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诗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全唐诗》书影:御制全唐诗序
《全唐诗》目录书影,康熙四十五年扬州诗局本

  《全唐诗》汉语拼音:Quan Tangshi;英语:Whole Tang poetry),中国唐诗总集。康熙四十四年(1705)三月至四十五年十月,由彭定求沈三曾杨中讷潘从律汪士鋐徐树本车鼎晋汪绎查嗣瑮俞梅等10人奉敕编校,由曹寅负责刊刻事宜。该书凡900卷,目录12卷,共计收诗48900余首,作者2200余人,是在明代胡震亨《唐音统签》和清初季振宜《唐诗》的基础上,旁采残碑断碣稗史杂书所载,拾遗补缺,网罗了唐五代的诗歌,包括已结集者及散佚者而成。

  全书以帝王后妃作品列于首;其次为乐章、乐府;接着是历朝作者,略按时代先后编排,附以作者小传;最后是联句、逸句、名媛、僧、道士、仙、神、鬼、怪、梦、谐谑、判、歌、谶记、语、谚谜、谣、酒令、占辞、蒙求,而以补遗、词缀于末。它不但全部收集了唐代知名诗人的集子,而且广泛搜罗了一般作家及各类人物的作品,全面反映了唐诗的繁荣景象。

  《全唐诗》在编校时,曾订正过一些所收材料的错误。但也还存在漏收、误收以及小传蹐舛、篇章复出、作者张冠李戴、诗题错误、小注错误等问题。尽管如此,仍不失为一部资料丰富和比较完整的唐诗总集。

  《全唐诗》最早的本子,是康熙四十六年扬州诗局本,120册。光绪十三年(1887)上海同文书局石印本(4函),归并成32卷。

  《全唐诗》阅读:>>> 全唐诗·目录

概述

  《全唐诗》是清朝初年编修的汇集唐代诗歌的总集,全书共九百卷。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清圣祖玄烨即考虑编纂此书,至四十四年(1705年)三月,他第五次南巡至苏州时,将主持修书的任务交给江宁织造曹寅,并将内府所藏季振宜《唐诗》一部发下,作为校刊底本。同年五月,由曹寅主持,在扬州开局修书,参加校刊编修的有赋闲江南的在籍翰林官彭定求、沈三曾、杨中讷、潘从律、汪士綋,徐树本、车鼎晋,汪绎、查嗣瑮、俞梅等十人。至次年十月,全书即编成奏上。

编修依据

  这部卷帙浩繁的大书,能在短短一年多时间内编成,主要是充分利用了季振宜编《唐诗》和胡震亨编《唐音统签》的成果。

  季振宜(1630-1674年),字诜兮,号沧苇,扬州泰兴人,为清初著名藏书家,藏书之富,甲于江南。他整理唐诗,始于康熙三年(1664年),迄于康熙十二年(1673年),历时十年,始得告成。全书凡七百十七卷,收诗四万二千九百三十一首,作者一千八百九十五人。

  胡震亨(1569-1645年),字孝辕,号遁叟,浙江海盐人,官至兵部职方司员外郎。《唐音统签》为其费毕生精力编成的唐诗总集,全书凡一千零三十三卷,以十干为序,按时代先后辑录唐及五代的诗作以及词曲,歌谣,酒令,占辞等,末附《癸签》,为唐诗研究资料汇编。胡氏编此书,搜集资料极其广泛。唐人佚篇残句,皆尽所见辑出,并注明出处。唐诗本事及评论资料,亦间附诗后。诗人小传考证尤为详尽,并采辑遗文佚事,附入小注。此书编成后,也未能付印,至清初始由其后人印出一部分,多数则以抄本传世。

  《四库全书总目》述《全唐诗》资料来源云,“是编秉承圣训,以震亨书为稿本,而益以内府所藏《全唐诗集》,又旁采残碑断碣,稗史杂书之所载,补苴所遗。”所言较含混,且有所隐讳。经今人周勋初考证,知《全唐诗集》即指季书,彭定求等对二书的利用情况,亦不尽属实。以《全唐诗》与季、胡二书覆勘,可知是 以季书为主、兼采胡书编成的。具体来说,初、盛唐部分以季书为底本,略作增删校补,即成定本,中,晚唐部分,季书比较单薄,编修诸臣参用胡书作了较大幅度的增补,如殷尧藩诗,季书全缺,即据胡书补入;胡曾、司空图诗,季书失收甚多,亦据胡书补齐。另外,季书所辑以完诗为主,胡氏则广搜零章碎句。《全唐诗》各集后所附佚句,绝大多数系据胡书移录。

