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杭运河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京杭运河图
京杭运河(江苏无锡段)

  京杭运河汉语拼音:Jing-Hang Yunhe;英语:Grand Canal),亦称京杭大运河,或简称大运河。中国古代南北水路交通的主要通道。是中国、也是世界上最长的古代运河。自北京起,途经河北天津山东江苏浙江六省市至杭州。它沟通了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全长近1,800千米。

  古代陆上运输只能依靠人力和畜力,速度缓慢,运量小,费用和消耗却甚大。所以大宗货物都尽量采用水路运输。中国天然形成的大江大河大都是从西往东横向流动的。但是在黄河流域历经战乱破坏,而长江流域得到开发以后,中国就逐渐形成了经济文化中心在南方,而政治军事中心在北方的局面。为保证南北两大中心的联系,保证南方的赋税和物资能够源源不断的运往京城,开辟并维持一条纵贯南北的水路运输干线,对于历代朝廷就变得极其重要,两代更在淮安府城(今淮安市淮安区)中心专门设立漕运总督和下属庞大的机构,负责漕运事宜。在海运和现代陆路交通兴起以前,京杭大运河的货物运输量一般占到全国的3/4。

  历史上,京杭大运河在时期都有不同程度的延伸、扩宽,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江南一带在全国农业发展地位不断加强、物流需求日益加大所导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政府也对京杭大运河进行过多次疏浚。

  京杭运河纵贯南北,所经地区气候、水文、地形、土壤情况各不相同,各河段都有明显的特点。明代把北运河(包括通惠河)、南运河、会通河(包括济宁以南的泗水河段)、黄河航运段、淮扬运河(不同时期又称邗沟、江北运河)、渡江段和江南运河分别称为白漕、卫漕、闸漕、河漕、湖漕、江漕和浙漕,反映了各段间的不同特性。

古代的京杭运河

  沟通江淮的邗沟在春秋末年已经开通。杭州至镇江的江南运河大致在春秋时形成,隋大规模整修,成为隋南北大运河的南段。淮河以北,早期利用泗水通运。南宋时,黄河夺泗水入淮入海,徐州东南就利用黄河河道行运,徐州向北至济宁仍利用泗水作运道。元至元二十年(1283)开济宁以北至安山的济州河,二十六年开会通河从安山至临清接卫河。后来,济州河、会通河统称会通河。临清以北利用卫河(后称南运河)通天津。自天津由北运河至通州,都是天然河道。至元三十年(1293)开通州至北京的通惠河,以北京城内的积水潭为运河的终点,以西山泉水为源。至此,京杭运河全线贯通。因会通河段水源不足,运输量受到限制,明永乐九年(1411),宋礼主持重开,筑戴村坝引汶水至南旺向运河南北分水,形成运河上最重要的水利枢纽。接着,陈瑄又整修淮扬运河,制定维修制度,运输能力大幅度增加。此后四百多年中,每年漕运江南粮食400万石至北京。隆庆元年(1567),为防止黄河泛滥危害运河,开南阳新河,把南阳至留城间的一段从昭阳等湖西移至湖东。万历三十二年(1604),为避免徐州至宿迁段黄河上的航运困难,开泇河,自夏镇(今山东省微山县城)经台儿庄至宿迁西,入黄河。清康熙二十七年(1688),从宿迁至清口开中运河,代替此段黄河运道。至此,运河与黄河完全分离,仅在清口交叉,由借黄行运改为避黄行运,京杭运河最后定型。京杭运河在清口(今江苏省淮安市西)与黄河、淮河相交,是三条河流治理的重点。由于黄河的逐步淤积抬高,造成淮河水排泄困难,黄河水位高时还要倒灌运河和洪泽湖,造成清口过船困难,也使里运河经常受淮水经洪泽湖排泄泛溢的危害。为此,在高邮以下的里运河东堤上修建多座归海坝,在邵伯以下修多条归江水道和相应的归江坝,排泄淮水归海归江,里运河成为淮河的行水排洪河道。道光年间,船只过清口更加困难。

