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拼音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重定向自中文拼音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繁体.png 简体.png

  漢語拼音(Hànyǔ Pīnyīn),一般也簡稱拼音,是一種用羅馬字母記寫漢字讀音的方法系統。漢語拼音在中國大陸作為基礎教育內容全面使用。在海外中文教學,特別是華語地區如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等,目前也在漢語教育中進行漢語拼音教學。臺灣自2009年開始,中文譯音也採用漢語拼音,但護照姓名和部分地名仍采舊式威妥瑪拼音

  漢語拼音同時是將漢字轉寫為拉丁字母的規範方式。《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第十八條規定:“漢語拼音方案中國人名、地名和中文文獻羅馬字母拼寫法的統一規範,並用於漢字不便或不能使用的領域。”漢語拼音也是國際普遍承認的漢語普通話拉丁轉寫標準。國際標準ISO7098(中文羅馬字母拼寫法)寫道:“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1958年2月11日)正式通過的漢語拼音方案,被用來拼寫中文。轉寫者按中文字的普通話讀法記錄其讀音。”無論中國自己的規範還是國際標準,都明確指出了漢語拼音的性質和地位,即漢語普通話的拉丁拼寫法或轉寫系統,而非漢語正字法或漢語的文字系統。漢語拼音字母只是對方案所用拉丁字母個體的稱謂,並不意味著漢語拼音是一種拼音文字(全音素文字)。

  漢語拼音採用拉丁字母和一些附加符號表示漢語的發音。漢語拼音的形式構成分為聲母、韻母和聲調三部分。

  根據《漢語拼音方案》“字母表”的規定,漢語拼音使用26個現代基本拉丁字母,有大小寫之分,字母順序與英語字母表一致。其中字母V/v,在方案中規定為“拼寫外來語、少數民族語言和方言”之用。由於漢語拼音的實際職能僅限於拼寫漢語普通話,如今這條規定已然無人問津。不過,字母V/v目前又作為一個鍵位成為《漢語拼音方案的通用鍵盤表示規範》為不能省略兩點附加符號的字母ü規定的通用鍵盤替代表示。

  有時可能需要注意,漢語拼音方案發佈時使用的字體,並不沿用任何一種通行的字體,而是以非襯線體為基礎,幾種字體的混合體,這與常見的拉丁字母略有不同。其中較為特殊的是用世紀哥特體寫的,沒有襯線的字母A的小寫ɑ和字母G的小寫ɡ,以及字母Y的兩筆直畫小寫y。這種習慣一直沿用下來,但是《漢語拼音方案》本身並沒有規定用哪種字體。這幾個字形多用於中國大陸正規的語言學專著以及語文教育和對外漢語教學方面的出版物,特別是中小學語文教材。做出如此設計,主要是擔心初學拼音字母的學童在手寫的時候也去機械模仿常見印刷體a和g的字形。但隨著英語教育在中國大陸的普及,如何印刷都變得無傷大雅。而且方案同時規定:“字母的手寫體依照拉丁字母的一般書寫習慣。”可見,漢語拼音字母和其他常見的基本拉丁字母並不是兩套字母表。

  漢語拼音方案還使用了一些附加符號,主要是聲調符號和字母ü上的兩點符號。前者與字母的組合雖然數目有限,但具體和哪個字母形成組合其實都是臨時的,因為一個聲調符號就表示了整個音節的高低變化,或者說,表示了一種“超音段音位”;後者來源於德語的元音變音字母(Umlaut),與字母u的組合固定地表示一個母音([y])。還有一種極其少見的附加符號,用在e/z/c/s之上,形成ê/ẑ/ĉ/ŝ,依次表示一個單母音韻母([ɛ])和三個捲舌塞擦音聲母zh/ch/sh。

漢語拼音 字母

字母表

字母 名稱 字母 名稱
Nn ㄋㄝ
Bb ㄅㄝ Oo
Cc ㄘㄝ Pp ㄆㄝ
Dd ㄉㄝ Qq ㄑㄧㄡ
Ee Rr ㄚㄦ
Ff ㄝㄈ Ss ㄝㄙ
ㄍㄝ Tt ㄊㄝ
Hh ㄏㄚ Uu
Ii Vv ㄞㄝ
Jj ㄐㄧㄝ Ww ㄨㄚ
Kk ㄎㄝ Xx ㄒㄧ
Ll ㄝㄌ Yy ㄧㄚ
Mm ㄝㄇ Zz ㄗㄝ

注:

  1. 字母的讀音與英語等使用的拉丁字母不同。

  2. 字母V,只用來拼寫外來語、少數民族語言和方言。

  3. 字母的手寫體依照拉丁字母的一般書寫習慣。

  4. 專有名詞如人名、地名,第一個字母應大寫。

漢語拼音 聲母

  漢語中每個音節起始處的輔音可以構成聲母。漢語拼音方案《聲母表》規定的聲母符號一共有21個(不含零聲母)。

  不過,漢語音節起始處絕非只有21種輔音。在實際語流中,半母音、喉塞音和某些鼻音都可能成為一個漢語音節的領音音系學將這些輔音歸納為零聲母音段,例如“安”(an)、“英”(ying)、“文”(wen)、“元”(yuan)等就是零聲母音節。由於零聲母輔音聽感並不十分明顯,加上漢語拼音屬於音位拼音而非音素拼音,故漢語拼音方案不承認其聲母地位,認為零聲母音節是以母音開頭、沒有聲母而只有韻母和聲調的音節。

  漢語拼音方案規定的21個聲母符號,按照《聲母表》原順序排列如下:

字母 b p m f d t n l
發音
字母 g k h   j q x
發音  
字母 zh ch sh r z c s
發音

  《漢語拼音方案》規定,在給漢字注音的時候,為了使拼式簡短,zh、ch、sh可以省作ẑ、ĉ、ŝ,ng可以省作ŋ,然而這幾個符號並不常用。ng在普通話中只作韻母,在某些方言中則可作聲母。

漢語拼音 韻母

韻母表
  i
ㄧ 衣
u
ㄨ 烏
ü
ㄩ 迂
ɑ
ㄚ 啊

ㄧㄚ 呀

ㄨㄚ 蛙
 
o
ㄛ 喔
  uo
ㄨㄛ 窩
 
e
ㄜ 鵝
ie
ㄧㄝ 耶
 
ㄩㄝ約
ɑi
ㄞ 哀
  uɑi
ㄨㄞ 歪
 
ei
ㄟ 誒
  uei
ㄨㄟ 威
 
ɑo
ㄠ 熬
iɑo
ㄧㄠ 腰
   
ou
ㄡ 歐
iou
ㄡ 憂
   
ɑn
ㄢ 安
iɑn
ㄧㄢ 煙
uɑn
ㄨㄢ 彎
üɑn
ㄩㄢ 冤
en
ㄣ 恩
in
ㄧㄣ 因
uen
ㄨㄣ 溫
ün
ㄩㄣ 暈
ɑnɡ
ㄤ 昂
iɑnɡ
ㄧㄤ 央
uɑnɡ
ㄨㄤ 汪
 
enɡ
ㄥ 亨的韻母
inɡ
ㄧㄥ 英
uenɡ
ㄨㄥ 翁
 
onɡ
ㄨㄥ轟的韻母
ionɡ
ㄩㄥ 雍
   

  (1)'知、蚩、詩、日、資、雌、思”等字的韻母用i。

  (2)韻母ㄦ寫成er,用做韻尾的時候寫成r。

  (3)韻母ㄝ單用的時候寫成ê。

  (4)i 行的韻母,前面沒有聲母的時候,寫成yi(衣), yɑ(呀), ye(耶), yɑo(腰),you(憂),yɑn(煙),yin(因),yɑnɡ(央),yinɡ(英),yonɡ(雍)。u 行的韻母,前面沒有聲母的時候,寫成wu(烏), wɑ(蛙), wo(窩), wɑi(歪),wei(威),wɑn(彎),wen(溫),wɑnɡ(汪),wenɡ(翁)ü 行的韻母跟聲母j,q,x拼的時候,寫成ju(居),qu(區),xu(虛),ü上兩點也省略;但是跟聲母l,n拼的時候,仍然寫成lü(呂),nü(女)。

  (5)iou,uei,uen前面加聲母的時候,寫成iu,ui,un,例如niu(牛),ɡui(歸),lun(論)。

韻母的分類

  按照韻母的結構和發音特點,普通話韻母可作不同的分類。

  按韻母的結構分類:普通話韻母按結構可分為單韻母、複韻母和鼻韻母三類。

  按韻母的口形分類:韻母可根據韻頭分為四類,稱為四呼,即開口呼(a、o、e、ê)、齊齒呼(i)、合口呼(u)和撮口呼(ü)。漢語拼音的韻母表就是按此排列的。

韻頭、韻腹、韻尾

  複韻母由韻頭、韻腹、韻尾組成:

  韻母只有一個母音(如 a),或者一個母音帶一個鼻輔音(如 an)的話,該母音稱為韻腹,所帶的鼻輔音稱為韻尾。

  韻母若由兩個母音構成(如 ao、ie),開口度較大的母音為韻腹,餘下的母音若在韻腹前則稱為韻頭(又稱介音),若在韻腹後則稱為韻尾。

  韻母有三個母音(如 iou),或者兩個母音帶一個鼻輔音(如 ueng)的話,則中間的母音是韻腹,第一個母音是韻頭,韻腹後的母音或鼻輔音為韻尾。

漢語拼音 聲調

  漢語普通話中有四個聲調,四個聲調符號分別是:


  第一聲,(陰平,或平調¯);

  第二聲,(陽平,或升調ˊ);

  第三聲,(上聲,或上音ˇ);

  第四聲,(去聲,或去音ˋ);


  陽平符號從左下寫起(提),去聲符號從左上寫起。

  每個漢字由韻母和聲母配合構成一個音節構成。在韻母上部應該標出聲調,為了方便也可省略。


  漢語拼音中標聲調位置的規則如下:

  聲調符號標在音節的主要母音上。輕聲不標。

  如果沒有a,但有o或e,則標在這兩個字母上。這兩個字母不會同時出現。

  如果也沒有o和e,則一定有i、u或ü。如果i和u同時出現,則標在第二個韻母上。這是特別針對ui和iu而言的(這兩個音的實際讀音應該是uei和iou)。如果i和u不同時出現,則標在出現的那個韻母上。

  聲調一律標原調,不標變調。但是在語音教學時可以根據需要按變調標寫。

漢語拼音 變調、輕聲、兒化、音變、聲調符號、隔音符號

變調

  變調是指在讀詞語或朗讀說話過程中,由於鄰近音節聲調的相互影響,有些音節的聲調往往要發生變化的現象。


  “一”的變調

  “一”在去聲音節前讀陽平,調值35。

  “一”在非去聲音節前,即在陰平、陽平、上聲前讀去聲,調值51。


  “不”的變調

  “不”在去聲音節前讀陽平,調值35。

  “一”夾在重疊式動詞中間,“不”夾在動詞或形容詞中間,或充當動詞後面的不語時,都輕讀,屬於“次輕音”。

輕聲

  輕聲在漢語拼音中不標調,如:你們(nǐ men)。而某些辭書上是通過在音節前加點的方式來表示輕聲,如:你們(nǐ•men)。輕聲是一種特殊的變調現象,也是普通話中的一種特殊現象。

輕聲的作用

  在普通話中,有的輕聲詞有區別詞義和詞性的作用。如:外面wàimiàn(外表)與外面wàimian(外邊)的詞義不同;對頭duìtóu(正確、合適,形容詞)與對頭duìtou(仇敵、對手,名詞)的詞性不同。

  讀作輕聲的幾種情況:

  1. 固定讀輕聲的:

   (1) 名詞、代詞的尾碼(子、頭、們等)

   (2) 語氣詞(啊、嗎、呢、吧等)

   (3) 助詞(的、地、得、著、了、過等)

   (4) 音節重疊的親屬稱謂(爸爸、媽媽、哥哥、姐姐等)

   (5) 名詞、代詞後面的方位詞(上、下、裡、面等)

   (6) 動詞、形容詞後面表示趨向的詞(來、去、上等)

   (7) 單音節動詞的重疊形式(看看、試試等)


  2. 少部分用於分辨詞義詞性的


  3. 習慣上讀輕聲的詞語

兒化

  讀處於詞尾的“兒”字時,只保留捲舌的動作,與前一個音節融合成一個音節。

  兒化音變規則

  1. 音節末尾是a、o、e、ê、u的音節,韻母直接捲舌。

  2. 韻尾是i、n(in、ün除外)的音節,丟掉韻尾,韻腹直接捲舌。

  3. 韻母是in、ün的音節,丟掉韻尾,加er。

  4. 韻母是i、ü的音節,直接加er。

  5. 韻母是舌尖母音-i(前)和-i(後)的音節,韻母變作er。

  6. 韻尾是ng的音節,丟掉韻尾,韻腹鼻化(發音時口腔鼻腔同時共鳴,稱作鼻化音,用~表示)並捲舌。

  普通話中有的詞語末尾也是“兒”字,如嬰兒、幼兒等,這些詞語中的“兒”字是自成音節,不是兒化韻。在某些詩歌、散文中,為了節奏和韻律的和諧,詞尾的“兒”也是自成音節,不需兒化,否則會打亂詩歌或文章句子的節奏。

音變

  “啊”的音變

  1.“啊”在句首的音變

  “啊”在句首的一般讀陽平或上聲。

  2.“啊”在句末的音變

   (1) 前一個音節結尾音素是a、o(ao、iao除外)、e、ê、i、ü時,“啊”讀作ya,書面可寫作“呀”。

   (2) 前一個音節結尾音素是u(包括ao、iao)時,“啊”讀作wa,書面可寫作“哇”。

   (3) 前一個音節結尾音素是-n時,“啊”讀作na,書面可寫作“哪”。

   (4) 前一個音節結尾音素是ng時,“啊”讀作nga,書面可寫作“啊”。

   (5) 前一個音節結尾音素是舌尖母音-i(前)時,“啊”可讀作[zA疑是za,麻煩檢查]。

   (6) 前一個音節結尾音素是舌尖母音-i(後)時,“啊”讀作ra。

  3. 部分形容詞的音變

  形容詞+重疊式尾碼的詞語,即ABB式,一般讀陰平,也可以讀原調。

隔音符號

  ɑ,o,e開頭的音節連接在其它音節後面的時候,如果音節的界限發生混淆,用隔音符號(')隔開,例如pi'ɑo(皮襖)。

 

