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华盛顿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繁体.png 简体.png

乔治·华盛顿 像
乔治·华盛顿 像,约翰·庄柏(John Trumbull)绘,1780年
华盛顿表态拒绝第三届任期时的情景,吉伯特·斯图尔特(Gilbert Stuart)绘

  乔治·华盛顿汉语拼音:Qiaozhi Huashengdun;英语:George Washington,1732年2月22日-1799年12月14日),美国首任总统(1789~1797)、北美独立战争大陆军总司令。祖籍英国。生于弗吉尼亚州,卒于弗吉尼亚州。没有受过系统的学校教育,通过实际锻炼,掌握了土地测量和农牧生产的技术。1748年任英国殖民当局土地测量员。1752年成为维农山庄园的主人。1789年成为美国第一任总统(其同时也成为全世界第一位以“总统”为称号的国家元首),在接连两次选举中都获得了全体选举团无异议支持,一直担任总统直到1797年。

  华盛顿早年在法国印第安人战争中曾担任支持大英帝国一方的殖民军军官。之后在美国独立战争中率领大陆军团赢得美国独立,他拒绝了一些同僚怂恿他领导军事政权的提议,在1783年回到了他在维农山的庄园回复平民生活。

  1787年,华盛顿主持了制宪会议。会议制定了现在的美国宪法。1789年,他经过全体选举团无异议的支持而成为美国第一任总统。他在两届的任期中设立了许多持续到今天的政策和传统。在两届任期结束后,他自愿放弃权力不再谋求续任。

  由于他扮演了美国独立战争和建国中最重要的角色,华盛顿通常被称为美国国父。学者们则将他和亚伯拉罕·林肯并列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

早年

  依据儒略历,华盛顿生于1732年2月11日。而依据格里高利历,华盛顿则出生于1732年2月22日。在他出生时,英格兰的新年开始于3月25日(天主报喜节),也因此会有不同的生日出现。他的出生地点是威斯特摩兰县的一个大农场。华盛顿的家族名称出自距离英格兰东北不远的泰恩-威尔郡的华盛顿村(Washington)。在1500年,华盛顿家族迁移到北安普敦郡。华盛顿的祖先有些名望,曾有个祖先被称为“绅士”。后来亨利八世赐给这个家族以土地,其成员担任过各种不同的官职。但是随着英格兰清教徒革命,家庭财产败落,奥古斯丁的祖父约翰·华盛顿于1657年移民至维吉尼亚。在今北安普敦郡苏尔格雷夫的祖屋作为华盛顿纪念馆保留至今。

  华盛顿是他父亲第二次婚姻里最年长的孩子,他有两个较年长的同父异母的哥哥:劳伦斯和奥古斯汀,和其他四名较年幼的兄弟姊妹:贝蒂、萨母耳、约翰·奥古斯汀和查理斯。华盛顿的父母是奥古斯汀·华盛顿(Augustine Washington, 1693年-1743年4月12日)和玛丽·鲍尔·华盛顿(Mary Ball Washington, 1708年-1789年4月25日),都是英国后裔。华盛顿的父亲是弗吉尼亚州一个蓄奴的大农场主,他也曾试着进行开采铁矿的事业。以绅士阶级来说,比较起周遭的农场主,他们还不算是真正富有的。他的幼年大部分时间是在弗雷德里克斯堡对面的拉帕诺克河畔的费里农庄度过的。华盛顿父亲的资产之一便是后来被改名为弗农山的一座大庄园。

  华盛顿从7岁到15岁,都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最初在本地教堂司事那里上学,后来在名叫威廉斯的老师那里上学,他的一些作业本至今仍保留着,他在实用数学,包括计量、几种测量的方法和对测量有用的三角方面十分精通。他学习几何,还学习一点拉丁文。同时在那个时期,华盛顿还阅读一些英国名著。

  华盛顿的哥哥奥古斯汀曾担任由英国上将所指挥的步兵团的军官,参加了詹金斯的耳朵战争。之后华盛顿父亲的去世让家族陷入了经济困难,因此华盛顿无法像两名年长的哥哥一样前往英格兰受教育,他也只得放弃了原本由劳伦斯所安排,成为英国皇家海军见习军官的机会。于是华盛顿一生都没有前往欧洲

  华盛顿接着在成为了亚历山德里亚的消防队员。在1774年,由于他和一家消防器具公司的友好关系,他自费购买了一具当时非常先进的消防器材,捐赠给市镇使用,这具器材今天仍可以在亚历山大市的博物馆看见。