邗沟

  春秋末年,位于太湖流域的吴王夫差为了与中原的晋国争霸,于前486年修筑邗城(今扬州附近),作为北上据点,并在城下开凿运河到末口(今江苏淮安市淮安区城北北辰坊),沟通江、淮,以运输军队和辎重。此运河后世称为“邗沟”(于前486年开凿,于前484年完工,是大运河中最早“有确切纪年”的一段河道。),在开凿邗沟的过程中,吴人尽量利用长江、淮河间的天然河道和湖泊,巧妙地以人工渠道连接两岸,故只凿渠长约150千米。

  但是,胥溪、胥浦才是大运河最早成形的一段,而这也是吴国所开凿,以相国伍子胥之名字命名(开凿之确切日期已不可考,但伍子胥于前484年被夫差赐剑令他自尽,故推断应在邗沟开凿前完成)。胥溪从宜兴开始,在芜湖入长江,使太湖水系第一次和长江联系起来。胥浦是在胥溪完工后不久开凿的,它以太湖为起点,经淀山湖和泖湖,流入东海,为太湖开拓了出海口。胥溪、胥浦的开凿,把整个东南水系连成一体。

隋朝的大运河

隋唐大运河,以东都洛阳为中心,西沿广通渠达大兴城长安,北由永济渠达涿州、南经通济渠、山阳渎和江南运河达江都、余杭

  隋代统一南北以后,陆续开挖了以洛阳为航运中心,首尾相接的几段运河。

  广通渠 从京城长安至潼关东通黄河。长达300余里。可以通航“方舟巨舫”。改建工作由宇文恺主持。以渭水为主要水源,除能满足关中用粮外,还有很大富余。

  通济渠 从洛阳沟通黄、淮两大河流的水运。隋炀帝杨广即位后,为了南粮北运和加强对东南地区的控制。大业元年(605年),命宇文恺负责营建洛阳,每月役丁200万人。同时,又令尚书右丞皇甫议,“发河南淮北诸郡男女百余万,开通济渠”(《通鉴·隋纪四》)。通济渠在黄河南岸,分为东西两段。西段在东汉阳渠的基础上扩展而成,西起洛阳西面,以洛水及其支流谷水为水源,穿过洛阳城南,到偃师东南,再循洛水入黄河。东段西起荥阳西北黄河边上的板渚[zhǔ煮],引黄河水进入淮河的支流汴水,经今开封市及杞县、睢县、宁陵、商丘、夏邑、永城等县,再东南,穿过今安徽宿县、灵壁、泗县,以及江苏的泗洪县,至盱眙[xū yí虚移]县注入淮水。两段全长近 2000里。施工时虽然也充分利用了旧有的渠道和自然河道,但因为有统一的宽度和深度,因此主要还要依靠人工开凿,工程浩大而艰巨。可是历时很短,从三月动工,到八月就全部完成了。

  山阳渎 北起淮水南岸的山阳(今江苏淮安市淮安区),径直向南,到江都(今扬州市)西南接长江。在修建通济渠的同时,征调淮南民工10多万扩建。大体在邗沟的基础上拓宽、裁直。

  永济渠 在黄河以北。从洛阳对岸的沁河口向北,利用卫河和芦沟(永定河)等自然河道开挖加深,直通涿郡(今北京市境)。大业四年(608年),“诏发河北诸郡男女百余万,开永济渠,引沁水南达于河,北通涿郡”(《隋书·炀帝纪》上)。当年完成。全长1900多里。

  疏浚江南河 春秋时的吴国,即以都城吴(苏州)为中心,在太湖平原凿了许多条运河,其中一条向北通向长江,一条向南通向钱塘江,这两条南北走向的人工水道,就是最早的江南河。隋炀帝下令作进一步疏浚。《资治通鉴》卷一八一记载:“大业六年冬十二月,敕穿江南河,自京口(今镇江)至余杭,八百余里,广十余丈,使可通龙舟,并置驿宫、草顿,欲东巡会稽。”会稽山在今浙江省绍兴市东南,相传夏禹曾大会诸侯于会稽,秦始皇也曾登此山以望东海。隋炀帝也要到会稽山,效仿夏禹、秦皇的故事。

