驻地临沭县朱樊村。

  △ 毛泽东、朱德、王稼祥发出给后方留守兵团的慰问信,表彰广大指战员抗战以来保卫陕甘宁边区所取得的巨大成绩。号召他们提高警惕,严防日伪汉奸的破坏,努力学习军事技术和文化知识;克服敌人经济封锁造成的困难,准备反攻。

  4日 第129师385旅、新编第1旅和太行军区部队自2月2日开始的反“扫荡”作战胜利结束,共歼灭日伪军2000余人,击落敌机1架。

  △ 太岳军区部队自2月2日开始的反“扫荡”作战胜利结束,共歼灭日伪军900余人。

  5日 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对青年工作进行调查研究的决定,号召全军党的青年工作者立即开始细密的调查研究工作,并拟订调查研究提纲一份,责成各师、纵队或军区参考此提纲于3个月内调查2个旅、4个团、4个连、1个直属队、1个医院、1个工厂的青年工作。

  △ 第129师386旅772团袭击沁县火车站,毙伤敌130余人,炸毁火车机车7辆、车站房屋30余间。

  △ 晋西北军区部队粉碎日伪军自2月3日开始对兴县保德地区的“扫荡”,共歼灭日伪军570余人。

  7日 中共中央军委向各部队转发贺龙总结的日军“扫荡”晋西北抗日根据地的特点,望各部队注意。这些特点是:轻装突然的合击;为合击一目标,沿途不惊不扰;特别注意合击司令机关;屡次佯撤,隐匿待机,诱我回来,再行急袭合击。

  9日 罗荣桓、肖华向山东纵队、第2纵队和第115师各旅发出《对连队政治组织、会议汇报制度的规定》。

  13日 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部队帮助灾区民众进行善后工作的指示》。

  14日 刘伯承、邓小平等电示冀南军区:目前对敌斗争方针仍然是以政治斗争为主,军事斗争为骨干;党政军民必须以党为核心布置对敌各种斗争,军队必须抽出一些强的干部帮助地方,党政军民的干部要深入群众中去,与群众共同商量斗争和工作的办法;对特别严重的地区,必须依照中共中央北方局指示组织武装工作队,深入到敌占区、接敌区和三角地带进行工作。

  15日 第115师于莒县石板村召开连队政治工作会议。陈光、罗荣桓、黎玉、肖华等出席。罗荣桓就连队政治工作的职责、作风和方法等作了指示。会议强调要对战士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团结战斗,渡过难关,迎接新的胜利。

  16日 中共中央军委组织的军政考察团一行20余人由莫文骅陪同,从延安出发赴后方留守兵团警备第1旅考察。考察团的任务是全面检查留守兵团各部队5年来的战斗、生产、学习以及贯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密切军民关系等情况。

  17日 山东纵队决定该纵队第3旅正式改为清河军区,下辖4个军分区。杨国夫任军区司令员、景晓村任政治委员。

  △ 刘伯承对武装工作初次出动到敌占区工作作出指示。

  18日 中共中央军委后方勤务部发出关于所属各部门业务教育的指示信。

  △ 第129师召开祝捷和追悼大会。刘伯承主持会议并讲话,简述反“扫荡”作战经过,祝贺反“扫荡”胜利结束。他代表太行区军民向英勇牺牲的将士致哀,号召学习英烈们的奋斗精神,并提议为在反“扫荡”作战中英勇牺牲的新编第10旅旅长兼太行军区第6军分区司令员范子侠、太行军区第3军分区司令员郭国言两位烈士建立公墓,永久纪念,以慰忠魂。

  19日 总部参谋处致电各部队首长,指出,日军对华北之分区“扫荡”,除继续以往大肆烧杀、奸淫、抢夺外,又在晋东南施放糜烂性毒瓦斯,在冀中及冀鲁豫边区施放鼠疫病菌。要求各部队在抗日根据地军民中广泛进行防毒知识的宣传教育。

  20日 第115师发出关于精兵的决定,指出,精兵简政刻不容缓,军队必须立行精兵。精兵主要在于提高战斗质量,确保党军有独立的不可动摇的基础。为此决定:各旅、团应按现有人数、装备与所处之地形条件和作战方法,采取三三制、二三制、小团五连制,主要以充实战斗编制为原则;裁减机关人员,合并伙食单位,提倡工作、生活集体化、战斗化;抽出大批连营以上干部到学校学习,到地方武装任职,不降级使用干部;清理老弱病残人员,分别遣送回家或到后方生产等。

  22日 朱德、叶剑英在延安召开高级技术干部季会。毛泽东到会并讲话。会议对陕甘宁边区的技术工作提出具体建议。会议于23日结束。

  23日 野战政治部召开宣传教育工作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各军分区和各部队的宣教负责干部。罗瑞卿致开幕词并作会议总结,彭德怀作《论国内外形势,敌后困难及克服困难,迎接伟大新时期的到来》的讲话。会议检查了宣传教育工作中的主观主义、教条主义、形式主义和党八股,议定了一些改进的具体办法与方案。会议于4月9日结束。

  △ 总部直属单位于清漳河边举行有军民1000余人参加的漳河中段筑堤兴工典礼。彭德怀、左权等出席。彭德怀在讲话中号召全军指战员和政治工作人员应时时刻刻关心人民疾苦,解除人民困难。并指出参加生产是目前的政治任务,应以一切努力,保证完成。

  24日 毛泽东、朱德、王稼祥、叶剑英电告彭德怀、刘伯承、贺龙、聂荣臻等:日军进攻山西省乡宁、吉县甚急,阎锡山正进行抵抗,八路军及时予以援助。

  △ 刘伯承等电示冀南军区:各军分区的地方部队应按照中共中央军委指示,在本分区范围内活动,即使被迫机动离开本区时,一遇可能应即转回本区;开展游击战争,在敌集结合击时则分遣消耗之,在敌分遣“清剿”时则集结痛击之,敌合击时,以1至3人或连、排、班为单位分散,从各方转出合击圈并曲折运动;各部队应准备通过封锁沟、河川的工具;无论战术、技术都要有大胆的创造性,不可固守成规。

  25日 山东纵队第5旅和第5支队,抗击日伪军7000余人对胶东抗日根据地的春季“扫荡”。经栖霞县北松山、招远县冯家村等战斗,至4月中旬反“扫荡”作战结束,共歼灭日伪军500余人。

  28日 彭德怀于本日和29日在《新华日报》(华北版)发表《展开全面对敌经济斗争》一文。

  29日 朱德、彭德怀、罗瑞卿发出指示,指出,目前正值春耕时节,日军在各地宣传与强迫种植鸦片,并企图侵入各个抗日根据地,腐蚀根据地军民。要求八路军全体将士应即在自己所属区域内,彻底揭露和打击日军之毒化政策,并协同当地抗日民主政府,号召与组织民众一致与日军毒化政策作斗争。各抗日根据地内一概不许种植鸦片,违者严究。

  30日 日军于本日至6月中旬,在华北发起以“东亚解放”、“剿共自卫”、“勤俭增产”为目标的第4次“治安强化运动”。

  本月 王稼祥、谭政、傅种发出指示,要求各战略单位在4月日本樱花节期间开展对日军的宣传工作。

  △ 晋西北军区整编工作结束。经过整编,全军区主力由3.9万人减至3.5万人,共减少118个伙食单位。军区(师)、军分区(旅、纵队)两级机关人数同部队人数的比例由1:1.7改变为1:2,团级机关人数同部队人数的比例由1:3.1改变为1:3.7机关缩小了,连队得到了充实。