法国印第安人战争(1754-1763)

  在华盛顿22岁的时候,华盛顿无意间成为了法国印地安人战争的导火线之一。这场殖民地所参加的第一场战争起源于1753年,法国人开始在当时属于弗吉尼亚州领土的俄亥俄谷地(Ohio Country)建立许多堡垒,这是法国人的战略之一。法国人得到当地原住民的支持,试图阻止英国人继续向西扩张他们在美洲殖民地,并阻挡殖民地内的英国军队。弗吉尼亚州的总督是罗伯特·丁威迪(Robert Dinwiddie),当时担任少校的华盛顿替他向法国指挥官递交了最后通牒书,要求法国人离开。华盛顿将过程透露给当地的报纸,而他也因此成为传奇人物。但法国人拒绝撤离,因此在1754年,丁威迪派遣了刚升迁中校的华盛顿率领弗吉尼亚第一军团,前往俄亥俄谷地攻击法国人。华盛顿率领军队伏击了一支由法裔加拿大人组成的侦查队,在短暂的战斗后,华盛顿的印地安人盟友塔纳洽里森(Tanacharison)族人杀害了法国指挥官朱蒙维拉(Joseph Coulon de Jumonville),接着华盛顿在那里建立了一座名为“必需堡”(Fort Necessity)的堡垒,但在数量更多的法军和其他印地安人部队进攻下,这座堡垒很快便被攻陷,他也被迫投降。投降时华盛顿签下一份承认他"刺杀"了法军指挥官朱蒙维拉的文书(因为这份文书用法文写成,华盛顿根本看不懂),而这份文书导致了国际间的事变,成为法国印地安人战争的起因之一。这场战争也是七年战争的一部分。

  华盛顿稍后被法国人假释,在同意一年之内不返回俄亥俄谷地后被释放。

  华盛顿一直渴望加入英国军队,但当时殖民地的居民都对此不感兴趣。他在1755年终于等到机会,当时英军发动远征,试着重新夺回俄亥俄谷地。远征行动在莫农加希拉河战役(Battle of the Monongahela)中遭受灾难性结果。相当不可思议的,华盛顿的外衣被四发子弹击穿,但他仍毫发无伤,同时在炮火中他冷静的组织了军队的撤退。在弗吉尼亚州,华盛顿成了英雄人物,虽然战争的重心已经转移到别处,他继续领导了弗吉尼亚第一军团好几年。在1758年,他随着John Forbes将军展开另一次远征,成功的将法军驱离了杜根堡(Fort Duquesne)堡垒。

  华盛顿最初军事生涯的目标是希望成为正规的英军军官—而不仅是殖民地民兵的军官。但他一直未获升迁,因此他在1759年辞去了军职,并与马莎·丹德里奇·卡斯蒂斯结婚,她是一名已经育有两个小孩的富有寡妇。华盛顿和她一起抚养这两个小孩:约翰·帕克·卡斯蒂斯和马莎·帕克·卡斯蒂斯,稍后他还抚养了她的两名孙子女,但华盛顿从没有自己血亲的小孩。新婚后他们搬到弗农山居住,过着绅士阶级农夫和蓄奴主的生活,他并当选了弗吉尼亚当地的下议院议员。

美国革命(1774-1783)

北美独立战争:华盛顿横渡德拉瓦河的情景
北美独立战争:华盛顿在约克镇接受康瓦利斯率领英军投降的情景

  在1774年华盛顿被选为弗吉尼亚州的代表前往参加第一届大陆会议。由于波士顿倾茶事件,英国政府关闭了波士顿港,而且废除了马萨诸塞州的立法和司法权利。殖民地在1775年4月于列克星敦和康科特与英军开战后,华盛顿穿着军服出席第二届大陆会议—他是唯一一个这么做的代表,表示了他希望带领弗吉尼亚民兵参战的意愿。马萨诸塞州的代表约翰·亚当斯推荐他担任所有殖民地的总指挥官,并称他拥有“担任军官的才能……极大的天份和普遍的特质”。因为亚当斯了解到,确保南方的殖民地能与北部殖民地合作顺利组成大陆军团的最好方法,便是推荐一个南方殖民地人士担任总指挥官。华盛顿在1775年6月15日经由大会选举无异议支持成为了总指挥官,虽然很舍不得离开心爱的弗吉尼亚家园,华盛顿还是接受了指挥官职位,并宣称"我不认为我能胜任这个指挥官的光荣职位,但我会以最大的诚意接受职位"。华盛顿并宣称除了必要的开支外,不须付给他任何额外报酬。就这样,华盛顿于7月3日在马萨诸塞州的剑桥担任了全殖民地军队的总指挥官。

