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

来自中文百科专业版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繁体.png 简体.png

中國共產黨黨旗

  中國共產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中文拼音:Zhongguo Gongchandang Disi Ci Quanguo Daibiao Dahui),1925年1月11日至22日在上海召開。出席大會的有陳獨秀蔡和森瞿秋白譚平山周恩來彭述之張太雷陳潭秋李維漢李立三王荷波項英向警予等20人,代表著全國994名黨員。共產國際代表維經斯基參加了大會。陳獨秀代表第三屆中央執行委員會作了工作報告。

  大會通過了《對於民族革命運動之議決案》等11個議決案,並選出了新的中央執行委員會。新當選的中央執行委員共9人:陳獨秀、李大釗、蔡和森、張國燾、項英、瞿秋白、彭述之、譚平山、李維漢;候補執行委員5人:鄧培、王荷波、羅章龍、張太雷、朱錦堂。在隨後舉行的中央執行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陳獨秀當選為中央總書記兼中央組織部主任,彭述之任中央宣傳部主任,張國燾任中央工農部主任,蔡和森、瞿秋白任中央宣傳部委員,以上5人組成中央局。

  中共四大最重要的貢獻是第一次明確提出了無產階級民主革命中的領導權和工農聯盟問題。《對於民族革命運動之議決案》明確指出:“無產階級的政黨應該知道無產階級參加民族運動,不是附屬資產階級而參加,乃以自己階級獨立的地位與目的參加”。“無產階級是最有革命性的階級”。所以,民主革命“必須最革命的無產階級有力的參加,並且取得領導的地位,才能夠得到勝利”。關於工農聯盟,《對於農民運動的議決案》闡明了農民是無產階級同盟軍的原理,強調了農民在中國民族革命中的重要地位,指出:如果不發動農民起來鬥爭,無產階級的領導地位和中國革命的成功是不可能取得的。此外,大會對中國民主革命的內容作了較完整的規定,指出在“反對國際帝國主義”的同時,既要“反對封建的軍閥政治”,又要“反對封建的經濟關係”,這表明,此時黨已把新民主主義革命基本思想的要點提出來了。

  中共四大作出的各項正確決策,為大革命高潮的到來作了政治上、思想上和組織上的準備。此後,全國的革命形勢迅速發展,工人運動風起雲湧,農民運動轟轟烈烈,大革命的高潮來臨了。

中国共产党党旗.jpg
中國共產黨歷次全國代表大會
一大  二大  三大  四大  五大  六大  七大  八大  九大  十大  十一大  十二大  十三大  十四大  十五大  十六大  十七大  十八大  十九大

中共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

  工人們!農民們!全中國被壓迫的民眾!中國共產黨--中國無產階級的政黨,當國內戰爭正烈之時,曾向你們表示過自己的主張和態度。

  直系軍閥雖然一時傾覆,而現在又圖重新保持其力量,把國內戰爭延長不息。在別一方面,反直系--奉系、安福系,最反動的段祺瑞以及基督將軍馮玉祥,雖然將北京政權抓住了,但是他們不僅不能統一中國,消滅軍閥戰爭,並且他們自己仍舊耍著軍閥的老把戲,爭權奪地,無有息時。他們所給與人民的,不過是教工人及無數窮苦的農民更為遭殃,更為受苦!

  無論直系或反直系軍閥的背後,都站立著列強的陰謀,他們為著要干涉中國內政,不斷的援助軍閥戰爭以與中國人民為敵。英美帝國主義者利用治外法權,在租界裡面給失意軍閥齊燮元等以機會,教他組織勢力,繼續戰爭。但是當另一派軍閥匿居租界有所動作時,他們便把他捉住,並逐出國外。這兩種行動,在表面上雖然不一樣,但是其目的都是要加緊中國的內亂,都是要利用軍閥以達到他們帝國主義的侵略政策。

  美國的軍艦早已停泊在南京,近又從菲律賓調動大批海軍向我們的海岸進迫。每一個在中國的帝國主義機關報,總是天天高喊什麼有積極對華政策之必要,公然地號召列強用武力干涉中國。

  日本帝國主義者在這次國內的戰爭中,比較別國更會利用機會,然而也就因此引起與英美帝國主義者的關係更加衝突。現在日本帝國主義者正圖藉口中國人民的願望,要他的敵人(英美各國)對於他有所讓步。

  日本帝國主義者又重新要立在為中國人民“保護者”的地位,如以前在歐洲大戰、袁世凱時代和凡爾賽會議時代一樣。日本為掩飾自己強盜的行為和趨向,已開始宣傳所謂“大亞細亞主義”和“亞洲人的亞洲”之口號。

  工農們和被壓迫的民眾!中國共產黨號召你們起來,努力對世界帝國主義迎頭痛擊,努力打消帝國主義者的陰謀。世界帝國主義者確實想把中國變為殖民地,將中國人民淪到萬劫不復的地位!