1942年4月

  2日 中共中央军委通知八路军总部、新四军军部、周恩来并各战略单位:现日军在华兵力有21个师团,19个独立旅团,2个骑兵旅团,全部人数为50.6万人。现日军在华总兵力中,被八路军牵制的为30.8%强,被新四军压制的为17.6%弱,总计被我军牵制的为49%左右;为国民党军牵制的为51%左右。

  △ 中共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召集本部各部部长会议,布置、讲座中共中央关于整顿三风的方针。会议拟定出5项检查提纲。

  △ 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帮助地方工作的命令。

  △ 晋察冀军区司令部发出关于广泛开展地雷战的通报。

  3日 中共中央宣传部作出《关于在延安讨论中央决定及毛泽东同志整顿三风报告的决定》。

  △ 晋察冀军区第13军分区直属队一部和第12团4连,于遵化县铁厂附近遭到日伪军3000余人包围,经激战,毙伤敌数百人后,40余人突出重围,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刘诚光等200余人壮烈牺牲。

  5日 毛泽东、王稼祥为中共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宣传部编印的《八路军抗战烈士纪念册》题词,朱德为该书作序。

  △ 罗荣桓、陈士榘、肖华发出第115师教导第2旅等单位精兵简政、整编的总结,指出,该旅及其各团直属部队、机关单位,由31个减为18个,营连战斗单位由42个减为22个,每连平均人数由整编前70人增加到130人上下。共调出班长以上干部650人,分别受训和帮助地方军区工作,共调动杂务人员425人,充实战斗连队和从事生产。战斗人员由整编前占全旅人数65.1%提高到69.23%。并总结出精简整编工作的10点经验教训。

  6日 陈光、罗荣桓致电朱瑞、黎玉等,指出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增强对山东的重视,东北军对八路军态度显有改变,这对以积极自主的方针争取与其疏通统战关系是十分有利的。在敌人严重“扫荡”东北军及一些地方势力时,在军事上须采取灵活的游击战予以援助。并与东北军加强联络,互相取得交通便利。

  △ 后方留守兵团发布训令,指出《中国共产党红军第4军第9次代表大会决议案》不仅对当时红军建军具有很大意义,就是对今天八路军、新四军的建设,仍然有着伟大的实际意义。留守兵团和保安部队,要把这个决议当作今后改进工作的指南。并提出学习和贯彻决议的方法和部署。

  9日 中共中央军委发出《关于机要工作的指令》。

  10日 罗荣桓、肖华发出《第115师1942年政治工作计划》。

  11日 第129师新编第7旅政治部主任刘诗松,于南宫县郑家堤战斗中牺牲。

  12日 朱德、贺龙等在王震陪同下,视察在延安南泥湾从事生产的第359旅部队。

  △ 野战政治部发出指示,决定从5月1日至7日为全军整顿三风运动周,开展5项工作:召开干部大会,传达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总政治部有关整风的决定和指示并组织讨论;各部门分别进行工作检查;党支部扩大民主生活,开展批语与自我批评;征求非党干部的意见;在干部中进行测验。

  △ 第115师发出指示,指出为克服经济收支不敷,打破敌人经济封锁,保证群众生息,应大力开展生产节约运动。要求师直属队全年生产和节约100万元,团、旅分别生产和节约全年经费开支的2/5和1/3;每人每月节约粮食2.5公斤。

  14日 太岳纵队一部,在力空和尚配合下,从日军控制的洪洞县广胜寺中,将珍贵历史文物《赵城金藏》4700余卷安全转移至安泽县亢驿镇。

  16日 野战政治部作出关于对青年进行特殊教育的决定。

  △ 太行军区第3军分区部队一部于武乡县白家庄附近,伏击沿武(乡)榆(社)公路北进之日军100余人和汽车15辆组成的运输队,经激战,歼敌80余人,毁敌汽车14辆。

  18日 毛泽东、朱德、王稼祥、叶剑英致电彭德怀、聂荣臻、刘伯承等,指出,如果日苏开战,国民党有发动反共高潮的可能,并有可能进攻陕甘宁边区。为应付可能事变,准备于必要时从晋察冀军区及第129师抽调若干部队到晋西北填防,以便第120师在事变后能抽调大部兵力渡过黄河以西应付时局。

  △ 晋察冀军区政治部发出《关于研究与讨论整顿三风问题的指示》。

  20日 晋西北军区政治部召开第2届宣传教育工作会议,中心是研究在职干部的教育问题。甘泗淇在会上号召各级政治机关以身作则,从上而下地彻底肃清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党八股等各种病态,军区政治机关应作大家的模范。

  △ 第129师发出关于反“蚕食”斗争的命令,分析日军“蚕食”抗日根据地的目的和特点;提出反“蚕食”斗争的方针;要求各军区、军分区加强对反“蚕食”斗争的领导,粉碎敌之“蚕食”阴谋。

  中旬 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山东军政委员会召开会议,讨论山东战略方针与部署及主要干部配备等问题。刘少奇出席会议并作报告。会议决定山东的一切领导集中于山东分局,分局下设一军政委员会;第115师师部、山东纵队司令部与山东分局合署办公,3个机关由1万人减至3500人;山东纵队第1旅拨归第115师建制。

  △ 肖劲光、曹里怀出席派往各旅、团参加1941年冬季军事教育演习之巡视团的集体汇报会议。会议认为,各部队通过实兵演习,提高了部队的政治素质和军事技术。

  22日 中共中央军委直属系统分区学习委员会成立,由王稼祥、陈云负责。学习委员会举行首次会议,决定在中央军委直属部门内按军事、政治、后勤3个系统分别成立学习分委员会,领导整风学习和检查。

  23日 中共中央军委后方勤务部以叶季壮等9人组成的学习委员会举行首次会议,决定在后勤学委会下设供给部、经建部、卫生部、工业局和后勤直属机关第5个学委会,并规定了整风学习的组织与步骤。

  △ 罗瑞卿在太岳军区军分区级干部会议上讲话,阐述关于持久战、精兵简政、执行制度等3个问题。

  △ 国民党第39集团军副总司令孙良诚等率部共2.5万余人,于鲁西南曹县、定陶地区向日军投降。伪国民政府将该部编为伪第2方面军,委任孙良诚为总司令。

  24日 山东纵队第5支队一部,袭击山东省荣成县石岛、斥山集等日伪军据点,歼敌280余人。

  25日 朱德、彭德怀发出命令,对各部队、机关在精简整编后的各项用费重新作了规定,自5月1日起实行。

  △ 晋西北军区发出整军训令,指出1942年的政治教育,干部以整顿三风运动为中心的政治思想教育为主,战士以时事政策教育为主;军事训练,干部以战术为主,战士以射击、投弹、刺杀、土工作业4大技术为主。

  △ 第129师政治部发出关于整顿三风学习运动的指示。

  29日 第115师召开有山东地区各部队侦察人员参加的侦察工作会议,总结和部署山东地区各部队的侦察工作。

  △ 日伪军1.2万余人,分别对武城以北地区和丘县香城固、下堡寺地区进行合围“扫荡”。第129师新编第7旅21团、冀南军区特务团和新编第4旅、冀南军区第4军分区部队等,分别与敌展开激战,大部突出重围。第4军分区司令员杨宏明、政治部主任孙毅民、新编第4旅政治部副主任陈云龙等在战斗中牺牲。随后敌转入“清剿”。至5月7日反“扫荡”作战结束。此次反“扫荡”虽给敌以很大杀伤,抗日军民也受到重大损失,冀南抗日根据地被严重分割,大部变为游击区或敌占区。

  下旬 日军华北方面军的战斗序列:冈村宁次大将为司令官。下辖第1军(辖第36师团、37师团、69师团,独立混成第3旅团、4旅团);第12军(辖第32师团、35师团、59师团,独立混成第5旅团、6旅团、7旅团,骑兵第4旅团);驻蒙军(辖第26师团,独立混成第2旅团,骑兵集团主力)。方面军直辖第27师团、41师团、110师团,独立混成第1旅团、8旅团、9旅团、15旅团。