  华盛顿在1776年进攻波士顿,利用稍早在提康德罗加堡垒所夺取的火炮阵地,而得以俯瞰整个波士顿港,最后将英军逐出了波士顿。英军指挥官威廉·何奥下令英军撤回加拿大的哈利法克斯。华盛顿接着率领军队前往纽约市,预期英军将发动攻势。拥有压倒性军力的英军于8月展开了攻势,而华盛顿所率领的撤退行动却相当笨拙,几乎全军覆没。他也在8月22日输掉了长岛战役,不过得以撤退大多数的军队回到大陆。在接下来又输掉了几次战役,使得军队仓促的撤离了新泽西州,此时美国革命的未来岌岌可危。

  在1776年12月25日的晚上,华盛顿重整旗鼓。在这场特伦顿战役中,他领导美军跨越特拉华河,突袭黑森雇佣军的兵营。并接着在1777年1月2日的晚上向查理斯·康沃利斯率领的英军发动突袭,这次奇袭振奋了支持独立的殖民地阵营的士气。

  在1777年夏天,英军发动了三路并进的攻势,一路由约翰·伯戈因(John Burgoyne)率领从加拿大向南进攻,一路由威廉·何奥率领攻击当时殖民地的首都费城。而华盛顿撤往南方,却在9月11日的布兰迪万河战役(Battle of Brandywine)中遭受惨败。为了击退英军而发动的日耳曼敦战役(Battle of Germantown)则因为浓雾和军队的混乱而告失败。华盛顿和他的军队只得撤回环境恶劣的佛吉谷(Valley Forge)艰难的渡过冬天。

  在1777年至1778年的冬天,是大陆军(和政治上的革命运动也是)战况及士气最恶劣的时刻,大陆军遭受了极大的战损和恶劣的生活环境。但华盛顿依然坚定着指挥军队,并持续向后方的殖民地大会要求更多补给,使大陆军能克服寒冷的冬天,逐渐回复士气。2月时一名曾服役于普鲁士军参谋部的军官弗里德里希·冯·施托伊本(Friedrich von Steuben)前来佛吉谷,自愿帮忙训练华盛顿军队,以使他们能在战场上能和英军相较量。施托伊本在佛吉谷的训练改进了战术和作战纪律,大幅增进了殖民地军的战力,使殖民地军得以摆脱乌合之众的状态。在佛吉谷的训练告一段落时,华盛顿的军队已经焕然一新了。

  华盛顿接着率领军队于1778年6月28日的蒙茅斯战役(Battle of Monmouth)中攻击从费城前往纽约的英军,与英军打成平手,但英军分裂殖民地政府的企图于是失败了。由于这场战役的胜利,加上一年前于萨拉托加战役(Battle of Saratoga)中击败了伯戈因率领的入侵英军,情势逐渐好转,英军显然无法攻克整个新国家,因此法国决定正式与美国结盟。

  在1778年后英军最后一次的试着分离殖民地,这次英军集中于南方地区。华盛顿的军队并没有直接攻击他们,而是前往驻扎位于纽约的西点(West Point)军事基地。在1779年华盛顿命令5分之1的大陆军展开沙利文远征(Sullivan Expedition),对那些与英军结了盟且常攻击美军前线堡垒的易洛魁联盟的6个部落的其中4个发动攻势。并没有战斗发生,不过至少摧毁了40个易洛魁村庄,使这些印地安人被迫永远离开美国,迁徙至加拿大。在1781年美军以及法国陆军和海军一同包围了康沃利斯在约克敦的军队,华盛顿迅速前往南方,于10月17日接掌指挥美军和法军,继续围城战斗直到10月17日康沃利斯投降,10月19日,他接过了康沃利斯的投降宝剑。尽管英军仍在纽约市和其他地点活动直到1783年,这场战役还是成了独立战争最后一场主要的战斗。

  接着在1783年,随着巴黎条约的签署,英国承认了美国的独立。华盛顿解散了他的军队,并在新泽西州的洛基山(Rocky Hill)向追随了他多年的士兵们发表了精彩的告别演说。几天后,英国人从纽约市撤退,华盛顿和殖民地政府重回城市,他于12月4日在纽约市发表了正式的告别演说。

