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孙铁木儿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孛儿只斤·也孙铁木儿(Yesün-Temür,蒙古语意为“九铁”,1293-1328年),元朝第六位皇帝,蒙古帝国第十位大汗(1323年—1328年在位)。元世祖忽必烈的曾孙、元裕宗真金之孙,元显宗甘麻剌之子。早年承袭父亲的晋王爵位,镇守漠北,1323年发生南坡之变,元英宗被弑,晋王也孙铁木儿被拥立为皇帝,改元“泰定”。他在位时政治上未有太大变动,国家大体稳定,但元朝已进入多事之秋。1328年,也孙铁木儿去世,死后发生皇位之争,他的从侄图帖睦尔(元文宗)夺取了他的儿子阿速吉八的皇位,他也被视为“自立”的非法君主,没有得到汉文庙号、谥号与蒙古汗号,一般以其第一个年号而通称为“泰定帝”。

生平

  泰定帝也孙铁木儿在元世祖至元三十年癸巳(1293年,《元史》记载为至元十三年即1276年,但又谓其享年三十六岁;结合诸多史料及《黄金史》、《蒙古源流》等蒙文文献可知泰定帝应出生于至元三十年)十月二十九日出生于漠北晋王府,父亲是晋王甘麻剌(后追尊为元显宗),母亲是晋王妃弘吉剌氏普颜怯里迷失。在他出生前一年,他的父亲甘麻剌被封为晋王,受命出镇漠北,统领成吉思汗四大斡耳朵及军马、达达国土;在他出生后不到三个月,曾祖父忽必烈(元世祖)就驾崩了,甘麻剌作为故太子真金(元裕宗)的长子,很有希望继承皇位,却在上都举行的忽里台大会中铩羽而归,由真金三子铁穆耳(也孙铁木儿之叔父)继承皇位,是为元成宗。

  大德六年(1302年)正月,甘麻剌逝世于漠北,也孙铁木儿承袭晋王爵位。也孙铁木儿作为元世祖的嫡曾孙,颇受厚待,在武宗、仁宗和英宗朝受过多次赏赐。

  至治三年(1323年),御史大夫铁失欲弑杀元英宗(也孙铁木儿的从侄),派党羽斡罗思来告诉他的弑君及推戴晋王为帝的计划。当时也孙铁木儿正在漠北一个叫秃剌的地方打猎,听到斡罗思述说逆谋以后便将他囚禁起来,并派别烈迷失赴上都告变。别烈迷失还没赶上,就在两日后发生了英宗被弑的南坡之变。然而,后来也孙铁木儿的另一从侄图帖睦尔(元文宗)夺位以后,指责晋王也孙铁木儿参与了弑杀英宗的阴谋。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元英宗实施改革,停止诸王岁赐,也孙铁木儿的利益无疑受到很大的损害,而且铁失等制造蒙古开国以来第一次弑杀大汗的血案(一说贵由被拔都所杀,但真实性待考),不可能没有强硬的后台而贸然行事,再加上也孙铁木儿出身世祖嫡派,很可能怀有篡位的野心,至于史书上所说他绑缚铁失使者并派人告变,也许是也孙铁木儿为洗刷其罪名而在即位后写上去的。也有人认为所谓也孙铁木儿弑君是元文宗散布的抹黑泰定帝的谣言。

  英宗死后,元仁宗一系已绝嗣,虽然元顺宗一系还有武宗的两个儿子和世㻋与图帖睦尔,但作为元世祖长房嫡曾孙的晋王也孙铁木儿最有资格继承皇位。铁失一党北上将玉玺献给也孙帖木儿,在英宗驾崩整整一个月以后的至治三年(1323年)九月四日,也孙铁木儿即位于漠北龙居河(今蒙古国克鲁伦河),颁即位诏书曰:

  薛禅皇帝可怜见嫡孙、裕宗皇帝长子、我仁慈甘麻剌爷爷根底,封授晋王,统领成吉思皇帝四个大斡耳朵,及军马、达达国土都付来。依着薛禅皇帝圣旨,小心谨慎,但凡军马人民的不拣甚么勾当里,遵守正道行来的上头,数年之间,百姓得安业。在后,完泽笃皇帝教我继承位次,大斡耳朵里委付了来。已委付了的大营盘看守着,扶立了两个哥哥曲律皇帝、普颜笃皇帝,侄硕德八剌皇帝。我累朝皇帝根底,不谋异心,不图位次,依本分与国家出气力行来;诸王哥哥兄弟每,众百姓每,也都理会的也者。今我的侄皇帝生天了也么道,迤南诸王大臣、军士的诸王驸马臣僚、达达百姓每,众人商量着:大位次不宜久虚,惟我是薛禅皇帝嫡派,裕宗皇帝长孙,大位次里合坐地的体例有,其余争立的哥哥兄弟也无有;这般晏驾其间,比及整治以来,人心难测,宜安抚百姓,使天下人心得宁,早就这里即位提说上头,从着众人的心,九月初四日,于成吉思皇帝的大斡耳朵里,大位次里坐了也。交众百姓每心安的上头,赦书行有。

  这是元朝乃至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白话文登基诏书,按元朝的规定,登基诏书先由文臣以汉语文言文拟写,再翻译为蒙古文,颁行天下,但也孙铁木儿的登基诏书却纯用白话文,而且是由蒙古文直接“硬译”的文体,可见他即位时身边没有汉臣或精通汉文化的人士。也孙铁木儿即位后,先在大赦中特别宣布赦免谋反、谋大逆、奴婢杀主等罪,以稳住谋杀英宗的铁失等一干逆党,而后又对铁失等人加官进爵。一个月后,他便将铁失、也先铁木儿等逆党全部诛杀。十一月,也孙铁木儿至大都,又处死和罢免了一批铁失同党,流放了涉嫌逆谋的五王。对于泰定帝迅速清洗铁失一党的动机,一种说法是出于朝中汉人重臣张珪(张弘范之子)向晋王“密书陈诛逆定乱之宜”;另一种解释则是杀人灭口。不管怎样,也孙铁木儿的权力得到巩固,改元“泰定”,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

  泰定帝即位后,追崇父亲甘麻剌为显宗光圣仁孝皇帝,母亲普颜怯里迷失为宣懿淑圣皇后,并加封晋王妃八不罕(一作八八罕)为正宫皇后,儿子阿速吉八为皇太子。他在位的5年间,以守成和维稳为基本目标,这从他所使用的两个年号——“泰定”与“致和”可以看出,因此政治上未有太大变动。

  当时,元朝各地天灾不断,许多地方爆发饥荒。至治三年(1323年)冬,蒙古大寒大雪,许多畜兽被饿死。泰定元年(1324年)七月,“龙庆州雨雹大如鸡子”。泰定二年(1325年)十二月,同州地震。江淮严重水、旱灾。泰定四年(1327年)十二月,宁夏地震。泰定四年(1327年)三月,和宁地震。泰定四年(1327年)五月,洛阳发生蝗灾。泰定四年(1327年)八月,四川发生强烈地震。泰定四年(1327年)九月,宁夏再次地震。致和元年(1328年)七月,宁夏又地震。面对这种灾异连连的状况,泰定皇帝在上都召集百官商讨对策,当时地位最高的汉臣中书省平章政事张珪向泰定帝请求整顿弊政,提出了肃清铁失余党、对和尚和道士加以限制、裁汰冗官、停止广州珍珠采办等10余条建议,但泰定帝不予采纳。

  泰定帝在位时,湖广、云南、四川等行省的少数民族多次起义反抗。泰定二年(1325年)六月,河南息州人赵丑厮、郭菩萨以“弥勒佛当有天下”为口号反元,被后世史家视为元末农民起义的先声。尽管这些起义并未成气候,但可以说元朝已在泰定年间进入多事之秋。

  泰定五年(1328年)二月,泰定帝改元“致和”。致和元年(1328年)七月十日,泰定帝驾崩于上都,享年三十六岁,葬于起辇谷。他死后大都发生政变,燕帖木儿奉元武宗之子怀王图帖睦尔即位,是为元文宗,泰定朝的权相倒剌沙则在上都拥立皇太子阿速吉八即位,是为元天顺帝。随后双方爆发了一场短暂的内战,是为两都之战,元文宗一方取得胜利,天顺帝与倒剌沙皆被杀。泰定帝、天顺帝父子被视为非法君主,没有上汉文庙号和谥号及蒙古汗号,甘麻剌亦被剥夺了“显宗”庙号,并撤出他供奉在太庙的神主。泰定帝的后妃也被通通送给燕帖木儿为妻妾。