校订补遗

  在充分利用季振宜编《唐诗》和胡震亨编《唐音统签》二书的基础上,编修诸臣作了以下几方面的校订补遗工作。

  一、增补诗什。《全唐诗》卷八八二以下补遗七卷,系据季胡二人未用 的《唐百家诗选》、《分门纂类唐歌诗》残本、《古今岁时杂咏》等书及石 刻资料编成,正编各家诗亦有少量增补。

  二、考订辨误。包括六朝人误作唐 人如陈昭、卫敬瑜妻等,六朝诗误归唐人,如吴均、刘孝胜诗误归曹邺;误 将诗题中人名视作撰者,如上官仪《高密公主挽词》作高密诗,皆一一作了 订正。

  三、据所见善本唐人诗集,增加了部分校语。季胡二书校记皆注明出处,诸臣将出处全部抹去,仅注为“一作某”。

  四、重新调整了小传。删繁 就简,并将二书所附作者生平资料删去。

  五、删去胡书末之“道家章咒、释氏偈颂二十八卷”。

  六、重新安排全书序次,“首诸帝,次后妃,次宗室诸 王,次公主,……次臣工,次闺秀,次释道,”末附神仙、鬼怪、嘲谑、歌 谣谚语、词等类作品。

不足

  《全唐诗》将有唐代诗歌汇为一帙,为研究者提供了莫大的方便。但由于成书仓促,存在问题也很多。但《全唐诗》也有误收、漏收、张冠李戴之弊,如《全唐诗》收唐温如之诗,但温如实非唐代人,一些敦煌故物不见于当时,如王梵志的诗,韦庄《秦妇吟》则未见记载。

  其主要有如下数端:

  一、未及广检群书,故缺漏甚多;

  二、考订粗疏,多有误收,今人考订其误收他朝诗即达数百首之多,唐人张冠李戴、重收复出之作亦不少;

  三、小传较疏舛,作者先后次第亦多混乱;

  四、诸诗皆不注出处,征引者难以覆按;

  五、校勘不精,诗题及诗句错误较多。

  清圣祖玄烨为《全唐诗》所作序中,谓全书共“得诗四万八千九百余首,凡二千二百余人”,后人多从其说。其实,玄烨所举数并不精确,近年日本学者平冈武夫编《唐代的诗人》、《唐代的诗篇》,将《全唐诗》所收作家、作品逐一编号作了统计,结论是:该书共收诗四万九千四百零三首,句一千五百五十五条,作者共二千八百七十三人。这个数字是相当可靠的。   

版本及后人的补遗、考订

  《全唐诗》编成的次年,即由内府精刻行世,后又有扬州诗局本,二本皆为一百二十册,分装十函。光绪十三年(1887)上海同文书局石印本,归并成三十二卷。1960年,中华书局据扬州诗局本断句排印,并改正了一些明显的错误。

  辑补《全唐诗》的著作,以日本上毛河世宁(即市河宽斋)《全唐诗逸》 三卷为最早,成书时间约相当我国乾隆时期,凡补诗七十二首,句二百七十九条。中华书局本《全唐诗》附于全书之末,今人王重民辑《补全唐诗》、《敦煌唐人诗集残卷》二种,据敦煌遗书补一百七十六首,孙望《全唐诗补逸》二十卷,补诗七百四十首又八十七句,童养年《全唐诗续补遗》二十一卷,补诗一千一百五十八首又二百四十三句。

  以上四种,由中华书局合编成 《全唐诗外编》出版。另外,近年尚陆续有一些唐诗补遗之作发表。

  考订著作,有刘师培《全唐诗发微》,收入《左庵集》,篇幅不多;岑仲勉《读全唐诗札记》,订正《全唐诗》小传、篇章等错误,甚为精到,收入中华上编版《唐人行第录》。

  今人张忱石编《全唐诗作者索引》,由中华书局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