  广通渠、通济渠、山阳渎(隋炀帝把后两者合称御河)、永济渠和江南河等渠道,虽然不是同时开凿而成,但是由于这些渠道都以政治中心长安、洛阳为枢纽,向东南和东北辐射,形成完整的体系,同时,它们的规格又基本一致,都要求可以通航方舟或龙舟,而且互相连接,所以又是一条大运河。这条从长安、洛阳向东南通到余杭、向东北通到涿郡的大运河,是古今中外最长的运河。由于它贯穿了钱塘江、长江、淮河、黄河、海河五大水系,对加强国家的统一,促进南北经济文化的交流,都是很有价值的。

  洛阳位于中原大平原的西缘,海拔较高,运河工程充分利用这一东低西高、自然河道自西向东流向的特点,开凿时既可以节省人力和物力,航行时又便于船只顺利通过。特别是这两段运河都能够充分利用丰富的黄河之水,使水源有了保证。这两条如此之长的渠道,能这样好地利用自然条件,证明当时水利科学技术已有很高的水平。开凿这两条最长的渠道,前后用了六年的时间。这样就完成了大运河的全部工程。隋朝的大运河,史称南北大运河。它贯穿河北、河南、江苏和浙江等省。运河水面宽30—70米,长约2700多公里,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工程之一。

  隋朝的政治和军事中心在北方,而南方江淮地区的经济却有了较大的发展。北方城市所需要的物资,特别是粮食,有很大一部分要依靠江淮地区供应。大量的物资要从江淮运到长安,甚至运到北方边疆的军事重镇。所以,当时开凿运河也是为了解决粮食北运的问题。

  沿江南运河到京口(今镇江)渡长江,再顺山阳渎北上,进而转入通济渠,逆黄河、渭河向上,最后抵达长安。

  但是,开凿运河的艰巨工程对劳动人民却是一场灾难。隋炀帝强征几百万民工修筑运河,严重地破坏了生产,使成千上万的民工惨死在运河工地上。隋炀帝派遣了酷吏麻叔谋主管修河,强制天下15岁以上的丁男都要服役,共征发了200多万人。同时又从五家抽一人,或老,或少,或女子,担负供应民工的伙食炊事。隋炀帝还派出了五万名彪形大汉,各执刑杖,作为督促民工劳动的监工。

  在长江以南,完成了江南运河,这是大运河的南段。实际上,江南运河的雏形已经存在,并且早就用于漕运。“漕”是利用水路运送漕米到集中地点的意思。漕运是中国历史上一项重要的经济制度,是利用水道(河道或海道)调运粮食(主要是公粮)的一种专业运输。中国古代向农户征收地租和田赋,在很长时期内,采取征收实物的办法。这些王朝又大都建都在西北和北方的城市,而附近地区所产的粮食,不能满足京城的需要。因此,把其他地区征收的粮食调运到京城,就成为一项重要的政治措施,为封建统治者所重视。在这种情况下,漕运在中国历史上形成过一套较完整的制度,并有相应的一套管理系统。漕运用的船,叫做漕船。漕船载运的粮、米,叫做漕粮、漕米。驾驶漕船的军队和民工,叫做漕军、漕丁和漕夫。许多朝代都设专管漕运的官员。远在秦汉时代,中国史书就已经有了关于漕运的记载,到了隋朝,漕运更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元朝的大运河

  元朝定都大都(今北京)后,要从江浙一带运粮到大都。但隋朝的大运河,在海河淮河中间的一段,是以洛阳为中心向东北和东南伸展的。为了避免绕道洛阳,裁弯取直,元朝就修建了济州、会通、通惠等河:

济州河和会通河

  从元朝都城大都(今北京)到东南产粮区,大部分地方都有水道可通,只有大都和通州之间、临清和济州之间没有便捷的水道相通,或者原有的河道被堵塞了,或者原来根本没有河道。因此,南北水道贯通的关键就是在这两个区间修建新的人工河道。在临清和济州之间的运河,元朝分两期修建,先开济州河,再开会通河。济州河南起济州(今济宁)南面的鲁桥镇,北到须城(在今东平县)的安山,全长150余里。至元十八年(1281年)开工,至元二十年八月二十六日(1283年9月18日)凿成。人们利用了有利的自然条件,以汶水泗水为水源,修建闸坝,开凿渠道,以通漕运。

  会通河南起须城的安山,接济州河,凿渠向北,经聊城,到临清接卫河,全长250余里。至元二十六年正月十九日(1289年2月10日)开工,至元二十六年六月初四(1289年6月22日)凿成,至元二十六年七月初四日(1289年7月22日),元世祖忽必烈赐名“会通河”。

  会通河同济州河一样,在河上也建立了许多闸坝。这两段运河凿成后,南方的粮船可以经此取道卫河、白河,到达通州。

  会通河上曾建闸三十一座,以调节流量,故名“闸河”。但因水源不稳定,河道时患浅滩,不胜重载,故元一代漕粮北运仍以海道为主;元末,会通河废弃不用。

坝河和通惠河

  由于旧有的河道通航能力很小,元朝很需要在大都与通州之间修建一条运输能力较大的运河,以便把由海运、河运集中到通州的粮食,转运到大都。于是相继开凿了坝河和通惠河。首先兴建的坝河,西起大都光熙门(今北京东直门北面,当年这里是主要粮仓所在地),向东到通州城北,接温榆河。这条水道长40余里,至元十六年(1279年),开凿完成后作为运粮河使用。地势西高东低,差距20米左右,河道的比降较大。为了便于保存河水,利于粮船通航,河道上建有七座闸坝,因而这条运河被称为坝河。

  后来因坝河水源不足,水道不畅,元朝又开凿了通惠河。负责水利的都水监郭守敬(1231-1316年),从昌平化庄村东龙山的白浮泉引水源到积水潭集蓄起来,然后经皇城东侧南流,东南去文明门(今北京崇文门北),东至通州接白河。全长164里。1292年正月开工,1293年七月凿成,至元三十年七月二十三日(1293年8月26日),元世祖忽必烈赐名“通惠河”。

  通惠河建成后,从南方来的大批漕船可直达大都城内积水潭。积水潭成了繁华的码头,“舳舻敝水”,元大都成为内陆港,热闹非常。

  元朝开凿运河的几项重大工程完成后,便形成了今天的京杭大运河,全长1700多公里。京杭大运河利用了隋朝的南北大运河不少河段,如果从北京到杭州走运河水道,前者比后者缩短了900多公里的航程。

明清的大运河

  明、清两代,又对大运河中的许多河段进行了改造。

通惠河

  通惠河是大运河最北的一段,自北京东南至通州,因水源不足,通航不正常。

北运河

  北运河为通州至天津段,长186公里。利用永定河河道,漕运咽喉河西务,曾盛极一时,在天津汇入海河。

南运河

  南运河从天津到至山东临清。全长524公里。也分作“卫运河”与“南运河”(狭义)两端。利用原有的卫河加以疏通而成。水流自南而北,至天津汇入海河,流进渤海。1960年代中期,由于漳卫河流域大兴水利,农业用水,导致南运河缺水,航运中断。南运河是海河流域的漳卫河水系的重要导洪通道,设计下泄流量300立方米每秒,由水利部海河水利委员会漳卫南运河管理局负责管理。

京杭运河(山东枣庄段)

鲁运河

  鲁运河即会通河,北起临清,南至台儿庄,贯穿山东省西部,长约380公里。明永乐九年(1411年),工部尚书宋礼奉命疏通。宋礼修筑戴村坝,遏汶水济运。从此大运河南北畅通。在济宁设有东河总督,负责山东河南两省河道。1855年黄河北徙,鲁运河被冲毁淤塞,航运遂告中断。

