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龙县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云南云龙县:诺邓古村
云南云龙县:云龙洞经古乐
云南云龙县:“太极图”天然景观
云南云龙县:云龙山地白族

  云龙县,地处滇西澜沧江纵谷区,东经98°52′—99°46′,北纬25°28′—26°23′之间。是大理州、保山市、怒江州的结合部。东与洱源县和漾濞县接壤,南与永平县、保山市相交,西与怒江州泸水县毗邻,北与剑川县、兰坪县交界。东西最大横距91.8千米,南北最大纵距109千米,总面积4400•95平方千米,基本地势东西高、中部低,从北往南逐渐降低。云岭和怒山两大山脉贯穿全境,怒江流经县域西境,澜沧江由北向南逶迤直下,境内山峦重叠,河谷交错。年平均气温15.9℃,年降雨量729.5毫米,最高海拔3663米,最低海拔730米,县城海拔1640米,县城居县境中部狮尾河谷诺邓镇,距大理州府大理市158千米,距省会昆明市518千米。

行政区划

  全县辖宝丰、关坪、团结、检槽、长新、苗尾、民建7个乡和诺邓、漕涧、功果桥、白石4个镇,共 86个村民委员会。

人口民族

  到2010年末, 全县总人口20.53万人,其中,农业人口18.6万人,占90.73%;非农业人口1.9万人,占9.27%;汉族人口2.6万人,占12.65%;少数民族人口17.9万人,占87.35%。少数民族人口及占全县总人口的比例分别为:白族15万人,占73.27%;彝族1.2万人,占5.86%;傈僳族1.1万人,占5.27%;阿昌族2568人,占1.25%;傣族1171人,占0.57%;苗族1631人,占0.79%;其他民族690人,占0.34%。

历史

  西汉元封二年(前109年)设比苏县,属益州郡,东汉永平十二年(69年)属永昌郡。唐(南诏)分属剑川节度和永昌节度。宋(大理)时期,名“云龙赕”。明、清称云龙州。民国2年(1913年)改州为县。1950年属大理专区,1956年属大理白族自治州。

自然资源

  云龙动植物资源丰富。全县森林覆盖率达56%的,有林地面积332189公顷,活立木蓄积量2523万立方米,经济林木30万亩。苍峦叠翠的群山中有红豆杉、滇山茶、水青树、云南榧木、秃杉、铁杉、黄杉、银杏、红椿、滇楠等数十种国家一、二、三级保护树种及总数达110科650多种的木本植物。山野中有数百种中草药材和二百余种野生食用菌;云龙立体性气候和复杂多变的山形水势为滇金丝猴、白臂叶猴、小熊猫、金钱豹、穿山甲、梅花鹿、孟加拉虎、黑熊、岩羊、狐狸等数百种野生动物的繁衍生息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广大的山野草场和山区农村是云龙畜牧业发展的天然优势;云龙雨量充沛,水资源丰富。由于山高谷深,水流湍急,境内怒江、澜沧江、沘江、空浆河、关坪河五大江河及其支流共11条河流的水能蕴藏量为320万千瓦。澜沧江水电开发规划中功果、苗尾两大电站都在云龙境内,水能蕴藏达二百多万千瓦;矿产资源主要有铅、锌、铜、铁、镍、锡、汞、金、银及食盐、石膏、板岩、大理石等。

传统风味饮食

  诺邓火腿、云龙豆腐肠、石门熏肉、五井冻肉、云龙天麻炖鸡汤、五井卤杂、五井吹肝、天登乌骨鸡、五井红东坡、旧州八宝菜、长新羊汤锅、团结土坯菜丝、诺邓豆饼、天耳井干拉、旧州腌鸭蛋、漕涧芸豆火腿汤、石门热豆粉拌烧饵块等。

地方特色产品

  大栗树绿茶、天池碧绿茶、康鸿山珍系列、云龙木耳、云龙松茸、云龙香菌、云龙蜂蜜、云龙醉天池酒(云龙醇)、麦地湾梨、大功厂梨、小红花椒、无核柿子、白花芸豆、核桃、荞粉、酱油、面酱、红米、香米、葵油、菜油等。


经济

  到2010年末,全县实现生产总值183000万元,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57917万元,第二产业增加值68079万元,第三产业增加值57004万元;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80316万元,工业总产值120000万元,农业总产值118008万元;全年粮食产量98000吨;全县财政总收入16030万元,其中地方一般预算收入9840万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9000万元。

文化

  云龙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有白、汉、彝、苗、回、傣、傈僳、阿昌等十多个民族,其中白族人口占总人口的73%。云龙白族文化有明显的山地特征,它同洱海周围的坝区白族文化相比有自己的独特之处。这种山地文化的独特性突出反映在云龙白族戏剧“吹吹腔”以及白族音乐“打歌调”等形式上。“吹吹腔”同洱海地区“大本曲”相比,前者以唢呐配奏,后者以三弦伴奏。打歌调”主要流传于云龙东北部山区。云龙民歌(或称“山歌”)的内容绝大多数反映爱情生活和生产劳动。