  中國人民應當知道,世界帝國主義者以美國為領導,去年秋季在倫敦曾經共同籌畫了一個反對歐洲和亞洲人民的陰謀。他們所定的道威斯計畫是什麼東西?就是一方面要把德國變成英美的殖民地,而別一方面要把德國工人所生產出來的商品找一銷場,好教英美的銀行家和工業家更加發財致富。為著要強迫東方特別是中國的人民及蘇俄購買這些商品,英美帝國主義者不顧忌一切罪惡和殘忍行為,非達到此目的不已。

  在歐美我們已看出反動的現象,世界的反動勢力正在聚集向勞農的國家蘇俄進攻。列強的銀行家和資本家絕不能靜聽著他們的商品不能自由地輸入蘇俄,一定要把蘇俄陷於奴隸的地位。他們更不願意丟卻這麼一個好市場的中國!他們老喊著要保全中國的市場,他們一定要成為中國財富的主人,一定要陷中國人民為他們的奴隸!

  為著要達到這目的,所以要供給中國軍閥以金錢火藥,所以美國要擴充太平洋的海軍,所以英國要在新加坡建築軍港,所以他們都派軍艦到我們的海岸和揚子江及西江等內河來。

  為著掩飾自己的貪欲,帝國主義者更說他們自己愛和平,主張和平主義,最近期中戰爭是不可能的,應當創造世界永久的和平……這些好聽的話。帝國主義列強的外交家現在更加不知羞恥地說什麼列強間邦交和睦,什麼對中國人民懷著善意……等鬼話。當帝國主義者說這些謊話的時候,完全不看看列強軍費之如何增加,軍艦、飛機、軍事工業之如何擴充,大家對於快要爆發的戰爭之如何準備。

  工農們和被壓迫的民眾!在這些事實之前,世界帝國主義努力擴充軍備,努力發展軍事工業以及那些被金錢收買的各國的學者盡力尋找殺人的武器之時,東方的人民是如何危險!東方人民自衛的武器,比較起來,不過是帝國主義者的小玩意兒,如何是他們的對手!將我們的國土變為荒漠,將我們的城市和鄉村變為墳墓--這一種危險就在眼前啊!

  但若一切資本主義國家的工人和農民暴動起來,反對自己的壓迫者,將這些武器拿到手裡;同時東方被壓迫的民眾起來反對自己的軍閥,用自己的力量發展國家,對外國帝國主義施以最後的總攻擊,那末,世界帝國主義之破壞力量也可轉變為反對其自身的工具。

  全世界革命的無產階級之總機關--共產國際,已經組織了無數萬的工人立在社會革命的紅旗之下。共產國際下的紅色農民國際,也已經聚集了無數萬的農民環繞著紅旗。世界工農的軍隊和帝國主義的武備並排生長,在一切資本主義的國家中,勞農與資本統治之最後的鬥爭日見逼近了。

  中國共產黨在自己的責任上,很誠懇地向中國的勞動群眾不斷地說:勞農反對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壓迫之鬥爭已臨近了,這種鬥爭將永遠把人類解放出來,將永遠消滅一切的戰爭。中國共產黨以為不斷地向群眾解釋,用什麼方法中國人民才可以脫離帝國主義和軍閥的壓迫,如何才能與世界勞農革命運動聯合起來……是自己唯一的責任。

  中國的解放運動現在已日見膨脹起來。全國各城市裡面的群眾現正努力達到召集國民會議的要求,差不多都組織了國民會議促成會。工人、農民、手工業者、商人、學生現正組織這種機關,並且高叫著消滅一切軍閥陰謀,反對段祺瑞所要召集的軍閥善後會議。中國共產黨正式向中國人民說:段祺瑞的善後會議是段祺瑞要用軍閥制度而借著帝國主義者的幫助,以統治中國人民的工具。這個善後會議,如段祺瑞所預料的,將成為段氏團結己派軍閥的工具,借此工具以對付別派軍閥,而引起將來無窮的戰爭。