漢語拼音的作用

  漢語拼音對普及識字以及初等教育起了很大的作用。同時它也為語源學漢語與其它語言的比較提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工具。同過去其它的漢語拉丁化的規則相比,它的規律比較簡單,發音更規範於普通話的發音。它系統地體現了普通話發音的規則。

  隨著電腦的普及,漢語拼音也是一種非常常用的中文輸入法。

  由於漢語拼音是一種只書寫讀音的體系,無法取代漢字。完全用漢語拼音寫出來的文章很難懂,因此,它不是一種正式的書寫方式,而只是一種閱讀的幫助。

漢語拼音的歷史

  古代沒有拼音,就使用反切,就是用兩個認識會念的字,取第一個的聲母,取第二個的韻母,拼合起來就行了。

  古代,中國的回族不學漢字,學習阿拉伯語,但他們用阿拉伯文的字母來拼寫口語(漢語),所以這是中國最早的拼音。元朝,蒙古統治者用改變了的藏文的字母來拼寫漢語等語言,叫八思巴字。雖然不是專門拼寫漢語的,但是,也算漢語拼音的一種吧。 明朝,西方傳教士用拉丁字母拼寫漢語,是中國最早的拉丁字拼音。 清末明初,出現了用簡單的古字表現漢語語音的拼音方式。民國年間,政府制定了“注音字母”,就是這個系統的集中表現。現在臺灣依然使用。但是,同時也出現了拉丁字的拼音運動,而且,跟左翼人士的政治運動結合很密切。 共和國成立後,立即由政府制定了“漢語拼音方案”,就是現在使用的這一套方案。聯合國也承認的。

  漢語拼音方案最早可以追溯到1906年朱文熊的《江蘇新字母》和1908年劉孟揚的《中國音標字書》,還有1926年的國語羅馬字和1931年的拉丁化中國字。所有這些漢字拉丁化方案都為漢語拼音的制定提供了基礎。

  1949年,吳玉章給毛澤東寫信,提出為了有效的掃除文盲,需要迅速進行文字改革。毛澤東把信批復給郭沫若、茅盾等人研究,於1949年10月成立中國文字改革協會,其中一項任務就是研究漢語拼音方案。

  1954年,中國文字改革協會改為國務院直屬的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其間收到各種漢語拼音方案1600多個。大致有這樣幾種形式:漢字筆劃式、拉丁字母式、斯拉夫字母式、幾種字母的混合形式、速記式、圖案式、數位形式。而最後決定採用拉丁字母作為漢語拼音的符號系統,以便於國際間的交流和合作。

漢語拼音運動的歷史

  漢語拼音的古代史 中國原來沒有拼音字母,採用直音或反切的方法來給漢字注音。直音,就是用同音字注明漢字的讀音,如果同音字都是生僻字,就是注了音也讀不出來。反切,就是用兩個漢字來給另一個漢字注音,反切上字與所注字的聲母相同,反切下字與所注字的韻母和聲調相同。

  唐代守溫在分析漢語聲母韻母和聲調的基礎上,制定了描述漢字語音的三十六字母,說明當時我國的語音分析已經達到很高的水準,可惜他用漢字來表示這些聲母和韻母,因此,這樣的字母沒有進一步發展成拼音文字。

  500年前中國部分穆斯林少數民族中曾經使用“小經”文字,這種文字是一種阿拉伯文字。用阿拉伯字母來拼寫漢語,比唐代守溫用漢字來表示聲母和韻母又進了一步。共有36個字,其中4個字母是特有的,這可能是中國最早的用來拼寫漢語的拼音文字,它不再帶有漢字的痕跡,完全採用拼音字母。“小經“同時也為東鄉、撒拉等民族使用。

  明朝末年西方傳教士來中國傳教,為了學習漢字,他們開始用拉丁字母來拼寫漢語。1605年,義大利耶穌會傳教士利瑪竇(Matteo Ricci, 1552-1610)在北京出版了《西字奇跡》,其中有4篇漢字文章加了拉丁字母的注音。這是最早用拉丁字母給漢字注音的出版物,比“小經”用阿拉伯字母給漢字拼音稍晚,“小經”大概是最早用字母文字給漢字拼音的嘗試。《西字奇跡》原書已不容易找到,據說,梵蒂岡圖書館尚有藏本。