  应该指出的是,华盛顿的战术毫无特殊之处,既无开创性、也对军事历史毫无影响,而且他在许多次战役中都犯下大错。但他仍被奉为战争英雄,因为支持他的人们认为,由于他所主张的革命概念,美军也在战争中存活并持续战斗,使得美国得以维持独立而持续至今。华盛顿一直躲开与英军直接的冲突,避免了美军决定性的战败或投降。他相当了解美军的弱点并且也限制了他们进行过于冒险的行动,并利用他勇敢的人格激励军队,使他们能撑过漫长而艰难的战争。

  华盛顿在战争中选择了正确的战略,如同古罗马将军费边在第二次布匿战争的战略,持续地拖延敌人将能使英国人如同当年的汉尼拔一样,“攻到了门外”但却“不得其门而入”。很快英国人将会了解到继续作战只是浪费资源,他们只能追击美军进行混战,却无法彻底捕捉到美军的主力。华盛顿了解到这场战争将会经由外交途径取得胜利,而不是靠着士兵们。

为独立而战

  18世纪50年代,华盛顿曾参加英法七年战争(1756~1763),获中校和上校衔,积累了军事指挥的经验。1759年当选为弗吉尼亚议员。同年与富孀M.D.卡斯蒂斯结婚,获得大批奴隶和1.5万英亩土地,成为弗吉尼亚最大的种植园主。在经营农场、手工作坊的过程中,华盛顿体察了英国政府和商人对北美的限制、盘剥之苦,对于1763年颁发的禁止向阿巴拉契亚山以西移民的英王公告令尤为不满,促使他积极参与弗吉尼亚议会反英活动。七年战争后,在群众性的反英活动和T.潘恩的《常识》的影响下,走上争取独立的道路。

  1774年和1775年,先后作为弗吉尼亚议会的代表出席第一届、第二届大陆会议。1775年6月15日,华盛顿当选为大陆军总司令。战争初期,针对英国速战速决的军事战略,华盛顿从纽约退到新泽西,连丢数城。1776年12月25日,他乘敌之虚,深夜突袭特伦顿,大获全胜。1777年1月2日深夜,巧攻普林斯顿,重创英军,结束了大陆军连打败仗的局面。同年10月,大陆军在北方的萨拉托加大败英军。美法联盟正式建立后,整个战争形势大为改观。1781年10月19日,英军在突围时惨遭失败,全军投降。华盛顿卓有成效地领导了北美独立战争。通过《巴黎条约》(1783),迫使英国承认美国的独立。

  战争结束后,华盛顿解散大陆军。1783年12月23日递交辞呈,解甲归田。1787年他主持召开费城制宪会议,把修改《邦联条例》变为制定新宪法。他调解各方利益冲突,使会议克服一次次危机,最终成功地制定了联邦宪法。

在弗吉尼亚家园(1783-1787)

  1783年12月23日,华盛顿向邦联议会(Congress of the Confederation)辞去了他在军队里总司令的职务,邦联议会稍后并在马里兰州安那波利斯的议院召开了会议。这对于新生国家而言是相当重要的过程,建立了由平民选出的官员—而不是由军人来组织政府的先例,避免了军国主义政权的出现。华盛顿坚信唯有人民拥有对国家的主权,没有人可以在美国籍著军事力量、或只因为他出生贵族而夺取政权。

  华盛顿接着返回弗农山的庄园,就在1783年圣诞节前夕那天的傍晚抵达家门。自从1775年因战争离开心爱的家园后,他都一直没有机会回家。在门口欢迎他的是他之前曾向其许诺过会在8年内返家的妻子,以及4个已经能够走路的孙子女,全都在他离家的这段时间出生。战争也带走了他所扶养的继子约翰的性命,于1781年在约克镇的一次行军里发烧过世。

  当华盛顿离开军队时,他在大陆军团里的最终头衔是“将军和总司令”。

  在1787年华盛顿主持了在费城举行的制宪会议。他并没有参与讨论,但他的威望维持了会议的秩序,并让代表团能专注于讨论上。在会议后他的威望使得包括弗吉尼亚州议会在内的许多人相信这个会议的成果,而支持了美国宪法。

  华盛顿的庄园广达8000英亩(32平方公里),如同当时其他许多农场主一样,尽管拥有大量土地,华盛顿手上的现金都不多,常常四处借贷。在后来他成为总统时,他甚至得借款$600元以搬家到首都纽约。