  中國共產黨號召全中國的勞動群眾,起來制止段氏這種惡劣的計畫。倘若國民要求派自己的代表參加段氏所要召集的善後會議,段氏對於召集國民會議之虛偽的宣言一定要被揭破。國民會議促成會是人民真正的機關,應當要求在善後會議中有最大多數之國民代表。

  中國共產黨不僅盡力向群眾解釋軍閥愚弄國家之巨大的危險和帝國主義者擴張軍備對於我們是如何的可怕,並且要使中國民眾知道國內軍閥不給人民召集國民會議及組織群眾的保護國家利益的機會,則帝國主義者及其工具所加於我們的危險將更為擴充。

  我們號召工人和農民,手工業者和知識階級,來鞏固自己的組織,並極力贊助國民會議促成會,要求國民會議之召集。無數萬中國民眾的命運真不能再靜聽軍閥的愚弄了!革命的力量在我們國家中日長一日,軍閥和帝國主義者的鎖鏈已經開始搖動。

  英美所扶植的直系勢力之崩壞,是民族革命運動進展的機會,但軍閥和帝國主義者又謀重新制服民眾的運動。他們正在那裡預備最嚴酷的反動,我們應當明白現在時機之迫切啊!

  中國共產黨將使中國解放運動由自然的歷程生長進於覺悟的狀況。我們惟有在民眾的組織中,在召集國民會議的要求中,在反對帝國主義和軍閥的奮鬥中,才能找得一條出路,才能避免現在資本帝國主義世界的危險。

  工人、農民、學生、手工業者,你們趕快組織起來,趕快制止軍閥的陰謀,趕快要求在善後會議中參加最大多數的國民代表,趕快努力國民會議之召集!你們趕快組織大示威運動反對外艦駛入中國內地,要求外兵不得駐紮在我們的領土以內,取消一切領事裁判權!要使中國不陷於奴隸的地位,完全靠著中國勞苦群眾的努力,完全靠著全世界勞農聯合起來反對資本主義的奮鬥!


  打倒國際帝國主義的侵略!

  推翻國內的軍閥!

  國民會議萬歲!

  中國勞動群眾萬歲!

  中國共產黨萬歲!

  共產國際萬歲!

  全世界勞農反對資本主義的同盟萬歲!

  中國共產黨第四次全國大會萬歲!


中國共產黨第二次修正章程(一九二五年二月)

  (一九二五年二月,中國共產競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議決)


  第一章 黨員


  第一條 本党黨員無國籍性別之分,凡承認本党黨綱及章程並願忠實為本黨服務者,均得為本党黨員。

  第二條 黨員入黨時,須有正式入黨半年以上之黨員二人之介紹,經支部會議之通過,地方委員會之審查批准,始得為本党候補黨員。候補期勞動者三個月,非勞動者六個月,但地方委員會得酌量情形伸縮之。候補黨員參加支部會議(遇必要時,得由地方執行委員會決定其參加地方大會,但無表決權)只有發言權無表決權,但其義務與正式黨員同。

  第三條 凡經中央執行委員會直接承認之黨員,當通告該黨員所在地之地方委員會,亦須經過候補期;凡已加入第三國際所承認之各國共產黨者,經中央審查後,得為本党正式黨員。

  第四條 黨員自請出黨須經過地方之決定,收回其黨證及其他重要文件,並須由介紹人擔保其嚴守本黨一切秘密,如違反時,由地方執行委員會採用適當手段對待之。


  第二章 組織


  第五條 各農村各工廠各鐵路各礦山各兵營各學校等機關及附近,凡有黨員三人以上均得成立一支部,每支部公推書記一人或推三人組織幹事會,隸屬地方執行委員會,不滿三人之處,設一通信員,屬於附近之地方或直接屬於中央。支部人數過多時,得斟酌情形分為若干小組,每組設組長一人,由支部幹事會指定之。如支部所在地尚無地方執行委員會時,則由區執行委員會直轄之,未有區執行委員會之處,則由中央直轄之。

  第六條 一地方有三個支部以上,經中央執行委員會之許可,區執行委員會得派員至該地方召集全體黨員大會或代表會由該會推舉三人組織該地方執行委員會,並推舉候補委員二人---如委員因事離職時,得以候補委員代理之,未有區執行委員會之地方,則由中央執行委員會直接派員召集組織該地方執行委員會,直接隸屬中央。區執行委員會所在地,得以區執行委員會代行該地方執行委員會之職權。

