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莫战役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八莫战役汉语拼音:Bamo Zhanyi),是1944年(民国三十三年)10月至12月,在缅北滇西战役中,中国驻印军及盟军在缅甸北部的八莫地区对日军进行的战斗。

  日军从南坎抽调第2师团一部和由孟拱、密支那溃退的残部约5000人,在八莫地区积极部署,加强工事,企图继续顽抗。驻印军攻占密支那后,奉中国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令,将所属各师编为新编第1军和新编笫6军,10月中旬两军分东路和中路由加迈、密支那向南挺进,西路由英印军36师组成向卡萨进军。

  21日,东路新编第一军第38师以一部为前导,向南攻击前进;主力分两个纵队。右纵队于29日将太平江北岸的日军全部肃清;左纵队于11月1日在太平江上游渡江,进抵不兰丹,又于3日分兵两路进占柏杭与新龙卡巴。右纵队因江势险阻,日军工事坚固,仍停留在北岸。据此,第38师以右纵队一部实施佯攻,牵制日军,利用左纵队之战果,以右纵队的一部移向左翼方面,自新龙卡巴向八莫以南的曼西进攻,切断八莫日军后方交通线。同时以主力向莫马克及八莫正面攻击,在空军的支援下,经过10天战斗,于14日攻占莫马克,17日攻占曼西。日军残部1500余人,困守八莫,期待南坎方向的增援。

  西路英军负责肃清和平一带日军,沿密支那至曼德勒铁路前进,占领卡萨和印道地区确保中路和东路的侧翼安全。

  中路主力新编第6军自10月下旬肃清和平附近的日军后,第22师由和平指向瑞古,第50师由和平经卡萨配合新编第22师围攻瑞古之日军。两师于11月上旬歼灭瑞古日军第2师团一部后,新编第22师再克曼西及大曼两地向八莫进攻,策应新编第38师的进攻。新编第38师进攻部队在空军的支援下,经过激烈战斗,连克八莫日军外围各据点,12月15日攻占八莫,残敌突围逃向南坎。

  具体任务是,担任中路攻击的新6军由铁路以东的原始森林经和平迂回攻击伊洛瓦底江边的瑞古,切断八莫日军后路,并阻止日军经水路向八莫增援。10月中旬,该军先头之新22师自孟拱乘火车进抵和平,随后向东进入遍布原始森林的崇山峻岭之中,经远程艰苦跋涉,于11月1日到达伊洛瓦底江北岸附近,在此,总指挥部配发渡河材料。5日天色尚未明,该师先锋部队即以橡皮舟悄悄渡江,建立了滩头阵地,掩护主力续渡。日军想不到该军会在此处渡江,仓促应战,很快就被新22师击溃。随后,新22师于次日占领卡利,对溃逃之敌穷追不舍,当日深夜攻击至瑞古。日军又未料到新22师行动如此神速,其守军第2师团第16联队一部慌乱抵抗一阵后向勒支方向突围,转向八莫逃窜,该师于7日占领了瑞古。

  为配合左路新一军攻击八莫,阻敌增援,并切断八莫日军后路,新22师仅以第64团防守瑞古,主力则于11月11日分为两个纵队向曼大及其西北山地前进。左纵队第65团几度与日军激战,于次日攻占曼大,14日右纵队第66团亦到达曼大,当以一部攻占西口,另以第65团主力向八莫挺进,17日与新38师113团在八莫市南端会合,加入对八莫日军的攻击。因国内战事吃紧,日军进占到贵州独山危及重庆,新6军奉调回国增援,其50师编入新1军继续留缅作战。廖耀湘回师前,英国与美国当局分别授其自由勋章和十字勋章。新6军获得荣誉虎旗。

  担任右路攻击任务的第36英印师,尽管由于日军主力均为驻印军吸引于八莫、瑞古方面,其正面并未有大量日军阻击,但战斗表现却不尽如人意。该师在向卡萨前进途中,曾突遭日军铁道守备队的反击,当即大乱,纷纷溃退,溃不成军。

  鉴于英军处境危殆,担任中路指挥的廖耀湘急调新6军预备队第50师驰援英军,将日军彻底击溃,使英军转危为安,并保证了驻印军侧翼安全。以后英军虽未能如期攻占卡萨,但对驻印军亦发挥侧翼掩护的作用。