总统任职期间

  1789年当选为美国第一任总统,4月30日在纽约华尔街联邦大厦的阳台上宣誓就职。他组织机构精干的联邦政府,颁布司法条例,成立联邦最高法院。他在许多问题上倾向于联邦党人的主张,但力求在联邦党和民主共和党之间保持平衡。他支持财政部长A.汉密尔顿关于偿还国债、征收国产税、成立国家银行的计划,确立国家信用,加速了资本原始积累的进程,发展工商业和保护对外贸易。他不顾汉密尔顿的反对,批准国务卿T.杰斐逊所支持的公共土地法案,奠定了西部自由土地制度的基础。1789年9月,在华盛顿主持下,通过了《法院法》,开始建立美国的司法系统。1793年,再度当选总统。同年4月22日发表中立宣言,宣布美国对正在欧洲进行的反法斗争采取中立立场。为了缓和同英国的矛盾,1794年11月华盛顿派首席法官J.杰伊与英国谈判,签订《杰伊条约》,因有损于美国利益而遭反对。1796年9月17日,华盛顿发表“告别词”,要求人民凡事以国家利益为重,告诫美国切勿同任何国家缔结永久性的同盟,更不要卷入不必要的战争。同时,他表示不再出任总统,从而开创美国历史上摒弃终身总统、和平转移权力的范例。次年,回到维农山庄园。因对美国独立作出重大贡献,被尊为美国国父。

退休和去世

  两届总统任期届满后,美国人民挽留华盛顿继续竞选连任,华盛顿拒绝了:“我走在尚未踏实的土地上,我的所作所为将可能成为以后历届总统的先例。”他向美国人民解释,“你们再继续选我做总统,美国就没有真正的民主制度了”。

  自从1797年3月退休后,华盛顿带着轻松的心情回到弗农山。他在那里建立了蒸馏室,并成为了或许是当时最大的威士忌蒸馏酒制造业者,到了1798年便生产了11,000加仑的威士忌,获得7,500美元的利润。

  1799年,美国即将举行总统竞选,联邦党人因为党内分歧和声望日下,希望华盛顿出来竞选,但是华盛顿在致乔纳森·特朗布尔州长的信中拒绝了:“一旦我这样做将是可耻的,因为尽管这是我国同胞的愿望,而且在大家的信任下我可能当选并任职,但另一个比我更有才能的人却会因此去职……如果我参加竞选,我就会成为恶毒攻击和无耻诽谤的靶子,不但会被加上摇摆不定的罪名,而且还会被诬为怀有野心,一遇时机便爆发出来。总之,我将被指责为昏聩无知的老糊涂。”

  在那一年里,由于战争逼近,为了警告法国,华盛顿被新总统约翰·亚当斯任命为美国陆军的中将(在当时这是军中最高的阶级了)。这只是象征性的任命,华盛顿并没有真的服役。接下来一年里,华盛顿染上了感冒,引起严重的发烧和喉咙痛,并恶化为喉头炎和肺炎,并在1799年12月14日去世,享年67岁。遗体葬在弗农山当地。

  华盛顿死后,他昔日的革命战争伙伴,国会议员哈利·李(Harry Lee)对他的称赞相当著名:“他是一个公民,他是战争中的第一人,也是和平时代的第一人,也是他的同胞们心目中的第一人。”

  华盛顿为未来的美国树立了许多的先例,他选择和平地让出总统职位给约翰·亚当斯,这个总统不超过2任的先例被看作是华盛顿对美国最重要的影响。

  他也被许多人称为美国的国父,并被视为美国的创立者中最重要的一位,他也在全世界成为一个典型的仁慈建国者的形象。美国人谈到他时总是称他为美国的国父。他也在麦克·H·哈特(Michael H. Hart)所著的影响世界历史100位名人中排名26名,并被多数学者们视为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位总统。

  尽管华盛顿去世时获得了当时最高的军衔—三星的陆军中将(Lieutenant General),随着时光流逝,越来越多将军(从格兰特开始)获得了和他一样以及更高(四星以及五星)的军衔,这看起来就像华盛顿功绩不如他们一般。直到1976年国会通过法案,追封华盛顿为“合众国特级上将”(General of the Armies of the United States,相当于苏联等国的大元帅军衔),并正式宣布此为是美国最高军衔,超过以往和未来的所有元帅(五星上将)和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