  鲁北运河 也称位临运河。北起临清,经过聊城,南至黄河。目前全线淤废。

  鲁南运河 北起黄河,南至韩庄。1949年后,济宁以南的大运河一直是济宁、兖州煤炭南下华东的重要水运通道。济宁以北的鲁南大运河因没有补给水源而航运停顿。

  黄河至济宁的大运河,分为黄河至东平湖出口段、东平湖段、柳长河段、梁济运河段。总长度110公里。

  济宁至苏鲁省界的大运河,分为济宁至二级坝段、二级坝至台儿庄的湖东航线段、二级坝至苏鲁省界的湖西航线段,全长214公里。其中,湖东航线走韩庄运河是主要航运通道,达到了III级航道标准。而湖西航道经过蔺家坝至徐州是六级航道。山东境内的湖西航道长51千米。

  枣庄运河,可分为韩庄运河和伊家河,西北起独山湖、韩庄微山湖,经万年闸、台儿庄,至陶沟河入徐州界,长93.9公里。

江北运河

  北起徐州铜山蔺家坝,南至扬州六圩运河口,包括不牢河、中运河、里运河,全长404公里。另有大沙河口至蔺家坝的微山湖西河道,长57公里。

  不牢河 蔺家坝至邳州大王庙入中运河。

  中运河 自台儿庄向南至清江浦(淮安)黄淮运三水交汇处,长186公里。中运河原为发源于山东的泗水下游故河道,后为黄河所夺,又为南北漕运所经,成为大运河的一部分。

  里运河 自清江浦至瓜洲古渡入长江,长170余公里。这是大运河最早修凿的河段。有些河段水面高出地面四至五米。明、清两代,在京杭大运河的枢纽部位(运河与黄河故道交汇处)淮安府城中心专门设立漕运总督和下属庞大的机构,负责漕运事宜。在城西30里外南船北马的水陆要冲清江浦设有南河总督,负责江苏安徽两省河道。来自徽州和山西富甲天下的两淮盐商,聚居在扬州以及淮安河下,竞相建造精巧雅致的私家园林。

江南运河

京杭运河(浙江桐乡段)

  江南运河自镇江至杭州330公里。贯通长江和钱塘江两大水系。江南运河流经太湖流域水网地带,沿线有丹阳、常州、无锡、苏州、嘉兴、杭州等东南重镇,特别是拥有繁华富庶居全国之首,号称“天堂”的两个城市——苏州和杭州。江南运河河面窄而航船多,终日熙熙攘攘,运输繁忙。所经城镇,两岸人家尽枕河,座座石桥跨水上,富有江南水乡特色。

  目前江南运河已扩建为3级航道,通行1000吨内河船只。古石桥则因妨碍通航而改建成现代化永久性大桥。江南运河同长江和钱塘江交汇处各有一座船闸,镇江为谏壁船闸,杭州为三堡船闸。

  明、清两代,大运河的运输量远远超过元代。直到近代海运和现代陆路交通兴起以前,京杭大运河的货物运输量一般占到全国的3/4。明、清两代,大运河沿线也集中了全国大部分的商业中心城市,在长江以北的半个中国,所有的繁华几乎都集中在运河沿线:扬州,淮安-清江浦,济宁和临清。后来居上的天津,曾以“小扬州”自豪。

近代的京杭运河

  清咸丰五年(1855),黄河自河南兰封(今兰考)铜瓦厢决口北徙,夺山东大清河入海。从此,黄河不再行经安徽和江苏,与运河改在山东交叉,打乱了京杭运河的总格局,使大量工程失效。随着海运的强化和铁路的兴建,京杭运河作为国家南北交通干线的作用逐渐减小,由全线通航转变为局部分段通航,有的区段已断航。其中北运河和南运河虽也有个别工程兴建和改建,例如建闸和开减河等,但通航也只是局部和小量的。会通河被黄河冲截为两段,北段淤塞,南段水灾连年不断,航运基本断绝。中运河和淮扬运河,由于淮水不能恢复故道,由三河直入长江,运河北段水源几乎断绝,南段可以作地区性航运。民国时期,这两段运河的治理纳入导淮的统一计划中。1933年完成的张福河初步疏浚工程自洪泽湖口高良涧起,至运河口马头镇止,全长31千米,解决了淮扬运河的给水问题,使航运和运东各县受益。1934~1935年,建造了邵伯、淮阴、刘老涧三座新船闸,所有运河西堤通湖各缺口一律堵塞,各涵闸一律重新维修,改善了这两段运河的通航条件。江南运河因水量充沛,地区运输又有较多的需要,航运效益一直显著。