  第七條 各區有二個地方執行委員會以上,中央執行委員會認為有組織區執行委員會必要時,即派員到該區召集區代表會,由該代表會推舉五人組織該區執行委員會;並推舉候補委員三人,如委員因事離職時,得以候補委員代理之。中央執行委員會認為必要時,得委託一個地方執行委員會暫時代行區執行委員會之職權。區之範圍由中央執行委員會規定並得隨時變更之。

  第八條 中央執行委員會由全國代表大會選舉九人組織之;並選舉候補委員五人,如委員離職時,得以候補委員代理之。

  第九條 中央執行委員會任期一年,區及地方執行委員會任期均半年,支部幹事或書記任期三月,區及地方委員支部幹事或書記辭職時,須得上級機關之許可。

  第十條 中央執行委員會執行大會的各種決議,審議及決定本黨政策及一切進行方法;區及地方執行委員會執行上級機關的決議,並在其範圍及許可權以內審議及決定一切進行方法。中央執行委員會須互推總書記一人總理全國黨務,各級執行委員會及幹事會均須互推書記一人總理各級黨務,其餘委員協同總書記或各級書記分掌黨務。

  第十一條 大會或中央執行委員會議決之各種議案及各地臨時發生之特別問題,區及地方執行委員會均得指定若干黨員組織各種特別委員會處理之;此項特別委員會開會時,須以各該執行委員會一人為主席。


  第三章 會議


  第十二條 各支部每星期至少須開會一次由支部書記召集之。但已分成小組之支部,其小組每星期至少須開會一次由小組組長召集之,至支部全體會議,至少須每月舉行一次。各地每月至少召集全體黨員會議一次(其有特別情形之地方,得改全體會議為支部書記或幹事聯席會議,但全體會議至少須兩月一次)。各區每半年由執行委員會定期召集該區全體黨員代表會議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每年由中央執行委員會定期召集一次,各代表表決權以其代表人數計算。中央執行委員會,每四月開全體委員會一次。

  第十三條 中央執行委員會認為必要時,得召集全國代表臨時會議或擴大中央執行委員會,有三分之一區代表全黨三分一之黨員之請求,中央執行委員會亦必須召集臨時會議。

  第十四條 全國代表大會或臨時會議之代表人數,每地方必須派代表一人,但人數在百人以上者得派二人,二百人以上者得派三人,以上每加百人得加派代表一人。未成地方之處,中央執行委員會認為必要時,得令其派出代表一人出席。

  第十五條 凡一問題發生,上級執行委員會得臨時命令下級執行委員會召集各種形式的臨時會議。

  第十六條 中央執行委員會得隨時派員到各處召集各種形式的臨時會議,此項會議應以中央特派員為主席。

  第十七條 中央及區與地方執行委員會與支部幹事會,由總書記或各級書記隨時召集之。


  第四章 紀律


  第十八條 全國代表大會為本黨最高機關,在全國大會閉會期間,中央執行委員會為最高機關。

  第十九條 全國大會及中央執行委員會之議決,本党黨員皆須絕對服從之。

  第二十條 下級機關須完全執行上級機關之命令;不執行時,上級機關得取消或改組之。

  第二十一條 各地方黨員半數以上對於執行委員會之命令有抗議時,得提出上級執行委員會判決;地方執行委員會對於區執行委員會之命令有抗議時,得提出中央執行委員會判決;對於中央執行委員會有抗議時,得提出全國大會之臨時大會判決;但在未判決期間均仍須執行上級機關之命令。

  第二十二條 區或地方執行委員會及各級均須執行及宣傳中央執行委員會所定政策,不得自定政策,凡有關係全國之重大政治問題發生,中央執行委員會未發表意見時,區或地方執行委員會,均不得單獨發表意見,區或地方執行委員會所發表之一切言論倘與本党宣言章程及中央執行委員會之議決案及所定政策有抵觸時,中央執行委員會得令其改組之。

  第二十三條 凡黨員若不經中央執行委員會之特許,不得加入一切政治的黨派。其前已隸屬一切政治的黨派者,加入本党時,若不經特許,應正式宣告脫離。

  第二十四條 凡黨員若不經中央執行委員會之特許,不得為任何資本階級的國家之政務官。

  第二十五條 本黨一切會議均取決多數,少數絕對服從多數。

  第二十六條 凡黨員離開其所在地時必須經該地方黨部許可。其所前往之地如有黨部時必須向該黨部報到。

  第二十七條 凡黨員有犯左列各項之一者,該地方執行委員會必須開除之:

  (一)言論行動有違背本党黨綱章程及大會和各執行委員會之議決案;

  (二)無故聯續三次不到會;

  (三)無故欠繳黨費三個月;

  (四)聯續四個星期不為本黨服務;

  (五)不守紀律經各級執行委員會命令其停止出席留黨察看期滿而不改悟;

  (六)洩漏本黨秘密。


  地方執行委員會開除黨員後,必須報告其理由于中央及區執行委員會。


  第五章 經費


  第二十八條 本黨經費的收入如左各項:

  (一)黨費 黨員每月收入在三十元以內者,月繳黨費兩角;但無收入及月薪不滿二十元者,得由地方斟酌情形核減之;在三十元以上至六十元者繳一元;六十元以上至八十元者繳百分之三;八十元以上至百元者繳百分之五;在一百元以上至二百元者繳百分之十;二百元以外者特別徵收之。失業工人及在獄或在S . Y . 的黨員均免繳黨費。

  (二)黨內義務捐由地方執行委員會酌量地方經費及黨員經濟力定之。

  (三)黨外協助。

  第二十九條 本黨一切經費收支,均由中央執行委員會支配之。


  第六章 附則


  第三十條 本章程修改之權屬全國代表大會,解釋之權屬中央執行委員會。

  第三十一條 本章程由本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一九二五年一月十一日——二十二日)議決,中央執行委員會公佈之日起發生效力。


  (原載《中國共產黨第四次全國大會決議案及宣言》)


中共第四次大會對於列寧逝世一周年紀念宣言

  去年——一九二四年——的今日,是我們全世界工農階級和一切被壓迫民族永不能忘記的一日,因為這是我們全世界工農階級和一切被壓迫民族的首領、教師、同志列寧離開我們而去世的一日。

  自馬克思以後,全世界沒有一個人比我們的首領列寧還更偉大,列寧不但把解放全世界工農階級和被壓迫民眾的理論,革命的馬克思主義,從機會主義的第二國際壟斷下挽救出來,他並且已經應用到實際上去。他手創了一個領導俄羅斯工農階級能夠取得最後勝利的政黨--俄國共產黨,他把俄羅斯的沙皇、貴族、資產階級、地主、神父……等一般壓迫工農階級的魔王根本撲滅了,他把大俄羅斯民族壓迫其他弱小民族的鎖鏈完全打斷了,他並且為工農階級和一切被壓迫民族創造了一個勞農社會主義蘇維埃聯邦。不但如此,他並且替全世界的工農階級創設了一個共產國際,把全世界工農階級的先進分子都聯合在這個國際之下,進行指導解放全世界工農階級和一切被壓迫民族的工作。

  現在全世界都在資本帝國主義的統治之下,全世界的工農階級和被壓迫民族完全成了世界資本帝國主義的奴隸,全世界的工農階級和被壓迫民族要想脫離此種奴隸地位,只有聯合起來根本消滅世界資本帝國主義,列寧主義就是資本帝國主義專權時代的馬克思主義,是消滅帝國主義的唯一武器。

  中國的工農群眾和一切被壓迫民眾所受國際帝國主義和其工具軍閥之剝削與壓迫,比任何地方更要厲害。最近英、美、日、法等帝國主義的進攻和備戰及其工具軍閥的私鬥日趨險惡,在此種趨勢之下,中國的工農階級和被壓迫民眾有立即變成第二次世界帝國主義大戰犧牲品之危險。我們要根本避免此種危險,我們只有站在列寧主義的旗幟之下,實行列寧主義,與全世界的工農階級聯合起來去消滅世界資本帝國主義。

  中國的工人們、農人們和一切被壓迫民眾!你們要想脫離你們的重重壓迫與奴隸地位,只有起來努力瞭解列寧主義,實行列寧主義,因為只有列寧主義才是我們自己解放自己的唯一武器,才是消滅帝國主義和一切壓迫階級的唯一武器。我們在列寧逝世一周紀念日子裡,應該高呼著:


  打倒世界資本帝國主義和一切壓迫階級!

  全世界的工農階級和被壓迫民族解放萬歲!

  列寧主義最後的勝利萬歲!

  中國共產黨第四次全國大會萬歲!