  月底 第129师整编工作大部完成。经过整编,师直属队的伙食单位由41个减到19个,太行军区各军分区和新编第1旅、第385旅共减少伙食单位156个,并将一大批年轻战士调往战斗连队。连队员额由原来的平均50余人,增加到100余人。

  本月 聂荣臻、唐延杰电示晋察冀军区第13军分区司令员李运昌:为反敌“清剿”,坚持冀东基本区的工作,除同意将主力暂时转入山区开展工作外,更须组织几个精干的支队(以二三百人为1个支队),配合各地方武装,积极灵活地打击分散搜剿之敌,掩护地方工作,稳定群众斗争情绪。

1942年5月

  1日 日伪军5万余人,开始对冀中抗日根据地进行空前残酷的大“扫荡”(亦称“五一大扫荡”)。

  △ 冀中军区第7军分区22团一部和民兵,于本日至28日的反敌大“扫荡”中,在河北省无极县赵户村,利用地道打退敌人4次大的进攻,共毙伤日伪军340余人。

  2日 山东军政委员会作出《建设山东军区的决定》。

  3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在晋西北成立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及中共晋西北区委员会。晋绥分局以关向应、林枫、贺龙、周士第、甘泗淇、王达成、龚逢春、赵林、吴亮平为委员,关向应为书记,林枫为副书记。关向应在病假期间由林枫代理书记。晋绥分局管理中共晋西北区委员会、晋西南工委、绥察工委3个地区党的工作。中共晋西北区委员会以龚子荣为书记。晋西北军政委员会及中共晋西区委员会撤销。

  △ 后方留守兵团政治部对驻延安以外部队发出学习整风文件的指示,规定自6月1日至9月1日为学习文件时间,文件学习结束后进行工作检查。

  4日 中共中央北方局、华北军委分会发出关于反对敌人“蚕食”政策的指示。

  △ 彭德怀发出关于冀南军区向敌破袭,参加冀中军区反“扫荡”作战部署的指示。

  △ 总部举行纪念五四运动暨第4届中国青年节大会。八路军全体青年致书日军青年,渴望彼此携起手来,共同奋斗,结束侵略战争。

  6日 清河军区部队一部,夜袭沾化县下敌据点,歼灭日伪军150余人。

  7日 中共冀中区委员会、冀中军区发出《敌“扫荡”冀中与我之对策》的指示。

  8日 山东分局发出《关于执行中央整顿三风指示的决定》。

  9日 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整顿三风的补充指示。

  10日 冀中军区警备旅第1团一部在反敌大“扫荡”中,于深县护驾池一带抗击日伪军围攻,激战竟日,毙伤敌300余人。

  上旬 第115师召开连队军事工作会议,对连队工作制度、规则、战术思想和操场动作等作出统一规定。

  12日 第115师致电所属各军区、各主力旅,根据山东敌友我三角斗争形势,提出坚持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不放过有利条件下的运动作战;把对日伪的政治攻势放到第一等任务;彻底实行精兵主义;动员全军配合地方党政民工作等作战方针和任务。

  △ 第129师发出关于准备反“扫荡”的命令,指出,敌人的“扫荡”可能在最近几天全面展开,目标先是太岳军区。各部队应抓紧做好反“扫荡”准备。

  13日 中共中央军委发出指示,指出,为统一晋西北与陕甘宁两个区域的军事指挥、作战行动与建军工作,决定在延安设立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部,以贺龙为司令员,关向应为政治委员,徐向前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林枫为副政治委员,直辖第120师、后方留守兵团、晋西北新军、第359旅、陕甘宁边区保安部队和炮兵团等部。6月10日联防军司令部在延安成立。同日,中共中央军委授予该司令部以统一陕甘宁和晋绥两个区域的军事指挥和军事建设、财政建设以及处理党政军民关系3项职权。9月15日,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将联防军司令部与后方留守兵团司令部合并,但留守处及留守兵团司令部名义保留,联防军司令部名义对外免用。司令部、政治部、卫生部等均一律采用留守兵团司令部、政治部、卫生部等名义。任命贺龙为司令部,关向应为政治委员,徐向前、肖劲光为副司令员,高岗为副政治委员(在关向应病假期间代理政治委员),张经武为参谋长,方强为留守兵团政治部主任。任命林枫为第120师及晋西北军区政治委员。

  △ 陆定一于《解放日报》发表《为什么整顿三风是党的思想革命》一文。

  △ 冀中军区第7军分区部队一部在反敌大“扫荡”中,于无极县小吕、王村伏击日军骑兵,毙伤敌140余人。

  14日 冀中军区第10军分区部队一部在反敌大“扫荡”中,于任丘县边家铺附近阻击进犯之日军,毙伤敌200余人。

  △ 晋西北军区第358旅、工卫旅等部,开始阻击日伪军700余人沿岚(县)兴(县)公路对驻兴县城之晋西北军政领导机关的奔袭。18日至20日,将奔袭兴县城扑空而回撤之敌围歼于兴县田家会地区。此次战斗共歼敌500余人,缴获炮1门和一批枪支。

  △ 第129师386旅和太岳军区部队一部,于沁水县东西峪、浮山县玉帛村等地抗击日伪军7000余人对太岳南部抗日根据地的“扫荡”。至28日,反“扫荡”作战胜利结束,共毙伤敌150余人。

  16日 朱德在延安日本工农学校举行建校1周年纪念大会上发表讲话,勉励全校学员努力学习,除学习革命理论外,更需要学习革命工作的实际经验。

  17日 朱德、彭德怀致电冀中军区,对冀中抗日根据地全体军民,顽强抗击日军残酷“扫荡”坚持平原游击战争,给予嘉勉。并号召继续坚持斗争,渡过难关,争取反“扫荡”的胜利。

  △ 第129师致电冀南军区,指出,冀南目前形势非常严重,且最近的将来会更加艰苦与困难。要求必须进一步依靠群众,把兵力分布到敌占区、接敌区,开展广泛的游击战,以分散敌人力量,改变现状,打破敌人“蚕食”政策。避免我有生力量被聚歼的危险。

  △ 第129师政治部、中共晋冀鲁豫区委员会发出关于反对敌人“蚕食”政策的补充指示,指出,粉碎敌人“蚕食”政策的关键是开展群众运动,执行中共中央土地政策的指示,领导群众斗争,使群众走上坚决抗日的道路。

  18日 总部向晋察冀军区发出关于冀中反“扫荡”部署的指示。

  19日 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部队一部,于满城县步乐、苍里阻击进犯之日军,毙伤敌200余人。

  △ 第129师385旅、新编第1旅、太行军区部队一部和总部直属部队,抗击日伪军共2.5万余人对太行抗日根据地的夏季“扫荡”。

  20日 中共中央北方局、华北军委分会致电冀中军区,指出,冀中的反“扫荡”斗争是空前艰苦与严重的。但不是孤立的,而是紧密联系着华北战局。号召冀中全体军民团结在冀中党及八路军周围,发挥最大的顽强性与坚韧性,在华北各地区的配合下,争取粉碎敌人大“扫荡”的全部胜利。

  △ 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2军分区、3军分区、4军分区、11军分区部队为配合冀中反“扫荡”,对平汉铁路及其西侧地区进行全面破袭。至27日,共歼灭日伪军及伪组织人员1600余人,毁敌碉堡39外、火车2列、汽车11辆、铁路15公里、公路16公里。

  22日 晋西北军区为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军委、中共中央北方局、华北军委分会关于反“蚕食”斗争的指示,作出8条具体规定。