近代的衰落

  • 1842年,英军在鸦片战争中决胜的一战,就是夺取京杭大运河与长江交汇处的镇江,封锁漕运,使道光皇帝迅速作出求和的决定,不久签订了《中英南京条约》。
  • 1853年后,太平天国占据南京和安徽沿江一带十多年,运河漕运被迫中断。战争极其惨烈,期间沿线主要城市都遭受重创,部分甚至全部焚毁。
  • 1855年黄河改道后,运河山东段逐渐淤废。从此漕运主要改经海路。
  • 1872年,轮船招商局在上海成立,正式用轮船承运漕粮。
  • 1904年,漕运总督也被撤废。
  • 1911年,津浦铁路全线通车。从此京杭大运河以及沿线城市的地位一落千丈。

现代的京杭运河

  从1950年就开始进行运河的恢复和扩建工作,培修沿岸大堤,堵闭旧海堤,整顿和改建沿河闸坝。1958年开始对运河全线进行大规模的整治和建设工程。徐州至扬州段,分设10个梯级,建设了解台、刘山、皂河、刘老涧、宿迁、泗阳、淮阴、淮安、邵伯和施桥等船闸,同时拓宽和加深航道,可通航500吨级船舶。同时扩大了排涝和灌溉面积,收到了航运、灌溉、防洪、排涝的巨大经济与社会效益。黄河以北天津至临清段,结合水利工程,先后建设了杨柳青、四女寺等多座船闸,形成自卫运河新乡经临清至天津全线通航100吨级船舶,在1967年后因水枯而断航。黄河以南至徐州段,其中梁山至济宁的梁济运河,经疏浚河道,建设郭楼船闸。济宁至徐州段,1961年建设了微山船闸,又利用伊家河河道建设了韩庄、刘庄、台儿庄三个梯级船闸。长江以南,镇江至杭州段,多年来陆续进行了一些局部治理,运输十分繁忙。

  1980年以后,对京杭运河济宁至杭州段又开展了大规模的续建工程。在此期间,徐州蔺家坝至扬州段,建设了皂河、宿迁、刘老涧、泗阳、淮阴、淮安、邵伯和施桥等8座复线船闸和蔺家坝船闸,并对全河道进行拓挖,可通航2,000吨级船舶。同时新建、扩建抽引长江水补水站8座。镇江至苏浙省界的苏南运河,建设了谏壁船闸,并进行了全线整治。苏浙省界至杭州段,整治河道,并建设了三堡两线船闸。沟通了运河与钱塘江,连成杭甬运河,至宁波出海。运河济宁至徐州大王庙段,进行浚挖,扩建和建设了韩庄、万年、台儿庄二线等3座船闸。

  经过多年的治理,京杭运河已改建成连接山东、江苏、浙江三省,沟通淮河、长江、太湖和钱塘江水系966千米畅通的航道。运河的建设还提高了沿河地区的防洪、排涝能力,增加了灌溉面积,仅苏北运河段就扩大了灌溉面积50余万公顷,排涝面积400余万公顷。运河的补水工程还解决了沿河城镇生活和工业用水问题。沿河城镇建设及环境生态条件也得到改善。发挥了运河河道的多功能作用,并为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建设奠定了基础。

  2002年12月27日,京杭大运河成为中国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重要环节和通道,通过它长江下游的水得以送到北部缺水的山东和河北等地。

  2006年6月获国务院列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