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卅运动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五卅运动:上海市市民为五卅惨案举行大会
五卅运动:广州各界为五卅惨案举行示威游行

  五卅运动汉语拼音:Wu-sa Yundong;英语:May Thirtieth Movement),1925年5-9月由上海五卅惨案引发的以上海为中心的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其组织者和领导者是初登历史舞台的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反帝国主义和反当政的军阀势力的一场爱国民族运动。

  1924年国共两党实现合作后,中国革命开始进入一个蓬勃发展的新时期,一度处于低潮的工人运动在中共号召下重新活跃起来。其中影响最大的是上海、青岛两地日本纱厂的工人大罢工。1925年2月,上海日本纱厂工人为反对日本资本家无故开除、拘捕和殴打工人,在中共中央所派代表李立三邓中夏的领导下,举行了大规模罢工,并取得一定胜利。4月,青岛日本纱厂近2万工人为抗议日本资本家阻止工人成立工会,也在中共领导下坚持罢工22天,迫使日本资本家承认工人所提部分条件。5月1日,各地工人在广州召开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成立中华全国总工会,推举林伟民为委员长,刘少奇为副委员长,邓中夏为秘书长。工人运动从此有了全国统一的领导机构。

  工人运动的复兴和中华全国总工会的成立,引起列强在华资本家的恐慌和仇视。上海日本纱厂资本家不顾与罢工工人达成的复工协议,违约开除工会代表40多人,并以种种借口,克扣工人工资。5月初,一些日本纱厂工人再次罢工。15日,内外棉七厂日本资本家惧怕罢工扩大,借口存纱不足,宣布关门停产,停发工人工资,禁止工人进厂。工人们在本厂工人、中共党员顾正红的带领下冲进工厂,要求复工和照发工资。日本资本家非但不答应,且命令打手枪杀顾正红,打伤工人10多人。日本资本家的暴行,激起上海日本纱厂工人更大愤怒,内外棉11个纱厂两万余工人立即举行了抗议罢工。

  16日,中共联络上海工、商、学各界30余个团体举行联席会议,成立“日人残杀同胞雪耻会”,号召各界民众立即行动起来,声援工人罢工斗争。各校学生随即走上街头,一面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暴行,一面向行人募捐救济死伤及罢工工人。租界当局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名,逮捕学生数人。24日,中共在沪西工友俱乐部举行有万余人参加的顾正红追悼大会,租界当局再次逮捕4名参加追悼会的学生,并扬言将于5月30日进行公开审讯。同时宣布将于6月2日实行“增订印刷附律”、“增加码头捐”、“交易所注册”等有损民族工商业者利益的“四提案”,以及继续执行租界外的筑路计划,从而更加激起各界民众的不满。28日,中共中央决定30日在租界举行反帝大示威,不失时机地将经济斗争转变为反对帝国主义的政治斗争。

  30日,上海各校学生2,000多人在租界各主要街道散发传单,发表演讲,抗议列强暴行,反对租界当局实行“四提案”,要求释放被捕工人、学生等。租界当局又一次拘捕学生100多人。各界民众闻讯后,纷纷聚集到关押青年学生的南京路老闸捕房,高呼“打倒帝国主义”,要求立即释放学生。英国巡捕竟以排枪向徒手民众射击,当场打死十多人,伤数十人,造成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当夜,中共中央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建立各阶级反帝统一战线,开展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人罢市的“三罢”斗争,并随即组成以李立三为委员长、刘华为副委员长,刘少奇兼任总务主任的上海总工会,领导工人的罢工斗争。31日,上海总商会在工人、学生和各马路商界联合会的推动下也表示同意总罢市。

  自6月1日起,上海20多万工人、5万多学生和绝大多数商人先后宣布罢工、罢课、罢市,连英租界的华捕和美国人创办的圣约翰大学的学生也加入了“三罢”行列。7日,上海总工会、上海学生联合会和上海各马路商界联合会等团体组成上海工商学联合会,作为“三罢”斗争的统一领导机关,并发表宣言,向租界当局提出中止“三罢”斗争的先决条件、正式条件总计17项。其主要内容为:宣布取消戒严令,撤退海军陆战队,解除商团及巡捕武装,送回全部被捕华人,保证租界华人享有言论、集会、出版绝对自由,取消领事裁判权,永远撤退英、日驻沪海陆军,撤销增订印刷附律、增加码头捐等“四提案”以及惩凶、赔偿、道歉、优待工人等。11日,上海工商学联合会召开有20多万人参加的市民大会,要求北京段祺瑞政府遵从民意,以其所提17项条件,与列强严正交涉。

  上海民众的“三罢”斗争,得到全国各省市民众的广泛响应和支持。6月2日,广州工人、学生、农民、士兵1万多人举行声援上海工人、学生示威游行。6月3日,北京5万多学生上街游行,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收回租界”等口号。14日,5,000多名长辛店工人集会,要求段祺瑞执政府惩办沪案祸首、收回租界和领事裁判权等。17日,广东全省120余个团体召开援助沪案代表会。25日,北京各界30万人在天安门举行追悼上海被害同胞大会。6月3日,南京各界3万余人召开市民外交大会,决议一致罢课、罢工、罢市。4日,汉口2.2万名学生举行抗议上海租界西捕枪杀同胞大游行。5日,天津各校及社会团体数万人涌向街头,呼吁一致援助上海工人、学生。14日,全市各界召开有10多万人参加的市民大会,追悼上海被害同胞。与此同时,杭州、长沙、济南、太原、西安、成都、唐山、张家口、焦作等数百个大中城市也纷纷举行集会、示威游行,或罢工、罢课、罢市。上海民众的“三罢”斗争,迅速发展成为有1,200万以上民众直接参加的全国规模的反帝爱国运动。

  面对全国民众特别是上海民众的反帝爱国斗争,帝国主义列强一面继续采用镇压政策,出动海军陆战队、万国商团和武装巡捕等屠杀手无寸铁的民众,甚至调来美、日、英、法、意等国26艘军舰,以武力相威胁;一面与北京段祺瑞执政府组成有英、美、法、意、日等国代表参加的“六国调查沪案委员会”,进行所谓“司法调查”,以缓和民众的反抗情绪。6月19日,上海总商会在列强的威胁利诱下,召集76个团体讨论开市问题,首先议决在组织提倡国货会,抵制英货、日货和筹款维持英、日工厂罢工工人生活的条件下结束罢市。而青年学生又因暑假来临陆续离校。中共中央为保存工人组织和已取得的成果,决定改变工人斗争策略,以争取经济要求和地方性的政治要求为最低条件,逐步复工。9月,坚持了3个多月总罢工的上海工人,在租界当局被迫作了一定程度的让步后陆续复工。

  五卅运动虽然没有也不可能完成反对帝国主义列强侵略的任务,但它显示了中国工人阶级和各界民众的伟大力量,提高了中国共产党和工人阶级的威望,推动了全国革命高潮的到来,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