  △ 第129师对太行军区各军分区发出反“扫荡”指示。

  23日 晋察冀军区发出实行新编制的命令。

  △ 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警备第1团一部在反敌大“扫荡”中,于深县李家角与围攻之敌激战数日,毙伤日伪军400余人。

  24日 宋任穷致电冀南军区,指出,为适应当前的冀南环境,部队应分遣成以连(为主)营(为辅)为单位进行游击活动。为加速开展工作,要尽快进行整编。

  25日 第129师385旅一部和总部警卫部队在反敌夏季“扫荡”中,于辽县麻田镇附近抗击对总部和中共中央北方局机关合围之敌,毙伤日军300余人。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于十字岭指挥部队突围作战时壮烈殉国。

  26日 总部在武乡县砖壁村举行追悼左权大会,彭德怀、罗瑞卿出席。

  △ 第115师发出侦察指令,指出,目前我军情报工作最紧迫的中心任务,是沟通鲁南各地区情报网的组织。巩固和恢复原有基础,开辟和发展新的组织,为目前主要的工作方针。

  27日 日军制造“北疃村惨案”。“扫荡”定县北疃村之日军1000余人,向该村地道施放大量毒气,群众800余人惨死在地道中。

  28日 陆定一于《解放日报》发表《什么叫做“从实际出发”》一文。

  30日 彭德怀致电刘伯承等,指出,此次反“扫荡”是长期的严重的,在反“扫荡”中应继续进行战争动员,发动各地党组织、政府、群众团体协助部队粉碎敌人“扫荡”。各级领导要立即采取有效办法,做到党政民一体。

  △ 冀中军区第7军分区17团、警备旅及地方武装各一部在反敌大“扫荡”中,于深泽县北白庄利用地道抗击日伪军1000余人的围攻,激战竟日,毙伤敌200余人。

  △ 晋西北军区发出《反敌“蚕食”政策军事指示的训令》。要求动员全区军民,以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力量来防卫和反击敌人的“蚕食”。

  △ 第129师385旅769团一部和民兵在反敌夏季“扫荡”中,于辽县苏亭设伏,毙伤日军140余人。

  △ 后方留守兵团成立陕甘宁边区留守部队学习委员会,肖劲光为主任,方强为副主任。

  31日 第129师新编第1旅一部在反敌夏季“扫荡”中,奇袭敌长治飞机场和附近南垂、老顶山之据点,毙敌100余人,毁敌飞机3架、汽车14辆、油库2座。

  本月 晋察冀军区部队整编先后完成,共编成主力团35个,地区队31个。同时整顿和充实了县、区基干游击队。

  △ 晋察冀军区发出关于地道斗争之经验介绍,概述了冀中开展地道斗争的背景、地道的作用、地道的构筑和地道斗争中应注意的问题。

1942年6月

  1日 中共中央山东分局、第115师政治部发出反对敌“蚕食”政策的指示。

  △ 晋西北军区于兴县召开党政军民庆祝田家会歼灭战胜利大会。周士第报告田家会战斗经过及其胜利的重大意义;甘泗淇讲话,号召全区军民加紧准备,再接再厉,争取打更大的胜仗。

  △ 冀鲁边军区部队和冀中军区第23团、回民支队,抗击日军1万余人对冀鲁边抗日根据地的“扫荡”。至7月上旬,反“扫荡”作战结束,共歼灭日伪军2000余人。

  2日 晋察冀军区致电冀中军区,指出,此次敌人“扫荡”点在中心区,要求在中心区活动的部队要更加分散,避免挤向一地,成为敌合击目标。

  △ 晋察冀军区第12军分区部队一部,于察哈尔省万全县北栅子歼灭日伪军180余人。

  4日 中共冀中区委员会、冀中军区发出指示,指出,目前敌对冀中实行全面“清剿”,并反复追逐主力部队和领导机关,企图围歼。为保存有生力量,决定冀中主力部队分别向外转移,留大部分基干团和地方游击队继续坚持斗争。

  △ 冀中军区第7军分区第22团和县大队各一部在反敌大“扫荡”中,于无极县李贵子村毙伤日伪军180余人。

  5日 第129师385旅一部于反敌夏季“扫荡”中,在白晋铁路沁县县城至襄垣县虎亭间破毁铁路11公里。

  7日 晋西北军区第8军分区部队抗击日伪军3000余人对方山、静乐、汾阳等地的“扫荡”。至15日,共歼敌450余人,粉碎敌人“扫荡”。

  △ 第129师385旅一部在反敌夏季“扫荡”中,追击由辽县麻田退向黎城之敌,于黎城县南委泉至涉县西辽城一带毙伤日伪军150余人。

  8日 中共中央宣传部发出《关于在全党进行整顿三风学习运动的指示》。

  △ 彭德怀发出关于冀中斗争形势的指示,指出,“扫荡”冀中之敌,仍在继续“清剿”中。今后冀中斗争形势,将是非法的武装斗争与合法的和平斗争交错的形势,但非法斗争是主要的,合法斗争是配合的。战争形势是全面的小单位的(数十人为一股)游击战,随着全面游击战争的发展,根据地性质变成为游击根据地。全部平原将随着冀中形势的发展,根据地基本的在山区存在,平原将只是某些部分的存在。冀中野战军应向山区转移。

  △ 冀中军区第9军分区政治部主任袁心纯,于定县马阜才反敌大“扫荡”作战中牺牲。

  9日 冀中军区警备旅和第7军分区部队各一部和县、区武装在反敌大“扫荡”中,于深泽县宋庄据守村落抗击敌2000余人的合击,经激战,毙伤日伪军400余人。

  △ 冀中军区第8军分区部队一部在反敌大“扫荡”中,于肃宁县顶汪、薛村一带与围攻之敌展开激战,毙伤日伪军600余人。军分区司令员常德善、政治委员王远音在战斗中牺牲。

  10日 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晋察冀军区发出《关于冀中形势与今后工作方针的意见》。

  △ 晋察冀边区政府和晋察冀军区政治部发出《关于荣誉军人抚恤工作的指示》。

  12日 彭德怀发出关于冀南形势与坚持平原抗日根据地方针的指示,指出,冀南敌据点、堡垒、公路、挖沟之严重性并不亚于冀中。冀南、冀鲁边基本上已变成游击区。冀南所有平原抗日根据地,均应认真变为游击区的斗争方式,必须采取合法的和平斗争与非法的武装斗争,但非法斗争是主要的,为长期坚持山区抗日根据地,战争预备队的蓄积是十分必要的。除直接爱护节约山区人力外,适当地将平原正规军部分转入山地,在平原根据地坚持时,勿使过早过大被迫消耗主力,以减少将来坚持山区的人力困难。冀中转移冀南及冀鲁豫之部队宜继续南移,准备在青纱帐期从安阳境转入太行山区。冀南主力亦须部分向鲁西转移。

  △ 冀中军区领导机关和第27团主力在反敌大“扫荡”中,于威县掌史村抗击日伪军的围攻,毙伤敌300余人,胜利突围。

  △ 冀中军区警备旅一部在反敌大“扫荡”中,于馆陶县北阳堡奋勇抗击大量日伪军之围攻,毙伤敌380余人。

  15日 朱德于《解放日报》发表《悼左权同志》一文,赞扬左权为民族与人民的解放事业所作的贡献,特别是参与指挥八路军在敌后抗战以及在军事理论、战略战术、军队建设、参谋工作、后勤工作等方面的功绩。

