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国桢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乔国桢(1907~1945)原名乔如桢,化名王拯民、高鹤龄、乔干卿、乔胶治、贺凝、蒙子学、焦复生、高子香。陕西葭州(今佳县)人。1924年考入绥德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同年冬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底转为中共党员,旋赴开封,在国民军第二军学兵队任排长、中共支部干事。1926年5月赴广州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同年秋毕业回陕,在三原、富平等县从事农民运动,组织农民协会,被誉为“农运大王”。

  1927年6月,乔在富平被捕,关押在三原陆军监狱,后被在陕军任旅长的中共党员许权中营救出狱,任华县高塘民团教练,组织农民加入民团,进行训练,使当地中共组织初步掌握了一支农民武装。1928年3月,乔在华县再次被捕,由于他在当地威望甚高而获释。

  渭华起义失败后,乔赴河北从事党的秘密工作,先后担任中共井陉县委书记、唐山市委委员兼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他到唐山开滦煤矿,和工人一起挖煤,边劳动边宣传,深得矿工们的信任。1929年11月,他在工人家中召开十月革命十二周年纪念会议时,第三次被捕,关押在国民党唐山市党部,后乘夜逃出,腿部摔伤,拄着木棍,到天津找到中共组织,担任天津赤色工会书记,活跃在工厂集中的市郊。1930年4月29日,乔在天津杨庄子开会,筹备五一节示威游行时,不幸第四次被捕,被关在天津河北省第三监狱。第三监狱中共秘密支部书记为傅懋恭(彭真),乔化名高子香,担任支部组织干事。6月底,共产党员魏振华被迫害死于狱中,傅、乔召开中共支部会,拟出八项要求,并决定7月2日开始绝食。7月4日,中共顺直省委发出《动员广大群众援助天津被捕战士绝食运动的紧急通知》。狱方被迫于7月6日接受八项要求。此后,傅懋恭被转移到陆军监狱,党支部改选,乔国桢任书记。9月16日,政治犯要求向共产党员张宗信遗体告别,狱方借机报复,把代表关入单人牢房。乔和张明运等商议后,于17日开始第二次绝食斗争,并密报省委,投稿《大公报》。狱方阴谋败露,被囚代表送回,改善了狱中待遇,第二次绝食斗争也获得胜利。

  1931年5月,乔刑满出狱,被中共组织任命为特派员,赴绥远(旧省名,1954年撤销,并入内蒙古自治区)工作。7月3日在北平等路费时又一次被捕。在国民党的军法处,他和薄一波、刘澜涛、张友清等利用敌人内部的矛盾,搞“翻供”斗争,不少同志减了刑。不久,乔被送到草岚子监狱,任中共狱中秘密支部组织干事。因肺病复发被保外就医,还为党组织做了许多联络工作。1935年3月第六次被捕。在军警的威逼利诱下,始终坚强不屈。7月26日深夜,在难友的协助下成功越狱。

  1938年3月,在中共组织安排下,乔到了延安,一边治疗疾病,一边向组织汇报工作,并要求到苏联医治肺病。1939年夏,乔由迪化(今乌鲁木齐)乘飞机到莫斯科住院治疗。1940年秋,身体刚有好转,就要求回国。途经新疆,因国民党顽固派挑起第二次反共高潮,他暂留迪化待命。

  1942年9月,曾伪装亲共的新疆督办盛世才,将在新疆的全部共产党人集中于迪化(今乌鲁木齐)软禁。1943年2月又把他们正式投入监狱,乔第七次被捕。监狱的摧残,使他的肺病复发,被送进“养病室”关押。在养病室,他设法与狱中的中共组织联系,相互传递消息。根据多次坐牢经验,他奋力写下万余字的意见稿秘密传阅,向难友们传授监狱斗争的原则、对策和方法。

  1945年3月,战友李握如患病住进“养病室”,一边养病,一边照料卧床不起的乔国桢。反动派害怕革命者的亲近,竟命令李握如离开“养病室”。临别前,乔说:“我恐怕不行了,请转告同志们一定要坚持斗争,返回延安!”他将从苏联带回的一把小剪刀送给李握如留念,并托李回延安后打听他妻子和儿女的下落。李握如回到牢房后,另一位同志又“装病”去“养病室”护理乔。但他病情日益沉重,同年7月31日与世长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