  1626年,法國耶穌會傳教士金尼閣杭州出版了《西儒耳目資》,這是一本用拉丁字母給漢字注音的字彙。注音所用的方案是在利瑪竇方案的基礎上修改的。利瑪竇和金尼閣的方案是以“官話讀書音”為標準設計的,適於拼寫北京語音。這種新穎的拼音方法給中國學者以很大的啟迪。但是,在兩三百年間,利瑪竇和金尼閣的方案只是在外國傳教士中使用,沒有在中國人當中廣為傳播。

  1815年到1823年之間,在廣州傳教的英國傳教士馬禮遜編了一部《中文字典》,這是最早的漢英字典,字典中用他自己設計的拼音方案來拼寫漢語的廣東方言,實際上是一種方言教會羅馬字。接著,在其他的方言區也設計了不同方言的方言教會羅馬字。其中廈門的“話音字”1850年開始傳播,僅在1921年就印刷出售五萬冊讀物,直到新中國成立以前,大約還有十萬人左右使用這樣的方言教會羅馬字。其他各地的方言教會羅馬字,在南方的通商口岸傳播,主要用來傳教。

  1867年,英國大使館秘書威妥瑪(Thomas F. Wade)出版了北京語音官話課本《語言自邇集》,他設計了一套拼寫法,用拉丁字母來拼寫中國人名、地名和事物的名稱,叫做“威妥瑪式”。

  1931年到1932年間,有兩個外國傳教士提出了“辣體漢字”,這是一種根據《廣韻》設計的、以音節為單位的漢語拉丁字母文字,同音字幾乎都有不同的拼寫法,拼寫的是方言。

  這些用拉丁字母拼寫漢字的方案,為以後的漢語拼音運動提供了經驗。

  漢語拼音的近代史 中國人自己的漢語拼音運動是從清朝末年的切音字運動開始的。鴉片戰爭以後,中國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挽救民族危亡和振興中華的熱情,激發著一些愛國知識份子提出了教育救國的主張,梁啟超沈學盧戇章王照都一致指出,漢字的繁難是教育不能普及的原因,因此,掀起了一場“切音字運動”。梁啟超在《沈氏音書序》中指出,“國惡乎強?民智斯圖強,民惡乎智?盡天下之人而讀書,而識字,斯民智矣”。沈學說:“歐洲列國之強,……有羅馬之切音也。人易於讀書,則易於明理,理明,利弊分析,上下同心,講求富強”。盧戇章說:“以切音以識漢文,……全國皆能讀書明理,國家何致貧窮?人民何致魚肉?”王照說:“列位啊,咱們個人都要點兒強吧,瞧瞧咱們中國都成什麼樣兒啦?”“中國政府非注意下層教育不可,欲去下層教育的障礙,非制一種溝通語言的文字使言文合一不可”。

  盧戇章(1854-1928)是中國第一個創制拼音文字的人。1892年,他在廈門出版《一目了然初階》,公佈了他創制的“中國切音新字”,用拉丁字母及其變體來拼廈門音,聲韻雙拼,左右橫寫,聲母在右,韻母在左,另加鼻音符號和聲調符號,增加聲母後還可兼拼泉州音和潮州音。他認為,漢字“或者是當今天下之文字之至難者”,而切音新字“字母與切法習完,凡字無師能自讀”,這樣一來,“省費十餘載之光陰,將此光陰專攻於算學、格致、化學,以及種種之實學,何患國不富強也哉!”盧戇章並不要求廢除漢字,他主張“切音字與漢字並列”。後來,他又編寫了《中國字母北京切音教科書》和《中國字母北京切音合訂》,用切音字來拼寫官話。

  繼盧戇章的《一目了然初階》之後,開始了延續20年的切音字運動。幾乎每隔一二年就有新的切音字方案出現,如吳敬恒的《豆芽快字》,蔡錫勇的《傳音快字》,沈學的《盛世母音》,王炳耀的《拼音字譜》,王照的《官話合聲字母》,勞乃宣的《增訂合聲簡字》等。這些切音字方案多數是聲韻雙拼式的漢字筆劃式字母方案的,大多數隻在小範圍內傳習,沒有廣泛推行,只有王照的官話字母和勞乃宣的合聲簡字推行較廣。

  切音字創制者的目的,雖然不想用它來代替漢字,但是他們希望切音字能夠成為一種拼音文字,與漢字分工,並行使用。然而,他們的願望沒有實現。

  在切音字運動中提出的拼音字母方案是多種多樣、琳琅滿目的,大致可以歸納為三大系:

  ① 假名系:模仿日文假名,採用漢字部首作為拼音符號。1892年盧戇章的《一目了然初階》一書中提出的“中國切音新字”,1901年王照的“官話合聲字母”等都屬於假名系。

  ② 速記系:採用速記符號作為拼音符號。1896年到1897年兩年間出版的蔡錫勇的《傳音快字》、沈學的《盛世母音》、王炳耀的《拼音字譜》等書中提出的方案都屬於速記系。