  16日 中共中央军委、军委总政治部发出《关于军队中整顿三风的学习与检查工作的指示》。

  △ 晋察冀军区第13军分区部队与地方武装,于遵化、玉田、丰润、迁安、滦县地区发动“青纱帐战役”。此役至7月底结束,共歼灭日伪军1600余人,毁敌汽车27辆。

  17日 第129师新编第1旅一部在反敌夏季“扫荡”中,于林县东岗伏击撤退之敌,毙伤日伪军200余人。

  20日 中共中央发出关于纪念“七七”抗战5周年的决定,指出,纪念“七七”抗战5周年,要庆祝苏、英、美协定的签订,庆祝联合国的团结与胜利;全国军民必须团结一致,渡过目前的困难,迎接将来的胜利;应对抗战死难将士举行追悼大会,以慰死者,以励士气。

  △ 第115师政治部发出《关于整风的指示》。

  △ 第129师385旅、新编第1旅、太行军区部队一部和总部直属部队,从5月19日开始的反敌夏季“扫荡”作战胜利结束。共歼灭日伪军2920余人。

  23日 在华日本共产主义者同盟于延安举行成立大会。大会向毛泽东发出致敬信。

  24日 中共中央北方局、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追悼左权同志的决定》,决定全华北各战略区之地方党组织及部队政治机关,会同地方政府及群众团体,于7月7日举行追悼大会。

  △ 后方留守兵团学习委员会开始检查第1期整风学习情况,总结经验。

  28日 晋察冀军区发出《为转移主力及准备北岳反“扫荡”之命令》。

  30日 左权遗著《论军事思想的原理》一文于《解放日报》发表。

  △ 后方留守兵团政治部发出纪念“七七”抗战5周年的通知,要求各部队举行纪念大会,悼念左权及全国阵亡将士;在部队和群众中进行抗战宣传;组织慰劳抗日军人家属和伤病员;各地驻军建议党政机关召开座谈会,征求对部队的意见,检讨部队在军民关系方面的问题等。

  下旬 冀中抗日根据地军民反敌大“扫荡”基本结束。两个月中,共作战270余次,毙伤日伪军11000余人,粉碎敌消灭冀中区党政军领导机关和主办部队的企图。冀中区党政军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先后分别向外区转移,冀中大部沦为敌占区,部分变为游击区。

  本月 冀鲁豫军区实施第2期精兵简政,撤销第2纵队番号,原该纵队所属部队均归冀鲁豫军区指挥。

1942年7月

  1日 朱德于《解放日报》发表《纪念党的21周年》一文。

  △ 聂荣臻于《晋察冀日报》发表《全面开展整顿三风的学习与检查》一文。

  △ 胶东军区成立,许世友任司令员,林浩任政治委员。下辖4个军分区。山东纵队第5支队机关改为军区机关,第5支队番号撤销。

  △ 冀鲁豫军区发起夏季攻势。8月20日至9月底又发起秋季对敌政治攻势。在夏秋季攻势中,共歼灭日伪军1000余人,拔除敌据点70余处,恢复了濮阳等6个县的抗日活动,开辟了河北省东明、长垣和河南省考城等地区。

  2日 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对待原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干部态度问题的指示。

  4日 毛泽东致电聂荣臻,指出,此次整风是全党的,包括各个部门各级干部在内,所谓各部门,就是不但有地方,还有军队;所谓各级,就是不但有下级,而且主要与首先的对象是高、中两级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在一个抗日根据地内,主要应着重教育边区与地委两级干部。

  5日 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晋察冀军区发出《对冀中工作的补充指示》。

  7日 中共中央发表《为纪念抗战5周年宣言》。

  △ 中共中央发表《告抗日根据地全体党员和八路军新四军将士书》。

  △ 朱德于《解放日报》发表《胜利在望,团结向前——为纪念抗战第5周年而作》一文。

  △ 《解放日报》发表八路军抗战第5周年战绩。一年来,共作战12221次,毙伤日军50306人、伪军33526人,俘虏日军284人、伪军17914人,日军投城16人、伪军反正4306人。八路军指战员负伤40813人,阵亡23034人。

  △ 中共中央北方局、野战政治部发出展开对敌政治攻势的指令。同日,野战政治部发布《告日本士兵书》。

  △ 晋察冀边区党政军民5000余人举行追悼左权和抗日阵亡烈士大会。

  △ 罗荣桓为《血战敌后的115师》一书撰写序言,强调要以八路军的英勇事迹教育部队和群众。

  △ 山东党政军民举行纪念抗战5周年暨追悼左权和抗战阵亡将士大会。

  △ 晋西北党政军民各界于兴县隆重举行纪念抗战5周年暨追悼左权和抗战阵亡将士大会。

  △ 延安各界举行纪念抗战5周年暨追悼抗日阵亡将士大会。朱德、李鼎铭、在华日本共产主义者同盟及日本反战同盟代表、国民政府军委会驻八路军联络参谋等出席并先后讲话。大会通过致蒋介石及全国将士电,致八路军、新四军全体将士电。

  9日 晋察冀军区第12军分区部队,抗击日伪军共1万余人对平北西部地区的夏季“扫荡”。至8月19日,反“扫荡”作战结束,共歼敌320余人。

  10日 聂荣臻于《晋察冀日报》发表《敌伪4次“治安强化运动总结”的总结》一文。

  上旬 晋西北军区政治部发出指示,要求所属部队发起为期两个月的对敌政治攻势。

  11日 华北朝鲜青年联合会于涉县中原村召开代表大会,彭德怀到会祝贺。会议决定将联合会改名为华北朝鲜独立同盟,将其所领导的朝鲜义勇队华北支队改名为朝鲜义勇军华北支队。会议通过《华北朝鲜青年联合会代表大会宣言》、《华北朝鲜独立同盟纲领》等文件。大会于7月14日结束。

  15日 彭德怀于《党的生活》第55期发表《关于平原抗日游击战争的几个具体问题》一文。

  17日 晋西北军区命令所属部队积极帮助民众生产,厉行节约,克服困难。

  18日 晋察冀军区第13军分区12团在滦县干河槽设伏,歼灭日军100余人。

  21日 晋察冀军区第13军分区部队一部,袭击迁安县野鸡坨、滦县樊家庄、油榨敌据点,共歼灭日伪军150余人。

  23日 野战政治部发出指示,指出今年“八一”为我军诞生15周年纪念日,由各战略区按具体情况自定纪念办法举行庆祝,但应特别发扬我军光荣传统,克服困难,提高胜利信心。对中共中央《告抗日根据地全体党员和八路军新四军将士书》所提出的各点要求,全军人员都应贯彻到自己的战斗行动和实际工作中去。

  25日 罗瑞卿、陆定一发出政治训令,指出,由于国际反法西斯阵线的扩大与巩固,世界各国革命人士来参加八路军工作及为抗战服务的日益增多。要求各级政治机关教育部队,以十分郑重和亲切的态度去帮助、爱护、关怀这些国际友人,替他们解决工作与生活中的困难,特别要关心他们的安全。

  △ 晋察冀军区第12军分区为配合平北西部地区反敌夏季“扫荡”,于丰宁、滦平、密云、昌平、延庆地区发动群众7000余人,配合地方武装和分散活动的主力部队展开破击战。至30日,共破毁公路320公里,桥梁24座、壕沟22条、城堡2座。

  26日 第129师政治部发出关于整顿三风运动的第2号指示。决定延长精读文件时间到12月1日。全体干部按文化程度及职务分为团级以上及有阅读能力的营级以下干部,用自修、研究和讨论方式学习全部22个文件;没有阅读能力的营以下干部用听课方式着重学习毛泽东关于整顿三风的报告等8个文件。