  10月15日,东路李鸿率领经过休整的新38师,由密支那沿密八公路向南挺进,势如闪电,锐不可挡,半个月拔除敌据点十余处。10月29日,部队到达八莫以北的庙堤,被敌阻于太平江北岸。这时,军长孙立人驱车来到前线,连夜与李鸿研究对策,决定把113团继续摆在庙提佯攻,而李鸿率112、114团主力离开密八公路,强夺太平江上游的铁索桥,然后迂回包抄,指向八莫后方,切断八莫之敌与后方的联系。11月上旬,两支部队逐渐向八莫靠拢。14日,扫荡八莫外围各据点,占领三个飞机场,完成对八莫城区的包围。

  11月15日,李鸿发出对八莫城区的攻击令。此后,每天自早晨开始,首先出动美军飞机对敌工事轰炸,继以炮兵射击破坏,然后由步兵在坦克配合下进攻。敌人的重武器发挥不了作用,便组织肉搏敢死队,个个以白布缠头,轮番发起反扑,与我士兵作拼死搏斗,失败则以白刃自戕。敌军还常常实施夜袭,往往我军白天夺得的阵地,夜间又被敌夺去。敌我反复撕杀,阵地犬牙交错,战斗呈白热化。

  鉴于八莫城垣工事非常坚固,且日军火力猛烈坚守极其顽强,部队遂吸取强攻密支那的教训,采用陆空协同、步炮协同,并以战车掩护,逐点歼敌的战法攻击,一点点啃掉日军的阵地,效果甚佳。

  日军为确保城区各主要阵地不被攻破,集中战车、各种火炮和战车肉搏队,轮番向部队发动自杀性反扑,就这样中日军队之间展开了反复厮杀,阵地犬牙交错,双方士兵混杂一隅,扭打在一起,战斗呈白热化状态。由于彼此相距太近,有时各种武器均无法施展作用,双方只能以白刃相拼。一次,一股日军借晨雾掩护袭击第113团1营阵地,双方在狭窄的战壕里展开殊死的搏斗,这次肉搏战中,该营一名轻机枪预备射手陈云兴在机枪手被日军刺刀挑死,自身左肋被刺伤的情况下,一手把敌人刺来的抢顺势按在地下,一手迅速抓住敌人的咽喉,伸出五指戳进了敌人的喉管就势用力一扯,连着敌人的舌头一并带出,当场将周围的日军吓得魂飞魄丧,惊慌逃窜。

  12月14日,新38师将八莫城区南北主要据点相继攻克,南北两路合围的铁钳开始向敌核心阵地合击,将城内南北主要据点及陆军监狱、宪兵营房、老炮台等坚固堡垒相继攻克,各攻击部队又乘胜向敌核心阵地突击。混战中,敌酋原好三大佐被我军击毙。日军感到解围无望,把所有重伤兵近千人,生沉于西南的伊落瓦底江中,而以残部于夜间沿江滩向南突围。突围日军大部被击毙在江滩上,仅有百余人散窜到八莫以南山地。

  八莫之战是一次成功的攻坚战役。战后从缴获的敌人文件中得知,日军原拟在八莫死守3个月,等待增援部队到达后再转移攻势,然而部队仅用了28天,就彻底粉碎了敌人的企图。这次战役,共击毙日军原好三大佐以下2400余人,俘敌池田大尉等20余人,缴获零式战斗机2架、战车10辆,各种火炮28门、轻重机枪95挺、步枪1200余支。

  八莫之役为整个缅甸战场的胜利奠定了基础,英国政府和印缅战区盟军最高指挥部,为纪念这一战役之伟绩,特令颁布将八莫至莫马克的一段公路命名为“孙立人路”,将八莫市区中心马路命名为“李鸿路”。

  近百多年来,只听说外国列强以征服者的名字命名中国街道,使中国蒙羞,如今以中国人的名字名外国街道,这使每个炎黄子孙感到无尚荣光与自豪。命名那一天,八莫市民和华侨各界人士,公推代表100余人,来到新38师师部,向李鸿献上一柄两尺许的缅刀和和一只精细的银制花纹筒,上面分别镌刻着 “敬赠常胜将军陆军新编三十八师李鸿师长”和“常胜将军李鸿师长留念”等字样。

  八莫攻克后,李鸿率领38师继续挥师南下,配合新30师,于1945年1月15日攻克南坎。随后,又以摧枯拉朽之势,由南坎往东向中缅边界的芒友、畹町方向挺进。1月22日,前锋逼近芒友,与反攻滇西的中国远征军53军前哨部队会合。1月27日,收复芒友。至此,全长560公里的中印公路和输油管道胜利竣工,滇缅公路与中印公路全线贯通,载着作战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往我国抗日后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