评价

  明朝官修正史《元史》宋濂等的评价是:“泰定之世,灾异数见,君臣之间,亦未见其引咎责躬之实,然能知守祖宗之法以行,天下无事,号称治平,兹其所以为足称也。”

  明朝人胡粹中修《元史续编》的评价是:“泰定在位五年,大水旱蝗无岁无之,而又天变于上,则太白经天、白虹贯日、雨土风雹;地变于下,则山崩海溢、地震河决,曾弗之恤,而日事宴乐,新作棕殿,造玉御床,制金宝盖以贮舍利,屡兴工功,营建塔寺以祈福,福何自而至哉?于是饥馑连年,而募民纳粟,盗贼并起而立格招捕,民瘼日滋而分道遣使宣抚,宋本言事不报,张珪上疏不从,所谓本之则无如之何者也。享年不永,固其所宜,然国势衰削,亦自此矣。”

  清朝魏源修《元史新编》的评价是:“一代统绪之传,有正统即有公论,岂一时私意所能颠倒磔裂者哉!世祖明孝太子早卒,皇孙成宗立,追谥裕宗。成宗本裕宗第三子,其同母二兄,一为晋王甘麻剌,一为怀王答剌麻八剌,本无嫡庶,而晋邸居长。成宗崩后无嗣,晋王之子泰定帝即可嗣立,乃因仁宗自怀庆入,先靖内难,迎立其兄怀宁王于漠北,是为武宗。所谓先入关者王之,非晋王子不当立而必立怀王子也。及再传至英宗遇弑,晋王复出自漠北入靖内难,讨贼嗣位,是为泰定。与武、仁之事相埒,非武、仁有功宗社,而泰定无功也。泰定践阼,即以和林兵柄授周王使代己任,屡通朝贡。又召怀王自海南入朝京师,锡封藩国,移近江陵,屡赐金币,是泰定于文宗兄弟有德而无怨也。泰定太子册立已五载,父终子继,名正言顺,怀王、周王安得入干大统乎!若谓武、仁当日原有传位周王,嗣及英宗之约,则仁宗实背约在前,可以责仁宗,不可以责泰定也。乃文宗篡立之诏,谓泰定以旁支入继,正统遂偏,甚至诬其与贼臣铁失潜通阴谋,冒干宝位,追毁晋王显宗庙室。乌乎!以讨贼之主,而诬以通贼之罪,是何言哉?若谓武宗二子为人心所归,泰定当舍子而传侄,则何以天历颁诏至关中、至四川、至辽东,皆焚书斩使,起兵拒命,则人心归泰定之子,而不归武宗之子,明如星日。是则燕帖木儿之为逆臣,怀王之为逆立,亦明如星日,固不待鲁桓弑隐夺国,已无所逃于《春秋》之责,况欲宽其罪于中途弑逆之后哉!斯非难定之案,而数百年尚无定论,请断之以折曲沃桓叔之徒假托正谊者。”

  清朝史学家曾廉《元书》的评价是:“周太王以国传王季,设季而无后,则泰伯之子孙遂不可以复承周祀乎?美哉晋王之让,而泰定之立,亦不可不畏之正也。上都告变,惜已无及,然大节亦明矣。故诸凶迁官非有他也,仓卒之间,形格势禁,度权力未足以制其命也。荣宠以诱之,俾喜而懈,稍缓须臾,成备而出,而疾雷不及掩耳矣。呜呼!此帝之所以为权,然岂不果哉?至后纪纲弗振,由不纳张珪、宋本之言,而乱是用长也,累受佛戒,亦梁武之俦乎?”

  民国官修正史《新元史》柯劭忞的评价是:“孔子称叔孙昭子之不劳。泰定帝讨铁失等弑君之罪,虽叔孙昭子何以尚之?文宗篡立,欲厌天下之人心,诬蔑之辞无所不至。惜乎后世之君子,不引孔子之言,以论定其事也。”

  日本学者杉山正明的评价是:“也孙铁木儿是一位昏君,不,可以说他原本就不是应该登上皇位的人……也孙铁木儿出身显赫,而且是个无能、优柔寡断的人,是最为合适的傀儡人选。”

参见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