  27日 冀南军区第5军分区部队一部,夜袭枣强县南白塔敌据点,歼灭伪军220余人。

  28日 中共中央军委召开检查后方留守兵团工作会议。肖劲光等作工作报告。朱德、叶剑英、林伯渠、贺龙、徐向前、谭政等均到会听取汇报并先后讲话。

  31日 晋察冀军区第13军分区部队一部,于丰润县傅店子与敌遭遇,经6小时激战,毙伤日伪军190余人。

  下旬 第129师部队从本旬起,先后发起为期二至三个月的对敌政治攻势。

  本月 晋察冀军区展开对敌政治攻势。

1942年8月

  1日 陈光、罗荣桓致电冀鲁边军政委员会,指出冀鲁边的环境估计今后可能更加紧张,除同意主力即刻分散活动外,还应布置公开的游击战和隐蔽的群众性的游击小组。游击小组着便衣,不脱离生产,夜集昼散,不要轻易袭击敌人,破坏交通。主要是对特务作斗争,打击特务分子。

  △ 罗荣桓于《战士》第5期发表《准备打破敌人紧缩包围封锁我们根据地》一文。

  △ 晋察冀军区召开机关和直属部队干部大会,庆祝建军15周年。聂荣臻在会上作《从现在去认识过去,从过去来了解现在》的报告。

  △ 山东纵队改编为山东军区。黎玉任政治委员,王建安任副司令员,江华任政治部主任。原山东纵队后勤机关与第115师后勤机关合并。以原山东纵队机关大部组成鲁中军区机关。原山东纵队第1旅改编为第115师教导第1旅;第2旅改为滨海独立军分区;第3旅改为清河军区;第4旅改为鲁中第1军分区;第5旅属山东军区建制,归胶东军区指挥。

  △ 山东军区发布《八一训令》。

  △ 晋西北军区司令部、政治部编印的《战斗》月刊创刊。贺龙为该刊撰写《发刊词》。创刊号发表周士第的《现阶段敌“扫荡”的特性和我们的反“扫荡”》、甘泗淇的《从处分党员中见到的几个问题》等文。

  △ 冀南军区发起为期3个月的对敌政治攻势。为策应对敌政治攻势,冀南军区部队于8月21日至10月5日进行两次秋季战役。在3个月的对敌斗争中,共进行大小战斗540余次,歼灭日伪军4000余人,攻克敌据点、碉堡59处,破毁封锁沟墙69公里,恢复与开辟了许多小块抗日根据地。

  3日 《解放日报》发表《彻底实行精兵政策》的社论,指出,精兵政策是目前敌后建军的正确方向,是坚持敌后斗争和准备反攻力量的重要步骤。

  △ 晋察冀军区第13军分区部队,开始抗击日伪军1.3万余人对迁安、卢龙、滦县、丰润地区的“扫荡”,至月底,反“扫荡”作战结束,共歼敌800余人。

  △ 国民党军第57军111师师长常恩多和鲁苏战区总部政务处长郭维城,在山东省滨海区之甲子山区率部2000余人脱离国民党军。在转移中,常恩多因病逝世,由万毅任师长,郭维城任副师长,继续率部队到达莒南抗日根据地。该部于1944年9月27日编为山东军区滨海支队。

  4日 程子华于《晋察冀日报》发表《敌对冀中“扫荡”与冀中战局》一文。

  5日 晋察冀军区政治部召开部队文艺工作会议,聂荣臻作《关于部队文艺工作的几个问题》的报告,会议于8日结束。

  7日 晋西北军区第3军分区部队一部夜袭静乐县石家庄日军据点,毙伤敌100余人。

  10日 中共中央军委直属系统分区学习委员会,总结整风学习“学风”阶段的经验教训。并于11日作出《关于开始党风学习的决定》,着重强调加强思想领导,精简学习组织,更好地联系实际,深入反省和开展批评,加强个人多读多想等问题。

  △ 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晋察冀军区向冀中区发出指示,强调必须以武装斗争为主,坚持平原游击战争。

  15日 华北日本士兵代表大会和华北日本人反战团体代表大会于延安召开。朱德等先后到会讲话祝贺。在延安之国际友人亦多到会。会议决定将在华日本人“觉醒联盟”和“反战同盟”合并,成立“反战同盟华北联合会”。会议通过华北日本士兵代表大会宣言、《日本士兵要求书》和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华北联合会工作方针书》等文件。大会于8月20日闭幕。

  19日 刘伯承于《新华日报》(华北版)发表《怎样把政治攻势变为物质的力量》一文。

  20日 邓小平于《新华日报》(华北版)发表《政治攻势与敌占区同胞的关系》一文。

  23日 第129师政治部发出关于整顿三风学习运动的第3号指示,要求各级整风委员会和全体人员对整顿三风必须有更深刻的认识,掀起整风学习的热潮。明确整顿三风的重点应放在团级以上的领导机关和干部。

  24日 第115师发出《敌进攻抗日根据地办法与我之对策》的指示。

  △ 晋冀鲁豫边区政府、第129师联合发布《告敌占区同胞书》,号召敌占区人民支援抗战,对日军开展不合作运动。

  25日 中共中央军委任命滕代远为八路军总部参谋长。

  △ 冀中军区发起青纱帐战役,至10月上旬结束,共歼灭日伪军1500余人,逼退敌据点、碉堡56处,平毁公路、封锁沟50余公里,恢复了部分小块隐蔽抗日根据地。

  27日 第129师命令各部队利用青纱帐和雨季,加紧破毁敌人的封锁沟、墙,配合政治攻势,在敌人封锁线内开展游击战争。

  29日 中共中央决定彭德怀代理中共中央北方局书记。

  31日 第115师致电教导第6旅,指出,为适应冀鲁边新的斗争形势,部队组织形式需改变。正规军全部地方化,各团与各军分区合并,以营为单位与地方武装编成地区队,组成武装骨干。各地武装一律穿便衣,主力必要时也可换便衣。

  本月 中共中央军委任命何长工为抗日军政大学总校副校长,张际春为抗日军政大学总校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

1942年9月

  1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关于统一抗日根据地党的领导及调整各组织间关系的决定》。

  △ 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山东军区发表《为发动人民武装保卫家乡告同胞同志书》,并公布《人民武装抗日自卫团暂行条例》和《人民武装抗日自卫委员会暂行组织条例》。

  △ 中共中央太行分局成立,邓小平、刘伯承、李雪峰、李大章、蔡树藩为委员,邓小平为书记。分局领导太行、太岳、冀南、晋豫4个区党委。

  △ 第129师政治部召开青年工作会议。蔡树藩在会上作青年工作总结报告,指出,今后的青年工作任务是团结青年和教育青年。号召各级青年工作干部,提高责任心,不怕困难,为教育青年,争取青年利益而努力。

  2日 刘伯承在太行军区召开的参谋长会议上作《关于配合晋察冀反“扫荡”及太行区反“扫荡”的准备问题》的报告。提出游击作战与政治攻势、反“蚕食”与反“扫荡”、主力在敌侧背作战与腹地游击、保卫秋收与反“扫荡”相结合的反“扫荡”作战要旨和党政军民结合进行反“扫荡”准备的各项具体工作。

  3日 第129师政治部作出《关于武装工作队的几项决定》,对武装工作队的领导、机构、整训、使用、守则等作出具体规定。

  5日 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晋察冀军区发出《对冀东工作的指示》。

  6日 晋西北军区政治部召开部队文艺工作会议。甘泗淇到会讲话,阐明文艺工作在部队中的重要意义,要求文艺工作者要学习鲁迅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工作精神。会议确定今后部队文艺工作应坚持面向连队,面向士兵和为了抗日,为了大众的方针。会议于11日结束。