  ③ 拉丁系:採用拉丁字母作為拼音符號。1906 年朱文熊的《江蘇新字母》、1908年劉孟揚的《中國音標字母》和江亢虎的《通字》、1909 年黃虛白的《拉丁文臆解》等書中提出的方案都屬於拉丁系。

  1913年2月,讀音統一會在北京召開,會議的主要任務是“審定一切字的國音發音”和“采定字母”。會議開了三個多月。在這次會議上,審定了6500個漢字的讀音,用各省代表投票的方法確定了“標準國音”;擬定了一套注音字母,共39個,這套字母採用漢字筆劃式,字母選自古代漢字,音節採用聲母、韻母和聲調的三拼制,對雙拼的反切法進行了改進,其用途僅在於標注漢字讀音,不作為拼音文字。這套注音字母後來減為37個(聲母12個,韻母13個,介母3個,比雙拼切音字的方案中的字母幾乎減少了一半。會議對於注音字母的作用和地位問題進行了激烈的爭論,最後決定注音字母的作用是給漢字注音,不能與漢字並行使用。黎錦熙明確指出,注音字母的職能是“伺候漢字,偎傍漢字”。

  注音字母通過之後,擱置了五年,才於1918年由北洋政府教育部正式公佈。1920年,全國各地陸續開辦“國語傳習所”和“暑期國語講習所”,推廣注音字母,全國小學的文言文課一律改為白話文課,小學教科書都在漢字的生字上用注音字母注音。北京還成立了注音字母書報社,印刷注音字母的普及讀物,還辦了《注音字母報》。從1920年到1958年,注音字母在中國使用了近40年的時間。這對於統一漢字讀音、推廣國語、普及拼音知識起了很大的作用。1930年,上層官員中有人覺得“注音字母”的名稱不好,改稱為“注音符號”,以強調這不是一種與漢字並行的文字。

  五四運動之後,於1918年,錢玄同在《新青年》四卷四期上發表《中國今後之文字問題》的文章,提出了“廢孔學”、“廢漢字”的主張。他說:“欲廢孔學,不可不先廢漢文;欲驅除一般人之幼稚的野蠻的頑固的思想,尤不可不先廢漢文”;甚至說:“欲使中國不亡,欲使中國民族為二十世紀文明之民族,必以廢孔學、滅道教為根本之解決;而廢記載孔門學說及道教妖言之漢文,尤為根本解決之根本解決”;他提出:“廢漢文之後”,“當採用文法簡賅,發音整齊,語根精良之人為的文字Esperanto(世界語)”。這顯然是一種非常激進的言論,在學術上是錯誤的,因而受到了陳獨秀的批評。陳獨秀指出,語言和文字“此二者關係密切,而性質不同之問題”絕不能混淆,所以,是“僅廢中國文字乎?抑並廢中國語言乎”還值得研究,因此他提出了“先廢漢文,且存漢語而改用羅馬字書之”的意見。這個意見得到了《新青年》同人的支援。錢玄同也接受陳獨秀的意見,一同宣導國語羅馬字,開始了國語羅馬字運動。

  1923年,《國語月刊》出版了《漢字改革專號》,採用羅馬字的呼聲達到高潮,國語羅馬字運動進入一個新的階段。錢玄同發表《漢字革命》的論文,否定漢字,說“處處都足以證明這為老壽星的不合時宜,過不慣二十世紀科學昌明時代的新生活”,“所以漢字革命,改用拼音是絕對可能的事”,“惟有響響亮亮的說漢字應該革命!如此,則漢字改革的事業才有成功的希望”。他不滿足於注音字母,認為“漢字根本改革之根本改革”應該採用羅馬字母。黎錦熙發表《漢字革命軍前進的一條大路》,提出“詞兒連書”的問題,對於這個重要的問題,進行了系統的研究。趙元任發表《國語羅馬字的研究》,提出了“國語羅馬字的草稿”,使用國際通用的拉丁字母,用字母表示音節的聲調,不造新字母,不加新符號,並提出了系統的詞兒連寫規則。

  1923年8月,教育部召開國語統一籌備會,決議組織“國語羅馬字拼音研究委員會”。1925年9月在北京的部分委員和一些語言學者自動組織“數人會”,提出了《國語羅馬字拼音法式》。1928年9月,大學院院長蔡元培正式公佈《國語羅馬字拼音法式》,作為“國音字母第二式”,用於給漢字注音和統一國語,“與注音字母兩相對照,以為國音推行之助”。在國語羅馬字運動中,出版了一些讀物,如《國語留聲片讀本》等。

  1932年教育部公佈的《國音常用字匯》,用注音字母和國語羅馬字兩式對照。但是,國語羅馬字始終沒有走出知識階層的圈子,沒有在社會上普遍推行,它的影響遠不如注音字母。

  國語羅馬字一直在臺灣使用,1984年臺灣發表國語羅馬字修訂草案,徵求意見之後,於1986年1月28日正式公佈,名稱為《國語注音符號第二式》,改用於《漢語拼音方案》相同的符號標調法來表示聲調。