  云龙的彝族,多居于山间缓坡台地或半山腰,以十多户为一村居多。以玉米、荞麦、小麦、大麦等为主食,服饰比较独特。曾盛行“儿子上门,女婿入赘”姑舅表优先联姻的习俗。丧葬习俗明代前均为火葬,清代改为棺木葬。

  傈僳族婚俗与其他山地民族差不多,只在局部地区曾存在亚血缘族内婚和“公房制”的习俗转房制和姑舅表优先婚配的习俗也比较普遍。丧葬习俗与附近白族差不多,送葬前全村人要集中于丧者家打歌、唱阴阳调为死者送葬。

  云龙的阿昌族、苗族、回族、汉族、傣族等民族,他们都是因为不同的历史原因来到这里,以后和这里的民族长期大杂居,长时期的交往过程中他们把自己先进的生产生活习俗传授给当地民族外,也随同当地民族一起传承当地的原始习俗。所以民俗习惯与前面提到的民族都大同小异。

  云龙建筑文化在现存的古庙宇、古民居建筑上有完整的反映,最典型的可以从被省人民政府授于历史文化名村的诺邓村民居、庙宇、牌坊等古建筑中得到集中的体现。目前诺邓村保留完整的明清古建筑就有100多个民居院落,还有玉皇阁道教庙宇建筑群以及其他多处公共建筑,“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四合院”、“一颗印”等民居建筑风格多样,山村构局因形因势变异多姿,在建筑形式上高度重视传统工艺和图案雕刻等方面的有机协调、美观精细,门窗斗拱特色均具,壁墙厅堂庄重典雅。

  村邑文化是古代云龙居民留给今天的又一份特殊遗产。这里有五井、漕涧等地的集镇式村邑文化,有白石、署场、大达、大村、表村等地的山村式村邑文化,有汤涧、仁山、大坪子、大栗树、回族村、苗家寨等地民族风格迥异的村邑文化,还有天登等地独家村式的村邑文化,都是别具特色的民居群落,它们当中所蕴含的不仅仅是村落结构形式的古朴自然,更主要的还是其中饱含着地区精神文化内涵的诸多民族民间生活成份。

  桥梁文化作为云龙现存古代文明的一个重要证据,其种类之多,造型之巧,结构之精,确实不愧于“桥梁博物馆”之美誉。在云龙境内众多大江小河上,千百年来修建了无数跨江过河的藤桥、木桥、石桥、钢桥、铁链桥等等,形式则有吊桥、浮桥、拱桥、伸臂桥、风雨桥之类。其中如抗日战争中的功果桥、滇西农民起义的飞龙桥遗址及水城藤桥、包罗通京桥、石门青云桥、顺荡彩凤桥等都是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历史遗产,它们证明着古代云龙的不凡经历。

  与桥梁文化伴生的还有驿道文化。古代盐业经济的发达造就了云龙这个边远之地与四方八面紧密相连的交通网络。东向大理,南至保山,西往腾冲、片马,北上丽江、中甸,商贸往来货畅其流,至今纵横交错的云龙境内古驿道上,石板青青,蹄印深深,驿站旧址犹存,马邦痕迹依旧,而在驿道上留下的驮洋货、贩私盐、赶考、逃匿、匪事、兵争等等故事传说更是多得数不胜数。

  采冶文化在古代云龙以八大盐井产业为中心,同时还有白羊厂的银矿开发等矿产采冶辅之。作为某几个历史时期的经济动脉,云龙曾为此出尽风头。云南盐井自汉代开始即以安宁、黑井、白井及云龙五井四个地域为重,在采卤、煮制、推销以至经济产业管理方面均有一整套传统的体系方式,而由盐而生的政治、文化事件层出不穷,以此决定了所谓盐文化历史的出现。云龙矿藏资源丰富,特别是明末清初银矿的采掘使云龙工商产业进一步得到发展,白羊厂银矿事件是导致杜文秀起义的重要诱因。

  云龙民族音乐以“吹吹腔”强激的唢呐器乐演奏及“五井洞经”悠缓的弦管器乐演奏为特色,此外,“山花体”白族山歌和彝族、苗族、傈僳族山歌也各有鲜明的特点。

  云龙民族舞蹈形式主要有白族的“霸王鞭”与“力格歌”舞蹈、彝族“鲁辘则”舞蹈,傈僳族“爪七七”舞蹈及苗族芦笙舞等,还有各类“打歌”活动和民间舞狮耍龙耍马要牛头等表演形式。

  民间节会庆典主要有传统大牲畜和商贸交流会“八三街”,有漕涧“二八”澡塘会,以及“四月清明、五月端五,六月火把、七月祭祖、八月中秋、九月洞经”等活动。许多农村还普遍存在在农事关头(如栽秧)、跳神祭祀方面举办节庆活动。

  云龙民间工艺种类繁多。关坪、长新等山区白族妇女刺绣具有独到的特色,而石雕工艺、竹编工艺以及剪纸、制扎和地方土特食品果品的加工制作都颇多艺术技巧。

旅游

  云龙境内有风光秀丽的“高山明珠”的天池,有类似道教“太极图”的天然景观,有“千年白族村”诺邓,有危岩高耸、山势雄峻、两溪拱绕、石壁千寻、古木虬枝的虎头山,有著名的漕涧下澡塘温泉瀑布。还有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人文旅游资源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