  9日 《解放日报》发表《敌后形势与我军政治工作》的社论。

  11日 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和晋察冀军区于平山县寨北村召开党政军高级干部会议,聂荣臻作《目前政治形势》报告,12日,肖克作军事工作报告,15日聂荣臻作会议结论。会议确定加强党的统一领导,“到敌后之敌后去”,以武装斗争为核心,集中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各种力量,展开各条战线的全面对敌斗争。

  14日 胶东军区部队于山东省莱西县夏格庄、藤格庄等地,抗击日伪军1000余人的进攻。激战至16日,攻克海阳县城,毙伤敌一部。

  △ 第129师发出关于敌“挺身队”的特点与我们对策的通报,指出,敌“挺身队”是专事袭击我统率机关的便衣特务队。我们的防范对策是:强化游击集团,建立民众的村村联防制度和情报工作;制定联络信号,提高军民警觉;加强各机关部队的直接侦察、警戒。

  16日 中共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发出训令,指出,为适应目前分散与独立作战的困难环境,加强部队的政治工作,巩固其战斗力,对于在平原地区活动的部队及经常进出于游击区的部队,其政治工作机构规定为:营、连两级设政治委员;大团、中等团编制的团政治处紧缩到最小限度;步兵营和编制等于步兵营的小团,成立政治处与党的总支部;连队成立5至7人的党支部委员会。

  △ 胶东军区部队一部,于山东省海阳县苗河、齐格庄一带歼灭日伪军220余人。

  17日 中共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发出《关于部队中知识分子干部问题的指示》。

  △ 中共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发出第13号《政工简报》,介绍第115师3个月的整风学习检查情况,供各部队整风学习参考。

  △ 第129师政治部发出关于发动军队爱护人民利益,爱护抗日根据地,参加抗日根据地建设运动的训令。决定从9月18日至10月底,掀起一个热烈的爱护群众的运动。

  △ 国民政府新疆省主席盛世才扣押中共中央驻新疆代表、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主任陈潭秋、新疆省民政厅厅长毛泽民等共产党员人。同时将八路军在新疆学习之航空队队员44人扣押入狱。

  18日 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为纪念左权的不朽功绩,决定山西省辽县易名为左权县。

  20日 朱德于《解放日报》的《追悼朝鲜义勇军牺牲同志特刊》发表《为自由而死生命永存》一文。

  27日 冀鲁豫军区教导第3旅和冀中军区南进支队、回民支队及游击队,抗击日伪军1万余人对山东省濮县、范县、观城、寿张地区的“扫荡”。至10月14日,反“扫荡”作战结束,共毙伤敌350余人。冀鲁豫抗日根据地军民也遭受较大损失。第8军分区政治部主任魏金山在战斗中牺牲。

  28日 第115师教导第2旅主力及地方武装一部,于赣榆县海头、河口、宋庄等地抗击敌1000余人的进犯。至10月8日,共歼灭日伪军400余人。

  △ 第129师发出关于传达《中共中央关于对待原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干部态度问题的指示》的决定,强调必须按照中共中央的指示,检查全师干部工作,提出今后改进办法,使干部工作走上健全的道路。

  本月 晋察冀军区政治部发出《对平西的政治工作指示》。

  △ 第129师政治部发出关于准备秋季反“扫荡”政治工作指示,要求各部队反复深入进行教育,在群众中广泛宣传,动员群众积极备战,做好反“扫荡”的各项准备工作。

1942年10月

  1日 陕甘宁晋绥联防军于延安召开后方留守兵团、保安部队整编工作会议。

  4日 总部直属部队举行精兵点验和刺杀比赛,罗瑞卿、滕代远出席。

  8日 第129师政治部发出关于反对敌人抢粮阴谋的对策的训令。

  △ 日军于本日至12月10日,在华北进行以“治安战”为主的第5次“治安强化运动”,主要目标是“消灭共产党,以确立治安”。

  9日 中共中央北方局、野战政治部发出开展冬季对敌政治攻势的指示。

  11日 第129师政治部发出关于冬季政治攻势的指示。

  14日 晋察冀军区第4军分区部队一部,夜袭灵寿县城,歼灭日伪军及伪组织人员200余人。

  15日 中共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发出关于整顿政治工作中三风不正的指示。

  17日 中共中央军委致电各战略单位,介绍第115师机关和直属队精简情况:单位由13个合并为5个。人员由1390人减至880人。总计干部减少66%,杂务人员减少44%(勤务员全部取消),战斗员增加30%。

  19日 中共北岳区委员会、晋察冀军区政治部作出关于沟外武装工作队实行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决定,指出,主力部队及地区队的负责同志,原则上均参加所驻地区的党的地委、县委。为坚持封锁沟外的阵地,在一定地区应经常有武装工作队坚持斗争。

  △ 中共中央西北局在延安召开陕甘宁边区地方县级以上、部队团级以上高级干部会议。毛泽东、朱德、任弼时等中共中央领导人多次到会和讲话。会议在中共中央直接领导下,用整风精神,全面检查和总结了陕甘宁边区各方面的工作和经验,加强了党的一元化领导,对边区工作制定了正确方针。会议于1943年1月14日结束。

  20日 太行军区第2军分区、3军分区和太岳军区岳北地区部队,分别抗击日伪军共1.6万余人对太北和岳北地区的“扫荡”。在反“扫荡”中,参战部队采取内线坚持与外线出击相结合,主力军、地方军与民兵相结合,展开广泛的群众性游击战争,迫使“扫荡”太北之敌于11月12日撤退,岳北之敌于11月18日撤退。此次反“扫荡”作战,共歼敌2800余人。

  22日 罗荣桓于《大众日报》发表《反对敌人“5次治强运动”与“东亚解放新国民运动”》一文。

  24日 晋察冀军区骑兵团一部,奇袭平汉铁路唐县王京车站,焚毁敌人的棉花10余万公斤。

  26日 山东军区直属部队和鲁中军区第2军分区部队,抗击日伪军1.5万余人对沂蒙山区的“拉网合围扫荡”。

  31日 毛泽东电示林枫,要求检查晋西北抗日根据地迅速缩小的原因,制定出积极开展游击战争,向敌人挤地盘的具体方案。必须振奋军心民心,采取积极政策,扩大晋西北抗日根据地。

  △ 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敌军工作的指示》。

  △ 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对日军交朋友工作的指示。

  本月 中共中央军委制定八路军政治工作条例(草案)。

  △ 中共中央晋绥分局正式成立,关向应、贺龙、林枫、周士第、甘泗淇、王达成、龚逢春、赵林、吴亮平为委员,关向应为书记,林枫为副书记。分局统一领导晋西北及绥远地区的党、政、军、民工作。撤销晋西北军政委员会及晋西北党委。随后晋西北军区改为晋绥军区,统一领导上述地区的军事工作。

  △ 晋西北军区部队开始第2次精简工作。经过精简,主力军由3.5万人减至2.5万人,地方武装由6500人减至5000人;军区(师)、军分区(旅、纵队)两级机关由7132人减至1754人。共抽调编余人员3570人补充战斗部队。达到了缩编单位,合并后方,调整机关,充实战斗部队的要求。12月1日,毛泽东将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关于晋西北军区部队执行精兵简政情形的报告批转各中央局、分局参考。12月3日,贺龙、关向应等为彻底执行精兵简政,发出整编命令,要求军区各部队于12月底整编完毕。

1942年11月

  2日 山东军区特务营在反敌“拉网合围扫荡”中,于沂水县对崮峪掩护军区机关突围,在大量毙伤敌人后,大部阵亡,最后营长严雨霖等14人跳崖,其中6人壮烈牺牲。

  △ 第129师发出关于继续反敌“扫荡”和“治安强化运动”的命令。

  3日 第115师教导第2旅等部和地方武装一部运用“翻边战术”,于东海、赣榆两县间发起海陵反“蚕食”战役,至8日,连克敌据点16处,共歼灭伪军620余人,战役胜利结束。