  新文化運動中的漢語拼音發展 在國語羅馬字運動稍後,中國還開展了拉丁化新文字運動。中國的拉丁化新文字是20年代末30年代初在蘇聯創制的,其目的是在蘇聯遠東的10萬華工中掃除文盲,今後在條件成熟時,用拉丁化新文字代替漢字,以解決中國大多數人的識字問題。當時的蘇聯政府把在蘇聯遠東地區的華工中掃除文盲也列為蘇聯本國的工作任務,於是,在蘇聯的中國共產黨員瞿秋白吳玉章林伯渠蕭三等人與蘇聯漢學家龍果夫、郭質生合作,研究並創制拉丁化新文字。1931年5月,蘇聯各民族新文字中央委員會科學會議主席團對中國拉丁化字母的方案進行了審定,並批准了這個方案。拉丁化新文字方案通過後,首先在華工中推行,出版書籍47種,刊印10多萬冊,許多華工學會了新文字,可以用新文字讀書寫信。

  拉丁化新文字的創制者和國語羅馬字的創制者之間曾經進行過激烈的論戰,前者叫做“北拉派”,後者叫做“國羅派”。後來他們都發現,兩派在一些根本問題的認識上是一致的,只是在個別枝節問題上有分歧。  

  1933年,拉丁化新文字介紹到國內。1934年8月,上海成立了“中文拉丁化研究會”,出版介紹拉丁化新文字的書籍。接著,在北方和南方的一些大城市都先後成立了拉丁化新文字團體,甚至在海外華人中也成立了這樣的拉丁化新文字團體,據統計,從1934年到1955年二十一年中,拉丁化新文字團體總共有300多個。拉丁化新文字的傳播還得到了文化教育界人士的熱情贊助。1935年12月,蔡元培魯迅郭沫若茅盾陳望道陶行知等688位知名人士,共同發表文章《我們對於推行新文字的意見》,其中說:“我們覺得這種新文字值得向全國介紹。我們深望大家一齊來研究它,推行它,使它成為推進大眾文化和民族解放運動的重要工具”。這是拉丁化新文字運動的一份革命宣言。1936年9月22日,毛澤東看了這篇文章之後,親自寫信給蔡元培說:“讀《新文字意見書》,赫然列名於首位者,先生也。20年忽見我敬愛之孑民先生,發表了嶄然不同於一般新舊頑固黨之簇新議論,先生當知見之而歡躍者絕不止我一人,絕不止共產黨,必為無數量人也!”毛澤東對於當時新文字運動給以極大的讚賞。

  在抗日戰爭的最緊急年代裡,拉丁化新文字的傳播形成一個與民族解放運動相結合的前所未有的群眾性文化革命運動。這場運動不但沒有被戰爭的炮火摧毀,反而在戰火紛飛的年代裡在全國各地到處開花結果。新文字在陝甘寧邊區推行,效果很好。據吳玉章說,“延安縣市冬學中,不到三個月,就掃除了1500余文盲,他們學會新文字,能寫信、讀書、看報,收到了很大的成績”。

  拉丁化新文字運動一直延續到1958年《漢語拼音方案》公佈時為止,歷時近30年。它對中國的文字改革事業,對制定和推廣《漢語拼音方案》,都有著重大而深遠的意義。

《漢語拼音方案》的產生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就馬上著手研製拼音方案。1949年10月成立了民間團體“中國文字改革協會”,協會設立“拼音方案研究委員會”,討論拼音方案採用什麼字母的問題。

  1951年,毛澤東指出:“文字必須改革,必須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但是,究竟採用什麼形式的拼音方案,他本人也是經過了反復斟酌的。毛澤東到蘇聯訪問時,他曾經問史達林,中國的文字改革應當怎麼辦;史達林說,中國是一個大國,可以有自己的字母。毛澤東回到北京之後,指示中國文字改革研究委員會制訂民族形式的拼音方案。同時,上海的新文字研究會停止推廣“北方拉丁化新文字”,等待新方案的產生。

  1955年10月15日,全國文字改革會議在北京舉行。葉籟士在發言中說:“從1952年到1954年這個期間,中國文字改革研究委員會主要進行漢字筆劃式拼音方案的研究工作,經過了三年的摸索,曾經擬定幾種草案,都放在《漢語拼音方案草案初稿》(漢字筆劃式)裡頭”。這次會議上印發給代表們六種拼音方案的草案,有四種是漢字筆劃式的,一種是拉丁字母式的,一種是斯拉夫字母式的。會議之後,當時的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主任吳玉章向毛澤東報告說,民族形式方案搞了三年,難以得到大家都滿意的設計,不如採用拉丁字母。毛澤東同意採用拉丁字母,並在中央開會通過。

