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英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仇英作品:汉宫春晓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
仇英作品:绢本设色 桃源仙境图 纵175厘米 横66.7厘米 天津艺术博物馆藏

  仇英(约1494/一说约1509年-1552),明代画家。字实父,号十洲。原籍江苏太仓,后移居苏州。少时尝为漆工、画磁匠,后学画于周臣,特工临摹,颇能夺真,精丽艳逸,无惭古人。山水、人物、楼台界画,靡不精细入神。与沈周文征明唐寅被后世并称为“明四家” ,亦称“天门四杰”。存世画迹有《汉宫春晓图》、《玉洞仙源图》、《桃村草堂图》、《剑阁图》、《松溪论画图》、《桃园仙境图》、《赤壁图》、《桃花源图》、《仙山楼阁图》、《莲溪渔隐图》、《桐阴清话轴》、《秋江待渡图》等。

  仇英擅画人物,尤长仕女,以“重彩仕女”著称于世,《汉宫春晓图》是仇英重彩仕女画的杰出代表。既工设色,又善水墨、白描,能运用多种笔法表现不同对象,或圆转流美,或劲丽艳爽。偶作花鸟,亦明丽有致。

  仇英出身卑微,是名民间漆匠,兼为绘制房屋栋梁装饰彩绘的画工。仇英以卖画为生,由于天资不凡,深得理法,人物、山水、走兽、楼台亭阁等画皆秀丽精妙。尤擅人物画,追摹古法,人物神态自然生动且准确传神,为明代工笔之杰,在画坛声誉卓著。

  仇英擅长画人物、山水、花鸟、楼阁界画,尤长于临摹。他功力精湛,以临仿唐宋名家稿本为多。画法主要师承赵伯驹和南宋“院体”画,青绿山水和人物故事画,形象精确,工细雅秀,色彩鲜艳,含蓄蕴藉,色调淡雅清丽,融入了文人画所崇尚的主题和笔墨情趣。仇英擅人物画,尤工仕女,重视对历史题材的刻画和描绘,吸收南宋马和之及元人技法,笔力刚健,特擅临摹,粉图黄纸,落笔乱真。至于发翠豪金,综丹缕素,精丽绝逸,无愧古人,尤善于用粗细不同的笔法表现不同的对象,或圆转流畅,或顿挫劲利,既长设色,又善白描。人物造型准确,概括力强,形象秀美,线条流畅,有别于时流的板刻习气,直趋宋人室,对后来的尤求、禹之鼎以及清宫仕女画都有很大影响,成为时代仕女美的典范,后人评其工笔仕女,刻画细腻,神采飞动,精丽艳逸,为明代之杰出者。杰出作品有《竹林品古》、《汉宫春晓图》卷(配图为此画局部)、《供职图》等。 

  仇英的山水画大多是与人物活动结合起来,人物的情趣取自文人的隐居生活。山水画主要有两种风格:一是青绿山水中的小青绿,取法南宋赵伯驹、赵伯骕等,弃前人青绿山水中的金粉之气,略得文人逸气,画风清丽娟秀,手法写实工整而不失灵动活泼。二是设色山水,深受南宋李唐工致一路画风的影响,又兼取刘松年精巧明丽的用笔。他的山水画喜设大青绿色,用笔萧疏,意境简远。仇英青绿山水画的贡献,在于善于综合和融会前代各家之长,既保持工整精艳的古典传统,又融放了文雅清新的趣味,反映了明中期后职业画家和文人画家合流的发展趋势。仇英在水墨山水方面也颇有建树。从李唐风格变化而来,有时作界画楼阁,尤为细密。常作上林图,人物、鸟兽、山林、台观、旗辇、军容,皆忆写古贤名笔,斟酌而成,可渭绘事之绝境,艺林之胜事。 

  仇英的绘画风格在“明四家”中最为多样化。他没有选择文人画作为主要画风,而是穷其一生专注于复兴青绿山水,在山水画领域取得骄人的成就。仇英通晓各种造型语言和表现技巧,这一定程度上也是从传统绘画中广泛汲取艺术养分的结果。从题材上说,仇氏的人物仕女画、山水画、水墨画无所不精,表现文人悠闲生活的绘画样式。在短暂的艺术生涯中,仇英创作了大量精美的艺术作品,并在人物画、青绿山水画等领域皆有超越前贤、开拓新格的独诣之处。

参考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