  △ 冀南军区部队于临漳县回隆附近发起安(阳)临(漳)战役。此役于10日结束,共歼灭日伪军250余人。

  △ 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部发布命令,将陕甘宁边区划分为:延属、绥德、三边、陇东、关中等5个警备区。

  4日 中共中央晋绥分局于兴县蔡家崖召开各行政专员公署、各军分区以上负责人参加的干部会议,传达毛泽东关于“把敌人挤出去”的指示。会议决定主力部队以1/3的兵力、地方武装以1/2的兵力,组成武装工作队,深入敌后开辟工作。

  5日 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部队组织工作的指示,指出目前部队组织工作中存在的严重缺点,对今后党的建设、干部工作、加强巡视检查工作、改进组织形式与工作方法、健全组织部门等提出具体要求。

  6日 晋察冀军区第4军分区部队一部,袭击定县云虎村之敌,俘伪军390人。

  7日 晋察冀边区各界举行纪念晋察冀军区成立5周年暨俄国十月革命25周年大会。聂荣臻出席并讲话,指出,我们胜利地坚持了5年敌后抗战,晋察冀边区已经成为敌后抗战的坚强堡垒,这堡垒不久将成为反攻的前进阵地。

  △ 贺龙于《解放日报》发表《前言杀敌后方生产》一文。

  9日 日军数千人在“拉网合围扫荡”中,对博山县马鞍山进行围攻。在山上养伤的鲁中军区第2团副团长王凤麟率干部、战士、伤病员和家属共30余人,凭险拒守,打退敌人多次进攻,至10日,歼敌100余人。终因敌我悬殊,大部壮烈牺牲。山东省益都县(今青州市)参议长冯旭臣一家6口同时遇难。

  10日 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巩固部队的政治工作指示,指出,今后作战更频繁,环境更艰苦,部队的补充愈加困难。因此,保证没有一个人被消耗在非战斗减员中,并为彻底消灭逃亡现象而斗争,已成为今后政治工作的严重任务。并提出巩固部队政治工作的10点具体要求。

  △ 周士第于《解放日报》发表《晋西北5年战绩》一文,指出,5年来,晋西北部队共作战5287次,毙伤日伪军86850人,俘日军312人、伪军8335人,破毁火车机车28辆、车箱22辆、汽车866辆、飞机5架、坦克4辆。粉碎了敌人摧毁晋西北抗日根据地的企图,提高了晋西北人民抗战必胜的信念。

  11日 太岳区党委和太岳军区发出围困处于岳北抗日根据地腹地的沁源之敌,断敌补给线的指示。

  16日 晋察冀军区第13军分区部队于蓟县马伸桥等地,反击进犯之敌,共毙伤日伪军210余人。

  17日 毛泽东致电彭德怀,指出,送大批干部回后方保存甚为必要,后方经济虽困难,但可组织干部团,实行屯田政策分散到后方部队中担任副职,一部分则进军事学校或党校学习。

  中旬 山东军区直属部队和鲁中军区第2军分区部队,自10月26日开始的反敌“拉网合围扫荡”作战结束,共歼灭日伪军900余人。

  21日 朱德、彭德怀发表《为反对日寇5次治安强化运动告沦陷区全体同胞书》,号召沦陷区同胞,不要让敌人抢走一粒粮食、一两棉花,抓走一个壮丁,把敌人的“治安强化运动”拖垮,保存中国元气,准备反攻,拥护抗日政府和军队,争取抗战的最后胜利。

  △ 山东军区第5旅和胶东军区部队,抗击日伪军1.2万人对胶东抗日根据地的“拉网合围扫荡”。

  22日 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运用人才的指示,要求各部队贯彻整风精神,彻底纠正在这一问题上的主观主义的宗派观点,坚持党的干部政策中运用各种各样人才的方针。

  24日 日军制造“马石山惨案”。“扫荡”胶东抗日根据地的日伪军,在山东省海阳县马石山,残酷屠杀全部被捕群众500余人,老弱妇儒,无一幸免。

  30日 晋察冀军区第11军分区部队一部,于涿鹿县谢家堡毙伤日伪军150余人。

  本月 罗荣桓在《战士》第8期发表《克服在执行游击战争中认识上的一些偏差》一文。

1942年12月

  1日 中共中央向各中央局、分局、区党委发出指示,要求今冬明春在军区、军分区两级建立领导核心,彻底实行精兵简政,清除宗派主义余毒,以便应付明年的严重环境,迎接最后胜利的到来。

  △ 晋察冀军区部队针对日军第5次“治安强化运动”,展开“宣传突击周”,发起政治攻势。同时,逮捕近6000名伪组织人员,进行短期教育后释放。

  △ 后方留守兵团政治部发出关于整军政治工作指示。

  5日 中共中央晋绥分局为贯彻“把敌人挤出去”的方针,发出《关于开展对敌斗争的指示》。随后在分局和地委都成立了对敌斗争委员会,统一领导对敌斗争。

  6日 日军制造“崂山惨案”。“扫荡”胶东抗日根据地的日军,于荣成县崂山村杀害群众300余人。胶东军区崂山兵工厂警卫排,英勇抗敌,后因弹尽粮绝,集体抱枪投海,壮烈牺牲。

  9日 晋察冀军区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院长、印度援华医疗队大夫柯棣华同志病逝。10日,朱德、彭德怀代表八路军全体将士电唁柯棣华家属,表示深切哀悼。18日,晋察冀军区举行柯棣华追悼会,聂荣臻等出席。30日,延安各界召开追悼柯棣华大会,毛泽东题挽词,朱德致悼词。

  上旬 冀中军区接受武强县古坛村及子牙河东南5个岗楼之伪军880余人反正。

  12日《解放日报》发表《积极推行“南泥湾政策”》的社论,指出南泥湾政策就是屯田政策,第359旅是执行屯田政策的模范。号召陕甘宁边区各部队都要象第359旅一样,执行朱德、贺龙的指示,在驻地建设起自己的“南泥湾”,以克服物资困难,支持长期抗战,争取最后胜利。

  18日 彭德怀在太行区军队营级、地方县级以上干部会上作《怎样继续坚持与巩固抗日民主根据地》的报告,具体阐述了坚持和巩固抗日民主根据地的7个方面的问题。

  21日 冀鲁豫军区第6军分区(原第115师教导第4旅)部队,于单县曹马集一带,抗击日伪军1.2万余人的“扫荡”,至24日,毙伤敌400余人。

  22日 罗荣桓在第115师后勤生产节约会议上作总结报告,指出,只要坚决执行党中央和总部的精兵简政指示,杜绝浪费现象,抓紧战斗空隙进行生产,必能完成生产节约1000万元的任务,渡过明年的困难,迎接最后胜利。

  23日 中共中央北方局发出《关于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1943年工作方针的指示》。

  24日 晋察冀军区政治部发出《对平北政治工作指示》。

  25日 山东军区第5旅和胶东军区部队,自11月21日开始的反“扫荡”作战胜利结束,共歼灭日伪军1200余人。

  26日 太岳军区部队开始对修筑临(汾)屯(留)公路之敌进行袭击并破路。至1943年1月16日,共毙伤日伪军360余人,毁敌汽车5辆,破毁了临屯公路。

  28日 冀南军区第6军分区部队一部夜袭夏津县城,歼灭日伪军300余人。

  31日 总部通报表彰在秋季政治攻势中,成绩显著的冀南军区第6军分区19团。

  本月 朱德、彭德怀为改善全军部队生活,下令总部后方勤务部,自1943年1月1日起,每人每日增发食油3钱;每人每年发毛巾2条;津贴费一律增发5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