  在中國制定拼音方案的時候,蘇聯已經不再搞拉丁化,改為搞斯拉夫化,把所有的拉丁化民族文字一律改成了斯拉夫字母。蒙古人民共和國也把蒙古字母改成了斯拉夫字母。50年代,中國向蘇聯一邊倒,有人主張採用斯拉夫字母,跟蘇聯在文字上結盟。蘇聯派到中國的語言學家謝爾久琴柯也提出使用斯拉夫字母的建議。據說,蘇聯的一位副總理來中國訪問時,曾經向陳毅副總理說,希望中蘇兩國都採用相同的字母。陳毅副總理回答說,中國文化必須跟東亞東南亞聯繫,東亞和東南亞都習慣用拉丁字母。這樣,中國才沒有採用斯拉夫字母。

  1956年1月20日,毛澤東在知識份子問題會議上,發表了贊成拉丁字母的講話。他說,“吳玉章同志的發言講的很好。關於文字改革的意見,我很贊成。在將來採用拉丁字母,你們贊成不贊成呀?我看,在廣大群眾裡頭,問題不大;在知識份子裡頭,有些問題。中國怎麼能用外國字母呢?但是,看起來還是採用這種外國字母比較好。吳玉章同志在這方面說得很有理由。因為這種字母很少,只有二十幾個,向一面寫,簡單明瞭。我們漢字在這方面實在比不上。比不上就比不上,不要以為漢字那麼好。有幾位教授跟我說,漢字是‘世界萬國’最好的一種文字,改革不得。假使拉丁字母是中國人發明的,大概就沒有問題了。問題就出在外國人發明,中國人學習。但是,外國人發明中國人學習的事情是早已有之的。例如阿拉伯數字,我們不是久已通用了嗎?拉丁字母出在羅馬那個地方,為世界大多數國家所採用。我們用一下,是否就大有賣國的嫌疑呢?我看不見得。凡是外國好的東西,對我們有用的東西,我們就是要學,就是要統統拿過來,並且加以消化,變成自己的東西。我們中國歷史上,漢朝就是這麼做的,唐朝也是這麼做的。漢朝和唐朝,都是我國歷史上很有名很強盛的朝代。他們不怕吸收外國的東西,有好的東西就歡迎。只要態度和方法正確,學習外國的好東西,對自己是大有好處的。”(轉引自鄭林曦《論語說文》)。

  此期間,群眾中也創制了不少的文字方案,寄到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根據統計資料,從1950年到1955年8月31日全國文字改革工作會議為止,寄來的方案有655個,從1955年8月31日到1958年2月漢語拼音方案公佈為止,寄來的方案有1000多個,從1958年2月到1980年“文化大革命”結束為止,寄來的方案有1667個。群眾設計的各種各樣的文字方案總共有3300多個。這種創製造文字方案的積極性,在中國文化的發展歷史上是空前的。

  1955年2月,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設立了“拼音方案委員會”,開始設計漢語拼音方案,提出了《漢語拼音方案(草案)》。1956年2月12日,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發表《漢語拼音方案(草案)》,公開徵求意見。這個草案共有31個字母,其中有5個新字母(無點的i;長腳的n;帶尾的z,c,s),以便實現“一字一音”,不用變讀和雙字母。草案發表後在全國範圍內引起熱烈的討論,甚至海外華僑和留學生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1955年10月,國務院成立“漢語拼音方案審定委員會”,經過一年的工作,於1957年10月提出《修正草案》,11月1日由國務院全體會議第60次會議作為新的《漢語拼音方案(草案)》通過,提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議,1958年2月11日,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正式批准《漢語拼音方案》。

漢語拼音對其它語言拼音的影響

  中國的少數民族語言(包括藏語拼音、新維文)、漢語方言在新創文字時都受到漢語拼音的影響。 捷克語拼寫中文採用捷克拼法。

  送氣清音和不送氣清音寫作p,t,k和b,d,g,藏語拼音、閩南語拼音方案(臺灣稱為“普閩典”)就是這樣。

  漢語普通話中無濁塞音,因此遇到有濁塞音的語言,濁塞音要用雙寫字母,寫成bb,dd,gg,藏語拼音、閩南語拼音方案(臺灣稱為“普閩典”)就是這樣。

  j,q,x所表示的音與漢語拼音的基本一致。藏語拼音就是這樣。

  因此,這些拼音與國際音標和國際通用拼法有較大差別。例如,藏語國際上通用的威利轉寫法較為接近國際音標,而與藏語拼音有較大差別。(真正導致兩者巨大差別的是藏語的文字系統與語音系統不一致,現行藏文字母紀錄的是11世紀的藏語語音,威利轉寫法是轉寫藏文字母,而沒有顧及藏語詞彙的現代發音的轉寫系統,藏語拼音是對現代藏語拉薩話語音的描述,而不是對藏文的轉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